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397 黃昏之光

感謝壕、一青竹、knkncq的打賞捧場支持~
  ——
  不戰而屈人?
  聞言,王道廬和左丘泰武都微微一怔,不過當從華劍空口了解到發生在彗星甬道上的一切后,兩人也是禁不住一陣感慨。
  這小,年紀輕輕,竟已具備了這樣的胸襟和目光,來日當他踏足仙王之境,只怕能引領一個時代洪流了!
  ……
  彗星甬道上。
  沒有了競爭,陳汐他們人合作的極為默契。
  陳汐和谷月茹在前方破除禁制,而凌輕舞他們四人則一起抵御彗星奔襲,進境竟是頗為神速。
  第二千百四十個隕石。
  第二千百十個隕石。
  第二千七百五十……
  ……
  三天后,他們一舉踏入到了第二千百個隕石上,再差一百個隕石,就能順利通過這一條彗星甬道!
  而在這個過程,他們每破開一個隕石禁制,各自就能獲得一縷圣道氣息,可謂是收獲不斷。
  像陳汐,在融合了五行、風雷神紋之后,再次融合了太極和星湮兩大罕見神紋,如今連涅淪神紋也融合了八成左右!
  這等收獲,絕對是陳汐之前無法預料的,可以算是意外驚喜。
  可以想象,當通過這最后一百重禁制后,那涅淪神紋只怕也能徹底融合,到那時可就只剩一個不滅神紋,就能開辟他的“符之圣道”了。
  不過這一刻的陳汐,顯然并未關注到這些。
  “聽聞這最后一百個隕石上的禁制,才是彗星甬道上最恐怖的存在,當年連院長他們也都被困在這里足足七天之久,咱們可也不能大意了。”
  陳汐飛快囑咐了一聲。
  其他人聞言,神色皆都一肅,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其實抵達此地后,他們或多或少都已感到了一陣疲憊,沒辦法,在破禁的過程,他們幾乎是毫無停歇,一直在不間斷作戰,對身心力量消耗極大。
  若非他們皆都準備了充足了丹藥,只怕早在半途時就堅持不住了。
  不過即便如此,疲憊還是在所難免的。
  凌輕舞他們如此,可想而知在破除禁制的陳汐和谷月茹二人,消耗又是何等巨大了,消耗的不止是體力,更多的是心力!
  甚至谷月茹常常不得不借助“天心絡神丹”來補充心力,這無異于飲鴆止渴,但為了破除那一重重禁制,她也不得不如此。
  不過在后來,當陳汐了解到這一切后,頓時拒絕了谷月茹的幫助,讓她在一旁看著,由他自己一個人去破禁。
  谷月茹拗不過陳汐,也只能接受這個決定。
  而在這個過程,她也終于意識到,陳汐的符道修為何止是比她強一點,還是強太多了,甚至她都懷疑,陳汐如今已擁有“符神”之境的造詣了!
  不止如此,陳汐的心力之強大,同樣出乎她意料,直至如今,她竟沒有發現陳汐氣息有一絲異常變化!
  難道他的心力修為已達到了“心嬰”地步?
  谷月茹被自己這個猜測嚇了一跳,不過仔細一想卻愈發感覺自己的猜測并不夸張,因為陳汐表現的實在太強,早已超出了圣仙境所擁有的范疇。
  但很快,谷月茹就顧不得再胡思亂想,因為陳汐開始破解那第二千百個零一個禁制了!
  她的目光一下鎖定那隕石禁制上,并未推演,只是在觀摩其上的禁制圖案,想要看一看陳汐會如何破解。
  自打和陳汐他們一起展開行動后,谷月茹就一直在暗暗觀察陳汐的破禁手法,那等超凡的造詣,不止一次令她心驚嘆,常常有豁然開朗、大開眼界的感覺。
  可以說,這一路單單只是揣摩陳汐那破禁手法,都讓她大感獲益匪淺,由內而外感到一種喜悅。
  她同樣也癡狂醉心于符道,從修行之初就一直堅定不移地走在符道之路上,直至如今符道早已成為了她生命的一部分。
  因為太過癡心于符道,她還被其師尊戲稱為“小符癡”,這個綽號也漸漸被整個學院弟所知曉。
  像她這樣的符道大宗師,自然有理由驕傲,無論走到哪里,都會獲得無數崇慕、欣賞、欽佩的目光。
  可現在……
  她卻像一個剛剛踏入符道的學徒般,變得認真、專注,唯恐錯過任何觀摩學習符道的細節了。
  心,也是不時泛起驚訝、欣喜、意外、震驚……等等情緒,簡直像一個小女生一般,哪還有一絲斗天圣榜第二名弟的威勢。
  陳汐渾然沒有意識到,自己不知不覺之間,已經在無形折服了一位符道大宗師,不過這一切卻是清晰落入了凌輕舞他們眼。
  對于此,凌輕舞只是撇了撇嘴,唐則有些暗暗驚奇,自己這位陳汐師弟的魅力未免也太強悍了吧?
  而聶興貞和鐘離落則交換了一個眼神,心皆是一嘆,但卻不得不佩服,能讓谷月茹這等心高氣傲的女表現出這種近乎虔誠般的樣,可想而知陳汐在符道上的造詣是何等的驚人了。
  哪怕這次他們徹底輸了,也真輸的不冤啊!
  ……
  嗡!
  第二千百零一個隕石上的禁制被破除,陳汐毫不遲疑,帶著眾人踏上了那一顆隕石,開始破解下一個禁制。
  而見此,谷月茹再忍不住低聲問道:“陳汐師弟,剛才的那一種禁制上,似有神明的力量波動,你又是如何找到其陣眼的?”
  陳汐一怔,扭頭看著谷月茹那好奇的目光,笑了笑,也沒有隱瞞,道:“那種禁制已可以被稱作神箓,能夠溝通天地神明力量,想要破解的確極為麻煩,但并非是無跡可尋……”
  說著,他將其的訣竅一一解釋了一遍。
  神箓!
  聽完這一切,谷月茹心一顫,終于明白陳汐的符道造詣的確已達到了“符神”之境!
  因為她曾聽其師尊說過,符道禁制的最高境界,便是神箓,一經布下,有如神助,可以溝通天地神明之力,威能滔天,超乎想象。
  而能夠布置神箓的,則無一不具備著“符神”之境的水準!
  像谷月茹的師尊步平,便是一位擁有“符神”造詣的存在,對于步平的這種說法,谷月茹自是深信不疑。
  原來,自己這位師弟居然已將符道臻至這般地步了……
  不知不覺地,谷月茹心愈發佩服起陳汐了。
  或許她的修為要比陳汐深厚一些,在斗天圣榜上的排名也是顯赫無比,可這些對她而言,都不如符道重要。
  而陳汐能夠在符道上超出她一籌,她心又哪可能不敬服了?
  一炷香后。
  陳汐再次破解了一道禁制,趁此機會,谷月茹似作出了什么決定似的,略帶期待地看著陳汐,道:“陳汐師弟,聽說你建立了一個辰盟?不知我能否加入其了?”
  此話一出,頓時驚住了凌輕舞等人,似沒想到在這等時刻谷月茹怎會作出這樣一個決定了。
  “師姐可是要和我一起切磋符道?”陳汐也是怔了怔,旋即就笑問道。
  “談不上切磋,是學習。”谷月茹實話實說。
  陳汐有些受寵若驚,笑道:“師姐你可折煞我了,若你愿意,可以隨時來劍廬洞府找我交流符道心得的,哪用得上再加入辰盟?”
  谷月茹略帶失望道:“這么說,你是拒絕我加入了么?”
  陳汐連忙道:“哪敢,師弟我隨時歡迎谷師姐加入!”
  笑話,像谷月茹這等斗天圣榜排名第二的存在,本身又是一位符道大宗師,他巴不得對方能加入辰盟呢,又哪可能會拒絕了?
  谷月茹頓時笑了,燦然明麗:“那就這樣說定了。”
  看著她高興成這樣,凌輕舞等人都一臉的不可思議,自己主動送上門還高興成這樣,簡直是不可理喻啊。
  當然,通過這件事也讓他們愈發清楚,谷月茹對待符道時的態度是何等癡狂,為了擁有學習的機會,她甚至可以屈尊紆貴,而放眼整個道皇學院,又有哪一個弟能擁有像她這般的求道態度?
  轟隆隆!
  成千上百的彗星從漫天宙宇飛奔而來,劃下一道道瀲滟刺目的耀眼光澤,威勢磅礴,駭人無比,頓時驚得凌輕舞等人不敢再胡思亂想。
  而陳汐則開始繼續破除禁制。
  的確如他跟谷月茹所講的那樣,這彗星甬道最后一百重上的禁制,五一不充盈著真正的神箓力量。
  那等力量宏大、神秘、至高、乃是神明之力,以他目前的符道造詣,也僅僅只能去破解,而無法去掌控。
  這還多虧了他當初甫一踏上修行之路,就被季禺以煉制劍箓的法門,接觸到了五行神箓的各種神秘之處,除了神箓所具備的神明之力,其他諸如神箓的紋理、軌跡、陣圖、都被他了然于心。
  而五行神箓可是一切神箓的基礎,再加上在符界大衍塔時,他又曾在其不斷接觸各種陣法圖案、神箓秘紋,令得他對神箓這等存在早已熟悉之極,雖談不上掌控,可若是去破解,還是可以辦到的,只是有些麻煩罷了。
  因為其的神明力量,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推演和破解掉的。
  當然,如果能掌控其的神明之力,他破解的時候絕對可以要更容易一些,而不會像現在這般,每破解一重禁制,就要消耗近一炷香的時間。
  ——
  PS:思緒卡了很長時間,第二更發的有些晚了,第三更在12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