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神箓1389 陳汐的邀請

當陳汐闖過劍尊者所在的不滅王冢之后,也同樣有幾名弟子被從不滅王冢中挪移出來。
  是姬玄冰、敖戰北、趙夢璃。
  他們三者幾乎是同一時間被挪移出來的,所以當看見其他二人時,他們彼此都苦笑起來。
  是的,他們失敗了,未能在一千次之內擊敗對手。
  “這不滅王冢未免太恐怖,我的對手是一位凰族前輩,雖實力被壓制到了圣仙境,可我根本不可能是其對手。”
  趙夢璃至今心有余悸,被連續滅殺一千次,不亞于歷經了一千場生死交替,那種恐怖的感覺短時間內根本無法驅散。
  不止是他,姬玄冰、敖戰北同樣如此。
  并非所有人,都能勘破生死,無懼無畏。
  或許這跟他們的成長經歷有關,他們要么是上古七大世家之一的姬氏繼承人,要么是凰族真凰后裔,要么是龍界孫,自幼錦衣玉食,修煉各種上等功法,深受諸多宗族長輩寵溺。
  這一切看似是好事,實則相較于陳汐,已缺乏多的歷練。
  不過相較而言,他們的表現已經為不俗了,尤其是在經歷了一千次的生死磨礪之后,絕對會讓他們受用一生。
  “其實,我敗就敗在了生死之間的恐怖上,若再給我一點機會,足可以擊敗對方。”姬玄冰感慨,心悸之余,也帶著一絲不甘。
  說話之時,他猛地發現,佛真律也被挪移了出來。
  不過相較于他們人,佛真律卻是一臉平靜,甚至眉宇間盈盈散發著一抹如琉璃般的圣潔佛光。
  “你這是……要晉級了?”
  姬玄冰詫異道。
  趙夢璃和敖戰北也敏銳到了這一點,也都不免驚艷,沒想到通過這一次磨礪,佛真律竟隱隱已有了晉級圣仙境的征兆。
  “偶有感悟,可惜雖勘破生死,卻未能在空釋大道上擊敗對手……”
  佛真律笑了笑,話雖可惜,他表情卻是一片云淡風輕。
  “看來,這一次只有咱們幾個失敗了,陳汐他們似乎都已通過不滅王冢,進入到了那仙冥之棺所在的區域……”
  趙夢璃清眸一掃星空中那些矗立的不滅王冢,神色間不由泛起一抹復雜。
  “唉,別和陳汐這怪胎比了,沒法比。”
  姬玄冰撇了撇嘴,旋即問道,“距離返回道皇古地的期限還有不少時間,要不要去其他區域中走一遭?”
  “正有此意。”
  佛真律率先答應,他可是很清楚,這道皇古地中不止有道皇傳承這一片區域,還有其他上個區域,每一個區域中都埋藏著各種的機緣和福地。
  如今好不容易進入一次,自然不能白白錯過了這等機會。
  “好吧,不過我打算先去‘血凰之域’中走一趟,我聽老祖說,其中有著不少機緣和我凰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趙夢璃徐徐說道。
  “我也要去‘龍血戰場’一趟。”
  一旁一直沉默的敖戰北突然開口,但卻被姬玄冰等人直接無視了。
  沒辦法,他們之間的關系也并不好,勉強說說話還可以,但若想一起行動那可就沒人樂意了。
  見此,敖戰北尷尬一笑,抱拳道:“諸位,那我就先告辭了。”
  說罷,他閃身離開。
  “這家伙的秉性似乎的確改變很多……”姬玄冰若有所思道。
  趙夢璃和佛真律卻是不置可否。
  “走吧,就先幫你去走一遭血凰之域。”
  姬玄冰見此,笑著說道。
  對于此,佛真律也并無意見,當下人一起也是閃身離開。
  ……
  “還好,此次進入仙冥之域的攏共有六人,或許在他們其中就會有一個能夠獲得道皇傳承認可。”
  道皇古地外,華劍空開口,向王道廬、左丘泰武介紹情況。
  那六人分別是陳汐、葉唐、凌輕舞、聶興貞、谷月茹和鐘離尋,不過華劍空發現,聶興貞人在進入仙冥之域后,便一起匯合行動。
  反觀凌輕舞,則依舊孤身獨來獨往,而陳汐,則和葉唐匯合在了一起。
  這樣可有些不妙了。
  仙冥之域,便是埋藏仙冥之棺的地方,華劍空雖未曾進入過其中,但作為此次主持道皇古地一切行動的使者,他對各種區域的情況早已了然于心。
  所以他為清楚,若想通過仙冥之域的考核,孤身一人其危險,并非是因為實力不夠,而是因為其中環境過特殊,唯有彼此配合,才能擁有更多希望通過其中。
  ……
  這是一片無垠天地。
  大地之上,一片荒蕪,矗立著一座座奇形怪狀的古老雕像,有仙魔、有佛道、甚至不乏一些生靈鬼魅的雕像,奇形怪狀,各有不同。
  放眼望去,宛如一片雕像海洋,一眼望不到盡頭。
  嗖!嗖!
  蒼穹之上,兩道身影破空飛馳。
  一個面龐清俊,氣質出塵,一個面容粗獷,灑脫飛揚,正是陳汐和葉唐。
  在通過不滅王冢的考核之后,陳汐便出現在了這片天地之中,然后就看見了幾乎是同一時間出現在此地的葉唐。
  如此一來,兩人自然選擇了結伴而行。
  “按照玉簡上說,此地應該是仙冥之域的外圍,穿過這一片區域,就能抵達仙冥之域的核心之地,仙冥血土,仙冥之棺便埋藏在仙冥血土中。”
  陳汐飛快說道,“聽說那里的考驗,要比不滅王冢都難以對付,也不知是真是假。”
  “呵呵,我可是傳聞那仙冥之棺乃是一件古神物,可惜只祭煉了一半,就被天道降下劫難,硬生生破壞掉,后來被道皇收走,寄放在了此地。”
  葉唐笑道。
  “哦?”
  陳汐一挑眉,倒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傳聞,一件古神物僅僅只祭煉了一半,居然就招來了天道劫難,未免也驚人。
  并且一提到天道二字,就讓陳汐不自禁想起了在封神之域中所見過的“天罰之眼”,心中暗道,該不會這仙冥之棺也是被“天罰之眼”破壞掉的吧?
  “哈哈,我可不清楚是真是假,不過這仙冥之棺可是號稱能埋藏九天十地,能夠將仙冥二界拘囿于其中,想一想都感覺荒謬不堪,一件半成神物而已,如何能拘囿仙冥二界?別說是仙冥之棺,就是混沌第一至尊盤古無上神的神斧,只怕都不能辦到這一步了。”
  葉唐大笑出聲。
  陳汐也不禁笑了,這傳聞的確過荒謬,這若是真的,哪可能會被道皇寄放在此地了,只怕早已被天道徹底毀掉。
  畢竟如今的界,可是由人間界、冥界、仙界構建而成,一旦有威脅到仙冥二界的力量存在,只怕早被維系界力量的天道法則抹除了。
  “不過這一次考驗可不容小覷了,聽說不止有為強大的對手,還有諸多的古老禁制,兇險無比,一步出錯,便會被挪移出去,再無緣得見道皇傳承。”
  葉唐皺眉,聲音竟是變得莊肅起來。
  “盡力而為。”
  陳汐卻是灑然一笑,在經歷了不滅王冢內的一次次生死考驗后,他的心態已發生了大蛻變,心有所執,方能不畏生死,不畏生死,則可以做到心中無矩。
  現如今的他,心境就處于一種“無矩”的層次。
  葉唐怔了怔,瞥了陳汐一眼,敏銳察覺到了陳汐周身氣勢的變化,圓潤、干凈、無懈可擊,比之以往顯得愈發深不可測了。
  一盞茶功夫后。
  一抹血色進入了陳汐和葉唐的視野中。
  那是一片血色天地,蒼穹之上,滾動著濃稠的血色云層,大地上,則覆蓋著厚厚一側血色土壤,整個世界仿若在血液中浸泡過,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森然血腥氣息。
  仙冥血土!
  陳汐和葉唐戛然止步,眉宇間接都涌出一抹警惕。
  因為抵達此地之后,就意味著真正的考驗和兇險要開始了。
  轟隆!
  不過,還不等他們有所行動,那遠處的血色天地中傳來一陣恐怖的戰斗波動,其中更夾雜著類似神魔吶喊的滲人聲音。
  那等波動為浩大,猶如正在爆發一場規模宏大的戰爭一般。
  陳汐和葉唐頓時交換了一個眼神,沒有任何遲疑,憑空瞬移而去。
  ……
  “殺!”
  “殺!”
  “殺!”
  一道道如潮水般的身影在天地之間縱橫,有騎著巨大骷髏骨,雙瞳鬼火洶洶的骷髏冥兵,有肋生血翅,生著猙獰頭顱的兇厲妖魔,有渾身血肉僵硬,面容漆黑呆滯的青銅古尸……
  同樣,其中也有運轉各種仙寶的仙人,施展各種大神通的神魔,甚至不乏一些強大無匹的傀儡、機關獸!
  遠遠一望,那一片浩瀚如千軍萬馬似的身影,竟似涵括了仙冥二界中的各種強者、所施展的手段,也無一不是可怖之。
  若非親眼所見,只怕會被誤以為進入到了真正的仙界和冥界之間的戰場上。
  不過,這些仙冥二界的大軍,此刻卻在圍攻一道身影。
  她秀發如瀑,身影綽約,渾身流溢億萬神華,猶如籠罩月光的神女,行走在那大軍之中,所過之處,碾壓出一道血肉和白骨堆砌的血。
  那女,赫然就是凌輕舞!
  ——
  ps:英雄救美?不用猜,大家晚安,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