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388 天心絡神丹

這是第幾次了?
  如果在外界,我只怕已經死了不止數百次了吧?
  呼~呼~~
  急促的喘息聲中,陳汐在黑暗中惘然抬頭,臉色煞白一片。
  渾身的疼痛已經麻木,內心的恐懼仿似也早已被一抹抹劍氣所取代。
  那些劍氣,皆是麻衣老者所留下,每一道劍氣都不盡相同,但它們的氣息、氣勢、乃至于那一股獨有的意志卻如出一轍。
  這一刻的陳汐,什么也沒有想,因為他已經將自己的推演之力達到了極限,可最終依舊未能參悟窺伺到那一縷縷劍氣中的奧秘。
  為什么?
  自己明明已經用盡了手段,可為什么還不行?
  如果這等關卡無法逾越,為何又會存在于道皇古地之中,又為何會允許學院弟子進入其中接受考驗?
  是因為自己還不夠強嗎?
  不對,既然是對弟子的考驗,那么必然會有所限制,否則自己直至如今也不可能死上數百次,依舊可以繼續接受考驗了。
  那究竟是為什么?
  陳汐惘然,孑然一人盤膝坐在黑暗中,大腦之中一片空白。
  這一刻的他,的確是什么念頭也沒有了,整個人猶如陷入魔怔中,渾然不覺時間流逝,甚至都不再去理會即將發生在一炷香之后的考驗。
  嗡!
  然而就是在這種空白狀態下,卻突兀地有著一抹劍氣驀地閃現在腦海中,猶如驚虹般乍現,耀眼無匹。
  然后,第二道劍氣、第三道劍氣、第四道劍氣……一道道的劍氣猶如斑斕魚群般,驀地閃現在腦海之中,足有數百道之多。
  這些劍氣不再像之前那般,驚鴻一瞥就無跡可尋,它們在不斷地穿梭,映現出萬千道不同軌跡,如此玄妙,充盈一縷縷天然去雕飾的韻律。
  很快,這些劍氣、軌跡、就開始一一融合,就如一滴滴水珠融匯,僅僅片刻時間,腦海之中,就僅僅只剩下了一縷劍氣。
  這一縷劍氣干凈、剔透、平靜,尋尋常常,可當它靜靜出現在腦海之中時,卻讓陳汐感受到一股大道圓滿,無懈可擊的感覺。
  嗯?
  下一剎那,陳汐驀地從那一股空白狀態中清醒,唇中喃喃:“這一劍……這一劍……”
  隨著聲音,他的黑眸深處驀地閃現一縷光,逐漸擴散,逐漸明亮,最終如熾烈的太陽般,充斥其瞳孔。
  “原來,這就是他的劍道!”
  黑暗中,陳汐唇角泛起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
  “第五百七十三次考核開始!”那一道冰冷聲音再次響起。
  ……
  唰!
  依舊是那熟悉的平臺,依舊是那熟悉的“劍林”和手持飲雪仙劍的麻衣老者。
  但此刻陳汐的心境,已和之前完全不同。
  他渾身上下由內而外散發出一股恬靜、從容的氣勢,恰如此刻他手中的紫穹劍,雖不聲張,自有一股令人不容小覷的沉靜力量。
  唰!
  麻衣老者漠然如故,抬手又是一劍斬來,輕描淡寫,化腐朽為神奇,隨心、隨手、隨意!
  這一劍,依舊如之前那般強大,似無法可阻。
  可這一次,陳汐卻像早已預料到,身影一閃,紫穹仙劍驀地刺出!
  這一剎那,陳汐就像變成另外一個人,鋒芒畢露,渾身每一寸肌膚中都釋放出一縷縷恐怖的劍意氣息,遠遠一望,仿似他整個人都已化作一柄劍,劍意沖霄,攪亂八方風云。
  砰!
  一聲轟鳴響徹,余波擴散整個平臺,無匹劍氣,掃得那插在平臺上的萬千柄仙劍都嗡嗡哀鳴顫抖。
  “咦!”
  麻衣老者漠然的眸中,爆綻如劍神芒,掃向對面陳汐。
  而此時的陳汐,平靜如故。
  如果有第三人在場,一定會發現此刻陳汐渾身上下的劍意氣息,幾乎和那麻衣老者不相上下,分庭抗禮而不遜色!
  幾乎是同時——
  道皇古地外,華劍空猛地挑眉,波瀾不驚的冰冷面容上,竟是在這一剎那泛起一抹驚異之色。
  “劍神圓滿境!”
  他輕聲呢喃,眸中有著一抹欣賞贊嘆之色一閃即逝。
  此話一出,王道廬、左丘泰武乃至于關注此地的諸多老古董心中皆都狠狠一震,嘩然一片。
  ……
  噗!
  可惜,令一眾老古董驚嘆的陳汐,在擋下麻衣老者一劍之后,再次被“抹殺”,重返到了黑暗空間中。
  不過,雖僅僅只擋下對方一劍,可這種進步已經足以讓陳汐振奮,猶如在黑暗中捕捉到了一絲光明和希望。
  他沒有遲疑,開始繼續參悟和推演。
  一炷香后。
  他擋住了麻衣老者第二劍!
  在接下來的一次次考驗中,陳汐除了依舊被那種生死間的大恐怖折磨以外,其他時間全用來了推演、戰斗。
  一次次被“抹殺”,換來的是結果是,他已經能夠逐漸適應對方的戰斗節奏,擋下對方的攻擊次數也逐漸增多。
  第十三劍!
  第十九劍!
  第三十三劍!
  ……
  當考核達到第八百次時,陳汐已經能夠擋住麻衣老者三十九次劍道攻擊!
  像華劍空就在目睹整個過程,幾乎無暇再去關注其他弟子,在這個過程中,他敏銳發現陳汐周身的劍意愈發強盛、愈發圓潤、愈發飽滿。
  那是劍神圓滿境的征兆!
  擱在當年華劍空還是圣仙境時,也僅僅才窺伺到劍神之境的門檻,更別說將劍道臻至這等地步了。
  即便是如今,華劍空的劍道修為,才堪堪臻至劍神圓滿地步!
  并且據他所知,現如今學院那些老古董中,也有大半根本未曾碰觸到這等地步,哪怕他們的修為都一個個比陳汐強大,可在這劍之一道上,卻是早已被陳汐超越!
  “現如今,他只差克服生死恐怖這個難題了……”
  華劍空敏銳注意到,只要陳汐能夠完全無畏于生死,便是他反攻的時刻,可如今,考驗次數已緊緊只剩下了不足兩百次,陳汐他又能否成功?
  ……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
  此刻的陳汐,便盤膝坐在黑暗中,不再推演其他,心中只剩下了兩個字——生死。
  生死法則,乃是仙界三大至高法則之一,和時間、空間并存,唯有仙王境存在方才能將其完美掌控。
  可歸根究底,所謂生死法則,無非是新生、死亡、恰如草木一枯一榮,并非是輪回之后的新生,而是真真正正的生和死。
  有生,方才有死。
  恰如黑暗和光明,若無黑暗,世人根本不知何謂光明。
  若無生之意義,也談不上什么是死亡。
  生和死,彼此不同,卻如人之雙手,不可分離。
  像仙王境能夠做到近乎永恒不滅,無懼歲月侵襲,便在于其掌握了生死法則。
  面對這等至高力量,至高法則,任誰也給不出一個準確的說法了。
  而陳汐,此刻在被“抹殺”了八百余次,恰似歷經了一場有一場生死,心中除了恐怖,更多的卻是對生死的思量。
  “生死……生死……天地之間,無論是那漫天神佛,無論是那蕓蕓眾生,面對生死之事,又有幾個人能不懼?”
  “可這天地之間,難道真沒有不怕死之輩?”
  “不對,有人為了生存,可以不畏生死,有人為了追尋大道,同樣可以不畏生死,他們之所以不畏生死,便因為心有所執!”
  “心有所執,方能成器!修仙問道,與天爭鋒,何嘗不也如此?”
  突然,陳汐有些明白了,現如今的自己,根本無法擺脫生死之力的束縛,可卻有辦法無懼生死!
  那就是執念!
  執念,不是偏執,不是固執,而是一種堅定的心魄和執著的意志!
  剎那之間,陳汐想起了太多,想起了還未尋覓到的父母,想起了還未血償的仇恨,想起了心中一直孜孜追求的無上大道……
  一切,都化作了心中之執念!
  “第八百八十八次考驗開始!”
  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而陳汐已是徹底明悟。
  平臺上,不等麻衣老者動手,他驀地一劍刺出!
  這一劍,平平淡淡、如落盡鉛華之后的質樸,但其中卻蘊集著一股勇往直前、無懼無畏的氣魄。
  忘卻了生死,而不知生死!
  忘卻了恐怖,心中亦無矩!
  伴隨著著這一劍刺出,整個平臺上產生一聲聲劍吟,響徹九天十地,那成千上萬柄仙劍,竟在這一刻悉數崩碎!
  不止如此,這天、這地、這平臺、乃至于對面那一位手執飲雪仙劍的麻衣老者,在這一剎那,全都呈現出破碎、塌陷、毀滅的跡象。
  轟隆!
  當陳汐劍身噴涌出一抹劍氣的剎那,眼前所有一切,全部崩滅!
  劍出,萬物滅!
  “成功了!”
  道皇古地外,慣常冰冷漠然的華劍空在這一刻,竟大笑出聲。
  什么成功了?
  王道廬和左丘泰武一怔,但旋即就似明白過來,齊齊眼睛一亮,心中禁不住涌出一絲激動:“陳汐闖過劍尊者的王冢了?”
  “不錯,在第八百八十八次!”
  華劍空回答的鏗鏘有聲,是的,陳汐終于做到了他當年沒有做到的,并且是自道皇古地屹立至今,第一個闖過劍尊者王冢的存在!
  “成功了?”
  “陳汐那小子居然打敗了劍尊者?”
  “乖乖,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我就說了,這小子完全無法用常理來衡量,若有一天他做出的事情中規中矩,那才叫不正常!”
  這一剎那,天地之間也是響徹起一道道老古董的意念交談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