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387 步步而上

陳汐落荒而逃了。
  沒辦法,在獲得了一顆道果之靈后,蚩蒼生這位以性格暴戾著稱的內院院長簡直像變了另外一個人一樣,對陳汐各種熱情和感激,令陳汐大感吃不消。
  于是,他不得不告辭離開。
  當然,離開時還帶走了離光圣道珠、昆吾蒲團、百圣宣道書三件罕見瑰寶,并且蚩蒼生拍胸脯保證,以后陳汐有什么事情盡管來找他,保證不會推辭了。
  對于這種結果,陳汐顯然極為滿意,大感不虛此行。
  用一顆道果之靈,換取了三件對他合道大有裨益的珍寶,又贏得了蚩蒼生的承諾,完全值當,甚至這等收獲超出了陳汐預估。
  畢竟,他身上雖擁有十一顆道果之靈,可對現如今的他而言,終究沒多少用處,即便日后晉級仙王境,去證道封神,也只需要一顆道果之靈而已。
  至于那些多余的,自然需要物盡其用了。
  而在陳汐的規劃中,完全可以拿這多余的道果之靈,去贏得學院中一些老古董的允諾和支持。
  如此一來,等日后向左丘氏復仇,就能拉攏諸多仙王的幫助了!
  當然,陳汐可不會隨隨便便將此物送出,甚至為了安妥起見,他還請求蚩蒼生不得將這個消息泄露出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了。
  ……
  從蚩蒼生的棲居潛修之地離開后,陳汐便徑直返回劍廬洞府中。
  他首先拿出了那一枚記載著道皇古地消息的玉簡仔細查閱起來,相較于合道,他更在意的是能否獲得道皇傳承的認可,從而拿著足夠的星值去兌換河圖碎片。
  原因也很簡單,在封神之域經歷了一場波瀾起伏的際遇之后,令得他深刻認知到了河圖碎片的不凡之處。
  此寶能夠和“天罰之眼”對抗,能夠抗拒“封神之榜”的威壓,又幫助他化解了一重重殺劫,又怎可能是尋常之物?
  不止如此,他能夠將自身各種大道法則凝練為大羅神紋,能夠順利晉級圣仙,能夠獲得諸多道果之靈……完全就來自河圖碎片的功勞。
  而如今,他已擁有了六塊河圖碎片,還差三塊就能湊足完整的河圖,他自不會眼睜睜看著道皇學院這塊河圖碎片被他人得去了。
  “不死王冢!”
  “仙冥之棺!”
  “往生血池!”
  ……
  仔細翻閱著玉簡,陳汐越看越是驚訝,萬沒想到,那道皇古地中,并不僅僅只是埋藏著道皇的傳承那么簡單,其中還充斥著諸多兇險之域,以及諸多的機緣。
  那既是一種考驗,又是一種磨礪。
  按照玉簡的說法,即便進入其中無緣于道皇傳承,可從中諸多考驗中走出之后,實力也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并且其中可不止有道皇傳承,還有其他諸多的機緣之地。
  在道皇學院的歷史上,每隔萬年歲月,這道皇古地就會開啟一次,每一次進入其中的子弟,最多不超過十人。
  而能夠從中獲得道皇傳承認可的子弟,更是鳳毛麟角,甚至大多數情況下,無一人能夠獲得道皇傳承認可。
  至于具體原因,只有進去走一趟才能真正體會到了。
  不過玉簡中倒是說過,當今道皇學院院長當年就曾得到道皇傳承認可!
  “再過三個月,道皇古地就要開啟了,趁此時間一定要做好萬全準備,拼盡一切也要獲得那道皇傳承的認可!”
  許久之后,陳汐深吸一口氣,眉宇間已是帶著一抹堅定之色。
  ……
  星辰世界,陳汐盤膝坐在昆吾蒲團上,雙手交叉于腹前,虛抱離光圣道珠,而在他頭頂三尺之地,百圣宣道書打開,傳出一陣陣天籟似的圣道禪音。
  嗡~
  伴隨著陳汐陷入深層次靜修中,昆吾蒲團盈盈彌漫出一縷縷金色霞光,每一縷霞光飄曳著一行行神妙秘紋,將陳汐整個人籠罩。
  而在他雙掌之間,離光圣道珠氤氳起億萬濛濛毫光,和陳汐周身氣機遙相呼應,隱隱散發出一股神圣、浩瀚的氣息。
  就在這等狀態下,陳汐開始推演和融合五行神紋,心神、識海、乃至于神魂,無不處于一種靜謐清寧,如月滿碧海的空明狀態。
  嘩啦啦~~
  五行神紋之力化作了色澤斑斕的海洋,在陳汐心中映現洶涌,赤色、黃色、青色、黑色、金色,五行大道法則融為一體,匯聚為五行海洋。
  而隨著陳汐開始合道,那五行海洋中的氣息,驟然一變,細碎的浪花、圈圈的漣漪……莫不一點點衍化為了神秘的符文。
  這是他在嘗試將五行神紋融入符道之中,進境出奇的順利,不過相比于那汪洋般洶涌的五行神紋,那點融合為符文的浪花、漣漪顯得極為渺小。
  不過即便如此,進境已經足夠驚人了。
  要知道其他圣仙初開始合道時,十之八九必然會碰壁連連,根本不可能像陳汐這般,甫一開始合道,就能夠取得進展,哪怕那種進境極為渺小,可終究沒有碰壁。
  原因就在于,陳汐早在之前,就準備了許久時間,不斷推演各種“合道”之法,最終選擇出了一條最適合自己的。
  如今再加上離光圣道珠、昆吾蒲團、百圣宣道書的輔助作用,方才能夠讓他如此順利地做到這一步。
  這就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提前做足了所有準備,一旦開始行動,自然會起到不可思議的效果。
  此刻的他陷入一種奇異的狀態中,猶如在聆聽圣道妙諦,六識、道心、神魂……不斷地推演諸般五行神紋,將其一一融合進自身所掌握的符道之中。
  這種進境極其緩慢,甚至是枯燥,可陳汐卻渾然不覺,忘了自己,忘了身處何地,忘了時間之流逝。
  ……
  這一天,內院院長蚩蒼生也同樣選擇了閉關,內院一切事務都交給了首席教習王道廬去處置。
  不過與之相比,陳汐的閉關卻是引來不少遺憾的聲音。
  像葉唐、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等人,還都想跟陳汐切磋一番,然后交流一下當日發生在罪愆之城中的事情。
  而一些新加入辰盟中的成員,也是想目睹一下陳汐的風采。
  遺憾的是,陳汐甫一返回學院中,居然選擇了閉關,令得他們也只能作罷。
  ……
  道皇學院內院,一座古老的殿宇前。
  這里是內院老古董左丘泰武的棲居潛修之地。
  這一天,外院副院長左丘鴻,丹藏院首席教習左丘勝聯袂前來拜訪。
  “閉關了?”
  “正是,我家師尊早在三天前就開始閉關。”
  大殿前,一名侍道童子恭敬回答道。
  左丘鴻和左丘勝眉頭皆是一皺,他們此次奉命前來,事關重大,可如今左丘泰武居然閉關了,這可該怎么辦?
  “你能否前往通報一聲,就說我等有急事前來,迫在眉睫。”
  左丘鴻直言道。
  那侍道童子略一猶豫,便即點頭答應,進入到了大殿中。
  “陳汐那小子回來了,如今只看泰武老祖會做出如何決斷了。”目送那名侍道童子離開,左丘鴻這才皺眉一嘆,神色間籠罩著一層陰霾。
  因為左丘空隕落,左丘靈泓伏誅,這些日子,仙界中到處都在議論這件事,沸沸揚揚,就連道皇學院也不例外,令得左丘鴻這些左丘氏族人也是壓力山大,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點點的,那種滋味,別提有多憋屈和難受了。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令得他們這些左丘氏族人對陳汐愈發仇恨起來,簡直恨不得生啖其肉,飽飲其血!
  “希望如此吧。”
  左丘勝神色也頗為陰沉,緩緩道,“如今族長前往鳶尾仙獄面見阿雪,也不知會得到一個什么結果來,我可不希望將那孽子接納進咱們左丘氏了。”
  左丘鴻怔了怔,點頭道:“不錯,我也極為反對,可惜這是煌臨老祖親自安排,我等也只能奉命行事,不過依我看來,阿雪斷然不會接受這個條件了。”
  就在此時,那名侍道童子返回,道:“兩位前輩,我家師尊有請。”
  左丘鴻和左丘勝精神一振,當即跟隨那名侍道童子,走進了大殿之中。
  大殿恢弘,空寂一片。
  容顏蒼老無比的左丘泰武,孤身一人坐在大殿中央,渾濁的眼眸似睡非睡,渾身都彌散出一股安寧、平和的氣息。
  “拜見泰武老祖。”
  左丘鴻和左丘勝齊齊行禮,神色恭敬,那名侍道童子則很識趣地離開了,大殿中頓時就剩下他們三人。
  左丘泰武揮了揮手:“有話直說吧。”
  左丘鴻當即拿出一枚玉簡,恭敬遞了過去:“泰武老祖,這是煌臨老祖讓我親自帶來,說您看過之后,必然會做出正確的決定。”
  左丘泰武眉頭一皺,最終還是拿在手中,細細查閱起來,許久之后,他放下玉簡,陷入到了長時間的沉默之中。
  大殿中的氣氛,頓時變得沉寂。
  左丘鴻和左丘勝靜靜等待,不敢打擾到對方。
  “為了左丘氏?”
  左丘泰武忽然開口問道,聲音沙啞,聽不出任何感情波動。
  左丘鴻和左丘勝連忙點頭。
  左丘泰武那蒼老的容顏上突然泛起一抹濃濃的嘲弄之色:“不得不說,現如今的宗族中,還是煌臨了解我,知道為了左丘氏,我可以付出一切……”
  ——
  Ps:第7章9點半左右,繼續呼喚月票~劇烈第十名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