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386 彗星甬道

好半響,蚩蒼生這才似笑非笑道:“行啊,小家伙,把主意打到我這個內院院長頭上來了,有勇氣!”
  陳汐也笑道:“前輩過獎。”
  見他神色平靜,不為所動,蚩蒼生頓時明白,看來這次不下血本,是很難從這小子口中撬出一些好東西了。
  他當即開口道:“說吧,你想要仙寶、道法、仙材、還是其他玩意,只要老夫有的,統統可以答應你。”
  陳汐見此,笑的愈發燦爛,隨意坐在蚩蒼生身邊一塊巖石上,道:“晚輩不怎么挑剔,全看前輩的心意了。”
  蚩蒼生臉皮一翻,心中暗自惱怒,這小混蛋胃口很大啊!
  若換做尋常,他非找個理由好好“磨礪”陳汐一番,殺一殺他的銳氣不可,可現在……他有求于陳汐,也只能忍了。
  “好!老夫這里恰好收藏著一些用不上的小玩意,倒是可以任你挑揀一番。”
  蚩蒼生哼唧了一聲,翻手拿出一個古色古香的玉盒,玉盒中盛放著一顆赤紅如火,拳頭大小,表面瑩瑩流溢神輝的珠子。
  仔細看去,那珠子天然蘊生著一縷縷繁密玄奧的符文,竟給人一種神圣、浩瀚的氣息。
  陳汐眼眸一凝,這珠子表面的氣息,竟天然充盈著一縷縷的圣道法則!
  “這寶貝名叫離光圣道珠,誕生于仙界極西離光神海中,頗為罕見,對圣仙境合道時有著莫大的輔助作用。”
  瞥了陳汐一眼,蚩蒼生這才慢條斯理說道,“怎么樣,這寶貝可入得了你的法眼?”
  離光圣道珠!
  陳汐這一剎那,的確是心動了,他如今最頭疼的就是合道需要耗費太久時間,若是能夠得到離光圣道珠輔助,必然能快加快合道進程了。
  并且據他所知,合道之時,無非兩種途徑,一者以己為主,也就是自己去冥想、參悟、推演、融合各種大道法則,這是最重要的途徑,起關鍵作用。
  二者則以外物為輔助,就是借助一些罕見的奇珍異寶,來輔助己身的合道過程,這種作用也是各有不同。
  有的外力,能夠加速合道的時間。
  有的外力,能夠提升自身合道時的感悟。
  有的外力,甚至能完全模擬出完整的合道過程,供圣仙境去參悟。
  總之,這一切的外力,都可以稱作為輔助之力,是能夠幫助圣仙去合道的力量,最關鍵的還要靠己身去修煉。
  當然,擁有外力輔助,對合道只會大有裨益。
  像眼前的這一顆離光圣道珠,就是一種對合道有著極大輔助作用的罕見瑰寶,有價無市,可遇不可求,足以令任何圣仙境搶破腦袋。
  陳汐面對這等寶貝,又哪可能不動心了。
  蚩蒼生唇角泛起一抹傲然弧度,暗自得意,這小兔崽子,還想跟老夫玩敲竹杠,老夫就讓你明白,什么叫姜是老的辣!
  從剛才看到陳汐第一眼時,他就察覺到后者已晉級圣仙,所以對癥下藥,拿出了離光圣道珠,反正這寶貝在他手中也沒用,若能換一些對封神有用的消息,他不介意隨手丟給陳汐了。
  “不行,這寶貝對我而言可有可無。”
  不過令蚩蒼生意外的是,陳汐居然拒絕了!
  他唇角的傲然弧度頓時僵固,有點氣急敗壞道:“你可知道這寶物的價值?這可是任何圣仙都夢寐以求的寶貝!”
  陳汐笑吟吟道:“晚輩當然清楚,只是前輩隨隨便便就能拿出這等瑰寶,手中必然還有比這寶物更厲害的,晚輩說的可對?”
  蚩蒼生神色一滯,頗為郁悶地撇了撇嘴,手中一翻,再次拿出一件寶物,沒好氣道:“這件寶物若還不能滿足你,那老夫可就真無話可說了。”
  這件寶物是一塊蒲團,猶如金燦燦的草葉編織而成,蒸騰起億萬道濛濛神圣氣息,甫一出現,空氣中竟響徹起一縷縷道音,宛如天籟,直抵心靈。
  昆吾蒲團!
  同樣是一種對合道大有裨益的瑰寶,傳聞乃是由太古昆吾古木的枝條編織而成,天然烙印著大道秘紋,價值之大,絕對在離光圣道珠之上!
  原因很簡單,那昆吾神木可是混沌中誕生的奇物,早已在太古時期就消失不見,根本難以再尋覓到。
  最為重要的是其作用極為神妙,盤膝坐在其上悟道,能夠提升自身對大道的感知,起到事半功倍的驚人效果。
  陳汐眼睛一亮,好寶貝啊!
  但旋即,他就冷靜下來,搖頭道:“前輩,晚輩想看一看您手中的其他寶物。”
  他自是看出,蚩蒼生拿出的這兩件寶貝,都似乎專門為自己所準備,說明他為了那封神的消息,明顯花費了不少心思,他才不信對方才僅僅準備了這兩件寶物了。
  “小家伙!你可有點得寸進尺了!”
  陳汐的拒絕,令蚩蒼生又是一呆,旋即臉色沉下來,渾身都彌散著一股暴戾乖張的氣息。
  陳汐卻像是對此渾然不覺,依舊笑著看著對方。
  兩人大眼瞪小眼,僵持許久,最終還是蚩蒼生敗下陣來,有些惱怒地狠狠呸了一口,罵道:“老子算中了你的邪!”
  陳汐笑得意味深長:“前輩放心,待會晚輩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答復。”
  “哼!”
  蚩蒼生冷哼了一聲,猶疑半天,最終還是再次拿出一件寶物來,此物乃是一方古老的青竹卷軸。
  被打開之后,卷軸內剎那間映照起萬千古老神秘的字跡,萬千繽紛毫光,直沖斗牛,真真正正的字字珠璣,華光搖空。
  而后,卷軸內竟浮現出一個個高冠古服的老者身影,皆都神色莊肅在誦讀經文,聲音朗朗,如大道禪音,響徹天地間。
  剎那間,仿似百家爭鳴,涌出浩瀚圣道氣息,似在教化眾生,布道天下,那等宏大力量,令得陳汐眼睛都直了。
  好渾厚的圣道之力!
  簡直猶如在聆聽圣道妙諦,渾身都一陣通透豁達,妙不可言。
  “此乃百圣宣道書,烙印太古百位圣賢的心血,潛修合道之時,觀摩此書,可以起到不可思議的妙用,猶如百圣重臨,坐而論道,論及價值,當屬三界一等一的瑰寶!”
  見陳汐一副呆滯模樣,蚩蒼生不禁傲然一笑,說道,“小家伙,此寶可是老夫壓箱底的寶貝,你覺得如何?”
  “了不得。”
  陳汐毫不猶豫贊嘆道,這“百圣宣道書”的確是一件驚世瑰寶,匯聚太古百圣心血,充盈圣道妙諦,簡直令人難以相信。
  “這么說,你已經打定注意挑中此寶了?”
  蚩蒼生悠悠開口,唰的一下收起那青竹卷軸,一切異象消失不見。
  陳汐沉默了片刻,笑道:“前輩,這三件寶物晚輩都看中了。”
  “你……”蚩蒼生眼睛一瞪,怒極而笑,“小家伙,人心不足蛇吞象,你還真把老夫當做散財童子來宰了?”
  這一刻,他的確有些生氣了,感覺這小家伙貪心太盛,若是換做尋常弟子在此,他早一巴掌給抽滾蛋了。
  陳汐卻是神色不動,侃侃而談:“不止如此,除了這三件寶物之外,晚輩還需前輩答應一個請求。”
  蚩蒼生臉皮一翻,陰沉下來,過分!這小混蛋太過分了!難道他以為如今名滿天下,自己就不敢收拾他了?
  “走!走!走!就當老子沒見過你,趕緊給老子消失,立馬,現在!”
  蚩蒼生揮手,煩躁之極,對陳汐極為失望。
  陳汐見此,想了想,最終還是一狠心,拿出一塊玉盒來,“前輩稍安勿躁,還請看一看此物,若是不滿意,晚輩立馬就走。”
  “還看個球……咦!”
  蚩蒼生不耐煩揮手,不過當他目光不經意瞥見那玉盒中的寶貝,頓時如遭雷擊,眼瞳都禁不住擴張,神色呆滯一片。
  啪!
  陳汐把玉盒蓋上,收了起來。
  “這是……這是……”
  蚩蒼生頓時清醒過來,旋即就一副火急火燎,抓耳撓腮的捉急模樣,“哎,小家伙,讓老夫再看一眼,就再看一眼。”
  陳汐笑瞇瞇道:“當然可以,不過晚輩剛才提的條件?”
  “當然統統……”
  說到這,蚩蒼生戛然而止,旋即指著陳汐笑罵道,“好你個小兔崽子,老早就開始下圈套等老夫上鉤了!”
  陳汐笑嘻嘻道:“前輩可是冤枉晚輩了,畢竟我手中這寶物實在太過貴重,若是只能換一些小玩意,大概您心里也過意不去吧?”
  蚩蒼生又是一陣苦笑,這小狐貍還真是狡猾啊!
  心中如此想著,他卻是無法拒絕那等誘惑,忍不住道:“你剛才要老夫答應什么事情?”
  “唔,等以后再說吧。”
  陳汐說著,就將那玉盒遞了過去,“前輩,這寶物原本就是為您準備的,即便您不提什么好處,晚輩也會主動送來,還請笑納。”
  “呸!得了便宜還賣乖!”
  蚩蒼生沒好氣地瞪了陳汐一眼,但最終還是沒能拒絕,連忙將那玉盒拿在手中,小心翼翼打開。
  當看清楚里邊的寶物時,他再次陷入到了呆滯狀態,嘴唇卻是不可抑制地微微顫抖起來。
  伴隨時間推移,他眉宇間猛地涌上一抹狂喜、振奮、激動、近乎癲狂般的神色來,“道果之靈,道果之靈……老子都苦苦等待數萬年了,終于他媽的給等到了!”
  ——
  Ps:第6更在8點,月票距離第11名只剩100多票了,大家伙求給力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