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400 名揚學院

道皇古地外。
  華劍空忽然開口,說了一句“他們已進入往生血池”,便即盤膝坐地,閉目不言,靜靜打坐。
  原因很簡單,仙冥之棺的存在,不止能阻斷天道之力滲透,且令他也再無法感知到其的一切。
  在這等情況下,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等候最終結果。
  王道廬和左丘泰武顯然也明白這一點,當即也是盤膝坐地,靜靜等候起來。
  ……
  嗡!
  一陣奇異的力量波動,下一刻,陳汐他們三人已經出現在一片陌生的天地。
  黑色的蒼穹、大地、山巒……放眼望去,這片天地到處黑暗一片,猶如亙古至今就被永夜所籠罩。
  唯獨在那央蒼穹之下,靜靜漂浮著一座血池,血池呈現渾圓之狀,占地千丈范圍,釋放著瀲滟妖異的血色光澤。
  在這一片黑暗,一座血池當空懸浮,血光沖霄,彌漫令人心悸的晦澀波動,顯得極為吸引眼球。
  嘩啦~嘩啦~
  當陳汐三人甫一出現在這一片永夜般的世界,那血池之,驀地翻滾起一層層血色漣漪,發出浪濤拍岸般的轟鳴之音,打破了這黑暗世界的寂靜。
  僅僅一瞬間,整個世界像從亙古歲月的沉睡清醒過來,彌漫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奇異晦澀氣息。
  那等氣息神秘之極,給人心靈都帶來一種難言的壓迫,猶如被一尊蓋世魔神的眸盯住了一般,令得陳汐三人的臉色皆都微微一變。
  好恐怖的氣息!
  這一刻,三人皆都下意識運轉渾身仙力,氣機轟鳴,整個人的精氣神猶如火山爆發般,釋放出巔峰之力,以此來抵御那無所不在的可怖壓迫之力。
  轟隆隆!
  就在三人做完這一切的時候,那蒼穹之下的血池之,驀地產生如驚雷般的轟鳴,血浪滔天,響徹天十地。
  而就在那滔天血浪,一尊高有三丈,通體被一縷縷血水縈繞的身影,一點點從血池站起了身軀。
  這身影渾身都被血光充盈,令人根本看不清楚其面容,唯獨那一雙眸赤紅、漠然、平靜,閃爍著一縷縷奇異而神秘的光澤。
  伴隨著這一道身影出現,那原本轟鳴翻滾不休的血池突然歸于沉寂,波瀾不驚,猶如一泓死水。
  遠遠望去,佇足在那血池之上的身影,仿似成為了這天地之間的一尊神祗,渾身都充斥著一股可怖驚人的氣息,令八方風云色變。
  “往生戰偶!”
  凌輕舞失聲,她認出了那身影的來歷,并非是往生獸,而是比往生獸更強大的往生戰偶!
  “什么是往生戰偶?”
  陳汐和唐心皆是一凜,敏銳發現眼前這一幕有些不同尋常。
  “一種早已湮滅于三界的怪物,傳聞是鬼方偃師一族的至高傳承,此等戰偶,因為獲取了往生血池的力量,號稱往生不滅,每殺死一次,就會瞬間復活,并且戰斗力也會隨之提升一籌,極為可怕。”
  凌輕舞飛快說道,“我也是在一部古老的典籍偶爾見到過,原本以為咱們這次的對手會是往生獸,哪曾想竟是這鬼東西!”
  鬼方偃師一族!
  聽到這個字眼,陳汐心狠狠一震,剎那間就想起了太多往事。
  早在人間界的時候,陳汐曾和阿秀偶然間進入到了一處秘地,在其見識到了諸多來自鬼方偃師一族的靈魂戰偶。
  尤其是在那秘地祭臺上,更是讓陳汐獲得了鬼方偃師一族的傳承秘法《御物萬圣典》,以及一具神秘的靈魂戰偶——殤!
  殤如今跟隨在甄流晴身邊,自打陳汐進入仙界,就未曾再與之見面,而那《御物萬圣典》則一直被他帶在身上,不過已經快要被他遺忘了。
  畢竟,這秘法來自鬼方偃師一族,在太古時期的道統之爭,鬼方偃師一族被驅逐出三界,如今已分布在域外,成為了域外異族的一員,對于整個三界而言,這秘法就是一個禁忌之物,一旦發現,必然會引來太多麻煩和紛爭。
  可陳汐卻萬萬沒想到,這道皇古地最神秘的“往生血地”,居然會和鬼方偃師一族有所牽連了。
  難道,當年的道皇也曾和鬼方偃師一族有著一段淵源不成?否則,這往生血池怎會有“往生戰偶”這等存在?
  這些念頭只是在陳汐心一閃,他就徹底清醒過來,道:“咱們這次的考驗,該不會就是擊敗這一尊往生戰偶吧?”
  凌輕舞和唐顯然也意識到這一點,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候,這片天地驀地響徹一道冰冷的聲音——“擊敗吾,則可以獲得傳承,爾等三人,誰來一戰?”
  音如冰冷驚雷,響徹天,充斥莫大威勢。
  幾乎是在聲音響徹的同時,那血池之,渾身縈繞滔天血光的往生戰偶憑空而起,他手持一桿丈八血槍,身姿峻拔,渾身都轟涌出一股可怖懾人的壓迫之力,令虛空都寸寸崩塌,環繞于其身體四周。
  “看來果然是真的了……”陳汐喃喃。
  “此次考驗,只允許一人前往戰斗,一旦失敗,咱們皆都無法再獲得道皇傳承,不如……由我前去應戰吧?”凌輕舞躍躍欲試。
  “據我所知,這往生戰偶殺之不死,每一次復活,實力就會提升一籌,凌師姐可有必勝的把握?”唐禁不住擔憂道。
  凌輕舞怔了怔,搖頭道:“大概有一半把握,不過我畢竟已開辟出屬于自己的圣道法則,咱們之,暫時而言算我最厲害吧?”
  說這話時,她不禁瞥了陳汐一眼,一路走來,她已經發現陳汐實力強歸強,但卻還未開辟屬于他的圣道法則。
  “讓我來吧,我對這怪物還算熟悉。”
  陳汐卻是直接開口,說出一句令凌輕舞和唐皆都吃驚不已的話。
  什么叫熟悉?
  難道他之前曾和往生戰偶廝殺過?
  這可有些匪夷所思了!
  唰!
  不過還不等兩人問清楚,陳汐已是身影一閃,憑空朝那往生血池挪移而去,竟是搶先要挑戰對方了。
  “這家伙!”
  被陳汐搶先一步,令得凌輕舞禁不住氣惱,恨得牙癢癢。
  但旋即她就禁不住擔心起來,陳汐如今還未開辟出圣道法則,哪怕他對往生戰偶極為熟悉,可是一旦戰斗廝殺,又能否戰勝對方了?
  “凌師姐,看來咱們只能充當觀眾了。”
  唐卻是灑然一笑,他對陳汐從來都是充滿信心,心雖擔心對方,可卻依舊認為陳汐既然敢如此決定,必然不會輸了。
  “你還笑,真是沒心沒肺!”
  凌輕舞沒好氣剜了唐一眼,被對方一打岔,她心境已是放松不少,不禁若是有所思地看了唐一眼,暗道難道這家伙是故意的?
  而此時,唐早已把目光望向了遠處往生血池上。
  ……
  血光流竄,染紅半邊永夜蒼穹。
  半空,陳汐和那往生戰偶遙遙對峙,氣機如驚龍出淵,遙遙鎖定對方。
  近距離觀察,這往生戰偶氣勢雖駭人,可也僅僅保持著圣仙境的氣息,不過在陳汐的神諦之眼,卻能發現對方氣息和那往生血池遙遙呼應,渾然一體,產生一種神秘的關聯,反而令得對方的氣息有些深不可測了。
  鏘!
  往生戰偶揮動丈八血槍,遙指遠處陳汐,一股迫人氣勢從其身上轟涌而出。
  轟!
  一聲驚天槍吟,天共鳴,往生戰偶氣焰蓋世,血槍破蒼穹,粉碎虛空!
  在他揮動血槍之時,自身血氣滔天,將十方云層都崩碎,遠遠望去,如同一座亂世洪爐在釋放血氣。
  唰!
  與此同時,陳汐眸光如電,悍然出動,他身影前沖,挾帶萬道燦然圣輝,長達數百里,若宙宇劃來的一顆彗星,熾盛奪目,不可直視!
  此刻,他揮動紫穹仙劍,猶如至尊劍神降臨,要斬破天地牢籠!
  可以看見,他那紫穹仙劍猶如在燃燒,汩汩流淌著神圣般的光,令天地都顫粟,發出尖銳的破碎嘯音。
  轟!
  這一擊,猶如日月相撞,天崩地裂,將永夜天幕都撕爛,其更產生虛空爆碎,煙塵齏粉,血雨滂沱等等異象,令人寒毛倒豎。
  在兩人四周,出現成千上萬道虛空大裂縫,如蛛網般蔓延四面八方,縱橫交叉,可怕無比。
  而在那戰局,無論是陳汐,還是那往生戰偶都如同圣王駕臨,氣吞十萬里山河,舉手投足之間,將天地都崩碎。
  “太強了!”
  唐驚嘆,眸一眨不眨,倒映著遠處的戰斗,泛著驚異的光澤,“陳汐師弟的戰斗力,絕對是我見過的圣仙最為強橫的一個,而要知道,他如今可還未開辟出他的圣道法則,簡直令人不敢想象。”
  “的確很強大,但別忘記了,那往生戰偶每殺死一次,實力就會提升一籌,若陳汐他尋覓不到將其徹底擊敗的法門,后果不堪設想。”
  捫心自問,凌輕舞也不得不承認,陳汐如今具備的戰斗力的確強橫到了極致,令她都感到心驚,自忖若是換她來和陳汐對戰,勝負也只是五五之分。
  可她此刻顧不得關心這些,因為那往生戰偶同樣顯得太過可怖了,令她根本沒心思再拿自己和陳汐對比。
  ——
  PS:看到有童鞋預測金魚因為感冒明天可能請假,放心,金魚已經藥不停,不會請假不會斷更,狀態在的話還會加更,別問原因,就是這么任性~最后,依舊求保底月票~月初保底,大家不要讓符皇掉的太難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