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402 圣榜之首

一擊之下,陳汐咳血,令凌輕舞和唐的心都揪住,擔憂不已。
  可惜他們身在局外,再擔心也無用,不等回神,那往生戰偶再次殺來,血拳如鉆石版剔透鮮紅,但是轟擊時卻比劫雷還可怖。
  這一拳蘊含一股血之圣道,無堅不摧,強大無匹。
  陳汐神色凝重,渾身暴涌滔天仙光,紫穹仙劍暈染萬千匹練,如星河倒卷,似怒浪橫生,與之硬撼。
  轟!
  兩人之間爆發滔天神焰,超越以往,仿佛要將天地都打破,乾坤塌陷,煙塵沖霄,方圓十萬里之地陷入大混亂之。
  噗!
  這一擊令陳汐再次咳血,身影踉蹌,衣衫破損多處。
  而那往生戰偶也好不到哪里,被劍氣斬落一臂,渾身血氣噴薄,可他卻像感受不到痛苦,再次暴殺而來。
  轟隆隆!
  山崩地裂,兩者轉瞬之間已交手上萬次,直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整片永夜世界都化作了兩者戰場。
  那等對決,若是擱在外界,只怕要震撼整個仙界。
  須知,如今的陳汐何其強大,仙力根基是同輩百倍有余,又擁有劍神圓滿境的道行,不說能傲視萬古圣境之輩,也堪稱同輩數一數二的頂尖存在,難逢對手,可如今卻演變到了這一步。
  凌輕舞二人心頭砰砰劇跳,陳汐能堅持下來嗎?
  “殺!”
  戰斗,陳汐仰天長嘯,戰意洶洶如烈日當空,渾身精氣神都如熔漿火山般徹底爆發,拋開了一切,全力而戰。
  剎那間,整個蒼穹都被染成熾盛之色,只能看見陳汐的身影和那往生戰偶廝殺作一團,每一擊都撼天動地,傲視萬古。
  嘭!
  半響后,往生戰偶爆碎,被陳汐一劍抹除!
  不過陳汐情況也頗為不妙,氣喘吁吁,衣衫染血,臉色蒼白,這一戰贏得實在太艱難,絕對是他晉級圣仙境一來遇到的最為兇險的一戰。
  最為重要的是,這一切都還未結束!
  “怎么會這樣……那家伙居然還沒被徹底抹殺……”
  唐難以置信,這等對決已快要超出圣仙境所能施展的范疇,可如今,那往生戰偶依舊未滅,若是等他再次復活,實力又該強大到何等程度?
  尤為重要的是,陳汐目前的情況似乎也有些不妙,令唐實在擔心他能否在接下來的對決取勝了。
  “陳汐,不必再拼了,大不了我們放棄道皇傳承就是了!”
  見陳汐負傷嚴重,凌輕舞咬了咬牙,突然大聲喊出,她實在不忍心陳汐再去拼殺了,那等對決太可怖,萬一陳汐遭遇不測,一切都完了。
  “無礙。”
  陳汐深吸一口氣,眉宇間泛起一抹堅定執拗之色,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他又怎可能認輸了?
  且不提那道皇傳承,單單是為了河圖碎片,他也必須戰斗到底!
  嘩啦~~嘩啦~~
  片刻后,那一座浮空血池,再次涌現出那一道往生戰偶的身影,這一刻的他和上一次又有不同,渾身的氣息如淵如獄,深不可測,且充盈著一股圓滿、浩瀚的磅礴氣勢。
  遠遠一望,宛如佇足在圣道巔峰的一尊王者,血光無量,睥睨天下!
  轟隆隆!
  伴隨著往生戰偶出現,整片天地都產生嗡鳴、震動,猶如在向一位王者俯首稱臣,那般氣勢,端的是驚天地泣鬼神。
  “又變強了……”
  凌輕舞和唐面色驟變,渾身都一陣冰涼,他們甚至都懷疑,這次的往生戰偶已具備了半步仙王的力量!
  “殺!”
  這一次,陳汐率先出擊,挪移而去,不止施展諸般無上至高劍道傳承,且開始利用空間神紋之力與之周旋。
  剎那之間,戰斗再次爆發。
  ……
  道皇古地外。
  “距離道皇古地關閉僅剩下一個時辰了,其他弟早已返回,就剩下陳汐三人了,可都到了此時了,他們怎么還不出來,該不會出現什么不測了吧?”
  王道廬皺眉,忽然開口,擔心不已。
  “往生獸的力量奇大無比,每一次往生,實力就提升一籌,想要殺死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聽說,往生獸唯一的弱點就在其體內的本命骨上,以陳汐的才智,這時候應該早已發現了這處破綻才對啊,情況的確有些奇怪。”
  “不用瞎猜了,那往生血池被仙冥之棺所籠罩,天道之力也難以滲入其,試問諸位,又有幾個真正了解其內狀況?”
  “唉,老只關心那道皇傳承究竟是否能被得到,其他的老可不關心。”
  虛空,傳承不少老古董意念交流的聲音,他們所討論的都沒錯,錯就錯在他們并不知道,陳汐所面對的并不是往生獸,而是往生戰偶!
  華劍空一直盤膝不動,雙眸緊閉,似已陷入深層次打坐之,其實他此時此刻又哪能對此不關心了。
  可正如前邊所說,因為仙冥之棺的存在,令得他也無法窺伺到往生血池的一切,即便再擔心,也是無可奈何。
  是的,現如今他們依舊只能等待。
  而時間,已緊緊只剩下一個時辰!
  在這短短時間內,陳汐他們又能否成功?
  這一切,都還無法預料。
  ……
  “咳……咳……”
  永夜般的天幕之下,陳汐渾身顫抖,咳血不止,臉色煞白透明,衣衫、頭發皆都染血,模樣狼狽之極。
  可他的腰脊依舊筆直如槍,眼眸依舊燃燒洶洶戰火,眉宇之間依舊充斥著一股堅定卓絕之色,不曾動搖。
  之前,他再次將對手殺死,可同樣也令他遭受重創,如今的他,渾身氣機都差點崩潰,若非憑借一股如鐵意志支撐著,只怕早已堅持不住了。
  相較于前邊的戰斗,他這次取勝可以用慘烈來形容,幾乎是兩敗俱傷,唯一的不同在于,他遭受重創,段時間內無法修復。
  而對方雖被抹殺,可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再次復活,且實力還未再次得到提升。
  這就像一個無法打破的循環,若換做意志稍不堅定之輩,只怕早已感到絕望,從而敗退而歸了。
  可陳汐沒有,他依舊在堅持!
  自打修行以來,他遭受了不知多少場惡戰,歷經了不知多少次的兇險,有好幾次差點就一命嗚呼,與之相比,眼前和往生戰偶的這一場戰斗,自不會讓他感到什么絕望。
  只是,這一戰所帶給他的壓力卻是修行以來,所遇到過最大的,原因便在于直至此刻,他也未能找到對方的破綻來,也未找到該如何破解那“往生”力量的方法。
  陳汐同樣很清楚,若再如此下去,自己必然會有堅持不住的那一刻,但是……他堅信在那一刻抵達之前,自己必然能尋覓到徹底抹殺對方的辦法!
  “這家伙,難道不要命了嗎……”
  唐焦急無比,他之前也勸阻陳汐放棄,可卻被對方堅定拒絕,這讓他都有些一籌莫展了。
  凌輕舞抿了抿櫻唇,卻是沒有多說什么。
  她知道,此時此刻說再多也無用,她已經從陳汐的神態找到了答案,知道他決不會就此放棄的。
  這讓她已斷絕了勸阻陳汐的念頭,但擔心卻是不可避免的,甚至要比唐更焦灼,可這一切根本沒用,不是嗎?
  “只希望這家伙別把命拼進去,否則……”凌輕舞心嘆息,卻是不敢再繼續想下去了。
  嘩啦~嘩啦~
  蒼穹之下,漂浮的血池,血浪滔滔,劇烈轟鳴。
  和以往不同,這一次的動靜顯得極為宏大,那往生戰偶還未復活,就有一股難言的恐怖氣息從血池彌漫而出。
  那氣息晦澀、至高、充斥著一股君王般的大氣魄,似能震懾江山、平定天下,雖然顯得極為縹緲,可卻令得凌輕舞和唐的臉色徹底垮下來。
  “半步仙王的氣息!”
  兩人齊齊失聲驚呼。
  誰也沒想到,這一次往生戰偶的復活,實力竟會一舉提升到了半步仙王層次!
  這若是真的,根本就不必戰斗了!
  雖說半步仙王不如仙王那般真正的至高傲岸,可也足以俯瞰一切圣仙境存在了,因為他們已開始參悟和掌控時間、空間、生死三大至高法則,僅僅差一個天大的氣運,就能夠跨入仙王境。
  面對這等對手,如今已負傷嚴重的陳汐又怎可能會是其對手?
  兩人渾然沒有發現,在那一股晦澀而令人心悸的半步仙王氣息出現時,陳汐神色也是變了,但卻并非是震驚,而是一種類似明悟般的恍然之色。
  “往生……終結……往生……終結……”
  一剎那間,陳汐整個人如被當頭棒喝,醍醐灌頂,腦海之浮現出一幕幕奇異、宏大、壯闊無比的神秘圖案。
  有盛開如血的火照之路、有無垠而浩渺的渾濁苦海、有秩序分明的道司、有裁決善惡的森羅殿……這些神秘圖案,如此熟悉,來自于“幽冥錄”,呈現的卻是幽冥之界的萬象。
  嗡~
  他的識海,產生如潮水般的波動,泛起一抹黃昏般的光澤。
  與此同時,一縷縷神秘而晦澀的氣息,從他那峻拔的身軀由內而外擴散,剛開始極為渺小,猶如清風細雨,可僅僅幾個呼吸之后,這些神秘晦澀氣息卻如宙宇風暴般,轟然席卷天十地!
  ——
  PS:第3章12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