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401 天降星值

那往生戰偶的確很強,不可思議的強大!
  在漫天血光,在虛空裂縫之間,他手執丈八血槍,指天打地,每一擊都挾帶滔天血光,滾滾血力彌漫,如煉獄血皇般,氣勢無匹。
  轟!
  他隨意一擊,就能碾碎蒼穹,神威浩蕩。
  這讓凌輕舞面色凝重,面對這等力量,她也感到一種莫大壓力。
  可再看陳汐,卻與之戰了個不相上下!
  兩人之間的對決,一剎那間就會有千百次交鋒,如同驚雷閃電碰撞,每一次都發出刺目的神光,映照諸天,照亮永夜天幕。
  這等對決,已堪稱是圣仙境的巔峰之戰了!
  “血輪——斬!”
  往生戰偶喝斥,血槍暴空,恐怖氣息噴薄,祭煉虛空,億萬血色槍影將這片天地都覆蓋籠罩,化作一道遮天蔽日的血輪,鎮殺而下。
  面對這一擊,陳汐眸光開闔閃電,體外雷光萬道,衍生出一道道可怖沖霄的颶風,悉數融入其掌紫穹仙劍,劈斬而出。
  遠遠望去,宛如一片古老的風雷世界被陳汐融入一劍之,欲崩裂乾坤!
  “爆!”
  陳汐一聲長嘯,所有雷光、颶風全面轟鳴,自劍身傾瀉,崩亂天地,擊穿虛無,粉碎蒼穹。
  轟!
  兩者劍槍碰撞,爆發無窮神光,十方蒸騰刺目神光,茫茫一片,都被無量爆碎光芒所充斥,天地也是在這一刻哀鳴、顫抖、瀕臨破碎。
  這一幕,看得凌輕舞和唐皆都頭皮發麻,連連閃避抵御那種可怖的余波沖擊,這若是發生在外界,足以引起一場滔天災禍了。
  幸好,這一切在片刻后便結束。
  因為此刻的陳汐,已沖殺到那往生戰偶前,舉劍就轟殺,帶著滔滔風雷之力,一舉將對方身軀碾碎。
  嘭!
  往生戰偶猶如破碎的琉璃,化作漫天碎裂血塊。
  至此,凌輕舞和唐方才敢暗松一口氣。
  而在蒼穹之上,陳汐執劍,傲立虛空,濃密黑發飛舞,眉宇間卻并無任何輕松之色,他的目光如電一般冷冽,牢牢鎖定那懸浮于遠處的血池上。
  這一擊,看似殺死了對方,可陳汐清楚,用不了片刻,對方就會重新在血池復活,且實力會比之前還要厲害一籌!
  這是玉簡早已確認的事情,根本不存在任何僥幸。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也自不會認為,自己剛才那一擊已徹底擊敗對方。
  嘩啦~嘩啦~
  果然,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后,那往生戰偶的身影再次從血池浮現,渾身彌漫著滔滔血光,血眸如火,漠然而冰冷,氣息比剛才還要強大三分!
  “若如此下去,只怕陳汐也必輸無疑啊……”
  見到這一幕,唐放放下的心又懸了起來,面容上泛起一抹擔憂之色,剛才的往生戰偶已經那般強大,現如今又比剛才強大了一籌,若再如此循環下去,陳汐焉有取勝的機會?
  “要不……我們一起動手試試?”
  凌輕舞突然提出一個大膽的建議,但甫一出口,就被唐直接否定,“這么做的話,即便擊敗了這往生戰偶,咱們可也再獲得不到道皇傳承了!”
  “難道我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
  凌輕舞蹙眉,有些煩躁地說道。
  唐深吸一口氣,道:“現如今,也只能如此了,我相信陳汐肯定也知道情況的嚴峻,或許此刻的他,正在尋覓這往生戰偶的破綻!”
  ……
  正如唐所言,此刻的陳汐的確正在尋覓那往生戰偶的破綻。
  尋常的擊殺,根本就徹底擊敗不了對方,因為這血池之充盈著一股“往生”之力,每讓對方復活一次,對方的實力就會提升一籌。
  若這樣下去,戰斗已經根本沒有意義,還不如早早認輸。
  在陳汐看來,既然這“往生血池”是一重考驗,那么必然會存在著徹底擊敗那往生戰偶的法門。
  或許當自己找到這個法門時,就可以輕易闖過此關了。
  遺憾的是,直至如今,陳汐也沒有找到任何頭緒。
  之前和那往生戰偶對戰時,他并未一舉抹殺對方,而是一邊戰斗,一邊在腦海推演著那往生戰偶的構造、特征。
  而推演自離不開《御物萬圣典》這部鬼方偃師一族的至高傳承,其內記載著各式各樣的靈魂戰偶煉制之法,林林總總,不下數萬種之多。
  可陳汐翻來覆去,也是沒有尋覓到一個和眼前這往生戰偶相似的,自然根本尋覓不到一舉將其克制擊潰的法門。
  “看來,想要擊敗對方,只能從那‘往生’之力入手了……”最終,陳汐把注意力落在了那往生之力上。
  什么是往生?
  死而復生、循環無窮!
  這等力量簡直就是逆天,也怪不得此地阻斷了天道之力的滲入,否則一旦被天道察覺,非將其一舉抹除不可。
  轟!
  就在陳汐飛快推演之極,那重新復活的往生戰偶再次暴殺而來,血槍刺空,卷起億萬虛空碎流。
  下一刻,兩者再次對決在一起,彼此沖殺,一擊勝過一擊,在血拼爆綻滔天神輝,如同滂沱光雨,神秘而又震撼。
  陳汐不得不承認,自己遇到的這個對手真的舉世難尋,太過強大了,若非他在不滅王冢內擊敗了劍尊者,將劍道修為臻至劍神圓滿境界,若非他在彗星甬道融合了五行、風雷、太極、星湮、涅淪五種大羅神紋,多半會被對方壓制了。
  不過現在,對方哪怕復活后戰斗力又強盛三分,可陳汐自信依舊足以將其擊殺,唯一困惑他的問題依舊時,該如何徹底將其擊殺,而不會再讓對手復活。
  “殺!”
  這一刻,往生戰偶猛地一聲大喝,震得天宇都裂開,整個人血氣彌漫,席卷天上地下。
  不要說是在這戰局之,就是在遠遠地方,凌輕舞和唐就心一震,倒吸涼氣不止,渾身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壓迫之力,臉色也是變得凝重無比。
  這等蓋世神威,別說是他們,只怕就是聶興貞、谷月茹這等內院頂尖圣仙境存在來了也要受到壓制。
  實在太強大了!
  按照他們的認知,這“往生血池”區域,他們的對手應該是往生獸,而不應該是往生戰偶這等恐怖存在的。
  可偏偏地,他們遭遇到了往生戰偶。
  這看似只是一個細小的變數,可危險程度已是天壤地別!
  在這等時刻,陳汐也不敢再保留,猛地一聲長嘯,紫穹仙劍騰空,演化億萬星辰,每一顆星辰都釋放無量銀輝,在虛空明明滅滅,產生出一股湮滅八方、崩滅虛無的恐怖異象。
  這一劍,蘊含的是“星湮”之力!
  乃是萬全融入圣道之的星湮神紋力量,一劍揮出,萬星湮滅,猶如宙宇黑洞在不斷吞吐,要將天地萬世萬物都湮滅為虛無。
  轟隆一聲,天地亂!
  在這滔天一擊之下,往生戰偶則再次被擊殺!
  雖說第二次擊敗了對手,可陳汐非但沒有任何輕松之色,心情反而沉重許多,因為直至如今,他依舊未曾能徹底擊敗對手。
  如此一來,片刻后對方將繼續往生復活,實力還會再次變得強大一籌!
  不出陳汐所料,片刻后,往生戰偶第二次復活。
  這一刻的往生戰偶,渾身血光反而內斂,渾身猶如披戴著一副血色鎧甲,每一寸肌膚都帶散發著一股金屬般的血色光澤,而其面容上,則覆蓋著一層血色鱗片,只露出一對血色瞳孔,并不猙獰,反而透著一股肅殺、妖異、冰冷的美感。
  遠遠一望,他渾身血光雖內斂,可氣勢卻比之前更可怖,猶如一座蓄積無垠歲月的活火山,一旦爆發,必將是天毀地滅!
  “接吾一拳!”
  往生戰偶這一次手并無血槍,可一拳擊出,卻充斥一股如血龍破空,氣吞萬里的恐怖大氣魄。
  一拳出,天地傾覆,什么也看不見,血茫茫一片。
  “還真是難纏啊!”
  陳汐咬牙,顧不得思索其他,爭鋒相對,縱身而起,紫穹仙劍當空一劃,一道渾圓劍幕憑空浮現。
  此劍幕渾圓剔透,一半漆黑如夜,一半雪白如晝,陰陽于其交替,龍虎在其并濟,給人以圓滿、無懈可擊的大氣象。
  這就是太極神紋之力!
  蘊含著陰、陽、光明、黑暗四種大道法則,其威力也是蘊含著凈化、裁決這等罕見毀滅力量。
  轟隆隆!
  僅僅第一次交鋒,就產生一股恐怖大波動,瞬間日月無光,天地失色,轟鳴聲震耳,似群魔哭嚎,諸神悲吼,血色雷電交織,無盡劍芒綻放,更是數不清的熾盛法則力量在其對撞。
  這等一幕,何止是可怕了得?
  剎那間,凌輕舞和唐手腳一陣發涼,毋庸置疑,若換做他們二人,必然會在這可怖的一擊之被抹殺掉!
  神輝彌漫,陳汐和往生戰偶的身影分開。
  陳汐唇角咳血,臉色微白,是戰斗以來第一次負傷,但并不算太嚴重。
  而那往生戰偶,渾身血色鎧甲破損,不斷有血氣流溢而出,明顯在這一場交鋒也遭受到了創傷。
  “對方越來越強了,若換做剛才,這一擊只怕早已將他抹殺了……”陳汐擦拭掉唇角血漬,眉宇間已是凝重無比。
  ——
  PS:第二更10點左右,今晚會加一更,求保底月票吖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