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392 符神之境

谷月茹?
  陳汐敏銳發現,似乎凌輕舞和谷月茹之間有著一些不同尋常的關聯了,明爭暗斗?或者是彼此之間有仇怨?
  沒有再耽擱,陳汐率先出動,一躍橫跨虛空而去。
  唐和凌輕舞緊隨其后。
  轉瞬間,他們一行人就已抵達“彗星甬道”第一塊隕石前。
  嗡~
  隕石上,彌漫著令人心悸的禁制波動,氣息如洶涌汪洋,充斥著渾厚的水行圣道之力,其更隱隱彌漫著一縷縷的神性氣息。
  抵達于此之后,陳汐猶如變作另外一個人,那清俊面龐上已是一片沉靜專注之色,幽邃的一對黑眸有著億萬神秘符在其映現。
  這一刻的他,儼然一副符道大宗師的氣魄,舉手投足之間,帶著一股睿智、深沉、從容、一絲不茍的氣質。
  那火海星空不斷墜落呼嘯而來的彗星,那不斷挪移方位的隕石,都被他統統忽略掉,因為此刻在他眼——只有禁制!
  嗯?
  幾乎是同時,凌輕舞和唐敏銳發現了陳汐氣質的變化,就好像由一位絕代劍神轉瞬間蛻變為了一位掌控無上推演之力的符道大宗師。
  這種迥然不同的氣質,令得兩人沒來由地對陳汐平添了一些自信。
  嗖!嗖!嗖!
  但很快,他們就顧不得再多想,因為就在他們抵達此地不久,一顆顆耀眼無匹的彗星劃破蒼穹,裹挾著幾欲毀天滅地的氣勢呼嘯奔襲而來!
  這每一顆彗星,都龐大如巍峨神山,氣勢之恐怖,不亞于圣仙境全力一擊,一顆顆不斷奔襲而來,給人一種極大的心理壓迫之力。
  轟隆!
  凌輕舞的做法很簡單,祭出彌漫暗紫色神光的破天印,當空狠狠與之對撞,每一次撞擊,都能將一顆彗星轟碎、齏粉、剽悍之極。
  相較于凌輕舞,唐的做法則要取巧許多,施展出臻至“刀神”之境的力量,并不與那些彗星正面交鋒,而是形成一股粘滯的牽引之力,將其攻勢輕巧卸掉,而后牽引著彗星朝另一側飛馳而去。
  這和“借力打力”“移花接木”一個道理,不正面對抗,卻能在無形間將各種攻擊化解。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唐終究才只是大羅境界,而非是圣仙境,能夠憑借他那高超的刀道修為做到這一步,已是殊為不易了。
  如此一來,他在和凌輕舞對比時,明顯要遜色不少,畢竟一個是正面摧枯拉朽,一個是側面施展巧勁,所達到的效果也是完全不同。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起碼已足夠在這彗星甬道上立足了,而能否順利通過此地,關鍵還要看陳汐。
  “水行圣道法則、一千八百道相當于符道宗師級的禁制、神性氣息充斥于陣眼之內、若要破解的話……”
  眉心神諦之眼開闔,涌現一縷縷幽邃烏光,心神之,無上推演之力全力運轉,剎那之間,已讓陳汐窺伺到了眼前第一塊隕石上的所有奧妙。
  砰!
  下一刻,他隨手輕輕一指,一縷恐怖的劍氣飆射而出,直刺第一塊隕石上的某個方位,產生一股轟鳴震蕩之音。
  一瞬間,那塊隕石陡然靜止不動,其上彌漫的禁制力量也隨隨之沉寂下去。
  “這么快?”
  “了不起啊,陳汐師弟!”
  凌輕舞和唐一怔,異口同聲,神色難掩驚詫。
  “這只是最簡單的禁制而已,走吧。”
  陳汐笑了笑,三人同時踏上了彗星甬道第一塊隕石。
  嗡~
  就在三者甫一站穩身軀,三縷圣道氣息,倏然涌入到了三人體內。
  剎那之間,陳汐就感覺自己對五行神紋的融合,竟隱隱有了一絲突破的跡象!
  “果然如此,在這彗星甬道上每闖過一道禁制,就會獲得一定的圣道氣息饋贈,想不到居然是真的。”
  凌輕舞唇角泛起一抹欣喜,顯然,她也體會到了那一縷圣道氣息的好處。
  “哈哈,我獲得的那一縷圣道氣息儲存在了體內,只等晉級圣仙境,絕對會對融合自身大羅神紋產生莫大裨益!”
  唐也是大笑出聲,他原本以為自己大羅境界,定然難獲得什么好處,誰曾想他竟也能夠獲得這等獎勵,簡直如同飛來橫福一般。
  “也不知當通過這一條彗星甬道之后,最終能獲得多少的圣道氣息了……”陳汐眉宇間閃現一抹期待之色。
  他原本還在頭疼該如何快速融合自身掌握的各種大羅神紋,眼前這種機遇,簡直如天降甘露般,令他也是欣喜無比。
  不止陳汐期待,凌輕舞和唐心也是期待不已。
  接下來,陳汐沒有絲毫遲疑,開始查探第二道隕石上彌漫的神秘禁制。
  而凌輕舞和唐也是提起十二分精神,抵御和化解著不斷從宙宇飛射而來的一顆顆彗星。
  ……
  這片燃燒著的星空,瑰麗耀眼。
  不斷有艷麗的彗星從宙宇深處墜落,呼嘯撕裂虛空,奔襲在那一條猶如“天路”般的甬道之上。
  而那組成甬道的三千塊隕石,猶如漂浮不定的石板,無論如何變幻,總是以一條路徑的方式呈現,顯得極為神秘。
  也不知當年的道皇,又為何會開辟下這樣一片區域,布下這樣一條神秘的“天路”了。
  或許,這一切僅僅只是為了考驗,為了陳汐考驗那些想要獲得他傳承認可的弟。
  也或許,這其另有玄機,但已不是陳汐他們這些弟能夠揣度。
  道皇古地外。
  王道廬見華劍空久久不言,禁不住問道:“其內情況怎么樣了?他們人之是否有機會獲得道皇傳承認可?”
  華劍空搖頭:“聶興貞他們三人領先了太多,已抵達第一千三百零一個隕石上,而陳汐他們剛才剛剛踏上彗星甬道,暫時還看不出什么。”
  王道廬怔了怔:“這明顯是聶興貞他們占據優勢,怎么會看不出什么?”
  華劍空道:“谷月茹師承擁有‘符神’之境造詣的步平,但陳汐同樣可不差了,甚至猶有過之。”
  王道廬若有所思:“這倒的確不假。”
  “其莫非有什么緣由?”
  一直沉默不語的左丘泰武突然問道。
  “當初妙寶鼎破損,我曾請谷月茹那女娃娃前來修復,可惜她卻是無計可施,但陳汐那時候可才剛剛進入學院,一舉將那妙寶鼎修復成功了,由此就可以推斷出他和那丫頭之間的符道造詣究竟孰高孰下了。”
  回答他的,是一直關注此地的一位老古董的意念,正是藏經院院長沈浩然。
  左丘泰武頓時陷入到了沉默之,心卻是涌出一抹復雜情緒,看來這小家伙果然如家族所說那樣,必然和神衍山有著一絲關聯了,否則年紀輕輕,又怎可能擁有這等驚人符道造詣了?
  神衍山、女媧道宮……若是他能夠再獲得道皇傳承認可,那豈不是……
  一想到這,莫名其妙地,左丘泰武心升起一抹煩躁的情緒,當即搖了搖頭,摒棄掉所有雜念,不再多想。
  幾乎是同時,華劍空不經意間瞥了對方一眼,沉默不言。
  ……
  第二顆隕石上。
  充斥火行圣道力量,密布三千百道相當于符道宗師的禁制,三縷神性氣息以天地人方位拱衛陣眼之處,若要破之……
  第三顆隕石上。
  充斥金行圣道力量,密布四千四百道符道宗師禁制……若要破之……
  第四顆隕石上。
  充斥木行圣道力量……若要破之……
  ……
  接下來的時間,在陳汐的帶領下,他們一行人幾乎是勢如破竹,步步向前,破解了一顆又一顆隕石上的禁制,幾乎在短短盞茶時間,就已抵達第一百零一顆隕石上!
  對凌輕舞和唐而言,他們自始至終就好像沒有停過腳步,每當踏上一顆隕石時,陳汐就已破解了下一顆隕石上的禁制,令得他們心都是暗暗震驚。
  并且越是往前,他們心的震驚就越多,看向前方陳汐的目光也變得怪異,根本無法想象,這家伙的符道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等程度,似乎破解這些禁制對他而言就像喝水一樣輕松。
  要知道這些禁制,可都是太古道皇所布下,攏共三千個,號稱三千之禁,憑借蠻力根本無法破除,并且越是往后,禁制的力量就越強大,恐怕就是符道大宗師前來,也斷無法像陳汐那般輕松了!
  震驚之余,兩人心也是頗為振奮。
  因為在這個過程之,他們每踏上一塊隕石,就能獲得一縷圣道氣息,直至如今,凌輕舞都感覺在這盞茶時間里的收獲,已當得上自己十年苦修了!
  而對唐而言,這等收獲同樣讓他驚喜無比,他性情灑脫歸灑脫,可當修為落后于陳汐、凌輕舞時,依舊不免有些郁悶。
  但現在他卻很自信,當這次從道皇古地返回之后,自己的修為注定將發生一種翻天覆地的蛻變!
  而陳汐……在這盞茶功夫內也終于是將五行神紋徹底融合,化作了自己還未開辟出的符之圣道一部分!
  可以想象,當他通過這一條彗星甬道時,所收獲的同樣不比凌輕舞、唐遜色了。
  ——
  PS:求月票,僅僅差2票,就被爆掉第11名了~~今晚月票多,俺熬夜也搞定4更,兄弟姐妹們求樂讀窩~~月末最后2天了,手有月票的趕緊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