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396 往生之力

彗星甬道上。
  伴隨時間流逝,陳汐他們一步步緊逼上前,當聶興貞他們抵達第二千六百三十五個隕石上時,陳汐他們已堪堪抵達二千六百三十三個隕石上。
  他們彼此之間,已僅僅只剩下一個隕石距離!
  原本就劍拔弩張的氣氛,在這一刻也是緊繃到了極致。
  鏘!
  這一刻,神色陰沉無比的鐘離落再也按捺不住,霍然轉身,將手中雙刀遙遙指向了陳汐等人!
  雙刀一黑一白,寒光四射,仙霞蒸騰,釋放著懾人的芒。
  見此,陳汐猛地從破解禁制中清醒,目光如電冷冷掃視而去。
  幾乎是同時,凌輕舞和葉唐也是眸光一冷,周身戰意洶涌,做好了戰斗準備。
  “鐘離師弟!”
  聶興貞見此,心中一緊,開口喝斥了對方一句,“莫要胡來!”
  音如驚雷,令得前方的谷月茹也是驚醒過來,當扭頭瞥見這樣一幕時,原本就略顯蒼白的俏臉一下子變得煞白。
  她沒想到,對方追攆的度竟會如此快,令她的信心也遭受到了不小打擊,尤其當注意到他們彼此間那劍拔弩張的對峙氣氛時,她心中也是亂作一團,下意識開口道:“千萬不要動手。”
  見此,陳汐若有所思地看了對方一眼,當即笑道:“聶師兄、谷師姐,這彗星甬道后邊的禁制越來越厲害,我們雙方不如一起合作如何?即便是競爭,起碼要等闖過此地也不遲。”
  此話一出,大出眾人意料,不止是聶興貞和谷月茹他們,連凌輕舞和葉唐也皺了皺眉,搞不清楚陳汐為何突然提出這樣一個建議。
  “哼,誰跟你們合作,別癡心妄想了!”
  不等其他人開口,那鐘離落已冷哼開口拒絕。
  陳汐笑了笑,自始至終地沒看他一眼,目光一直落在聶興貞和谷月茹身上。
  這種近乎無視的態度,徹底激怒了鐘離落,他原本就積攢了一肚子的憤怒,被陳汐這么一刺激,頓時爆了,雙刀交錯,猛地斬出一道“乂”字形交錯刀芒。
  哧啦!
  這一擊鋒利肅殺,撕裂虛空,出一聲如撕裂布帛的尖利嘯音,當頭朝陳汐破殺而去。
  誰也沒想到,鐘離落竟說動手就動手,當聶興貞和谷月茹欲要阻攔時,已經來不及了。
  嘭!
  陳汐手中紫穹仙劍一揮,猶如羚羊掛角,不染一絲煙火氣息,輕易將對方這一擊抹除,消弭一空。
  好強!
  聶興貞和谷月茹齊齊眼瞳一縮,陳汐這一擊不顯山不露水,可卻能在輕描淡寫之間將鐘離落的破殺一擊化解,其戰斗力可想而知有何等強大。
  他們二人乃是斗天圣榜排名第一、第二的存在,自是看出,雖然僅僅只是簡單一擊,可已經是高下立分!
  鐘離落也是微微一怔,他也能夠預料到,自己這一擊不可能傷到對方,可卻還是沒想到,對方竟會如此輕易將自己的攻勢化解了。
  “找死!”
  “竟敢動手!”
  凌輕舞和葉唐也被激怒,原本他們念在彼此都是同門的份上,本不打算和對方關系搞得太僵,誰曾想這鐘離落竟如此不知好歹。
  不過不等他們動手,就被陳汐攔住,搖頭道:“稍安勿躁。”
  說著,他再次向聶興貞出邀請:“諸位想必很清楚,此地已是彗星甬道的深處,不僅充斥諸多彗星攻擊,且禁制的力量也是越來越強大,我們若是在這時候戰斗起來,只怕誰都無法通過此地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畢竟,我們雙方已經不間斷在此行進七天七夜,彼此體力也消耗極大,在這種情況下應當合作才對,而不是戰斗,不是么?”
  此話一出,倒是令得聶興貞和谷月茹沉吟不已。
  不止是他們,凌輕舞和葉唐也露出思索之色,因為正如陳汐所說,他們已不間斷戰斗七天七夜,哪怕是鐵打的身軀也已快要達到極限。
  在這種情況下,的確是不適宜生激烈的沖突了,否則還真有可能止步于此,再無緣于那道皇傳承認了。
  “陳汐師弟放心,我們不會和你們動手。”
  最終,谷月茹開口,作出了決定,不過她下一句話卻是出乎陳汐意料,“不過我們彼此既然是競爭關系,還是各走各的為妥。”
  言外之意就是我們不會戰斗,但也不會和你們合作。
  對于這種決定,凌輕舞和葉唐自然樂意看見,因為他們很清楚,有陳汐帶領,絕對能越對方的步伐了。
  聶興貞看了谷月茹一眼,想要說什么,可看見對方一臉堅決的樣子,也只能作罷。
  至于鐘離落,則極為不甘心接受這樣的決定,正待開口,卻被聶興貞一個警告的眼神逼得將嘴中的話又咽進了肚子中。
  “谷師姐不再考慮一下?”
  陳汐皺眉,他絕對沒什么其他心思,只是想著彼此都是內院弟子,又沒有什么仇恨,雖然是競爭關系,但也是可以合作的。
  “不必了。”
  谷月茹抿了抿嘴,堅定道,“敗就敗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不過還是謝謝師弟你的好意。”
  陳汐心中一嘆,隱約明白,這位谷師姐只怕也是一個內心驕傲到極致的女子,寧愿驕傲的失敗,也不愿承認需要幫助。
  接下來,陳汐不再多說,開始專心破解禁制。
  而谷月茹他們也收攏心思,不再理會其他,一場劍拔弩張的氣氛就這樣被無形化解,消失不見。
  不過,僅僅一個時辰后。
  陳汐他們三人,一躍踏上了聶興貞他們三人所在的隕石上,徹底和對方并駕齊驅。
  這讓聶興貞神色一沉,鐘離落的臉色更是難看之極。
  “恭喜三位了。”唯獨谷月茹笑著拱手,臉色蒼白一片,眸中隱隱有著一抹黯然之色一閃即逝。
  凌輕舞和葉唐見此,倒也不禁有些佩服谷月茹,他們很清楚,此次若非有陳汐在,最終的勝利者,絕對會屬于谷月茹他們了。
  這倒不是恭維,因為這次若沒有陳汐,無論是凌輕舞,還是葉唐,他們根本不可能追攆上谷月茹他們的步伐了。
  甚至,他們都不可能在彗星甬道上走到這一步。
  總的來說,還是谷月茹他們的運氣有些差,偏偏碰上了陳汐這個無法按常理來度量的家伙。
  盞茶功夫后。
  陳汐他們三人率先破解了下一個隕石禁制,一躍而上。
  局勢,也是從此開始徹底扭轉,谷月茹他們被拉在了后方一個隕石距離。
  值得一提的是,若雙方不是同一時間登上隕石,其上的禁制就會重新恢復,供其他人來破解,而無法跟在別人后方撿便宜。
  否則陳汐他們只怕早已趕上谷月茹他們了。
  此時的情形時,谷月茹他們佇足在二千六百三十六個隕石上,而陳汐他們則在二千六百三十七個隕石上。
  噗!
  不過,就在陳汐打算破解下一個隕石禁制時,在那后方隕石上的谷月茹猛地吐出一口血來,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透明。
  這讓聶興貞和鐘離落心中猛地一驚,連忙上前扶住她,唯恐她遭遇什么不測了。
  “我沒事。”
  谷月茹強自一笑,擦拭掉唇角血痕,繼續開始破除禁制。
  見此,陳汐并未繼續破除禁制,似是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凌輕舞和葉唐見此,交換了一個眼神,并未去催促陳汐繼續前進,因為兩人隱約間已猜到陳汐要做什么了。
  足足一炷香后,谷月茹終于破除了那一道禁制,帶著聶興貞和鐘離落踏上了陳汐他們所在的隕石。
  如此一來,他們雙方又處在了同一個起跑線上。
  這讓聶興貞和鐘離落一怔,似有些猜不透對方究竟要做什么。
  但很快,陳汐就給出了答案:“一起走吧,若再這樣下去,谷師姐的修道根基也必將會遭受重創,得不償失。”
  谷月茹怔了怔,還要拒絕,卻被陳汐揮手道:“就這么決定了,想要競爭,等通過這彗星甬道再說。”
  這句話說的霸氣決斷,透著一股不容拒絕的味道。
  “不錯,一起走吧,我們畢竟是同門,而不是敵人。”葉唐灑然一笑。
  凌輕舞抿了抿嘴,并未多說什么。
  這一刻,聶興貞和鐘離落才終于徹底明白,陳汐一直都未曾把他們當過對手,心中竟是莫名其妙地涌出一抹復雜情緒,似是感慨、似是慚愧。
  “多謝了。”
  聶興貞認真道,他替谷月茹作出了答復,因為他也不忍心谷月茹再如此拼下去。
  “我為剛才的不敬道歉。”
  與此同時,鐘離落也是深吸一口氣,拱手開口,哪怕他再心高氣傲,也不得不承認,陳汐的做法,值得他作出道歉。
  陳汐笑了笑,不再遲疑,開始專心破解禁制。
  谷月茹咬了咬櫻唇,最終也來到陳汐身邊,和他一起行動。
  至于凌輕舞、葉唐、聶興貞、鐘離落四人,自然充當起了護衛,一起防御抵抗著那不斷從宙宇中奔襲而來的彗星。
  隊伍成員壯大了一倍之后,竟是配合的頗為默契。
  “不戰而屈人……了不得!”
  道皇古地外,華劍空眸中閃爍神輝,如電激射,言辭中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
  ——
  ps:月末最后6個小時,每個月這時候是最慘烈的,還沒投月票的兄弟姐妹們趕緊投了吧~~過期就清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