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384 仙冥之域

咔嚓咔嚓……
  陳汐小心將那青萍仙劍那殘破的劍身剖開,裸露出一塊瑩瑩散發青光的劍胚。
  它約莫四寸長,纖細如嬰兒指節,通體如一個蓮葉形狀,青瑩瑩如純凈剔透的琥珀,彌漫著一縷縷的神性光霞,神圣無比。
  這明顯是一塊劍胚雛形,難得的是卻如同天然形成,靈性十足,仿若會呼吸的生命一般。
  鏘!
  當它甫一暴露在空氣中,頓時發出一聲清越劍吟,唰的一下就要憑空而去。
  一直專心凝視這一切的陳汐哪會讓它逃了,探手一抓,施展空間之力,瞬息就將它禁錮,重新放回了玉盒中。
  即便如此,這一道青蓮葉似的劍胚兀自顫抖掙扎,看得陳汐也是一陣暗暗稱奇。
  早在星值大殿第三層時,他就以神諦之眼察覺到,那青萍仙劍中有著一絲異常氣息,宛如的純凈神性力量,而這也正是他為何要執意兌換此寶的原因。
  如今剖開一看,果然就讓他發現了比之青萍仙劍更寶貴的東西,一道天然蘊生的劍胚!
  要知道這青萍仙劍可是太古三十六品凈世青蓮之葉所化,擱在太古時期,堪稱是通天級別的神兵利刃。
  由此,就可以判斷出這一道天然蘊生于青萍仙劍中的劍胚有何等之不凡了。
  據陳汐判斷,這柄青萍仙劍破損嚴重到這一步依舊能擁有太武階極品仙寶的威力,其根源就在這一道劍胚上!
  若無這一道劍胚的支撐,這青萍仙劍也只不過是一塊破銅爛鐵罷了。
  陳汐曾在藏經院看過一部古老典籍,上邊就記載著一段有關三十六品凈世青蓮的傳聞,說此物誕生于太初混沌中,花開三十六,一品一世界,一世一妙諦,三十六妙諦涵蓋諸天之奧義,可想而知這三十六品凈世青蓮來頭何等之大。
  而這一道劍胚蘊生于三十六品凈世青蓮的葉所化的仙寶中,本身就如同一顆種子般,能夠生長和壯大,這才是它最神異之處。
  “可惜,如今劍箓不在手中,否則將這一道劍胚融入劍箓之中,只怕威力會瞬間提升至太武階層次,并且以后進階,也會受到這一道劍胚的助益……”
  陳汐深吸一口氣,將此寶小心收了起來,等劍箓重歸自己手中那一日,就徹底將其煉化了。
  接下來,陳汐沒有再耽擱,將另一柄紫穹仙劍拿出,進入星辰世界中開始演練起來,他要盡管將這柄仙劍熟悉,達到掌控自如的地步。
  ……
  兩天后。
  這一天也正是道皇古地開啟的日子。
  陳汐從星辰世界走出,閃身離開了劍廬洞府,然后依照著玉簡中的交代,來到了內院一處名叫“蒼古”仙山前。
  此山云海蒼茫、山勢雄渾,虎蟠龍踞,有著一股渾厚的莽古氣息。
  當陳汐抵達仙山前時,頓時就看見在山腰一處崖坪上,早有一道道身影等候在那里,其中還有幾個他頗為熟悉的面孔。
  陳汐倒是清楚,此次進入道皇古地的弟子攏共十人,其中有五個是在內院考核時取得前五名次的弟子,分別是敖戰北、真律、姬玄冰、趙夢璃和他自己。
  另外五人則是一些內院老弟子,分別是凌輕舞、葉唐、聶興貞、谷月茹和鐘離落。
  在這其中,除了凌輕舞、聶興貞、谷月茹、鐘離落四人陳汐不熟悉之外,其他弟子他都認得,并且和不少人關系還不錯。
  這也讓陳汐來參與道皇古地之前暗松一口氣,以往他所參與的行動中,經常會遇到一些其他勢力的弟子,寶物機緣還未得到,就免不了和對方相互算計和廝殺。
  而很顯然,此次道皇古地的行動,起碼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陳汐師弟!”
  “陳汐。”
  “陳汐。”
  這時候,葉唐、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他們也看見了剛剛抵達的陳汐,當即笑著迎上前去。
  陳汐也連忙抱拳含笑,一一與之見禮,能夠和葉唐他們一起參與到此次行動中,他心中也是頗為高興的。
  “你這家伙,自打返回學院之后就一直閉關不出,害得我等想找你喝酒都無計可施,等這次從道皇古地返回,一定要罰你的酒!”
  葉唐笑著揶揄了陳汐一句。
  “對,一定要罰他三百杯!”
  姬玄冰在一旁起哄。
  陳汐連忙拱手:“該罰,該罰。”
  “哼,我看他是忘了咱們這些朋友了,誰讓人家成為了如今仙界最負聲名的年輕一代高手呢?”
  一襲紅裳,容顏絕美的趙夢璃哼了一聲。
  此話一出,頓時惹來不少玩味笑容。
  陳汐摸了摸鼻子,啞口無言,只能苦笑聳肩。
  “陳汐,很高興能夠和你一起行動。”
  驀地,遠處傳來敖戰北的聲音,他正笑著朝這邊拱手。
  陳汐怔了怔,神色變得平淡,只是無聲朝對方拱了拱手,便轉身和葉唐他們交談起來。
  因為以往諸多事情,他和龍界這些家伙的關系可談不上好,甚至只能用惡劣來形容,所以此刻見到敖戰北居然主動跟自己問候時,他才會如此反應。
  遠處的敖戰北臉頰上浮現一抹尷尬之色,一閃即逝,心中暗自一嘆,老祖宗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非得讓我等龍界之輩跟這家伙緩和關系……可如今倒好,這家伙根本就懶得搭理自己的主動示好了……
  不過他很快就不再理會這些,身為龍界后裔,骨子里還是極為驕傲的。
  ……
  在閑聊之中,陳汐也是了解到,遠處立著的那二男一女便是聶興貞、谷月茹和鐘離落。
  這三人皆都是內院中的老牌弟子,晉級圣仙境許久,像聶興貞和谷月茹,如今更是躋身斗天圣榜前兩名的頂尖存在,那鐘離落也不差,位列斗天圣榜第五名。
  這些年他們三者一直在閉關,沖擊半步仙王境界,令得有關他們的消息也極少,顯得頗為低調。
  但陳汐可不敢小覷對方了,能夠進入道皇學院內院,并且在斗天圣榜中占據一席之地的,可沒有一個弱者了,更何況這三人還分別是第一、第二、第五名,絕對是圣仙境中的頂尖高手。
  “想要獲得道皇傳承認可,第一步是進入不死王冢,而后尋覓到仙冥之棺,若能通過往生血池的考核,就足以獲得道皇傳承認可。”
  和葉唐、姬玄冰等人閑聊,陳汐也終于對道皇古地有了一個大致的認知,但也僅僅只是認知,具體情況還要進入道皇古地中親自經歷一遭方才清楚。
  不過通過閑聊,陳汐倒是認識到,無論是葉唐、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等人,亦或者是聶興貞、谷月茹等人,皆都把目標放在了道皇傳承之上。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心中也不免感到一絲壓力,競爭,果然是無處不在的。
  唰!
  就在陳汐等人閑聊之時,虛空中一陣波動,而后走出一道綽約身影,甫一出現,就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這是一名女子,她秀發如瀑,慵懶披散于雙肩,星眸盈盈,瓊鼻紅唇,身段窈窕修長,渾身籠罩著一縷縷神圣光澤之下,彌散出一股如夢似幻的氣息,圣潔而不可侵犯。
  凌輕舞!
  仙界驕陽弟子之一。
  這也是她近些年來第一次露面,甫一出現,頓時震驚全場。
  因為無論是葉唐、姬玄冰他們,亦或者是陳汐,皆都在一瞬間察覺到,對方的氣息已臻至圣仙之境!
  “凌師姐。”
  葉唐的神色間泛起一抹復雜之色,但最終還是灑然一笑,迎了上去。
  “葉唐師弟。”
  凌輕舞點了點頭,氣質雍容平靜,波瀾不驚,談不上驕傲,卻給人一種很難接觸的感覺。
  有關凌輕舞的傳聞,陳汐也不知聽到了多少,不過當此時真正見到對方時,心中依舊不免泛起一抹驚艷的感覺。
  對方氣質太過獨特,恬靜、優雅、遺世而**,仿似與整個世界格格不入一般,偏偏卻讓人并不感覺難受,顯得極為特別。
  而就在凌輕舞甫一抵達,再次有著一道身影憑空而現!
  這道身影孤峭如山岳,一身灰衣,白發如霜,劍眉醒目,甫一抵達,虛空中就像席卷來一股冰寒刺骨的凜冽之風,令得虛空亂顫,凍結出層層冰霜!
  華劍空!
  剎那之間,場中氣氛變得沉寂,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這灰衣白發青年身上。
  “這一次道皇古地之行,將由我來主持,其中規矩,想必爾等都已清楚,我便不再多言。”
  華劍空甫一抵達,根本沒有任何廢話,探出右臂,駢指為劍,輕輕一劃。
  嗡!
  整個蒼古仙山上空,驀地產生一股劇烈的空間波動,而后,一道幽邃、神秘的門戶憑空浮現,徐徐映現在眾人眼前。
  “切記,你們只有一個月的期限,一個月后若不返回,此生便會被困于其中!”華劍空隨口吩咐了一聲,便即一揮袖袍。
  轟隆!
  還不等陳汐反應,整個人就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席卷,而后眼前一黑,再也感知不到周身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