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390 有好戲了

那些仙冥大軍密密麻麻,猶如潮水般鋪天蓋地,聲勢極為駭人。
  孤身一人的凌輕舞,身影飄曳,信步走在浩蕩大軍之中,渾身彌漫神輝,如入無人之境,所向披靡。
  她不像是在戰斗,而像在自家后花園中閑庭信步,所過之處,血濺九天,尸骨堆積,輕松碾壓出一條尸山血路。
  那等情景極為震撼人心。
  血腥鋪天蓋地,煞氣滾滾沸騰,而她一女子則如濁世青蓮,不染血腥和煙塵,端的是風華絕代,睥睨天地。
  當陳汐和葉唐抵達此地時,就看見了這樣一幕,然后兩者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皆都看出了對方目光中的驚訝之色。
  是的,兩人也沒想到,在這千軍萬馬之中,凌輕舞竟一枝獨秀,無人能攖其鋒芒,要知道那些仙冥大軍,一個個氣息都強大無比,起碼都有大羅境修為,不乏圣仙境存在。
  可就在這樣情況下,依舊奈何不得凌輕舞一分,可想而知她的實力已達到何等可怖的層次。
  “凌師姐必然已開辟出了屬于自己的圣道法則。”
  陳汐若有所思,他同樣是圣仙境,自是一眼就看出,凌輕舞舉手抬足之間,充盈著一股圣道宏大氣息,令得其戰斗力也是變得強悍之極。
  “圣道法則?對了,陳汐師弟你可曾做到這一步?”
  葉唐禁不住好奇道。
  “還差很多。”
  陳汐搖頭,他如今才把五行神紋融合到了九成左右,更別說開辟圣道法則了,起碼要等到將其他大羅神紋全部融合才行。
  不過他同樣自信,如果這時候的凌輕舞換做是自己,同樣也可以輕松做到這一步,因為那些仙冥大軍雖多,可單憑數量上的優勢,根本就無法對自己造成任何威脅。
  “你們兩個還愣著做什么,還不過來幫忙?”
  驀地,遠處傳來凌輕舞的聲音,清冷、低沉、帶著一絲獨有的鏗鏘味道。
  陳汐和葉唐都是一怔,萬沒想到,以凌輕舞的性情居然會主動開口尋求合作,這的確出乎他們的意料。
  “凌師姐想請,師弟我恭敬不如從命。”
  葉唐大笑一聲,驀地拎出他那一柄足有四尺長的青色仙刀,身影憑空一閃,就沖入到了遠處的浩大戰場中。
  “這家伙……”
  陳汐撇了撇嘴,他對凌輕舞談不上什么好感,但也沒有惡感,僅僅只是因為對方太過難以接觸,所以他一直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
  可沒曾想,居然會在這時候會被對方主要邀請合作了。
  心中雖感覺有些突兀了點,陳汐還是縱身上前,和對方一起并肩作戰。
  這片天地中的仙冥大軍數目的確太過浩大,密密麻麻,仿似永遠殺不完一樣,談不上威懾力,但卻極為麻煩。
  “這是仙冥血土中的第一重考驗,想要通過,必須尋覓到其中的出口,否則這些敵人根本就殺之不完。”
  凌輕舞娥眉輕蹙,顯然眼前這種情況令她也感到有些頭疼,事實也正是如此,自打他進入這片仙冥血土,就一直在尋覓那一道所謂的“出口”,可直至如今也未曾尋覓到,只能在此不斷殺敵,不斷尋覓……
  若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下去,她只怕也會止步于此,再無法獲得道皇傳承認可了。
  聽聞了凌輕舞的介紹,陳汐和葉唐這才徹底明悟過來,這些情況可是玉簡中從未提及過的。
  “莫非,那一道出口被什么禁制給遮掩起來了?”
  葉唐一邊奮力斬殺四方敵人,一邊皺眉查探著。
  “這有何難,試一試便知。”
  陳汐卻是輕笑一聲,驀地身影一縱,憑空而起,這一剎那他渾身驀地轟涌出一股股猶如潮汐般的空間波動,倏然擴散八方。
  轟隆隆!
  天地之間,每一寸空間驀地產生出劇烈的波動,猶如潮汐般波動不休,產生出猶如雷鳴般的轟鳴之音。
  能夠清晰看見,那方圓十萬里之內的仙冥大軍,突然像陷入到了泥沼之中,不斷在空間潮汐中掙扎,卻無法擺脫,甚至有不少當場被空間之力給震得暴斃當場。
  剎那之間,血流成河,到處都是慘嚎之音。
  “空間法則!”
  凌輕舞一對妙目頓時瞪圓,靈秀的眉宇間已不可抑制帶起一抹震撼。
  “是啊,在七院論道會時,陳汐師弟就曾展現過這般手段,只是我也沒想到,相較于以往,現如今的他對空間之力的掌控明顯有了極大提升。”
  葉唐笑嘆,陳汐的進步實在太大了,令他深刻認識到自己和陳汐之間的差距,已不知不覺間變得越來越大。
  轟隆隆!
  天地空間波動,翻滾為起伏不定的潮汐。
  那仙冥大軍紛紛隕落于空間潮汐之力中,血肉崩碎、飛濺九霄,將天地浸泡為殷紅血色。
  不過,每當隕落一名仙冥強者,就會重新涌現出來一個,所以無論陳汐殺多少,根本就像在做無用功般。
  但陳汐的目的并非是殺敵,而是尋覓“出口”,倒也不會為此煩惱。
  嗡!
  沒過多久,遠處驀地傳來一陣奇異波動,引起了陳汐注意。
  “那里有晦澀的禁制波動,出口必然是在那里!”
  陳汐目光如電,霍然鎖定了遠處一個方向。
  “我去破了它,你們兩個替我護法!”
  凌輕舞說話時,身影一閃,剎那憑空而去,那等行事作風,堪稱干脆利落爽,沒有一絲的拖泥帶水。
  陳汐怔了怔,道:“葉唐師兄,凌師姐的性情一直如此雷厲風行嗎?”
  “別廢話,趕緊走吧。”
  葉唐笑罵了一聲。
  當下,兩人也是連忙閃身而去。
  嗡~嗡~
  一圈圈晦澀的禁制波動猶如漣漪一般,在一處血色大地上擴散。
  禁制波動的中央,是一座古老的道壇,在虛空中若隱若現,之前此地根本沒有道壇的影子,顯然是被陳汐那“空間潮汐”之力硬生生逼迫顯現了出來。
  這道壇不大,只有十丈范圍,通體散發著蒼涼古老的氣息,孤零零矗立在此地,顯得極為神秘。
  不過當著一座道壇出現,這片天地中那些仙冥大軍就像被激怒了般,猛地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轟隆隆朝此地奔來。
  那等悍不畏死的架勢,比之前要顯得更為兇狠可怖了。
  凌輕舞正在奮力破除那道壇四周的禁制,陳汐和葉唐見此也不敢怠慢,守護在她兩側,奮力殺敵。
  “該死!這禁制充盈一絲神性力量,哪可能是圣仙境能破除的?”
  半響后,凌輕舞秀眉一挑,妙目中泛起一抹慍怒,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抬手一掌狠狠轟在了那禁制之上,竟是要試圖用蠻力破了那禁制。
  陳汐聞言,心中禁不住一陣狂汗,自己這位師姐氣質如此恬靜、出塵、宛如月下神女一般,誰曾想,非但行事作風雷厲風行,連脾氣竟也如此暴躁……
  “凌師姐,需要幫忙嗎?”
  葉唐忍不住問了一聲。
  “不用!”
  凌輕舞言辭鏗鏘,果斷之極,說話時,她手中驀地祭出一件古樸的暗紫色大印,滴溜溜騰空而起,綻放億萬紫霞符文,釋放出一股恐怖磅礴的氣勢。
  轟!轟!轟!
  剎那間,凌輕舞祭出此印,就朝那禁制轟砸了上百次,每一次砸出,都猶如在天地間響徹一道驚雷,地動山搖,虛空爆碎,聲勢頗為駭人。
  陳汐見此,禁不住又是一陣咂舌,太暴力了,自己這位師姐堪稱是巾幗不讓須眉,英氣逼人啊。
  “破天印!乖乖,想不到此印落入凌師姐手中了。”
  葉唐也是驚嘆出聲,不過他是在驚嘆凌輕舞祭出的那一塊古老的暗紫色大印,乃是和翻天印、恨天印、焚天印齊名的古仙寶,在太古時期威名赫赫,震爍古今。
  “原來,這就是破天印,論及威力,和我手中的恨天印也不相上下……”陳汐這才恍然,他手中的恨天印乃是從苦寂學院弟子手中奪來。
  原本打算在七院論道會時還給對方,哪曾想對方勢力明顯已被太上教滲透,陳汐自不會將寶物還過去了。
  “該死!怎么還不行?”
  砸了半天,見那禁制紋絲不動,毫無破損的跡象,凌輕舞秀眉擰成了一個川字,配上她那明秀恬靜的圓潤嬌顏,別有一番驚心動魄的美麗。
  見此,陳汐忍不住指點道:“師姐,你朝禁制第三十六重,巽位和坎位之間左側三尺處轟擊一下試試?”
  他說的是禁制中的陣勢布局,凌輕舞一聽就明白,哪還管陳汐說的是真是假,拎著破天印狠狠砸了過去。
  轟!
  一聲驚天響聲,猶如火山爆發一般,整座道壇四周的禁制猶如琉璃般轟然崩碎,化作齏粉,消弭一空。
  而伴隨著禁制被毀,那鋪天蓋地殺來的仙冥大軍,竟是在同一時刻身影一僵,猶如被定格了一般,而后化作一縷縷血色煙霧,倏然飄灑在了天地之間。
  剎那之間,空闊而無垠的血色天地間,只剩下了他們三人和一座孤零零的道壇,氣氛沉寂,再沒了那些仙冥大軍,沒有了驚天動地的廝殺聲,沒了尸山血海……唯有風聲在空氣中嗚嗚咽咽地響著。
  ——
  PS:第二更10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