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374 左丘恩怨

轟隆隆!
  蒼穹崩斷、空間坍塌、狂暴的時空亂流肆虐席卷。
  這是一種大破滅,猶如天地遭遇大災劫,處于不斷毀滅之中。
  這一刻——
  封神祭臺、封神之殿、無盡混沌虛空……每一寸地方都在塌陷碎裂,裸露出一塊塊可怖的黑洞裂縫。
  這些黑洞裂縫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擴散,所過之處,星辰崩碎、神山齏粉、萬事萬物都陷入毀滅之中。
  幾乎不到盞茶功夫。
  這種毀滅已經擴散波及到了弒神血原上!
  這也就意味著,那在無垠歲月長河中延存至今的“封神之域”至此徹底毀滅一空了!
  破滅并沒有結束。
  接下來的時間,以弒神血原味中心,可怖的黑洞裂縫不斷朝四面八方波及,吞噬了蒼穹、碾碎了大地、攪亂了時空……
  那等景象,就像亂世洪流突然爆發,開始席卷整個鴻蒙遺地!
  ……
  “不好!鴻蒙遺地要崩潰了!”
  “快走!遲則不及!”
  “該死,怎會如此突然?”
  “快快快,不能再耽擱時間了,必須立刻逃離此地!”
  這一刻,分布于鴻蒙遺地各處的鴻蒙道統、兇禽異獸、萬物靈體……所有的生靈皆都被驚動。
  吼!吼!吼!
  兇獸在咆哮,倉惶奔逃,匯聚成浩大亂流,瘋狂朝極遠處的世界壁障奔去,大地在顫粟龜裂,蒼穹被各種兇橫生靈覆蓋,猶如烏云般瘋狂飛馳。
  這一刻,整個鴻蒙遺地到處都充斥著無盡的惶恐、憤怒、惘然、不甘的氣氛。
  在這天地亂象面前,即便是強橫如仙王存在,也感到一種莫大危機,不敢怠慢,皆都展開了逃亡。
  轟隆隆!轟隆隆!
  驚雷轟震,長電撕空,整個鴻蒙遺地籠罩在了一股末日災劫的恐怖氛圍中。
  早在之前,鴻蒙遺地就成為了三界動蕩的始亂之地,為此,諸多鴻蒙道統皆都展開了行動,將目光放在了仙界之中,欲要搬遷離開鴻蒙遺地。
  可令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一場禍亂竟會爆發的如此之快,在他們還為做好所有準備時候,就呈現在了眼前!
  在這等時刻,沒有人敢多想,沒有人敢猶豫,皆都展開了全力逃亡的行動。
  一炷香后。
  鴻蒙遺地八極之地,產生一股驚天動地的爆碎之音,那維系著整個鴻蒙遺地運轉的天道之力,開始轟然崩塌!
  這也就意味著,鴻蒙遺地的本源世界之力,即將徹底毀滅!
  “逃!”
  “世界之力崩潰,再不離開,必將身隕道消!”
  ……
  也不知過了多久。
  陳汐這才恢復了清醒,一路上石禹攜帶著他穿梭虛空,進行大挪移,沿途只能聽到那轟隆隆不斷爆炸的巨響,震得他此刻耳膜依舊有些隱隱生疼。
  這是一片洶涌狂暴的汪洋,閃電肆虐,驚濤亂空。
  而在身邊,石禹、相柳璃、踏天大圣、孫無恨、刀堯、龐杜等人皆都神色凝重,全力飛馳。
  沒有人說話,氣氛壓抑無比。
  片刻后,陳汐終于敢確認,他們竟是已經離開了鴻蒙遺地,現在正在“無涯海”上穿梭。
  “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思來想去,陳汐最終還是忍不住問出聲。
  “鴻蒙遺地徹底毀滅了……”
  石禹嘆了口氣,眉頭緊皺。
  什么!
  聽到此言,陳汐悚然一驚,猶自不敢置信,扭頭望去,卻只能看見一片模糊的驚雷閃電,再看不到其他景象。
  鴻蒙遺地居然毀滅了!
  這豈不是意味著,三界動蕩已經開始了?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太過駭人聽聞,令得陳汐許久都無法回過神來。
  旋即,陳汐猛地想起一件事來,連忙問踏天大圣,“甄姑娘他們呢?是否已經從黑暗圣淵離開?”
  他可是清楚記得,踏天大圣曾答應等從封神之域返回,就帶他前往黑暗圣淵,去和甄流晴他們相見,可如今卻遇上這等驚天變故,這讓他頓時有些焦急起來。
  “放心,有我師尊在,他們肯定早已離開了。”
  踏天大圣拍了拍陳汐肩膀,以示安慰。
  他的師尊道缺真人可是一位真正的隱世高人,有他相護,必然會早早帶著甄流晴他們離開鴻蒙遺地。
  陳汐這才稍稍安心不少,雖錯過了和甄流晴他們相見的機會,可只要對方沒有遭遇那一場劫難,那自然是最好的。
  “璃師妹,你可曾推演出來?”
  突然,石禹的問話引起了陳汐注意。
  “大致可以判斷,此次鴻蒙的毀滅只是三界動蕩的一個前兆,千百年內應該不會波及到三界中來。”
  相柳璃若有所思,瑩白的額頭上泛著智慧的光澤。
  此話一出,眾人似都暗松了一口氣。
  顯然,他們這些仙王境同樣也擔心,這一次鴻蒙遺地的驚變,會引起三界動蕩,如今聽了相柳璃的推測,他們皆都放心不少。
  千百年時間?
  足可以做好抵御災劫的準備了!
  陳汐現如今還無法了解推演之力的奧妙,但聽了相柳璃的答復,也是安心不少,暗道:“在三界動蕩之前,一定要返回大楚王朝一趟,把弟弟他們都安置妥當了!”
  ……
  在石禹等一眾仙王施展大挪移之法帶領下,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陳汐他們已抵達無涯海彼岸。
  望著那熟悉的“罪愆之城”,陳汐卻是憑生一股恍如隔世的感覺。
  這一次鴻蒙遺地之行,令得他的視野和閱歷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不止是修為一舉突破圣仙境界,且獲得了不少的無上機緣。
  像如今身上所攜帶的十一顆道果之靈,就是一筆足以令任何仙王境都垂涎眼紅的無上至寶了。
  除此之外,這一路上的經歷,讓陳汐對仙王境、封神境、乃至于整個三界有了全面而深刻的認知。
  像仙王境,掌控的是王道法則,是三界中的至高存在,追尋的是封神大道。
  像封神境,還需要以道果之靈來筑基,方才能踏入神明之列。
  諸如此類,無不對陳汐以后的修行大有裨益。
  同時,陳汐也很清楚,經過這一次行動,那太上教只怕已經將自己恨之入骨了,無論是因為自己掌握的道厄之劍,還是屢次破壞對方的行動,都足以令對方對自己產生必殺的決心。
  不過陳汐倒也并不畏懼。
  如今他已和石禹他們締結下深厚的友誼,而他自身又是神衍山的傳人,根本不必再去忌憚太上教了。
  唯一令陳汐至今感到疑惑的是,那“天罰之眼”究竟是何等存在,其瞳孔中映現的那一道模糊身影又是誰?
  封神之榜呢?又掌握在誰的手中?
  河圖碎片為何頻頻異動,會對那“天罰之眼”、“封神之榜”如此排斥,甚至是憤怒和厭憎?
  “或許,等我將所有河圖碎片全部收集之時,就能從中獲得答案吧?”陳汐心中喃喃。
  “走吧,進入城中歇息一番。”這時候,望著遠處的罪愆之城,石禹笑著開口。
  眾人皆都點頭答應。
  就在石禹他們進入“罪愆之城”時,整個三界中,諸多修為通天的老古董皆都感知到什么,齊齊望向了同一個方向。
  “鴻蒙遺地毀滅了……”
  “三界大亂,不遠矣!”
  像這樣的感嘆,不時響起,仙界中諸多古老頂尖的道統也在不久之后得知消息,齊齊震動不已。
  不過這等秘辛,也只有那些高層大人物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對于那仙界四千九百洲的絕大多數蕓蕓眾生而言,根本就不清楚鴻蒙遺地的存在,自然也并不知道這片延存無垠歲月的古老大地,如今已毀滅一空。
  ……
  “院長,鴻蒙遺地覆滅了。”
  道皇學院一處宏大秘境中,低矮枯瘦,氣勢暴戾的蚩蒼生開口,聲音中透著一抹惆悵和低落。
  而在他對面,一個青年模樣的年輕人正盤膝坐在一塊蒲團上,他模樣普通,但眉宇之間卻有一股飽經滄桑的氣息,似歷經了萬載歲月的沉浮。
  遠遠望著他,仿似看見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片浩瀚、無垠、廣袤深邃的星空。
  青年手持一卷古老的青色玉帛經書,正在翻閱品讀,聞言頭也不抬道,“這本就是早已注定的事情。”
  蚩蒼生苦笑,猶豫道:“我……我只是……”
  “在惋惜這一次沒有去爭奪封神之法?”
  青年抬起頭,好笑地看了蚩蒼生一眼,隨口道,“這世上可不止封神之域藏著封神之秘,何必因此而心生執念?”
  “唉!”
  一向脾氣暴戾乖張的蚩蒼生,此刻卻一副委屈不甘的模樣,長嘆道,“我已經等待數萬年歲月了,如今三界動蕩又要爆發,若再無法踏足封神之境,那可就……可就……”
  “好了。”
  青年收起手中古老書卷,若有所思道,“你先去準備道皇古地的事情,待一切準備妥當,我自會給你指點一條封神之路。”
  蚩蒼生一呆,旋即精神一振,連忙笑著拱手:“那可就多謝院長了!”
  旋即他就又撓撓頭,怔然道:“道皇古地?難道不等陳汐那小子回來么?”
  “他快回來了。”
  青年想了想,就揮手道,“去吧,等道皇古地開啟時,可以讓凌輕舞和葉唐也一起進入。”
  ——
  Ps:第三更11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