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403 禁道秘紋

轟隆隆!
  這一剎那,凌輕舞和葉唐皆都震驚,因為他們的視野中赫然看見一抹黃昏般的光澤,撕裂了那黑暗的永夜光幕……
  令他們二人震撼的是,那一縷黃昏,并非來自天外,而是來自陳汐身上!
  此刻的陳汐,宛如變成了另外一人,他依舊在咳血,渾身衣衫破碎,臉色蒼白透明,可他渾身上下卻是彌漫上一抹濃烈黃昏之氣,猶如一尊神祗,佇足暮色中,以黃昏為冠,眉宇之間,一片肅穆漠然。
  而在他身上,黃昏之光沖霄,將永夜撕裂,將天幕都染成如暮黃昏、透著一股壯闊、雄渾、蒼涼的氣息。
  嘩啦啦~~嘩啦啦~~
  蒼穹之下,血池之中,血光不斷奔騰,似被刺激到了一般,洶涌出懾人無比的恐怖氣息,隱隱約約地,還能夠看見那往生戰偶的身影,已一點點從中浮現。
  嗡!
  可就在此時,憑空而立的陳汐霍然抬眸,雙掌探出,猛地當空虛按,動作行云流水,不含一絲煙火氣息。
  可隨著這個輕描淡寫的動作,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充盈在一抹黃昏之色中,朝那血池籠罩而去。
  那力量晦澀、冰冷、如時光落幕、宙宇終結,透著一股悲壯、雄渾、無力回天的蒼茫氣息。
  甫一出現,整片天地都陷入靜止中,如果說這天地、時間、虛空都有生命的話,那么此刻,隨著這一股力量的出現,一切的生命,都像正在接受審判,將要終結過往……
  終結道意——諸神黃昏!
  黃昏之后,就是永久的沉寂,永久的黑暗,為下一刻黎明開辟新紀元!
  “這是……”
  凌輕舞和葉唐心靈遭受到一股前所未有之震撼,倒吸涼氣,彼此交換一個眼神,齊齊失聲:“終結大道!”
  以兩人的閱歷,焉能認不出這等三界禁忌之力了?
  終結!
  輪回之核心所在,早在太古歲月,因為這等禁忌力量不知引起了多少腥風血雨,令諸天神佛都動怒,最終一切以第三任幽冥大帝的隕落而告終。
  從那以后,這等禁忌之力,早已湮滅在無垠歲月中,再不曾現世,可誰曾想到,他們此時此刻竟然在陳汐身上看見到了黃昏,感知到了那等恐怖的禁忌之力!
  有此便可想而知,兩人心中的震撼何等之強烈。
  幾乎是同時。
  在那道皇學院深處的一片獨立神秘空間中,突然響徹一聲感慨:“多少年之后,它又出現了……在這三界動蕩即將來臨之際,究竟是好是壞?”
  幽冥界,黃泉域。
  一座恢弘的殿宇之側,有著一座擎天高臺,相貌清瘦的黃泉大帝負手立于高臺之畔,遙望茫茫天地。
  “裁決之刃——血腥女皇?呵呵,崔家那小丫頭還真是了得啊,居然把孟婆殿、鬼門關都納入掌中了……可惜,她想要統馭六道司,平定十殿閻羅、還差了一些火候……”
  想起這些歲月中幽冥界中所生的一切,黃泉大帝就一陣感慨,
  自打這一任楚江王、秦廣王、宋帝王被殺,整個幽冥界便陷入一場浩大動蕩中,黃泉宮、孟婆殿、鬼門關、六道司、十殿閻羅……幽冥各大勢力相互傾軋、兵荒馬亂,烽火連天,亂象叢生。
  就連沉寂無垠歲月的血河教也蠢蠢欲動,欲要染指幽冥界。
  這一切,誰也阻止不了,除非第三任幽冥大帝復生,但顯然這一切都不可能。
  “若是那個陳汐在,恐怕崔家那丫頭的風頭也不如他吧?”
  黃泉大帝不經意地,想起了那個清俊年輕人,心中一時復雜無比,那可是第三任幽冥大帝的傳人,如今卻跑去仙界了……
  嗡~
  就在此時,一股奇異的波動從其體內擴散而開,旋即黃泉大帝臉色猛地一僵,仔細查探,赫然看見,被自己藏于秘寶中的幽冥錄和誅邪筆,在沉寂了多年之后,竟在這一刻泛起了一抹濃烈的黃昏之色……
  旋即,就一閃即逝,重新歸于沉寂。
  可黃泉大帝神色卻已是激動無比,手拍著高臺欄桿,大笑道:“果然出現了,果然再一次問世了,大帝他……后繼有人!”
  ……
  視野重新回到“往生血池”。
  黃昏!
  終結!
  時隔無垠歲月,重現世間,被陳汐一舉施展而出,籠罩于那血池之上。
  剎那之間,那原本洶涌如怒的血池,突然暈染上一抹黃昏之色,逐漸歸于沉寂。
  而那原本就要再次復活而出的往生戰偶,渾身血光爆碎、剝落、剎那之間,就化作了無數碎片血塊,消弭于血池中。
  黃昏逐漸消失,天地重歸永夜黑幕,而那往生血池,也同樣歸于沉寂,直至這一切結束,凌輕舞和葉唐也這才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惘然不已。
  結束了?
  是的,結束了。
  那已具備半步仙王威能的往生戰偶,再還未橫空出世之時,就被終結道意徹底抹殺!
  可凌輕舞兩人兀自有些迷惘,終結道意啊,陳汐他……難道是第三任幽冥大帝的傳人?這件事若是傳出去,后果簡直是不堪設想!
  噗通!
  半空中,陳汐身影一晃,一下子跌落地面,氣喘吁吁,臉色已是煞白透明之極,眸光暗淡,眉宇間彌漫濃濃疲憊之色,渾身破損衣衫都被冷汗打濕。
  見到這一幕,凌輕舞和葉唐徹底清醒過來,彼此交換一個眼神,皆都極有默契地沒有提及此事。
  “陳汐,你沒事吧?”
  “怎么樣,還能堅持住么?”
  兩人來到陳汐身邊,看著他那受傷嚴重的身軀,皆都流露出一抹擔憂之色。
  “沒事,還能堅持住。”
  陳汐勉強笑了笑,他的確是能堅持住清醒,但卻已再無一戰之力,沒辦法,他渾身上下已再壓榨不出一絲力量了。
  最重要的是,剛才施展終結道意,由于消耗太重,令他渾身氣機在那一剎那差點崩潰掉,此刻能完好存活下來已是萬幸。
  一想到終結道意,陳汐心中不禁泛起一抹復雜之極的情緒。
  當年在幽冥界時,為了救出卿秀衣,他只身橫跨苦海,于萬流山之巔和楚江王對決,但卻遭受到了來自楚江王、秦廣王、宋帝王的聯手打壓。
  當時哪怕有黃泉大帝相助,陳汐也根本不是對方之敵。
  但是最終,陳汐卻贏了,而那楚江王、秦廣王、宋帝王三位閻羅殿主卻被無情抹殺。
  原因就在于在最后關頭,第三任幽冥大帝的一縷意念橫空出世,借助幽冥錄和誅邪筆之力,一舉鏟除對手!
  這一切都并非重點,重點是,在第三任幽冥大帝那一縷意念徹底消弭之前,留給了陳汐一縷烙印。
  那一縷烙印藏于識海,猶如火苗,閃爍著黃昏之色。
  那就是終結道意!
  是參悟,還是不參悟,只在陳汐一念之間。
  當時,陳汐自然拒絕了。
  并且一直到進入仙界,也從未想過要去修煉終結道意,因為這是一種禁忌力量,乃是構成輪回法則的核心奧義,最重要的是,終結道意引起了漫天諸神的殺機,最終將第三任幽冥大帝鎮殺。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也根本不可能去參悟這等禁忌力量。
  可如今……為了徹底擊敗那往生戰偶,為了獲得道皇傳承,為了兌換得到河圖碎片,他卻不得不動用終結道意。
  的確,他最終成功了,可心中不免有些擔憂,萬一被外界察覺到了,那該怎么辦?
  “幸好,仙冥之棺將天道之力阻絕在外,無法查探到這里的一切,否則后果著實不堪設想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摒棄掉腦海中紛擾雜念,不再多想,反正事情已經生了,再多想也無用。
  “不對啊,既然往生戰偶被徹底擊敗,也就意味著這一場考驗結束了,怎會到現在也一點動靜也沒有?”
  葉唐疑惑,皺眉不已。
  “往生血池”是最后一重考驗,只要通過便可以獲得道皇傳承的認可,可如今,這天地間卻一片沉寂,并無任何預兆,的確令人費解。
  “距離道皇古地關閉已只剩下不足盞茶時間了,若再獲得不了道皇傳承,我們這一次可真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凌輕舞也蹙眉開口。
  陳汐同樣怔了怔,疑惑不已。
  嗡~
  不過便在此時,蒼穹之上驀地彌漫出一股神性氣息,旋即浮現出一道傲岸身影,他雙手負背,傲立蒼穹之上,猶如永夜天幕之下的一尊主宰。
  這一道身影極為模糊,令人看不清其面容,可那渾身所散出的無上氣度,卻令陳汐三人一瞬間心生無盡震撼。
  或許,只有真正的無上神明,才會具備這等神性般的氣勢吧?
  莫非,他就是太古五皇之一的道皇?
  尤其是陳汐,望著蒼穹上的那一抹無上身影,心中卻憑生一絲若有若無的熟悉感覺,似曾相見一般,可仔細看去,卻是模糊一片,陌生一片,令他根本無法判斷自己究竟是否見過對方。
  至于凌輕舞和葉唐,此刻早已被震撼無言,望向那一道身影的目光中皆都已帶上一抹不可抑制的崇慕。
  他們敢確定,那一定就是道皇!
  ——
  ps:3更完畢,呼喚一下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