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391 不戰而屈人

凌輕舞怔怔看了看眼前的道壇,半響才反應過來,驚道:“真的可以?”
  她剛才只顧著破禁制了,直至此刻才明白過來,陳汐剛才的指點竟是直指要害,讓她一舉破了眼前禁制。
  一想到自己之前費勁千辛萬苦,也無法撼動禁制,再對比眼前的狀況,她心中自不免驚詫萬分。
  葉唐也怪異的瞥了陳汐一眼。
  陳汐卻是笑了笑,并不多言。
  之前他就注意到,眼前這座道壇四周籠罩的禁制,的確如凌輕舞所說那般充盈著一縷神性氣息,不過,卻絕非是無法破除的。
  別說依仗神諦之眼,就是憑他如今身為符道大宗師的推演之力,就能精準尋覓到這一處禁制中的陣眼所在。
  畢竟,這一道禁制再厲害,比之他在封神之域中所見過的那些諸神禁制,明顯要差上太多了。
  “那你剛才為何不早說?是不是故意要看我出丑?”凌輕舞頗為沒好氣地斜睨了陳汐一眼。
  “哪有,我還以為那么簡單的禁制,師姐你完全可以輕松解決的,誰曾想……”陳汐一臉無奈,說到最后,他頓時閉嘴了,因為凌輕舞臉色明顯越來越尷尬,惱羞一片,像快要炸毛的貓咪似的。
  “好了,快來看看這道壇中是否有出口。”葉唐見此,連忙打圓場,把注意力轉移向眼前的道壇上。
  “應該不會錯了,我們上去吧,若我猜測不錯,這道壇應該是一座古傳送陣才對。”果然,凌輕舞注意力一下子被轉移,打量了那古老道壇一番,便徑直走了上去。
  嗡!
  當凌輕舞身影甫一踏上道壇,一股波動擴散而開。
  陳汐和葉唐見此,連忙也跟著走了上去。
  剎那之間,三人只覺身影一輕,就消失在了那古老道壇上。
  ……
  這是一片燃燒著的星空。
  億萬星辰,無不在洶洶燃燒,照亮了整個星穹。
  那等情景,異常狀況,就好像一座座星辰火山爆,將整個宙宇化作了一片滔滔火海,火浪奔騰,耀眼熾盛。
  而在這一片火海似的星空中央,有著一條彎曲蜿蜒的道路。
  那道路有一塊塊漂浮的獨立隕石組成,每一塊隕石都在飛舞旋轉,形成了一條極其不穩定的路徑,一眼望不到頭,猶如天路一般。
  嗖!嗖!嗖!
  一顆顆燃燒的彗星從星空深處墜落,劃出一道道絢麗的弧線,摩擦得虛空都產生劇烈轟鳴之音,不斷砸在那一條星空道路上,迸濺起億萬丈的滔天光華,駭人之極。
  這片星空,便叫做“流火之域”。
  而那一條橫跨星空的路徑,則叫做“彗星甬道”。
  組成彗星甬道的每一塊隕石上,都籠罩著一層禁制,攏共有三千顆之多,號稱“三千之禁”。
  這是仙冥之域的第二重考驗,進入其中的弟子,只有安然通過彗星甬道,便可以進入真正的仙冥之棺埋藏之地。
  砰!砰!砰!
  此時,在那彗星甬道深處,正有三道身影在一步步前進,但卻是舉步維艱,困難無比,甚至不時還要連連后退。
  因為在他們四周,不斷有一顆顆密集隕落的彗星奔行而來,每一個彗星的力量,都堪比圣仙境最強一擊,可怖之極。
  而在他們腳下,漂浮的一塊塊隕石也是不斷改變位置,且隕石之上籠罩禁制,若不能破解,根本無法前行。
  換而言之,在這彗星甬道上,起碼有三重危險,一便是那不斷隕落的彗星攻擊,二便是那腳下不斷變換方位的隕石,三便是隕石上籠罩的厲害禁制。
  在這等情況下,想要通過這一條彗星甬道可想而知有何等困難。
  若是孤身一人在此,根本就沒辦法通過,因為她不但要閃避彗星攻擊,還要時時刻刻關注腳下隕石改變的位置,還要去破除前方隕石上的禁制,換做任何一名參與到道皇古地考驗中的弟子,只怕也不能做到這一切了。
  “第一千三百塊隕石了,只差一半我們就要成功了,一定要堅持住!”
  彗星甬道上,聶興貞沉聲提醒,給身旁的谷月茹和鐘離落大氣。
  聶興貞一頭灰褐色長,樣貌頗為儒雅,不過此刻的他卻是神色凝重,渾身籠罩著一層層渾厚神輝,不斷以手中仙劍抵抗那不斷奔襲而來的彗星。
  “聶大哥放心,我這邊沒問題。”
  鐘離落舔舐了一下嘴唇,渾身戰意狂涌,和那漫天墜落的彗星對戰,令他也感到莫大壓力,不過越是有壓力,則越是讓他興奮,性情頗為嗜戰。
  “禁制越來越困難了……若繼續這樣下去,后果不堪設想。”
  走在最前方的谷月茹蹙眉,面帶一抹憂色,她一襲靛藍色長裙,氣質素雅雍容,可此刻臉頰卻微微泛白,眉宇間有著一縷難掩的疲憊。
  在他們這一行人中,谷月茹便是負責破除禁制,雖不用動手,可對心力卻是消耗極大,直至如今,她已破掉了一千三百個可怖禁制,心力也是受到不小的消耗。
  “慢慢來,一步步上前,總能成功的。”
  沉默片刻,聶興貞這才說道,“鐘離師弟,我們多擔待一些,努力為谷師妹多爭取一些時間。”
  鐘離落點頭。
  谷月茹感激地看了聶興貞一眼,深吸一口氣,不再多說,開始繼續專心破除禁制。
  “嗯?”
  就在此時,聶興貞眉頭一挑,猛地一劍劈落迎面而來的三顆彗星,這才說道:“他們居然也來了。”
  “是凌輕舞他們。”
  鐘離落這時候也注意到了對方,心中不禁一緊,“我聽說,能夠獲得道皇傳承認可的,最多只有三人,原本我以為凌輕舞會孤身行動,并未將其視作競爭對手,誰曾想,她居然和葉唐、陳汐二人一起行動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揮動手中雙刀,將那不斷隕落的彗星一顆顆斬碎齏粉。
  “你說的不錯,自古至今能夠獲得道皇傳承認可的最多只有三個名額,像當今院長、藏經院的老凰、蒼龍兩位前輩,便是當年獲得道皇傳承認可的存在。”
  聶興貞隨口道,“不過即便如此,倒不必擔心凌輕舞他們,此時我們已經抵達彗星甬道一半的路徑,他們注定是要被拉在我們后邊的。”
  鐘離落點了點頭。
  他們三人身為內院的老牌弟子,分別位居斗天圣榜第一、第二、第五名,自不會過多忌憚凌輕舞、陳汐和葉唐了。
  畢竟他們同樣也清楚,凌輕舞和那陳汐一樣,才剛剛臻至圣仙境,而那葉唐至今還是大羅修為,即便這三者配合在一起,也必然不可能競爭過他們了。
  更何況,他們身邊可還有一位谷月茹,早在很久之前,她就已經是一位符道大宗師了,師承學院中唯一一位擁有“符神”造詣的老古董步平!
  有她來主持破解“彗星甬道”上的一重重禁制,他們根本就不擔心會被陳汐他們越了。
  ……
  “這就是彗星甬道?”
  當看見那一片燃燒著的宙宇星空,以及星空中央橫跨的一條猶如“天路”般的甬道時,陳汐心中也不由一陣驚嘆。
  這般宏大景象,堪稱是鬼斧神工!
  “你們看,聶興貞他們已經抵達彗星甬道中途了,咱們可必須抓緊時間了,雖說彼此不是生死仇人,可為了那道皇傳承,咱們兩伙人已經成了競爭關系,咱們可不能拉后了。”
  葉唐凝視遠處,沉聲開口。
  相較于聶興貞他們而言,他葉唐同樣如同新生一般,就好比現在他和陳汐的關系一樣,在葉唐剛進入道皇學院時,聶興貞他們三人已是內院的風云弟子了。
  面對這等對手,葉唐此刻也不免心生一絲壓力。
  但凌輕舞卻是根本不在乎,隨口道:“走,我在前邊破禁,你們為我護法。”
  說著,她就要行動。
  “且慢!”
  陳汐連忙叫住了她:“凌師姐,還是由我來破禁吧。”
  他倒也清楚,那彗星甬道上攏共有三千顆隕石,各自分布著不同禁制,被稱作“三千之禁”,想要通過可謂是極為困難。
  在這等情況下,他可不敢讓凌輕舞去破禁了,沒辦法,對方剛才在仙冥血土中的表現,讓陳汐實在無法不擔心。
  凌輕舞掃了陳汐一眼:“你是不是認為我做不到?”
  “師姐誤會了,我只是對禁制略有研究,感覺完全可以替師姐分擔一些。”
  陳汐認真解釋,凌輕舞說話直來直往,有什么說什么,陳汐早已清楚,自不會因此而心生不悅了。
  “是啊,就讓陳汐師弟來吧。”
  葉唐可是聽說過,連那丹藏院的九妙寶鼎都是陳汐修復的,并且不少丹藏院老古董對陳汐的符道造詣都是推崇之極,眼下由陳汐來破禁無疑是最佳選擇。
  至于凌輕舞……說實話,若是由她來破禁,葉唐也有些不放心,擔心對方再祭出破天印胡亂轟砸一通了。
  凌輕舞倒并非是專斷獨裁之輩,見此,當即點頭道:“也好。”
  陳汐和葉唐交換了一個眼神,皆都笑了。
  凌輕舞斜睨了陳汐一眼,開口說道:“不過,若是你無法讓我們過聶興貞他們……”
  不等她說完,就被陳汐打斷,拍著胸脯保證:“師姐放心,我絕對全力以赴。”
  被陳汐打斷說話,凌輕舞有點沒好氣地瞪了陳汐一眼:“希望你能做到,我可不想輸給谷月茹!”
  ——
  ps:今晚沒了,明天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