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37 圍攻


  第一更!上潛力榜了,不過名次在尾巴上,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請兄弟們砸票支持我,本周依舊每天三更!
  ——
  陳汐并不知道,就在幽冥錄出現的那一剎那,在寶塔外邊,眾人只覺眼中一陣刺痛,不禁閉上了眼睛,再次睜開眼睛時,只見整座浮屠試練塔表面上,所有畫面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刺人眼的白光。
  “發生了什么事!”
  “陳汐和羅修只見的戰斗究竟如何了?怎么看不到了?”
  “該死!兩大年輕天才只見的對決啊,畫面為何消失了!”
  在場眾人,大多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陳汐和羅修之間的對決,這兩人一個是領悟出道域的星虹谷最杰出的天才,一個是最近突然崛起,名頭如日中天的強橫少年,這兩個人之間的對決,幾乎代表著龍淵城年輕一代最高水準的戰斗,更是吸引了在場絕大多數的目光,每個人都在興奮地期待著,眼睛一眨不眨地觀望著,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卻不料,便在這最關鍵的時刻,所有的畫面都消失了!!
  頓時之間,浮屠試練塔四周掀起了喧嘩波瀾,如炸開鍋的沸水,大聲議論著,宣泄自己心中的不滿。
  玉臺上,各家宗主也都面色驚疑不定,這千年來,浮屠試煉塔何曾發生過這樣的異變,里邊難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便在這時——
  浮屠試練塔表面的白光驟然泛起一層波瀾,旋即消失不見,寶塔第一層八宮境內的畫面重新恢復如初。
  刷!
  所有的喧嘩聲戛然而止,鴉雀無聲,所有的目光都向同一方地方望去,然而在那片森林中,除了滿地觸目心驚的狼藉之外,再也沒有了陳汐和羅修的蹤跡,兩人之間的戰斗似乎已經結束了。
  “究竟是誰勝了?”
  “陳汐呢?怎么找不到他了?”
  “羅修……羅修也不見了!”
  “他媽的,如此精彩的一場戰斗,竟然錯過了,真是讓人惱火啊!”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一個星虹谷弟子匆匆跑上玉臺,來到星虹谷宗主赫連水身前低聲傳音說些什么,神色誠惶誠恐,大汗淋漓,似是在回報一件極為可怖的事情。
  然后,眾人就看到,赫連水驀地一掌擊碎身前玉座,神情陰沉如水,鐵青一片,整個人更是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
  難道,羅修戰敗了?
  看到這一幕,在場每個人的心中都浮出同樣一個念頭,旋即他們皆被這個念頭嚇了一跳,怎么可能?修為和武道境界都差上一籌的陳汐,怎可能戰敗領悟出道域的羅修?
  “赫連兄,稍安勿躁,你可是說過,潛龍榜大比,傷亡總是難免的,技不如人,死了也活該。”
  旁邊,瓊華宗宗主星韻夫人突然開口,嬌艷如芙蓉般的玉容上更是浮起一絲難以掩飾的笑容,她一直對羅修偷襲殺死自己宗門的幾個弟子耿耿于懷,此刻見到赫連水暴怒之極的模樣,豈會猜不出在羅修已發生了變故?
  “哼!”赫連水冷冷一哼,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住心中的暴怒和殺意,渾然不理會對自己冷嘲熱諷的星韻夫人,抬眼朝浮屠試練塔上看去,他要看看,陳汐那個小雜碎,究竟有多高的修為,竟然能……
  ——
  ——
  嗖!
  陳汐在森林中飄掠前行,迅捷如電。
  “靈白,你說我什么時候能達到道域境界?”一邊飛掠,陳汐一邊跟靈白交流。
  “這個不好推算,如今你只領悟了風之道意,厲害歸厲害,但還是缺少變化,我建議你好好參悟琢磨一下其他道意,掌控的不同道意越多,所凝聚出的道域就越強。要知道在萬年前,我家主人足足領悟出天地間三十八種道意,風、雷、地、澤、五行、陰陽、四季變換、斗轉星移、日月潮汐……這天地萬象萬物,無不存在著玄妙莫測的‘道’,領悟出的越多,說明你對道的體會越深,所凝聚出的道域威力,自然就會隨之變得厲害起來。”
  靈白侃侃而談,說道:“并且你領悟出的道意越多,在凝結兩儀金丹的時候,各種道意融于金丹氣象之內,金丹的威力也是會隨之變得厲害起來。萬年前的一些強大修士,只憑自身本命金丹,就能破盡萬法,誅神滅魔,移山焚海,便是因為其領悟的道意超乎想象的多,其金丹的威力,甚至比一些極品法寶都厲害許多!”
  “原來如此,看來我日后要注重這方面的修煉了,我總覺得以后的修行,拼的就是對道意的領悟,所謂法力無邊,對天地感悟越深,所能掌控的法訣必然會越強……”陳汐幡然醒悟,喃喃說道。
  “不錯,道意是任何一名修士必須掌握的,無論是修煉、戰斗、還是渡劫,都離不開自身對天地的領悟。”靈白贊同道,“修士尋仙問道,問的便是天地之道,無法領會到天地間的一絲玄妙,那跟世俗紅塵中的凡人也就沒什么區別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說道:“靈白,接下來我碰到廝殺的時候,你別出手,讓我一個人獨自面對,潛龍榜大比,對我來說,無疑是一個鍛煉自己的最佳場地。”
  “放心,你叫我幫你都不可能,這浮屠試練塔外邊可是有著許多老怪物盯著呢,我的身份一旦暴露,恐怕會給你帶來無盡禍害,咱倆都得玩完……”
  靈白說完,沉寂了下去。
  進入寶塔八宮境已經一炷香時間,參加潛龍榜大比的上萬修士應該都已到齊,此刻這八宮境的每個角落,都藏匿著修士。
  除了弟弟陳昊和杜清溪三人,其他人都被陳汐在心中劃做了敵人。
  對待敵人,自然不能掉以輕心。
  滅殺羅修,那是誅邪筆之功,陳汐可不相信接下來自己還會這么幸運了。
  “呼!”
  陳汐深呼吸一口,開始集中精力,整個人好像捕獵的豹子處于高度緊繃的狀態,龐大的神念擴散而出,周圍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清晰無比地映入他的腦海之中。
  不停地飛掠著,轉眼之間,他已沖出了那廣袤的森林,來到一片巖石峽谷中。突然之間,陳汐斜地里一個沖刺,身影陡轉,狠狠一掌,拍在身邊一塊毫不起眼的灰色巖石上。
  令人想不到的是,這塊巖石并沒有四分五裂,而是發出一聲慘叫,飛躍而起,化作了一個面容陰戾的青年,他竟是潛蹤匿影,化作一塊巖石,欲要伺機偷襲陳汐!
  若非陳汐神念強大之極,跟兩儀金丹修士都不相上下,若非在這塊巖石上察覺出一絲異樣的波動,差點就被蒙騙過去,后果實在不堪設想。
  這陰戾青年好像并不是龍淵各大勢力的子弟,身穿碧袍,頭扎道髻,下手卻是極為毒辣,甫一被陳汐逼出原型,抬手就是一蓬藍汪汪的沙子朝陳汐面門砸去。
  不過陳汐的反應比他更快,心中一動,一柄玄冥飛劍爆射而出,鋒銳無雙的鋒刃徑直抹去其頭顱,成了一具無首尸體。隨后袖袍一揮,真元鼓蕩,把那一蓬藍汪汪的沙子震散倒飛出去,灑在了陰戾青年的尸體上,頓時其尸體上冒出滾滾刺鼻氣味,眨眼間被腐蝕得連一絲骨渣都沒留下。
  只有一個令牌孤零零在地面上,表面也是被腐蝕得坑坑洼洼,不成形狀。
  好歹毒的沙礫!
  陳汐眼眸一凝,旋即搖了搖頭,地上的令牌他也不撿了,轉身離開。
  在進入這片峽谷之后,陳汐一路上再次遇到十幾個狠辣異常的修士,各種刁鉆毒辣的手段層出不窮,若非陳汐神念強大無比,恐怕修為再高,也難免會被偷襲致死。
  對付這些人,陳汐毫不手軟,一擊必殺,干脆利落,沒有任何的憐憫之心,更不給其捏爆傳送玉符的機會,想要殺人,就得有被殺的覺悟,這些人明顯沒有給他活命的機會,他又何必假惺惺放其離開?
  不過,令陳汐頭疼的是,隨著前行,遇到的修士越來越多,處處都有廝殺,處處都在發生戰斗,詭異的是,一旦發現陳汐出現,無論這廝殺的雙方戰斗得再激烈,也會瞬間停手,而后聯合一起,朝他殺來。那模樣,倒像是陳汐是他們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樣。
  陳汐當然知道什么原因,殺了自己可以額外地獲得蘇家賞賜的一百萬斤靈液和三件黃階極品法寶,誰會不心動?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是個自古至今都顛撲不破的至理。
  陳汐自不會束手就擒,遇到人少的,他就痛下殺手,遇到人多的,他就施展神風化羽遁法逃掉,不僅沒受到傷害,反而獲得了一大堆的令牌和儲物法寶,倒也算是意外之喜。
  若非為了與弟弟陳昊匯合,陳汐甚至就想干起殺人越貨的勾當,發一筆大大的橫財。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陳汐的處境也變得艱難起來,由于其蹤跡已經暴露,此刻在其身后,追著一群又一群的修士,就想一條甩不掉的尾巴,浩浩蕩蕩,隊伍龐大之極。
  這些人中,大多是星羅宮、萬云學府、蒼家的子弟,他們早已得到背后長輩的囑咐,跟蘇家立在了同一條戰線,發現陳汐的蹤跡,自然是緊追不放。
  遺憾的是,他們的速度根本無法與領悟出一條完整風之道意的陳汐相比,彼此間的距離越來越大,已經被陳汐甩出去起碼千里之地。若非他們中有擅長追蹤的佼佼者,恐怕早就跟丟了。
  “這些該死的家伙,陰魂不散啊,若非著急找到弟弟,我非殺回去不可!”
  陳汐也被追得一肚子火無處發泄,尤其是直至此時他還沒有找到弟弟的一絲蹤跡,心中之郁悶可想而知。
  就在這時,前面突然傳出了陣陣廝殺之聲,聲勢浩大之極,遠遠都能感受到其強烈的真元波動。
  陳汐神念擴散而出,一眼就看到,遠處的一片坦蕩草原上,足足有上百號人在半空中飛舞,而在地面,七八個身穿寶藍色衣衫的流云劍宗弟子圍繞成一圈,顯然是被困住了。
  而在其中,陳汐看到一個熟悉之極的身影,赫然就是自己的弟弟陳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