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370 重返學院

大殿中亂糟糟一片,一眾左丘氏高層大人物失態。
  關鍵就在于,這一道消息太過震驚,六位仙王啊,那其中還有兩位女媧道宮的傳人,這讓他們如何不吃驚?
  雖說他們左丘氏身為上古七大世家之一,可面對女媧道宮這等三界至高道統,也是差上太多了。
  “肅靜!”
  左丘峰沉聲大喝,頓時止住了大殿中的喧嘩。
  只不過此刻眾人的神色,已是變得有些驚疑不定了。
  “難道,這一切都和那孽子有關?”
  一名長老禁不住開口問道。
  哪個孽子?
  自然是陳汐!
  對于在座這些左丘氏大人物們而言,對這個名字早已不陌生。
  “孽子?哼!別忘了,那可是阿雪的兒子!身上流淌著我們左丘氏的血液!”
  另一名長老張口反駁。
  “放肆!若再爭吵,全部都給我滾出左丘氏的大門!”
  那左丘煌臨猛地起身,一股恐怖無比的氣勢擴散而開,驚得在座眾人都是噤若寒蟬,再不敢胡亂開口。
  由此也可以看出,左丘氏高層中的內斗,已達到了何等激烈的程度。
  “不錯,空兒和靈泓老祖的不幸,都和這孽子有關。”
  左丘峰陰沉著臉,緩緩說道,“那六位仙王,也是和那孽子一同出現,否則,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可如今,這一切都已發生,你打算如何做?”
  這次開口的,是左丘峰身邊一側的一位老古董,他赤足麻衣,面相普通,神色恬靜,給人一種堅毅如山的感覺,此人同樣也是左丘氏一位隱世不出的老古董,名叫左丘飛冥。
  “自然是不惜一切代價殺了這孽子!”
  左丘峰咬牙,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透著無盡肅殺。
  左丘飛冥皺了皺眉,似感覺這孽子二字極為刺耳,半響才說道:“別忘了,除了那六位仙王存在,他如今可是道皇學院弟子,深受諸多老家伙器重,你確定要這么做?”
  此話一出,眾人皆都把目光望向了左丘峰。
  只不過不少目光都帶著一抹幸災樂禍的味道,顯然,那些都是不支持左丘峰為家主的長老。
  “不這么做,難道還要隱忍下去?”
  左丘峰不悅道。
  “你若愿意和道皇學院、女媧道宮開戰,隨你,恕老夫不奉陪了。”
  左丘飛冥淡淡撂下這句話,便即起身,憑空而去。
  左丘峰臉色頓時一沉,當年他接掌家主之位時,這老家伙就一直帶著家族其他長老和他作對,如今,這老家伙又跳出來和自己唱反調,直氣得左丘峰牙齒都快咬碎。
  這些該死的東西!
  總有一天一定要將他們血洗一空了!
  就像有默契一般,左丘飛冥一走,在座再次有不少長老起身,紛紛離開。
  這也讓左丘峰臉色愈發難看,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怒火,都什么時候了,這些混賬還和自己對抗,難道在他們眼中就沒有一點大局觀嗎!?
  左丘煌臨開口,“無論如何,現如今的左丘氏還不能亂,由他們去吧。”
  左丘峰深呼吸一口氣,點了點頭。
  他目光掃視著大殿中剩下的諸多長老,很清楚這一次自己若不把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只怕他們其中有些人難免會產生一些其他念頭了。
  接下來,左丘峰耐著性子,開始和大殿中一眾長老商議解決問題的辦法。
  “首先要摸清楚的是,那孽子究竟和女媧道宮是什么關系,否則無論做出任何行動,都會遭受到女媧道宮的掣肘。”
  “我倒是覺得,可以派一些強橫之輩,暗地里對那孽子進行刺殺,畢竟他一個小家伙而已,不可能天天讓仙王境在身旁相護了,只要抓住他落單時,足以將其抹除掉,屆時神不知鬼不覺,就是懷疑到咱們左丘氏頭上,也可以推個一干二凈。”
  “不妥不妥,那孽子既然敢這么做,必然早已做好準備,我擔心的是,他這次返回道皇學院之后,根本不會外出一步了,那還如何暗殺于他?”
  “道皇學院?哼,別忘了,咱們左丘氏也有諸多長老在道皇學院任職,只需找個機會將其抹除就行了。”
  “不行,那可是孟星河的地盤,即便是仙王境動手,只怕也會第一時間被他察覺了。”
  這種商議一直持續了整整一天,并且還在一直持續。
  之所以令在座這些長老都感到棘手無比,便在于陳汐身邊有太多力量相護了,無論是女媧道宮,還是道皇學院,都不是他們左丘氏敢正面抗衡的。
  所以,他們只能另辟蹊徑,尋覓出一個最妥善的辦法來,既能夠悄無聲息地殺死陳汐,又可以令左丘氏宗族免受波及了。
  不過,想要達到這個目的,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家主!大事不妙!”
  猛地,一道急促的聲音從大殿外傳來,伴隨聲音,一個管家模樣的老者匆匆走了進來。
  剎那之間,大殿中的商討中止,把目光齊齊望向了那一道身影,認出對方身份乃是左丘空身邊的一位管家,名叫施祥。
  看著他焦灼不安的模樣,眾人皆都心中一凜,難道又發生了什么糟糕事情?
  “什么事情,說!”
  左丘峰皺眉,沉聲道,被人打斷商議,讓他很是不悅。
  “家主,剛才南梁仙洲傳來消息,已經打探出來,那陳汐似乎和神衍山有著莫大的干系!”
  神衍山!
  在座眾人悚然一驚,心中掀起一片驚濤駭浪,那可是三界最為神秘的至高道統之一,那孽子怎么又跟神衍山扯上關系了?
  左丘峰心中也是狠狠一震,眼瞳一縮,他強自忍耐住心中的煩躁,問道:“消息來源可靠嗎?”
  施祥連忙道:“消息絕對屬實,自打少爺決定開始對付那陳汐,老奴就一直在查探他的底細,這孽子曾在南梁仙洲梁氏宗族潛居數年,于是派人仔細打探。”
  頓了頓,他繼續道,“由于對方已下了封口令,封鎖了這孽子的一切消息,直至如今,老奴方才買通了梁氏一位高層長老,從他那里獲取得到這個消息,并且這一道消息得到了殷氏、古氏、羅氏一些高層的確認。”
  此話一出,大殿一片震動。
  神衍山!
  這孽子非但獲得了女媧道宮兩位仙王的幫助,居然還和神衍山有著一層關系?
  這對在座每一個左丘氏高層而言,都不亞于在心中拋擲一個重磅炸彈,震得他們頭皮都發麻,有些難以接受。
  氣氛,一下子壓抑到了極致。
  這一刻,就連左丘峰也陰沉著臉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許久之后,還是左丘煌臨打破了沉默,說道:“此子已形成氣候,必須早早殺死,否則當其成長起來,便是我左丘氏覆滅之時!”
  此話一出,滿座再次震驚!
  這可以算作是對陳汐如今所具備的實力一種認可了,細細一想也誠然如此,如今的陳汐,不止和神衍山、女媧道宮交好,本身更是道皇學院深受諸多大人物喜愛的子弟,若是等他成長起來,左丘氏怎可能再壓制得了他?
  面對這等情況,身為左丘氏之主的左丘峰此刻也是心亂如麻,感到棘手無比。
  怎么辦?
  若不殺死這孽子,以后左丘氏只怕再無寧日。
  若殺死這孽子,可就徹底得罪了道皇學院、女媧道宮、神衍山……后果不堪設想。
  “阿鴻、阿勝。”
  突然,左丘煌臨開口,聲音響徹大殿。
  左丘鴻和左丘勝連忙出列,他們的輩分已經極高,可面對左丘煌臨這一位老古董時,也僅僅只是晚輩。
  “將這一枚玉簡交給泰武,告訴他,若不按照玉簡中的吩咐去做,左丘氏將徹底陷入混亂內斗之中,我想這不是他愿意看見的結果。”
  左丘煌臨拿出一枚玉簡,隔空遞了過去。
  他口中的泰武,自然就是隱居在道皇學院之中的內院首席教習左丘泰武。
  左丘鴻連忙上前,恭敬接在手中。
  “老祖,上次在域外戰場,可是泰武老祖阻止了咱們獵殺那個孽子的計劃,他老人家這一次……能答應嗎?”
  左丘鴻忍不住問道。
  “放心,泰武自己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的。”
  左丘煌臨淡淡吩咐了一聲,而后瞥眼望向身旁的左丘峰,道,“阿峰,在次之前抽空去見一見阿雪吧,告訴她,若是不再計較往日恩怨,我們可以將那名孽子收容進左丘氏中,承認他是左丘氏的一員,甚至他若改姓左丘,下一任家主之位也可以由他來擔當。”
  眾人震駭,神色精彩無比,什么?居然要接納那名孽子?
  左丘煌臨卻是一臉平靜,恍若沒有注意到眾人情緒的變化,只是凝視著左丘峰,認真道:“記住,無論她答應與否,你千萬莫要擅自動手,在這三界動蕩即將爆發的時刻,左丘氏可再經受不起大亂了。”
  聽到左丘煌臨的建議,左丘峰心中也是一震,心中涌出一抹難言的抗拒和憤怒情緒,不過當對上左丘煌臨的目光時,他心中猛地一顫,唇中泛起一抹苦澀,最終艱難點頭道:“全聽老祖吩咐!”
  “當然,如果阿雪拒絕的話……泰武那邊會給我們一個正確答復的。”左丘煌臨漠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