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379 古地開啟

沙啞中充斥著濃濃嘲弄之色的聲音在空寂的大殿中回蕩。
  左丘鴻和左丘勝卻是不敢多言。
  不過他們倒是的確很清楚,左丘泰武在左丘氏中絕對是一個異類,在他心中只有左丘氏,而沒有派系紛爭。
  換而言之,他既不會反對左丘峰執掌家族,也不會去支持他,一切都是以維護左丘氏的延存為出發點。
  這也就意味著,一旦左丘氏內部發生危機,尤其當牽扯到左丘氏的延存問題時,他是絕不會袖手旁觀的。
  “空兒的死,完全咎由自取,靈泓的死,也是活該!”
  突然,左丘泰武冷哼出聲,蒼老的容顏上漠然一片,“其實我早就清楚,自打當年阿雪被算計,痛失家主之位的時候,這個禍根已經種下,但卻萬沒想到,這一場禍患居然會來的如此之快。”
  左丘鴻二人面面相覷,心卻是頗不以為然,自古至今,勝王敗寇,當年左丘雪一個女,又有什么能耐接掌家主之位?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么,是不是認為阿雪當年就該死?”
  忽然,左丘泰武冷冷掃了兩人一眼,嚇得后者齊齊心一顫,不敢再胡思亂想。
  左丘鴻深吸一口氣,硬著頭皮說道:“泰武老祖,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如今咱們左丘氏已淪為三界笑柄,內部危機重重,若再不解決這個禍患,只怕……只怕……”
  話沒說完,但左丘泰武明白他的意思,那蒼老的容顏一下愈發蒼老了,他沉默許久,最終揮手道:“你們走吧,這件事……我會給左丘氏一個交代的。”
  是左丘氏,而非左丘峰、左丘煌臨!
  這其的意味不言而喻,左丘泰武會做出決斷和行動,去撫平左丘氏內部危機,但卻并非是為了鞏固左丘峰的地位,也并非為了答復左丘煌臨,而是為了整個左丘氏的延存!
  左丘鴻二人自然明白這一點,心皆都松了一口氣,當即躬身行禮,告辭離開。
  ……
  當離開大殿之后,左丘鴻突然說道:“你說,泰武老祖會做出怎樣的決定?”
  左丘勝怔了怔,眸泛起一抹森然光澤:“很簡單,現如今只有殺了那孽,才能給左丘氏一個交代,堵住全天下眾生的嘴巴!”
  “殺了陳汐……”
  左丘鴻喃喃,突然道:“這可是道皇學院,以學院的手段,只怕泰武老祖沒動手,就會被他察覺制止吧?”
  左丘勝笑了,笑得意味深長:“如果泰武老祖已經抱著犧牲自我的打算呢?”
  左丘鴻悚然一驚:“不至于如此吧?”
  左丘勝搖了搖頭:“我哪能確定,但我可以肯定,只要泰武老祖做出正確的決斷,那孽必死無疑!”
  頓了頓,他笑道:“等著吧,或許過不了幾天,陳汐身隕的消息就要傳遍整個仙界,到那時,無論是神衍山、女媧道宮、還是道皇學院,即便要幫陳汐出頭,也只會找到泰武老祖頭上,而不會損傷到咱們左丘氏了。”
  左丘鴻心砰砰直跳,以他如今的身份和修為,在聽到這樣的事情時,依舊不免心生駭然。
  因為他很清楚,如果這樣的事情一旦發生,那泰武老祖的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煌臨老祖他這么做,是不是有些……”左丘鴻忍不住說道。
  “無情?哼,若非上次他在域外戰場上出手,那孽早已被咱們的算計殺死,哪可能發生這么多事情?”
  左丘勝不以為然冷哼道,“走吧,這樣的事情,終究需要某個人去承擔的。”
  兩人一邊用傳音閑聊,一邊飛快離去,要把今日的事情稟告回左丘氏宗族。
  ……
  “靈霄,如今陳汐在哪里?”
  空寂的大殿,左丘泰武沉默許久,突然開口。
  伴隨聲音,那名侍道童匆匆走了進來,躬身道:“啟稟師尊,陳汐師兄如今在劍廬洞府閉關,為三個月后的道皇古地做準備。”
  左丘泰武點了點頭,忽然嘆了口氣:“等他從道皇古地返回時,就讓他來見我一面。”
  被叫做靈霄的侍道童連忙點頭:“喏。”
  ……
  鳶尾仙獄。
  清溪潺潺,白云裊裊,溪畔一座茅屋前,由翠綠籬笆圍攏的小院,一襲素衣的左丘雪依舊如同往常一般坐在石桌前。
  只不過她今天沒有縫制長靴,而是抱著一盞熱茶,靜靜望著遠處的青山綠水發呆,神色恍惚,也不知想起了什么。
  “阿雪。”
  忽然,一聲沉厚的聲音從遠處響起。
  伴隨著聲音,左丘峰那威儀雄峻的身影出現在了籬笆小院。
  左丘雪似對此并不驚訝,頭也沒回,淡然說道:“自打上一次空兒前來,我就知道用不了多久你也會來的,只不過沒想到竟會這么快。”
  “哦?”
  左丘峰濃眉一挑,徑直坐在了左丘雪對面,看著對方那熟悉的容顏,眉宇間不禁泛起一抹復雜之色。
  半響他才說道:“空兒已經遭難了。”聲音平靜,卻難掩其的悲愴。
  這一次,左丘雪卻是怔了怔,并不見悲傷,只是笑了笑:“你該不會說,是我那孩殺了他吧?”
  左丘峰深吸一口氣,神色已恢復漠然,點頭道:“你猜的不錯。”
  “這就是報應。”
  左丘雪抱著手熱茶,凝視著遠處蒼穹,“上次見面時,他拼盡一切手段都無法殺死汐兒,如今死在汐兒手上,倒也合情合理。”
  言辭冷漠而平靜。
  “你可是空兒的小姑!小時候,你對他可是喜歡的不得了,為什么現在變成這樣了?”
  左丘峰強自壓抑著心憤怒,冷冷質問,“就因為一個陳靈鈞?或者說是為了那個本不該降生在世上的孽?”
  左丘雪霍然扭頭,神色波瀾不驚,靜靜凝視著左丘峰,突然笑了:“以往,你可不會如此氣急敗壞的,是不是左丘氏如今的局勢令你也感到棘手了?”
  左丘峰心一凜,頓時從各種情緒掙脫出來,神智冰冷而清醒,因為他可是很清楚,自己這個妹妹絕對算得上是大智近妖的存在。
  在她面前,任何一絲的情緒波動,都會被她捕捉到各種信息,不得不加倍警惕。
  他沉默許久,這才說道:“我這次前來只為一件事情,只要你答應不再計較往日恩怨,左丘氏上下皆可以將陳汐收容進左丘氏,承認他是左丘氏的一員,若是他愿意改姓左丘……”
  說到這,他再次沉默,似在思量,最終說道:“甚至可以由他來繼承下一任家主之位!”
  左丘雪聞言,也怔住了,許久才說道:“這是左丘煌臨的主意?”
  左丘峰臉色一沉:“這是左丘氏上下的意愿!”
  左丘雪笑了:“你還是如當年那般虛偽。”
  說到這,她若有所思地打量著左丘峰,笑吟吟說道:“看來,汐兒如今所擁有的能耐已經快要威脅到了左丘氏的存亡了,否則左丘煌臨怎么可能許下這樣的條件?”
  左丘峰哪怕再控制情緒,眉宇間也抑制不住地泛起一抹寒意和陰霾,冷冷道:“阿雪,你最好不要激怒我。”
  左丘雪卻是置若罔聞,笑得愈發燦爛,她坐在石桌前,說道:“你應該清楚,我們之間的恩怨,從來不在陳靈鈞身上,我即便嫁雞嫁狗,依照你的性情也根本不會理會。”
  左丘峰皺眉道:“我只問你答應不答應,不怕告訴你,現如今煌臨老祖已經派人前往道皇學院,請泰武老祖做出決斷,到得那時,你只怕以后再也見不到你兒了!”
  提到左丘泰武的名字,左丘雪眼眸一瞇,頓時陷入到了沉默。
  “阿雪,往日恩怨已經過去,你何必再執泥于此?難道你真忍心看著我們偌大的左丘氏陷入危局之?”
  見左丘雪不言,左丘峰連忙趁熱打鐵。
  “汐兒可是殺了你兒啊。”左丘雪幽幽嘆了口氣。
  左丘峰唇角禁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旋即就正色道:“為了整個左丘氏的利益,這點小事不算什么。”
  左丘雪聞言,卻是揮手道:“你走吧,你能夠忘記當年的事情,我可不會忘記,否則我左丘雪可就太對不起父親了!”
  父親!
  聽到這個字眼,左丘峰臉色頓時鐵青一片,猶如被碰觸到逆鱗一般,心涌出一股暴戾殺意。
  “怎么,忍耐了這么多年,你最終忍不住要動手了么?”
  左丘雪瞥了他一眼,神色平靜如故,“若我猜測不錯,左丘煌臨那老東西只怕早已囑咐過你,不得向我動手。”
  左丘峰怒極而笑:“你以為我會聽他的?”
  左丘雪慢條斯理道:“聽不聽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你不敢殺我,否則左丘氏只會毀在你手。”
  左丘峰眸光寒意大盛,真想不顧一切動手,但最終他還是強自按捺下去,拂袖而去。
  “阿雪,機會我已經給你了,可你不珍惜,那么……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聲音冰冷,充斥天地,而左丘峰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見。
  “機會?”靜靜坐在籬笆小院的左丘雪唇角泛起一抹濃濃嘲諷,“這樣的機會不要也罷!”
  ——
  PS:第8更11點左右,手指頭快抽筋了,但肯定咬牙堅持10更的,請兄弟們多給月票鼓勵~~讓俺燃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