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395 往生戰偶

在抵達七百五十三個隕石上的時候,陳汐的速度這才一緩,恰好和他們之前所在的位置,相差了一百個隕石距離。
  “用了多少時間?”
  “三十五息!”
  直至此時,凌輕舞和葉唐才稍稍從震驚中恢復一絲冷靜,略一推算,發現跨過這一百個隕石禁制,他們才用了短短三十五息時間!
  換而言之,在這三十五息中,陳汐不僅帶著他們破除了一百個強大禁制,還橫跨了一百個隕石。
  這自然令人震撼。
  要知道在剛剛踏上這彗星甬道時,他們的前進速度都沒有這等快,而這可已是第六百個隕石之后了,禁制力量要比剛開始強大了不知多少倍,誰能想到陳汐的速度能達到這等地步?
  對凌輕舞二人而言,這短短三十五息時間發生的事情,簡直就跟做夢似的。
  但不等他們從夢中醒來,陳汐再次行動了!
  并且還是這種速度!
  兩人徹底震驚無言。
  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之前的陳汐一直在藏拙?
  凌輕舞甚至懷疑,陳汐該不會是為了讓自己加入辰盟,故意這樣做的,否則他為何之前不按照這種速度破除禁制呢?
  這家伙,也太有心機了!
  凌輕舞越想越感覺自己上了陳汐的當,但心中卻沒有受騙后的恚怒,相反,她巴不得陳汐能這樣帶著他們一路破竹而行呢。
  但很快,當抵達第一千三百八十九個隕石時,陳汐的速度徹底放緩了。
  這讓享受了一路奔行的凌輕舞和葉唐都有一些微微不適應。
  “怎么不走了?”
  凌輕舞忍不住給他鼓勵,“還差六百個左右的隕石,咱們就能追上對方了,加把勁啊陳汐師弟。”
  陳汐頓時苦笑,一邊飛快鉆研下一個禁制,一邊給出了答案:“剛才那么快是因為在葉唐師兄晉級的這三天中,我一直在分心推演那一個個隕石上的禁制,早已做到了心中有數,破解起來自然不算困難,可現在則不行了。”
  聞言,凌輕舞和葉唐這才終于明白了過來,原來這一切都是陳汐在這三天中不斷推演的結果,如此一解釋,這一切都顯得正常了。
  不過,是相較而言的正常,畢竟誰又能像陳汐那般,一邊幫葉唐護法,一邊分心去推演一重重禁制的破解之法?
  誰又能在三天之中,將八百余個隕石禁制的破解之法全部推演成功?
  要知道,他們之前可是和聶興貞等人之間相差了一千三百多個隕石距離,如今則在短短不足盞茶功夫內,一下子把差距縮短到了六百多個隕石距離,絕對堪稱是一個奇跡了!
  ……
  “他們……他們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在那彗星甬道第一千九百七十七個隕石上,當看見陳汐他們如奔跑似的不斷前進,鐘離落不禁眼眸一縮,倒吸一口涼氣,神色都微微有些呆滯。
  “這……的確有些不正常啊……”
  聶興貞也是瞠目結舌。
  太快了!
  一下子就闖過了八百多個隕石,若非對方終于停下了前進腳步,他們二人的信心都差點倍震撼崩潰。
  因為若是陳汐等人按照這種嚇人速度繼續下去,那他們三人干脆直接退出得了,根本就不用再競爭了!
  “咱們那位陳汐師弟的確很厲害,在這三天中,他必然在時時刻刻推演那一重重禁制的破解之法,否則斷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前邊的谷月茹忽然開口,一語道破了其中玄機,“不過即便如此,他的符道造詣也是極為驚人,連我都有些看不透深淺,但絕對不會在我之下了,甚至……有可能比我還要厲害一些。”
  聞聽此言,聶興貞何鐘離落暗松一口氣的同時,心中又禁不住一驚,谷月茹居然無法看不出陳汐的符道深淺?甚至認為對方比她還要厲害一些?
  兩人心中皆都情不禁涌上一抹凝重。
  如今葉唐晉級圣仙境,而陳汐又展現出驚人的符道造詣,這一切都讓他們重新感受到了一種壓力。
  “不必擔憂,我們畢竟還遠遠趕超在前邊。”
  谷月茹笑了笑,說話時,她竟是再次吞服了一顆“天心絡神丹”,“聶師兄,鐘離師弟,叢現在開始不要分心關注其他了,拼盡一切努力前進吧,我有一種預感,若再不抓緊時間,只怕局勢對我們會越來越不利了……”
  聶興貞和鐘離落心中一驚,皆都不敢再分心。
  ……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陳汐他們一方和聶興貞他們一方皆都施展全力,在彗星甬道上展開了一場無聲的較量。
  相較而言,陳汐他們的速度要稍快一絲,不斷拉近和聶興貞他們的差距,這也讓凌輕舞和葉唐心中都頗為振奮,斗志昂揚,越戰越勇。
  反觀聶興貞他們,在感知到陳汐他們步步緊逼,不斷拉近和自己的距離后,心情都是一點點變得沉重起來。
  唯獨谷月茹一直專注于禁制,渾然忘我,可即便這樣,她心中也極為清楚,憑借陳汐的能耐,只怕已開始朝自己等人追攆過來,這讓她心中也承擔了不少壓力。
  在這等情況,她也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分心。
  兩天后。
  陳汐他們和聶興貞等人之間的差距,已只剩下不足一百個隕石距離!
  換而言之,在這兩天中,平均每天陳汐他們都要拉近二百余個隕石距離,這絕對是一個足以令任何人驚心的一個數字。
  因為這個數字意味著,陳汐在符道上的造詣,的確要比谷月茹這一位符神更強一籌!
  “該死!這些家伙簡直是陰魂不散!”
  這一刻,鐘離落再忍不住低聲咕噥了一句,眉宇間已盡是陰郁之色。
  “閉嘴!不要打擾到谷師妹!”
  聶興貞瞪了對方一眼。
  他同樣心中沉重無比,感到了一種莫大壓力,不止如此,越是往后,谷月茹的破禁速度就越來越慢,雖然這種變化及其細微,幾乎是不易察覺,可當累積到一定程度,卻是能夠讓人清晰分辨出來的。
  不止如此,隨著越往彗星甬道深處,那不斷從宙宇中墜落下來的彗星威力就越密集,威力也是越來越強大,令得他也感到吃力無比,唯有靠不斷吞服仙丹妙藥來補充急劇損耗的仙力。
  “聶大哥,你說如果……如果他們真的被他們追上來,我們該怎么辦?”鐘離落忽然問道。
  聶興貞怔了怔,這個問題令他也有些不知該如何回答,最終煩躁揮手道:“別廢話了,等他們追上來再說!”
  鐘離落擰眉,惡狠狠道:“如果真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可不會讓他們就這樣容易超過我們!”
  聶興貞心中一跳,厲聲道:“鐘離師弟,你可別胡來!別忘了,咱們在這里的一切行動,都逃不開華劍空前輩法眼!”
  鐘離落撇了撇嘴,不再多言,心中卻暗道:“學院又沒規定不允許在此動手?既然是競爭,只要不傷到對方不就行了?”
  與此同時,凌輕舞和葉唐也在交談。
  “葉唐師弟,你說如果我們攆上對方時,對方會否跟我們動手?”凌輕舞道。
  葉唐明顯一怔,旋即搖頭笑道:“應該不會吧,咱們畢竟是同門,這種競爭遠不止于動手來解決。”
  凌輕舞哼道:“那可不見得,道皇傳承啊,誰不想獲得?為了這等傳承,他們必然不會甘心被我們超越的。”
  葉唐笑了笑:“師姐莫非認為,他們必然會出手阻止我們了?”
  凌輕舞點頭:“不得不防。”
  又是兩天過去。
  哪怕聶興貞他們再不愿意看見,也不得不承認,他們快要被陳汐他們超越了!
  此時他們的位置在第二千六百三十個隕石上,而陳汐他們已抵達在二千五百五十五塊隕石上,彼此之間,只相差了三十五個隕石距離!
  這點距離之間,他們甚至摒棄傳音,可以面對面直接交談了。
  聶興貞哪怕再控制情緒,神色間也不免浮現一抹陰霾,而鐘離落的臉色已是陰沉的快淌出水來。
  至于谷月茹,她依舊專注在眼前禁制之上,心無旁騖,能夠擁有這等心性,她那符道大宗師的造詣的確并非是浪得虛名。
  “做好戰斗準備,我看那家伙臉色有些不善。”凌輕舞瞥了鐘離落一眼,傳音給葉唐。
  葉唐不著痕跡地點了點頭,他同樣也注意到了這一幕。
  至于陳汐,同樣和谷月茹一樣,心無旁騖,在專心破解禁制。
  所以他渾然沒有察覺到,空氣中的氣氛不知不覺間變得沉寂、壓抑許多,充斥著一股劍拔弩張的味道。
  “這下有好戲看了!”
  道皇古地外,華劍空突然開口,漠然冰冷的唇角掀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聞言,王道廬和左丘泰武皆都精神一振,紛紛問詢起來,當得知陳汐他們只差三十余個禁制就能追攆上聶興貞他們時,皆都禁不住發出一陣驚嘆。
  “好戲可不止如此,說不定……他們還會斗上一場!”
  華劍空輕聲開口,一句話,就吸引了在場所有老古董注意力,戰斗?這可太有趣了!
  ——
  PS:4更完畢!這一章原本打算叫帶我裝逼帶我飛的,后來想想太惡俗了……另外,月末最后一天,小伙伴們別嫌煩,再不哭嚎兩句,名次徹底被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