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39 棋籠三千斬


  第三更!拜求收藏!
  ——
  陳汐一出手,就是由六十四柄飛劍組成的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其威力之強足以令兩儀金丹修士都感到驚懼,并且湮風流光劍陣本就以速度奇快著稱,在融合了陳汐領悟出的風之道意之后,速度之快,已跟流光飛鴻沒什么區別。
  這一擊,稱得上是勢如奔雷,快逾閃電!
  那十幾個蘇家子弟根本來不及躲閃,便即被當場誅殺,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瞬間把在場所有人震撼住,手中動作也是出現一絲滯澀。
  陳汐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這一沖殺過來救人,他并不是魯莽行事,而是看見蘇家弟子攻破翡冷翠七人的防線,個個嗷嗷叫著上去準備分一杯羹,無暇顧及后邊,從而打了個措手不及。
  借此契機,他如一頭下山猛虎,瞄準獵物悍然出動,八柄玄冥飛劍鋒銳凌厲,其中還夾雜著凜冽的玄冰之勁,配合奧妙飄靈的神風化羽遁法,簡直如同一抹奇快無比,無堅不摧的鋒芒,在人群中四下殺伐。
  噗嗤!噗嗤!
  陳汐出手也是果決狠辣,一擊必殺,毫不留情,八柄玄冥飛劍一絞一崩,就有數人當場斃命。
  就這簡簡單單的一瞬間,蘇家子弟再次被誅殺十幾人,這還是陳汐顧惜體內真元,不肯施展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的緣故,如果全力施展,一擊下去,只怕要殺的更多。
  “別跟他纏斗,退過來,結陣!”一側,蘇嬌看見陳汐出現,先是一喜,然而當看到陳汐一擊誅殺十幾個族中子弟,心中又是一怒,見陳汐勢如出閘洪水,所向披靡,她再不敢遲疑,大喝出聲。
  蘇家子弟早被陳汐打懵了,聞言如夢初醒一般,果斷舍棄身旁敵人,暴退著向蘇嬌的位置匯合而去。
  陳汐豈會眼睜睜看著他們逃掉?再說,一旦被蘇嬌結陣成功,他好不容易打開的局面便將不復存在,局勢瞬間就會變得岌岌可危。當下身影一晃,如同跗骨之蛆,八柄玄冥飛劍交織成大網,從一側橫欄而去。
  遺憾的是,蘇家子弟已從剛才的震驚中清醒過來,蘇嬌的大喝又令他們找到了主心骨,邊退邊抵抗,在損失了兩個族人的代價下,終于與蘇嬌匯合在一起。
  此刻,由于陳汐的出現,蘇嬌那邊也早已撤掉了對陳昊的攻擊,兩股力量融合,很快便組成一個新的大陣,團團把陳汐、陳昊、以及翡冷翠七人再次圍困在中央。
  陳汐知道,已經失去了快速滅敵的機會,倒也不再追殺,而是望向翡冷翠七人,拱手道:“剛才,多謝七位對我弟弟不離不棄,陳汐感激不盡,日后定有重謝。”
  陳汐的聲音落入翡冷翠七人耳朵中,令他們都是松了一口氣,知道暫時逃過了被殺的厄運。
  不過,當看到周圍蘇家子弟聯手組成的大陣快要成型時,他們的心頓時又懸了起來,臉色凝重。
  “哥!”陳昊走過來,抹掉額頭汗水,愉快說道:“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以后不要如此拼命,打不過就逃,沒什么好丟人的。”陳汐沉聲道,剛才看到弟弟偏執拼命的樣子,他的確被嚇了一跳,他很擔心,弟弟萬一有一天遇到不可戰勝的敵人,在這樣下去,只會害了自己性命。
  “噢。”陳昊低下了頭,聲音低微,顯然并不大認同陳汐的觀點。
  大敵當前,陳汐知道此刻也不是教訓弟弟的時候,只得在心中一嘆,不再多說。
  “你就是陳汐?那個斬殺蘇家六個黃庭修士,和一個兩儀金丹修士的高手?”翡冷翠眸光明亮地望著陳汐,似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充滿好奇。
  翡冷翠身后的其他人也是如此,看向陳汐的目光中,皆帶著一絲異樣的色彩,似是不敢相信那個名聲如今已是如日中天的少年,就是眼前這家伙。
  “咱們還是先解決眼前的局面再聊,如何?”陳汐避而不答,把目光望向遠處的蘇嬌。
  “也好。”翡冷翠等人也知道此時不是閑聊的時候,當即不再多說,朝四周的蘇家子弟望去。
  此刻,在蘇嬌的主持下,除去被陳汐殺死的二十多人,剩余的一百零八名蘇家子弟重新組成一個大陣,三人一環,三環一扣,三扣一組,重重疊疊,像一朵朵浪花似的按照奇異的方位圍攏四周。
  當大陣形成那一刻,頓時一股磅礴的壓力從四面八方襲來,令人感到壓抑之極,就像身處牢籠之中一樣。
  “這是蘇家的三水棋籠陣,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并且以棋局為形,暗含圍攏絞殺之意蘊,并且他們每個人的力量都能匯聚在一個人身上,而他們中只要有一個人遭受攻擊,其攻擊力同樣會被其他人共同化解,極為厲害。”翡冷翠顯然對眼前的大陣極為清楚,飛快解釋道。
  “的確很厲害。”陳汐點點頭,一百零八個紫府修士的力量疊加在一起,其威力之恐怖可想而知,簡直能夠滅殺兩儀金丹境修士。
  “哥,怎么辦?”陳昊問道。
  “殺出去,并且要快!”陳汐毫不猶豫道,一路奔來,他身后跟隨了大量修士,其中絕大多數是星羅宮、萬云學府、蒼家的弟子,算算時間,他們也快趕來此地,一旦令他們與蘇家之人匯合,后果不堪設想。
  所以,只有趁現在,趁此刻,一鼓作氣沖殺出去,才有活命的機會。
  當然,在迫不得已的時候,可以捏爆傳送玉符離開,但是誰又能甘心?這僅僅只是浮屠試煉塔第一層,若此刻被迫離開,恐怕沒有誰愿意接受。
  “既然如此,我等就聽陳汐道友吩咐,一起行動。”翡冷翠果決說道。
  “好,我打頭,你們跟隨我后邊。”陳汐也不是拖泥帶水之輩,當即身子一飄,便即朝遠處掠去,目標赫然就是蘇嬌所在位置。
  “擒賊先擒王,又能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陳昊的哥哥不簡單啊。”翡冷翠暗暗點頭,帶著其他弟子,一起跟隨陳汐身后。
  嘩啦啦~
  六十四把飛劍倏然懸浮在陳汐身體四周,每八柄組成一個小劍陣,八個小劍陣組成一個大劍陣,在八柄玄冥飛劍的帶引下,陡然間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凜冽肅殺氣息,仿似一群蓄勢待發的百戰之兵,渴望飽飲鮮血!
  嗡!
  劍意如潮,清吟如龍,純粹森然的劍氣沖天而起,四周眾人呼吸頓時一窒,感覺神魂皮膚都被空氣中逸散的劍氣割得隱隱作痛。
  好厲害!
  他竟然能操縱六十四柄黃階上品飛劍,并且組成的劍陣中,蘊含著一股磅礴的風之道意,他是如何做到的?
  翡冷翠的武道修為隱隱已快要突破道域境界,眼光毒辣之極,一眼就看出陳汐劍陣的威力來。
  “湮風為表,流光為基,八極不動,衍化歸一!”
  伴隨著陳汐的聲音,六十四柄飛劍組成的湮風流光劍陣,化作一座玄奧的劍意圖案,當頭朝蘇嬌絞殺而去。
  劍陣所過之處,地上堅硬的巖石被撕裂出一條條巨大的溝壑,四周虛空都似乎不安地哀鳴起來,發出嗡嗡的哀鳴之聲。
  “我就知道你會選擇我這里,可惜,你的劍陣再厲害,今日也必死無疑!”蘇嬌眼眸中泛起一絲冷厲殺意,右手捏訣,冷喝道:“棋籠三千斬!”
  嗖嗖嗖……
  一百零八名弟子身上,驀地涌出一股強大真元,以獨特的方式遙相傳遞,最終匯聚在蘇嬌的指尖,凝實成一團黑白光球,一陰一陽,旋轉不休,恰如圍棋的黑白分明。光球四周的虛空仿似承受不住這種毀天滅地的力量,寸寸碎裂、塌陷,蕩漾起一個黑白相交的漩渦亂流。
  一指彈出!
  天地之間,陡然出現三千道黑白分明的真元氣流,化作凌厲無匹的一條條細如發絲的鋒芒,劈斬而下。
  砰!砰!砰!……
  密集如鼓點的撞擊聲轟然響起,如雷霆滾蕩不休,震耳欲聾,六十四把玄冥飛劍組成的劍陣一陣劇烈晃動,隱隱約約已處于崩潰的邊緣。
  “好恐怖的力量!”陳汐面色一寒,體內真元全力運轉,再不保留,全力灌入六十四口飛劍之中,重新恢復穩定,但卻和那黑白分明的三千道真元氣流僵持不下,無力殺敵。
  “陳汐道友,我助你一臂之力,萬里冰封!”翡冷翠手中紫青雙刃掀起一陣陣兇煞肆虐的紫青之氣,凝聚出晶瑩剔透的冰晶,漫天飛灑而去,天地之間,頓時奇寒無比,宛如進入萬年不遇的極寒之境。
  “巍巍天地,唯劍浩然!”陳昊一聲大喝,左手長劍簡簡單單一劍刺出,莫可抵御的浩蕩劍意,帶著令天地色變的磅礴之力,洶涌奔騰而去。
  其他弟子也都明白到了危機關頭,一個個施展出渾身解數,一時之間,各種力量橫空奔涌,如龍似蛟,把虛空都攪亂,令天地都顫抖,聲勢恐怖之極。
  轟隆隆!
  在陳汐等人全力攻擊下,那三千道黑白分明的真元鋒芒終于寸寸崩裂,化作滾滾狂暴的氣流轟然四散,方圓百里的地面都被轟炸得焦土翻飛,碎石亂濺。
  “再掙扎也沒有用的,這才只是三水棋籠陣威力最小的一擊,你們抵擋的已如此吃力,陳汐,今日你兄弟二人還如何逃得掉?”蘇嬌冷冷道:“哪怕你們兄弟二人捏爆傳送玉符也沒用,不信你試試。”
  “你們在傳送玉符上做手腳了?”陳汐心中一沉,面色已是冰冷之極,蘇嬌如此言之鑿鑿,他豈會猜不出其中蹊蹺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