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398 終結之力

在陳汐他們開始破除最后一百重禁制的時候,道皇古地外,華劍空也一直在關注這一幕。
  甚至,他比之前要顯得更為認真和肅穆。
  因為他同樣清楚,那最后一百重禁制威力何等強大,乃是當年道皇親手所布置的神箓禁制,當今院長曾經就被困在此地半個月之久,差點沒能通過了。
  不止如此,在道皇古地每一次開啟之后,每一次進入彗星甬道的弟子九成九都是敗退在了這最后一百重禁制上。
  沒辦法,那等禁制之力實在太難,充斥神明之力,別說是圣仙境,就連仙王境進入其中,用蠻力也無法將其毀掉,也只能老老實實尋覓到禁制中的陣眼,憑借推演之力將其破除掉。
  可以說,無論是不滅王冢、還是往生血池,皆都比彗星甬道更危險,但論及棘手和麻煩,卻是以彗星甬道為最。
  因為它不僅需要弟子之間配合默契,且充斥三千之禁,猶如三千道關卡般,一步跨不過去,那就徹底和道皇傳承無緣了。
  在這等情況下,華劍空也不禁有些擔心陳汐他們會折戟在其中了,那樣的話……有可能會對整個道皇學院都產生不利影響!
  原因很簡單,道皇傳承太過重要,涉及到整個道皇學院的方方面面,若是此次沒有弟子能夠獲得其中傳承,下一次也不知道要等到多少年以后了。
  而眾所周知,鴻蒙遺地早已覆滅,三界動蕩少則百年,多則千年就要徹底爆發,到那時候還談什么道皇傳承。
  “天數難料,隨運而動。”
  不經意地,華劍空腦海中閃過這句話。
  這是他在主持道皇古地之前,其師尊隨口囑咐,如今細細一想,華劍空心中卻不禁一嘆,的確,任憑自己再如何擔心,一切還要看天數,看機運了……
  不過下一刻,華劍空卻已顧不得考慮這些,他的心神一下子被彗星甬道上發生的一幕幕所吸引。
  隨著時間流逝,他眼眸也是一點點收縮,依稀能夠看見,一抹驚異之色在其眉宇間逐漸涌起,越來越濃郁。
  這時候的他,整個人都猶如怔在那里,像一個雕塑。
  “發生了何事?”
  “該不會陳汐他們遇到什么兇險了吧?”
  王道廬和左丘泰武齊齊注意到了華劍空的神態變化,禁不住心中咯噔一聲,連忙問出聲來。
  他們同樣也清楚彗星甬道上的一切,連當今院長都曾被困在其中七天之久,可想而知那最后一百重禁制有何等厲害。
  若是陳汐他們在其中遭遇什么不測,那可就令人遺憾了。
  華劍空不言,心神都關注在彗星甬道上。
  見到這樣一幕,令得王道廬他們的心也懸了起來。
  隨著時間推移,已經整整過去五天之久,自始至終,華劍空便未曾再言語過,單從他那神情中,根本看不出一絲端倪來。
  這樣一來,在場氣氛也開始變得沉寂。
  難道陳汐他們也被困在其中了?
  若是他們失敗,這一次道皇古地開啟的意義,可就全部付之東流了……
  王道廬和左丘泰武心中思緒如飛。
  不止是他們二人,就連那些關注此地變化的一道道老古董意念,也都在彼此交談著,言辭之間莫不帶著一抹驚疑之色。
  “應該不會有錯了……”
  就在這一天,一直沉默不言的華劍空忽然喃喃開口,引起了其他人注意。
  “怎么樣?他們是否能堅持到最后?”
  王道廬連忙出聲問詢。
  華劍空一怔,神色古怪地掃了王道廬一眼。
  這個眼神,令王道廬心中一緊,倒吸涼氣道:“難道說……他們已經失敗了?”
  華劍空見此,頓時明白對方誤會了,唇角不由泛起一抹感慨之色:“若是失敗,我倒不止于如此驚訝了。”
  王道廬等人皆都一頭霧水,這是什么意思?
  “不必猜了,他們只差三個禁制,就可以順利通過彗星甬道了。”華劍空隨口道,“不出意外,今日午時,他們便可以離開彗星甬道,見到仙冥之棺了。”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無論是王道廬、左丘泰武,還是那些一直關注此地的老古董意念,之前都在擔心陳汐他們會被困在其中多久,哪曾想到,對方居然馬上要順利通過彗星甬道了!
  這種強大的反差,令得他們都是一愣,半響才都回過神來。
  “你是說,他們在這五天中,順利破除了最后一百重禁制,沒有遇到一絲阻礙?”有老古董震驚問出聲。
  “五天時間,居然比當年院長還略勝一籌啊!”
  “厲害,我看陳汐這小家伙果然非尋常可比。”
  一陣驚嘆聲響起,但更多的卻是疑惑。
  沒辦法,華劍空只能把其中發生的一切一一告之。
  原來在這五天時間中,他一直在觀察陳汐他們的行動,但卻驚異發現,在抵達最后一百重禁制后,他們的行動竟沒有遇到任何阻礙,雖說每次破除禁制的時間長達一炷香時間,但卻從未碰壁過。
  并且他們一直按照這種速度步步推移,令得華劍空也是內心震驚不已,一直在思索這其中的奧妙。
  直至如今,他總算能大致分辨出,并非是那最后一百重禁制變弱了,而是陳汐符道造詣太強了!超乎想象的強大!
  他似乎對神箓力量了然于心,表現得也異常的平靜和從容,自打開始破除禁制,根本就沒有停下來思考過。
  這一切,都讓華劍空意識到一個問題,當年自己收走陳汐的那一柄劍箓,或許就是這小子親手煉制的!
  因為這柄劍箓如今正保管在他手中,以他對劍的認知,自不難發現劍箓內部的奧妙所在,其中不止有五行神箓坐鎮,還有其他四種蘊含著風、雷、陰、陽四種大道奧妙的神箓坐鎮。
  原本他還以為,這件符兵道寶是陳汐的師門為其煉制,可如今看來,明顯是他判斷錯誤了。
  “了不得,了不得啊!”
  從華劍空口中得知這一切后,一眾老古董都是練練驚嘆不已。
  不過華劍空可沒敢把他的猜測和有關劍箓的事情和盤托出,因為這是他師尊的囑咐,涉及到了某個至高道統。
  雖說他早已猜到了那個道統是何方神圣,但卻也不敢妄自開口了。
  “不對,他們此次六個人,即便都順利通過彗星甬道,可最終能夠獲取道皇傳承認可的名額可僅僅只有三個,如此一來,他們之間只怕又要上演一場紛爭了。”
  有老古董突然開口,引起了其他人注意。
  “等等看吧,通過仙冥之棺之后,便是往生血池,那其中的考驗雖簡單,可卻是所有考驗中最危險的,或許等這一次考驗之后,才能分出個結果來。”
  華劍空開口說道。
  ……
  彗星甬道上。
  陳汐正在專心破解最后一重禁制。
  這一刻,其他人皆都按捺不住心中激動,期待不已,渾身的疲憊竟似一下子一掃而空了。
  因為通過這最后一重禁制之后,他們就能見識到真正的仙冥之棺,而后進入最后一重考驗之地往生血池!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只差最后一環,就能真正和道皇傳承謀面了!
  嗡~
  一陣禁制波動響徹,最后一重禁制被破解成功,只不過和以往不同,這一次禁制波動的力量極為宏大,直沖九天十地,擴散八荒**。
  一剎那間,整個正在燃燒的星空齊齊晃動起來,一顆顆璀璨的彗星,驀地靜止在星空上,噴涌出億萬丈的繽紛神輝,浩大無量。
  那等情景,極為震撼人心,猶如這片星空在這一刻從沉睡中蘇醒了過來一般。
  不過還不等陳汐他們驚嘆,只覺眼前視野一陣變幻,身軀不受控制地被一股巨力挪移,下一刻,就消失在最后一個隕石上。
  ……
  這是一片空寂冰冷的殿宇,地面由古樸的青磚鋪砌,四壁灰暗一片,空蕩蕩沒有任何擺飾。
  唯獨在大殿中央陳列著一副古老的青銅棺材!
  嗡!
  一陣虛空波動泛起,陳汐等人的身影倏然出現在了這大殿之中,而后,他們的目光幾乎是不約而同就被大殿中央的青銅之棺所吸引。
  那青銅棺材高九丈九,寬三丈三,長九十九丈,造型古舊,表面上密布著繁密無比的神秘圖紋。
  有十日當空,有神魔狩獵,有陰陽分曉,有萬物運轉……每一副圖案皆都神秘、恢弘無比,令人遠遠一望,仿似恍惚間回到了那混沌初開的蠻荒歲月中。
  仙冥之棺!
  剎那間,眾人就齊齊判斷出,這必然就是那傳說中號稱能埋藏九天十地的太古神物!
  傳聞中,此神物極為逆天,能夠拘囿仙冥二界,可惜在祭煉一半時,就被天道所不容,降下懲罰,差點被徹底毀掉,也是在后來被道皇偶然尋覓得到,存放在了此地。
  “你們快過來看,這好像是……”
  凌輕舞此時已來到了那仙冥之棺的側面,似發現了什么,神色間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驚色。
  陳汐他們心中一凜,也都齊齊來到凌輕舞所在位置,抬眼望向仙冥之棺表面時,頓時也發現了一幕觸目驚心的畫面!
  ——
  ps:在月末的最后說幾句話,這個月為了月票戰,小伙伴們都盡力了,金魚看在眼中,真心感激,因為大家都知道,符皇已經進入到后期了,還能擁有這么大的號召力,絕對超乎了金魚的想象。
  尤其是v群中的x壕、檸檬少年、青天、我是壞人等等小伙伴,這個月出了不少力,泥布丁童鞋更是把賬號給我讓我打賞,讓金魚都有些誠惶誠恐了,真心滿滿的感動。
  這個月更新到現在,平均每天3更左右,能更新這么多,絕對和大家的支持分不開,下個月,會繼續加更,這個月的打賞,下個月都會一一補上,更新絕對不會少了。
  金魚也只能以這種方式報答小伙伴們一直的支持了,最后,再次拜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