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40 陳汐的逆襲


  第一更!拜求收藏!紅票!
  ——
  “你覺得呢?”蘇嬌輕輕笑了,望向陳汐的目光就像盯著一個死人,“潛龍榜大比本就是我蘇家和其他各家勢力聯手舉辦,我蘇家想要在這里殺死一個人,誰能逃得掉?”
  “想不到蘇家竟然如此卑鄙無恥。”翡冷翠厭憎地皺了皺眉,公平的比賽,卻被蘇家利用職務之便做一些見不得人的手腳,怎能不令人憤怒?
  “莫要和她多說,對付這樣的人,只有一個字——殺!”陳汐本就跟蘇家有著解不開的死仇,此刻又被蘇家算計了一把,令自己和弟弟雙雙失去退路,他已是憤怒到了極致,甚至已出離憤怒!
  他腦海中再沒有其他念頭,什么也不顧了,今日,他要把在場所有蘇家人都殺死,如此,才能宣泄心中之恨!
  “陳汐道友,剛才的一擊已經消耗了我九成九的真元,恐怕我幫不上什么忙了。”翡冷翠黯然道。
  其他人見此,也紛紛點頭,神色黯然,帶著無盡不甘,在陳汐沒來之前,他們便在蘇家子弟的圍攻下苦苦支撐,剛才的一擊,更是耗盡了他們全部力量,如今已是處于無力為戰的地步。
  他們已經做好了捏爆傳送玉符離開寶塔的準備,因為眼前的局勢跟絕境已沒什么區別,完全無力回天了。
  “哥,我還能一戰。”陳昊咬牙說道,臉色卻是刷白異常,明顯是在硬撐著。
  陳汐神色平靜道:“你們躲在后邊,讓我一個人來!”
  “你一個人?哈哈,還真敢說大話啊!”
  “這家伙莫非瘋了?還是腦子進水了?”
  “我看倒像是自知無望突圍,自尋死路呢。”
  四周的蘇家子弟皆發出一陣譏笑,在他們看來,陳汐的實力的確很厲害,但如今他的劍陣已被自己等人死死壓制,就憑他一個人戰斗,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不只是蘇家子弟,連翡冷翠等流云劍宗弟子也都是驚疑不定,那可是蘇家最為厲害的三水棋籠陣,力量甚至能夠滅殺兩儀金丹修士,陳汐他……行嗎?難道真如蘇家子弟所說,陳汐明知無望突圍,打算自尋死路?
  “哥……”陳昊抬起頭。
  陳汐笑著打斷道:“你大概還不知道哥哥的實力究竟如何,今天,你就好好看著,想超過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說話時,陳汐身子一晃,施展神風化羽遁法,嗖地一下消失原地,化作萬千道殘影,在四周飄忽不定,宛如一縷被困在牢籠中的風,四處尋覓逃生的空隙。
  幾乎同時,六十四柄黃階上品飛劍重新組合成第二重的湮風流光劍陣,朝蘇嬌絞殺而去。
  “還是這一招,呵,看來真是黔驢技窮了。”蘇嬌不屑一笑,手指一彈,“棋籠三千斬”呼嘯而出,徑直擊潰陳汐的攻擊,顯得隨意輕松之極。
  其實,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威力極為厲害,不過蘇家的“棋籠三千斬”匯聚的乃是一百零八位族人的力量,相當于一百多號紫府修士同時發出的一擊,其威力自然遠非如今的陳汐能夠抗衡。
  看到陳汐的一擊再次被擊潰,翡冷翠等人和陳昊的臉色都變得很不好看,尤其是陳昊,緊緊抿著嘴唇,已經決定在哥哥遇到危險時,拼死也要救下哥哥。
  “力道變弱了,看來這樣的劍陣你也施展不了幾次啊。”蘇嬌看著在四周飄走不定的陳汐,悠悠說道:“若我猜測沒錯,你的真元恐怕已處于枯竭邊緣,所以,你也不用白費力氣想著逃走了,根本無用。現在,就給我死吧!棋籠為局,鎖禁河山!”
  蘇嬌黑衣飄飄,面容冷酷無比,手掌連連揮舞,萬千掌影凝聚成拳,狠狠一虛捏!
  轟隆!虛空之中,頓時出現了千百條粗大的鎖鏈,烏光翻滾,猶如千百條黑色巨龍,直接扎入陳汐的身體四周,團團捆綁,向內狠狠緊勒!
  陳汐頓時就感覺到了無窮無盡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擠壓而來,勒得他全身上下咯吱咯吱作響,呼吸急促,血氣翻騰,臉上青筋根根爆綻,神情甚是可怖。
  在其他人眼中,陳汐就像被萬千鎖鏈囚禁的罪人,別說逃跑,連掙扎一分都很吃力,完全成了一只待宰羊羔,瀕臨死亡。
  “不好!這樣下去他會死掉的!”翡冷翠驟然色變,失聲驚呼。
  “哥!”陳昊悲呼一聲,就打算挺身而出,卻被其他流云劍宗的弟子死死攔住。
  “你去了也是送死,若你不想讓你哥白白死去,先靜觀其變吧。”翡冷翠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因為,我總覺得陳汐道友不想是自尋短路之輩。”
  四周的蘇家子弟見大局已定,皆忍不住大笑起來。
  “我就說這小子是自尋死路來了,哼,這一招棋籠為局,鎖禁山河,消耗了我等七成的真元,就是兩儀金丹修士也得被困死,用在這小子身上,明顯是浪費了。”
  “是啊,這小子太弱了,竟想著一個人抗衡我等,腦子不是進水了是什么?”
  “嗯?不對啊,換做其他人,早被這一擊的力量擠壓而死了,這家伙還活著,還真是頑強的很啊。”
  蘇嬌也注意到,陳汐竟是抵抗住了那萬千鎖鏈囚禁的壓力,為防夜長夢多,她當即隨手一揮:“他如今已失去一切戰斗力,蘇童你們三個人,一起去把他給殺了,頭顱取回來,我要帶回蘇家祠堂,告慰我蘇家六位黃庭修士和一位兩儀金丹境修士的亡靈!”
  “喏!”
  蘇童三人踏步而出,來到陳汐身邊,看著被萬千烏光繚繞的鎖鏈死死纏住的陳汐,三人皆猙獰笑起來。
  “陳汐,聽說你身上有著劍仙洞府的寶藏,如今你一死,倒是便宜了我蘇家,哈哈。”蘇童陰測測笑起來,說話時,他拎著飛劍,就朝陳汐的頭顱割去。
  然而就在這時,他猛地看到,陳汐眼眸中非但沒有臨死前的絕望和憤怒,反而閃過一絲嘲諷之色……
  “死!”
  一聲冰冷淡漠的聲音,在眾人眼中原本氣息萎靡衰弱的陳汐,驀地站起了身子,全身涌現出一股蒼涼、浩瀚、古老的恐怖氣息,咔嚓!咔嚓!伴隨著他起身的動作,囚禁他的萬千道鎖鏈瞬間崩碎潰散,竟似是紙糊的一樣!
  這一刻,陳汐周身氣流鼓蕩,一黃一青兩股蒼涼古老的力量糾纏成兩條長龍,呼嘯盤旋在他身體四周,龍吟滾滾,虛空震蕩,映襯得他宛如荒古神魔一般。
  不好!
  蘇童心中一驚,正待離開,驀地眼前涌現出一尊巨大的拳頭,其上逸散的氣流,令他嗅到了濃濃的死亡氣息。
  砰!砰!砰!
  不止是蘇童,連同他一起來的兩個蘇家弟子,幾乎在同一時間,頭顱便被陳汐巫力凝聚的拳頭轟成肉末血灑當空。
  這個變化實在太快,從陳汐掙脫萬千枷鎖,再到滅殺蘇童三人,幾乎發生在同一時間,快得令所有人只覺眼前一花,就看到蘇童三人的無頭尸體搖搖晃晃著轟然倒地。
  翡冷翠失神喃喃:“神魔煉體流,原來這才是他的殺手锏……”
  “厲害!”
  “陳昊師弟,你哥太厲害了!”
  “是啊,是啊。”
  其他六個流云劍宗弟子也忍不住驚嘆出聲。
  “我哥本來就很厲害!”陳昊興奮得小臉通紅。
  幾乎在同時,蘇嬌眼眸一凝,臉色的得意、輕松、不屑統統消失無蹤,神情變得冰冷之極,該死!上當了!這家伙竟然還是一名神魔煉體流!
  砰砰砰……
  陳汐甫一斬殺蘇童三人,身影毫不停留,在周圍眾人不及反應之際,如猛虎出枷,狼入羊群,沖入蘇家子弟中,一拳擊出,便轟掉一個腦袋,轉眼工夫,便擊殺十幾個蘇家子弟,氣勢悍猛,如入無人之境。
  “鎮守住四周,結陣!”蘇嬌怒火如燒,放聲暴喝。
  陳汐好不容易逮住這個機會,撕開了三水棋籠陣的口子,豈會令其重新結陣?當即身影晃動,像一條鉆入沙丁魚群的大鰻魚,身形飄忽不定,游走擊殺,攪得天翻地覆,潰不成陣。
  有些蘇家子弟早被陳汐砍瓜切菜似的打法嚇破了膽子,在陳汐不曾靠近,便即捏爆傳送玉符,被寶塔傳送出去。
  不過,蘇家子弟中大多數人還是訓練有素,聽到蘇嬌的暴喝之后,當即朝蘇嬌靠攏而去。
  漸漸地,一個六十多人組成的三水棋籠陣竟是快要成型了!
  見到此幕,翡冷翠和陳昊等人的心不禁又懸了起來。
  而蘇嬌,也暗自松了口氣,不過當看到地上又慘死的三四十號蘇家子弟,她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臉色冷酷冰冷到了極致。
  然而,陳汐卻決不會給其結成大陣的機會了,心中一動,一個近百丈范圍的巨大手掌出現在空中,遮天蔽日,仿似憑空出現的一片烏云。
  手掌上,濃郁的戍土之氣和乙木之氣翻滾不休,億萬湛然道星辰按著玄妙的軌跡,在掌心紋路中游走流轉,猶如來自那亙古以前的神魔之手降臨人間,一股神秘、蒼涼、古老的恐怖氣息沖天而起。
  星斗大手印!
  這一刻,陳汐終于祭出了自己最強的殺手锏,融合了戍土星煞之力和乙木星煞之力之后,星斗大手印的威力已達到第二重的乙木之境,輕輕一碾,就能捏爆任何黃階法寶,在劍冢寂滅境時,憑借星斗大手印,陳汐更是在瞬間抓死了六位黃庭境修士。
  此刻,這種來自荒古時期的無上神通法門,甫一橫空出現,其上涌現出的蒼涼古老的氣息,瞬間震懾天地,令在場所有人都感到心悸恐懼不已,仿似看到的不是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而是一尊來自亙古以前的恐怖神魔!
  “殺!”
  百丈范圍的星斗大手印一掌拍下,轟!所過之處,蘇家子弟釋放出的任何法寶都被砸爛成廢鐵爛渣,一瞬間,十幾個蘇家子弟被拍成一灘肉泥,連慘呼都沒來得及發出。
  轟!轟!轟!……
  星斗大手印連連拍下,就像拍死渺小的螻蟻一般,一個個蘇家子弟來不及躲閃,便即慘死倒地,死狀之凄慘,簡直是觸目心驚。
  星斗大手印那恐怖到莫可抵御的殺傷力,一瞬間就震撼了所有人的心靈,狠狠沖擊著他們對神魔煉體流的認知。
  “這家伙太過恐怖,大家快逃!”
  “捏爆傳送玉符!”
  “快!快!”
  幾個呼吸之間,就有四十多個蘇家子弟慘死倒地,連捏爆玉符的機會的沒有,剩下的二十多人早已被嚇破了膽,亡魂大冒,紛紛捏爆玉符,被浮屠試練塔的力量挪移了出去。
  蘇嬌也在其中,臨走前,她死死地望了陳汐一眼,就像是第一次認識陳汐一般,目光中透露出無盡的仇恨、憤怒、不甘、恐懼、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