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381 生死轉瞬間

閭丘野他們自然不是有眼無珠。
  他們之所以敢如此肆無忌憚,一方面是因為擁有未央仙洲仙君府主宰閭丘賓這一位大靠山,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們打破腦袋都不會認為,眼前這位氣質柔弱的女子會是未央仙洲的王了。
  歸根究底,還是因為點點受傷嚴重,擔心泄露身份,故意隱藏了周身氣勢,至于陳汐,如今也只是一名圣仙境存在。
  而那位小侯爺身邊,可是有兩位圣仙境扈從相隨,自不會那他們二人放在眼中了。
  更何況這可是未央仙洲,這位小侯爺因為其老子的的關系,人脈深厚,即便惹上麻煩,也有人跳出來幫他擦屁股,這才養成了他那跋扈驕縱,目中無人的性情。
  面對一眾威脅十足的目光,陳汐只是聳了聳肩,笑道:“我認為,你們若再不讓開,后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言辭輕淡,帶著一絲揶揄的味道,令得閭丘野等人的臉色頓時一沉,這小子簡直是不想活了啊,居然還敢威脅他們!
  “看來,這位朋友是不打算給本公子一個面子了?”
  閭丘野嘿然冷笑,朝身邊一名扈從使了一個眼色。
  “不知好歹的東西,趕緊給滾!”
  那名扈從頓時心領神會,猙獰笑起來,猛地一探臂,五指微拱,擒龍控鶴,哧啦一聲撕裂虛空,猛地抓向陳汐脖頸。
  這一抓,力道沉凝,迅猛如電,五指之間充斥磅礴法則之力,將一位圣仙境所具備的實力彰顯得淋漓盡致。
  眾人見此,望向陳汐的目光中皆都露出一抹憐憫,他們可是很清楚,這位扈從出手何等之狠辣,乃是仙君府麾下一員悍將,名叫宇文東,深受逍遙侯閭丘賓的賞識,只要被他選中的對手,要么修為被廢,要么當場就被抹殺掉,從無例外。
  眼前這年輕人看似擁有圣仙境修為,擱在尋常也足以自傲了,可在身經無數血戰的宇文東面前,根本就不夠看的。
  尤其當見到陳汐面對這一擊,像被嚇傻了一樣動也不動時,眾人愈發不屑起來,這小子看似儀表堂堂,原來就是個窩囊廢!
  陳汐的確動也沒動,依舊保持著被點點挽臂的姿勢,唯獨右手憑空一拂,輕描淡寫,不帶一絲煙火氣息。
  嘭!
  一聲悶響,驚雷般激蕩。
  陳汐立足原地不動,云淡風輕。
  而那宇文東則被震得蹬蹬蹬倒退不止,每一步落下,他臉色就蒼白一分,當退到第九步時,他臉色已是煞白一片,胸腔起伏,猛地張開嘴,哇地一聲噴出血來,渾身氣息一下子變得萎靡。
  眾人頓時震駭,瞳孔擴張,唇角的不屑和憐憫凍結僵硬,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這一幕出乎意料,令他們措手不及,誰也沒曾想到,往日里兇橫無匹,狠辣無情的宇文東,居然會在一擊之中就被人震成重傷了。
  唰!
  有人不信邪,憑空一閃,猛地一拳砸向陳汐腦袋,拳法洶涌如咆哮巨龍,彌散著恐怖的法則力量。
  這是閭丘野的另外一名圣仙境扈從,名叫宇文北,乃是宇文東的弟弟,兩人實力不相上下,同樣的狠辣果決。
  “自不量力!”
  陳汐這次更是隨意,袖袍一揮,仙罡轟鳴,猶如怒浪奔騰,砰的一聲將對方轟飛,整個人狠狠砸破樓閣墻壁,噗通一聲跌落到了酒樓之外。
  這一下,徹底震住在場所有人。
  一個個張大嘴巴,猶如看怪物似的盯著陳汐,心中寒意直冒,毛骨悚然。
  這家伙究竟是誰?
  能夠輕易擊敗宇文東兄弟的,絕對不會是尋常人物了!
  “不錯,但還不夠狠,應該殺了他們才對。”
  一片鴉雀無聲中,點點笑瞇瞇開口,自始至終,她整個人就依偎在陳汐肩膀上,似早已預料到會發生這樣一幕般。
  事實也正如此。
  這宇文東兄弟倆雖是圣仙,可還未曾合道,開辟出屬于自己的圣道法則,實力雖兇悍,又哪可能是陳汐對手了。
  要知道,如今的陳汐雖剛剛踏入圣仙境,可在河圖碎片的幫助下,自身已將各種大羅法則掌控至圓滿境界,尤其是他的仙力要比同輩渾厚百倍不止,對方這兄弟二人,自然是不費吹灰之力。
  聽到點點的調侃,陳汐怔了怔,不禁苦笑:“不夠狠?難道要把他們全殺光么?”
  點點認真道:“完全可以。”
  聽著兩人肆無忌憚地討論著他們的死活,閭丘野等人都是齊齊色變,又是驚恐又是憤怒。
  尤其是他的那些女伴,更是嚇得花容慘淡,瑟瑟發抖不已。
  “哼!欺人太甚!你們可知道本公子是誰?居然敢如此囂張!趕緊給本公子道歉,否則今天別想離開秋葉城了!”
  閭丘野沉聲大喝,他知道這次踢到鐵板了,但并不覺得有什么危險,這可是未央仙洲,除了那些通天大人物之外,誰敢動他這位仙君府主宰的后裔?
  而在他眼中,無論是陳汐還是點點,還不夠資格稱為通天大人物,所以他依舊有底氣敢跟對方叫板!
  更何況,他人雖跋扈驕縱,可自身也有一些保命手段,自不會因為驚恐而被對方嚇住了。
  啪!
  可讓閭丘野意外的是,他話剛一落下,就被一巴掌抽在臉上,腦袋嗡的一聲直冒金星,整個人慘叫一聲,噗通跪倒在地。
  “蠢貨!”
  陳汐輕輕吐出兩個字,
  “少爺!”
  “公子!”
  這一幕,直嚇得他的那些扈從和女伴手腳大亂,一股腦涌了上去,保護在這公子哥身前,唯恐他遭遇什么不測了。
  “你們……簡直找死!”
  “小侯爺可是仙君府主宰逍遙侯大人最疼愛的子嗣,你們難道不怕被整個仙君府通緝追殺?”
  “不知死活,趕緊跪下道歉,否則你們必死無疑!”
  一眾扈從和女伴厲聲大叫。
  他們跟隨閭丘野這么長時間,仗著仙君府的名頭走到哪里別人巴結都來不及,現如今這一男一女居然敢和他們作對,不是找死是什么?
  不過,他們雖叫嚷的厲害,卻無人敢上前動手,沒辦法,剛才他們甚至都沒看清楚陳汐如何動手,宇文東兄弟二人就被擊敗重傷,他們又怎可能會是其對手?
  聽著這些蒼蠅似的東西亂嗡嗡叫嚷個不休,陳汐不僅眉頭一皺,眸中寒光大盛,目光所過之處,所有叫嚷聲戛然而止,被嚇得渾身都是一陣顫粟。
  真是一群小丑!
  陳汐都懶得跟對方動手了,朝點點道:“要不我們走吧?”
  點點笑盈盈道:“修行至今,我還從沒體會過英雄救美的感覺呢。”皺了皺眉,她又嘆息道,“可惜,這些家伙太差勁了,搞得我也很無聊。”
  陳汐啞然,終于明白了點點的心思。
  說著,兩人就打算離開,便在此時,一道聲音驀地從樓道下傳來——“哼!老夫倒要看看,究竟是誰敢欺負閭丘賢侄了!”
  聲音甫一響起,一個身姿魁梧,高大威猛的中年就憑空一閃,出現在了樓閣中,他須發濃密,雙眸如電,渾身散發出一股巍峨如山岳,浩瀚如汪洋似的大氣魄,赫然是一位半步仙王存在。
  “朱銘叔叔!您來的正好,就是這兩家伙剛才羞辱于我,還重傷我父親派給我的兩名屬下!”
  看見這名威猛老者,那被打得臉頰紅腫,萎靡坐在地上的閭丘野猛地精神一振,狂喜出聲。
  陳汐和點點交換了一個眼神,皆都流露出一抹古怪,剛感覺無聊,沒想到居然就來了一個老東西。
  “賢侄稍安勿躁,有老夫在,決不會讓誰欺負你了!”
  朱銘沉聲道,鏗鏘有力,然而他霍然扭頭,目光如電般落在陳汐身上,“兩位道友,不知我這賢侄哪里得罪了……嗯?”
  話說到最后,他眼眸驀地一凝,直勾勾地望著點點,似認出什么,又不敢確認,眉頭頓時緊蹙起來。
  “朱銘叔叔,跟他們廢話這么多做什么,趕緊殺了那小子!”
  有了朱銘作依仗,閭丘野故態重萌,捂著紅腫的臉頰怨毒大叫,“還有這小妞,千萬別傷到她了,本公子就不信……”
  砰!
  不等他說完,陳汐猛地一聲冷哼,伴隨聲音,一股無形的空間力量憑空凝聚,猶如一只無形大手般,一巴掌就將閭丘野抽飛出去。
  這一幕發生太快,令那朱銘都來不及相救,當他反應過來時,閭丘野被打得唇中噴血,牙齒飛濺,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駭得附近眾人倒吸涼氣不止。
  原因就在于,這乃是至高空間法則之力,以朱銘這等半步仙王存在,都萬沒想到,一個圣仙境居然能夠掌握這等力量,頓時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小輩猖獗!”
  朱銘臉色一沉,難看無比,對面那小子居然敢擋著他的面動手,簡直就是對他尊嚴的莫大踐踏。
  說著他就要動手,不過就在此時,那樓閣外驀地傳來一陣恐怖的力量波動,猶如黑云壓城般,轟涌而來,將整個酒樓都籠罩。
  一剎那間,朱銘臉色驟變!
  ——
  Ps:今晚沒了,我要熬夜存稿,為明天10更做準備,大概明天上午10點會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