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382 各方關注

赤魃仙劍,太武下階,劍身覆蓋三千六百重禁制,劍出鬼神驚,乃煉器大宗師歐鵬親手煉制,價值:六百萬星值。
  龍隱仙劍,太武中階,采擷墨龍之魂融入其中,劍身由域外翡光寒鐵、金剛萬冥石、九霄紫云精……等三十七鐘高階仙材淬煉而成,傳承自內院首席教習蔣雨之手,價值:一千三百萬星值。
  搖霆仙劍,太武上階……價值:一千九百三十萬星值。
  太沖浮光仙劍:太武極階……價值:三千六百萬星值。
  ……
  星值大殿第三層柜臺前,陳汐靜靜打量著其內陳列的一柄柄氣勢非凡、寶光流溢的仙劍,心中也是感慨不已。
  真貴啊!
  一件太武下階仙劍,都足足六百萬星值的價格,這若是換做尋常弟子,只怕需要奮斗多年才能攢出這么一筆星值來。
  當然,這點星值在陳汐看來,倒是并沒什么,令他咂舌的是那太武階極品仙劍,幾乎每一病的價值都在三千萬星值以上!
  三千萬星值!
  換做以前的陳汐,簡直都不敢奢望。
  不過如今的他,每個月都擁有將近一千萬的星值進賬,倒也可以兌換得起這等昂貴寶物了。
  “陳汐師兄,你打算兌換何等品級的太武階仙劍?或許我可以跟你介紹一番,當年我曾有幸再次擔任過侍者職務,對此還算了解。”
  青葉在一旁靦腆笑道。
  “哦?”
  陳汐詫異瞥了對方一眼,饒有興趣道,“那你說說,這些太武階極品仙劍中,哪一件的威力最大?”
  青葉皺眉想了想,搖頭道:“極品仙寶,威力皆都已達到了極限,所以只有合適不合適的區分。”
  陳汐點頭:“此話倒也實在。”
  “不過,我倒是覺得這三柄仙劍極為適合師兄你。”
  青葉笑了笑,指著其中幾件太武階極品仙劍,道,“這件冥光仙劍,乃是當年外院院長周知禮的佩劍,后來他老人家晉級半步仙王層次,就將此劍擱置在了此地,用以兌換星值。”
  他又指著另外一柄仙劍,道:“這柄血霜仙劍,乃是院長弟子華劍空當年從一處上古遺地中帶回,由于和他所修劍道相沖,便擱置在了此地。”
  “至于這柄青萍仙劍……此劍乃是太古三十六品凈世青蓮之葉所化,神妙莫測,超出了太虛階范疇,當年被一位通天大人物所持,斬殺了諸多強悍神明,轟動天下。”
  說到這,青葉神色間不禁泛起一抹惋惜之色,“可惜,此劍當年遭逢劫難,損毀太重,如今僅僅只能發揮出太武階極品的威能。”
  “青萍仙劍么……”
  陳汐目光凝視過去,卻見此劍通體清瑩,約莫三尺長,寬二指,表面有著一縷縷的神秘紋理,猶如神蓮之葉的脈絡般,釋放出神異的晦澀氣息。
  可惜的是,那劍身表面的諸多秘紋,都已破碎嚴重,若非如此,此劍所彌散的氣勢決不會僅僅如此了。
  “的確令人惋惜。”
  陳汐輕聲一嘆,將目光挪移開,落在了那冥光、血霜兩柄仙劍上,略一打量,不僅搖了搖頭。
  倒不是說這兩件仙劍不好,而是從劍身從溢散出的氣息中,令陳汐瞬間判斷出它們并不適合自己。
  最終,他還是將目光落在了那青萍仙劍上,越看越是惋惜,多好一件瑰寶,怎么就被損毀成這樣子了。
  “陳汐師兄莫非相中了此劍?”
  青葉忍不住提醒道,“這么多年來,此劍一直擱置在此,雖說價值三千萬星值,不過卻并非是沒人選中它,而是它損毀太過嚴重,即便兌換得到,使用次數一旦達到某個界限就會徹底崩碎,極為不劃算。”
  陳汐點點頭,青葉所說可謂是一語中的。
  他同樣也看出,這青萍仙劍看似如今還能發揮出太武階極品仙寶的威力,可一旦使用,隨著次數增多,它的威力就會一點點減弱,直至崩潰掉。
  花費三千萬星值兌換這樣一件仙寶,的確很劃不來,也怪不得它擱置在此這么久,也無人問津了。
  不過……
  陳汐卻是打定了注意,拿出紫綬星章遞給了青葉,道:“青葉,幫我把它給兌換了。”
  青葉一呆,有些不敢相信,忍不住道:“陳汐師兄你確定?”
  陳汐笑了笑:“我對這件寶貝比較好奇,想要研究研究。”
  “可這是三千萬星值啊!”
  青葉都替陳汐肉疼起來,齜牙咧嘴道,“這樣一筆星值,足可以兌換其他威能強大的太武階仙寶了,師兄你要不再考慮一下?”
  陳汐搖頭:“不必了。”
  這星值大殿第三層中,不止陳汐和青葉兩人,有不少人甚至從陳汐一進入就在一直打量他。
  此刻見他居然執意要拿三千萬星值兌換一件殘破仙劍,臉頰上皆都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一抹怪異之色,倒是無人去嘲弄陳汐,只是感覺他簡直像個冤大頭似的,難道嫌星值多的沒處花了?
  對于這一切,陳汐都置若罔聞。
  青葉見陳汐神態堅決,只能嘆了口氣,拿著陳汐的紫綬星章輕輕印在了水晶柜臺表面的一個凹陷的槽口中。
  只聽嗡的一聲清吟,那一柄青萍仙劍已化作一抹清光飛射而出。
  青葉連忙將其接在手中,小心擱置在一個玉盒內,連同紫綬星章一起遞給了陳汐。
  陳汐打量了一下紫綬星章,果然就發現一剎那間,自己所擁有的星值少了三千萬,只剩下了四千九百多萬。
  然后,他看也沒看,又將裝著青萍劍的玉盒直接收了起來。
  附近其他弟子見此,頓時心中都是一嘆,很不能理解陳汐這種冤大頭行為。
  “等等。”
  青葉就要離開,卻被陳汐叫住,“青葉師弟,再幫我選一件仙劍。”
  青葉一呆,他總算徹底明白了,陳汐師兄他兌換青萍仙劍,果然只是為了研究研究,否則哪會再另外兌換一件仙寶了?
  “那……師兄你還要太武階極品仙劍?”他忍不住問道。
  “那是當然。”陳汐回答的理所當然。
  而其他人弟子聞言,卻是唇角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心中涌出一抹難以言喻的艷羨,又是一件太武階極品仙劍,這家伙……果然財大氣粗啊!
  這一刻他們也顧不得去理會陳汐是不是冤大頭了,沒別的原因,人家有星值,任性!誰又管得著?
  ……
  當陳汐和青葉從星值大殿第三層離開時,身上已多出兩柄仙劍,一柄青萍仙劍,一柄紫穹仙劍。
  這紫穹仙劍價值三千七百萬星值,每一方面都并不算頂尖,但論及綜合威能,卻是頗為顯著。
  而陳汐就是看中了這一點,他所掌控的戰斗手段并不拘泥一格,恰需要綜合威能不俗的仙劍來輔助。
  如此一來,他身上如今已只剩下了一千九百多萬星值。
  想要兌換河圖碎片,又不知要花費多久時間去積攢了,不過陳汐倒也不擔心,只要能從道皇古地中獲得道皇傳承的認可,他就會全身心投入到賺取星值的行動中,再加上他每個月都有上千萬的星值進賬,也不愁無法湊齊足夠數目的星值了。
  如果無法獲得道皇傳承的認可,那么即便擁有再多的星值也是白搭。
  “陳汐師兄,你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兌換的這青萍仙劍?”思來想去,青葉還是忍不住問道。
  陳汐想了想,笑道:“你不覺得這仙劍很不平常嗎?”
  青葉怔了怔,心中一動,莫非陳汐師兄他從青萍仙劍中察覺到了什么不同尋常之處?
  不過他卻沒問出聲,這終究是陳汐的寶物了,其中即便有什么玄虛,也牽扯到一些**之事,他可不會冒然去過問了。
  “對了,這星值大殿除了兌換仙寶之外,不是還能拿寶物來兌換星值么?”
  當走到星值大殿一層時,陳汐突然想起來,自己身上還有諸多用不上的各種罕見仙材,或許可以趁此機會全部都兌換成星值了。
  “不錯,在星值大殿兌換星值時,有兩種途徑,一種是將自己的寶物寄存此地,標注所兌換的星值,若其他同門需要此物,就得付出星值來兌換,不過整個交易過程,學院會抽取一成的星值費用。”
  青葉飛快解釋道,“第二種途徑則是競價,不過針對的卻是一些罕見寶物,寄存在專門的競價臺上,標注一個最低價格,然后給出一個競價期限,當競價期限一到,出價最高之人就能獲得此寶,不過學院會從競價中抽取三成的星值費用。”
  學院又要抽成,真黑啊!
  陳汐聽完,差點忍不住翻白眼。
  “陳汐師兄,你要出手什么寶物?”青葉問道。
  “一些罕見的仙材,大多是從無涯海中獲得,另外有一小部分是從域外戰場上獲得。”陳汐隨口答道。
  無涯海!
  域外戰場!
  聽到這兩個字眼,青葉頓時明白,陳汐欲要出手的寶貝絕對不凡了,當即建議道:“我建議師兄前往競價臺進行兌換。”
  陳汐聳了聳肩:“雖說學院抽成太狠,但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
  ps:10更完畢,快累崩了,腰都疼得直不起來了,但心中卻有些不痛快,咱們符皇的名次剛殺上前十,又被狠狠殺掉到11名了,挺揪心的,唉~~
  不過兄弟姐妹們今天的努力,金魚都看在眼中,真心很感動,拜謝了大家伙,怨不得誰,對方土豪太多,沒辦法的事兒。
  當然,這個月還沒有結束,金魚自不會輕言失敗!也希望兄弟姐妹們手中尚有月票的,能夠給予支持,金魚先拜謝了。
  最后,大家晚安,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