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369 紫蘅仙帝

身為上古七大世家之一的左丘氏究竟有多少仙王境存在?
  陳汐不清楚。
  但卻可以確認,左丘靈泓的死,必然會給左丘氏造成一定程度的打擊!
  這就足夠了。
  只是陳汐依舊不免有些擔心,如今左丘空一死,身為左丘氏之主的左丘峰必然暴怒無比,他若是找自己復仇倒也沒什么,可若是把怒火發泄到母親左丘雪身上,那該怎么辦?
  當然,陳汐也很清楚自己這種擔心純屬多余,若是母親左丘雪這么容易對付,只怕早在當年就被左丘峰給害死了。
  更何況如今的左丘氏,還有著一股力量支持著母親左丘雪,左丘峰身為一家之主,一旦這么做,必然會引起整個左丘氏的分裂。
  那等后果,恐怕也不是左丘峰愿意看見的。
  ……
  罪愆仙城,龍魂仙閣。
  陳汐在這里擺下宴席,以此來表達自己謝意。
  石禹他們自然不會拒絕了。
  “陳汐兄弟,你如今可得小心一些,雖說左丘氏明面上不敢對付你,但暗地里動手的話,終究有些麻煩。”
  酒至酣處,石禹開口提醒了陳汐一句。
  陳汐笑著應是。
  “以后若有什么麻煩,就前往女媧道宮,我們自不會看著你受欺負的。”
  相柳璃笑盈盈說了一句,就拿出一塊雪白剔透的令牌,遞給了陳汐,“這是女媧令,其中開辟有通往女媧道宮的門戶,若是一旦遇到危險,只需捏碎它,就可以被挪移到女媧道宮中,不要推辭。”
  見此,孫無恨、刀堯、龐杜皆都略帶羨慕地看了陳汐一眼,這可是一件救命寶物,有了它,無疑多了一道護身符,并且還是來自女媧道宮的保護。
  “那就多謝璃姑娘了。”
  陳汐趕緊收好,道謝不已。
  一旁的石禹若有所思地看了孫無恨三人一眼,突然道:“三位,不知你們接下來有何打算?”
  孫無恨三人一怔,倒是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畢竟他們乃是鴻蒙道統傳人,如今鴻蒙遺地突然覆滅一空,令他們也是有些措手不及。
  “不如這樣,三位若不嫌棄,和我們一道返回女媧道宮如何?憑借三位的實力,必然可以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石禹笑著發出了邀請,這可是三位仙王境存在,如今又擁有了道果之靈,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以證道封神,若能拉攏到宗門中,絕對是有利無弊。
  “這……”
  孫無恨三人有些猶疑,他們自然對這個提議頗為心動,只是女媧道宮乃是三大至高道統之一,他們擔心的是,自己能否在其中立足而不受排擠了。
  石禹倒也并不著急,留給了他們一段考慮時間。
  最終,孫無恨率先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孫某就恭謹不如從命了。”
  石禹大笑,舉起酒杯道:“那我就代表宗門提前歡迎道友前來了。”
  “石禹道友客氣了,到時候還需仰仗道友多多照顧才對。”孫無恨嘿嘿一笑,拿起酒杯和對方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見此,刀堯和龐杜交換了一個眼神,當即也同意下來。
  兩人的想法很一致,他們一直在鴻蒙遺地中修行,很久不曾接觸仙界,如今既然只能在仙界中修行,那么女媧道宮無疑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最重要的是,他們如今身懷道果之靈這等至寶,也亟需尋覓一個安全之地將其煉化,而后沖擊封神之境。
  女媧道宮身為三大至高道統之一,自然能滿足他們的一切需求。
  見孫無恨三人都答應下來,石禹也是頗為高興,下一刻就將目光望向了踏天大圣:“踏天道友……”
  “別,我還要去找師尊,也不可能加入你們女媧道宮。”
  不等石禹發出邀請,踏天大圣就連忙拒絕,他們一元宗如今雖然已經沒落,可終究是曾經和女媧道宮比肩對立的存在,他自不會投入女媧道宮的陣營中。
  石禹聳了聳肩,笑道:“就當我沒說。”
  陳汐目睹了這一切,心中不禁感慨,若是師姐離央在此,或許也能拉攏孫無恨他們三位仙王加入神衍山了。
  ……
  酒席結束之后,石禹、相柳璃、孫無恨、刀堯、龐杜五位仙王便即離開,要返回宗門之中,靜心參悟封神大道。
  只不過臨行前,相柳璃將昏迷中的點點交給了陳汐來照顧。
  陳汐則在踏天大圣的護送下,離開罪愆之城,朝道皇學院趕去。
  ……
  而就在陳汐他們離開罪愆之城之后,一道驚人的消息傳入左丘氏宗族,引起了一場大震動。
  鳶尾仙洲。
  左丘氏宗族盤踞之地,一座恢弘古老的殿宇之中。
  一位面容白凈無須,神色威儀的中年端坐大殿中央,臉色陰沉鐵青,一對眸子里涌動著滔天怒焰。
  此人,便是當今左丘氏宗族的一家之主——左丘峰!
  當聽聞那一道傳來的噩耗時,一直在閉關中沖擊仙王大道的他,也是再也按捺不住,破關而出。
  沒辦法,這則消息太過驚人,令他甚至有些無法接受。
  在大殿兩側,各自盤踞著一道道偉岸身影,一個個氣勢滔天,如淵如獄,乃是左丘氏中的一眾長老,足足有上百人之多。
  其中赫然有道皇學院外院副院長左丘鴻,丹藏院首席教習左丘勝。
  而在大殿中央主座兩側,也盤膝坐著一道道身影,渾身彌漫出的氣息更是恐怖,赫然都是左丘氏宗族中那些隱世不出的老古董們。
  換而言之,這一刻,左丘氏宗族中的高層大人物們,幾乎悉數到齊了!
  這一切都僅僅只是因為剛剛傳來的那一道噩耗——家族繼承人左丘空暴斃,家族老古董左丘靈泓伏誅!
  “該死!誰讓這混賬跑出去的?”
  驀地,左丘峰再按捺不住心中憤怒,厲聲咆哮,聲如驚雷,轟隆隆震蕩大殿內外,驚得大殿外兩名使者身軀一軟,噗通一聲坐倒在地。
  也不怪他如此憤怒,他膝下只有左丘空這么一個兒子,一直被他當做家族繼承人來培養,左丘空也不負所望,年紀輕輕就表現出優異無比的特質,更晉級仙界七大驕陽之列,名震天下。
  可如今,卻是暴斃而亡了!
  這讓他這個做父親的,如何接受得了?
  “家主,此事乃是空兒自己擅作主張,若非他一意孤行,遠不會發生這等慘劇了。”
  大殿左側坐著的一名老者開口,他須發如墨漆黑,面容冷峻,透著一股剛毅沉凝的氣息,名叫左丘烈。
  “哼!他自作主張,難道你們不會阻止嗎?”
  見左丘烈開口,左丘峰眼眸一瞇,厲聲呵斥道,他身為家主,自是清楚這左丘烈和在座不少長老一樣,看似臣服自己,實則一直在跟自己作對。
  若非為了維系宗族的穩定,他早動手血洗了這些老混蛋了!
  “阻止?有靈泓老祖跟著,誰又能阻止得了?更何況,這一次可不止是空兒喪命,因為空兒的一意孤行,可是連累靈泓老祖也都遭遇不幸了!”
  左丘烈針鋒相對,毫不客氣。
  “這么說,你認為是空兒害死了靈泓老祖?”
  左丘峰怒極而笑,都這時候了,這家伙居然還寸步不讓跟自己作對,他直恨不得現在就殺了對方。
  “夠了!”
  猛地,左丘峰身旁一位枯瘦青衣老者開口,他眉宇如刀,眸光如雷暴漩渦似的,冷冷一掃大殿眾人,冷冷道,“什么時候了,爾等還有心思內訌?”
  左丘烈頓時閉嘴。
  這位枯瘦青年老者名叫左丘煌臨,輩分高的嚇人,且修為深不可測,當年左丘峰登上家主之位,背后便有左丘煌臨的支持。
  否則以左丘峰的能耐,斷無法輕易坐上家主之位了。
  左丘煌臨一開口,場中一眾長老皆都抿嘴不言。
  見此,左丘峰也不敢再胡亂發脾氣,陰沉著臉冷哼道:“事情已經查探清楚,空兒和靈泓老祖是在罪愆之城遭遇不幸,而動手之人……”
  說到這,左丘峰的情緒又變得煩躁憤怒無比,竟是久久說不出話來。
  在座一眾左丘氏高層見此,皆都皺眉不已。
  “有話直說。”
  左丘煌臨也是眉頭一皺,都什么時候了,有必要再遮遮掩掩?
  左丘峰深呼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暴躁情緒,道:“動手的有六位仙王,其中有兩位來自女媧道宮,乃是女媧道宮的衛道弟子石禹和相柳璃,另外四位的身份則還未曾查探清楚……”
  不等他話音落下,大殿中已是嘩然一片,一時驚起千層浪。
  六位仙王!
  女媧道宮!
  這一個又一個的字眼,震得在座所有人都倒吸涼氣不止,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怎么可能?”
  “我們左丘氏什么時候和女媧道宮結怨了?”
  “六位仙王!怪不得……怪不得靈泓老祖也遭遇不測了……”
  場面一下子炸開了鍋,就連那輩分極高的左丘煌臨,此刻也眼眸一凝,爆綻出一縷縷駭人無比的神光。
  真正令他在意的,并非是六位仙王,而是其中有女媧道宮的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