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神箓1406 強行帶走

三天后。
  陳汐從打坐中睜開了眼睛,眸光深邃,如古井不波,盡是沉靜之意。
  感受著渾身充盈飽滿的仙力和生機活潑的精氣神,陳汐忍不住長身而起,長長伸了一個懶腰,渾身一陣舒適。
  相較于以往,此次靜修雖未曾有什么突破,可他的心境則再次有所精進,舉手投足之間,擁有了一股圣者無量,無法撼動的氣勢。
  這種氣勢也只有歷經諸多磨礪之后,方才能夠具備,就好比讀書人寫文章,世事練達,言辭之間自有崢嶸之氣。
  嗯?
  陳汐隨意感知了一下紫綬星章,可入目的一行數字卻是令他一呆,這是什么情況?
  ……
  與此同時,星值大殿。
  今天的星值大殿和以往不同,顯得人氣火爆之極,諸多教習、弟子紛紛擁擠在那競價臺前,翹以盼,似在等待著什么一樣。
  蕭平是外院的一名教習,在學院中的資歷極老,可修為卻一直滯留在圣仙地步。
  原因就在于他在一次外出歷練時,不幸在一處秘境中遭受到了一種奇特毒物的侵襲,令得神魂遭受重創,用盡了一切手段,也是無法將其徹底修復。
  也正因如此,他修為方才會一直滯留在圣仙境,遲遲無法突破,這對一名修仙者而言,無疑是一場嚴重打擊。
  若非如此,憑借他的資質只怕早已晉級半步仙王層次,進入內院擔任一名席教習了,哪可能一直廝混在外院中郁郁不得志?
  幸好,這數千年來他一直在尋覓救治神魂的方法,功夫不負有心人,終于讓他尋覓到了一絲希望,那就是“靈魄九還丹”!
  可方法雖找到了,但煉制靈魄九還丹的仙藥卻遲遲無法湊齊,原因便在于缺少一味獬豸仙草!
  獬豸,太古赫赫有名的海中兇獸之一,吼聲可震碎日月,力大無窮,翻江倒海,傳聞其傳承著真龍血脈,威能足可滔天。
  傳說獬豸兇獸臨死之際,其軀體就會化作一方血土,其神魂則會化作一顆種子,扎根于血土之中,歷經悠長歲月成長,就會生出一種天地奇珍——獬豸仙草!
  這等奇珍堪稱絕世仙藥,最關鍵的就是能夠凝聚七魂六魄之力,壯益內外元神,妙不可言。
  可惜的是,隨著無垠歲月流逝,那獬豸仙草幾乎已滅絕于仙界之中,堪稱是有價無市,可遇不可求。
  若非如此,憑借蕭平的手段,又怎可能費勁數千年歲月也無法尋覓得到?
  原本蕭平已經對此絕望了,打算這輩子就安心留在外院中擔任一名普通教習,誰曾想到,前些日子,他居然在這競價臺上看到了有獬豸仙草競價!
  這對他而言,簡直不亞于一個天大驚喜,所以這些日子幾乎時時刻刻都等候在這競價臺前,為的就是要一舉將這獬豸仙草兌換得到。
  而今天,就是競價結束的日子了!
  一想到這,蕭平深吸一口氣,目光牢牢望向了競價臺上的獬豸仙草,心中暗道:“一株底價三百萬星值的仙藥,如今被已自己競價到了一千萬星值,我倒要看看,誰還敢跟自己競爭了!”
  是的,他對此寶志在必得,所以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給出了一千萬星值的天價,這個價格足以令絕大多數人望而卻步了,可蕭平心中依舊有些擔心,這大概就是類似于一種患得患失的心思。
  對一名成名已久的圣仙境而言,心性還如此不穩,明顯會惹人笑話,可蕭平卻已顧不得這么多,因為這獬豸仙草對他而言實在太重要了,關系到他能否修復神魂、能否晉級半步仙王、能否進入內院擔任席教習……在這等情況下,他又怎可能淡定了?
  “唉,競爭太激烈了,足足有三十多號人和我競爭那一塊靈瑚玉髓鐵,壓力好大,我一點信心也無啊。”附近有人感慨出聲。
  “呵呵,知足吧你,在陳汐出售的這五百件寶貝中,你的競爭還算小的,你沒看那一塊夔牛本命骨足足有一百多人競爭,價格更提到了一千一百萬星值!不出意外,最終價格只怕還要更高了。”
  “說起陳汐,這家伙不但屢屢在學院中鬧出偌大動靜,連身家都如此渾厚,居然能夠一下子拿出五百件罕見的寶貝來,和他一比,老子都感覺活得太憋屈了。”
  “是啊,最好別和他比,否則只會讓自己傷心。”
  附近響起一陣又一陣的喧嘩討論聲,而陳汐的名字也成了眾人議論最多的話題,有人艷羨,有人敬慕,有人嫉妒,不一而足。
  對于這一切,蕭平都不關心,不過他倒也知道自己此時競價的“獬豸仙草”便是出自陳汐之手,傳聞是他從無垠海中尋覓得到。
  不止如此,他此次拿出的五百件寶貝中,幾乎全部來自兩個地方,一個是域外戰場,一個是無垠海,并且是那種在仙界中幾乎早已絕跡的寶物,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才會令得此次競價如此轟動,吸引了諸多教習和弟子前來競價。
  “再過三十息,競價就要結束了!”
  驀地,人群中響起一道聲音,令得一切嘩然聲戛然而止,氣氛一下子變得死寂,所有的目光都齊刷刷落在了各自中意的寶物上,屏息凝神,翹以盼。
  可以看出來,大多數人皆都有些緊張,有的緊緊抿著嘴唇,有的雙拳緊握,有的臉頰都繃得有些猙獰起來。
  這也從側面可以看出,陳汐所出售的這五百件寶貝對他們的誘惑力是何等之大。
  蕭平在這一刻也禁不住緊張起來,一陣口干舌燥,心臟都禁不住砰砰直跳起來,那種感覺,甚至和他第一次跟道侶去約會差不多,又是緊張又是期待。
  競價臺前鴉雀無聲,一片寂靜。
  每個人都在等待,但更多的人則在蠢蠢欲動。
  三十息?
  看似極短,可已經足夠做太多事情了,例如在最緊要的關頭再次出手競價,一舉將寶貝拿下!
  “媽的!不等了,老子再出十萬星值!”
  就在這一片寂靜中,一名粗獷中年臉頰憋得通紅,再也忍受不住猛地大吼出聲,徹底打破了大殿寂靜。
  這就像一個導火索,甫一落下,緊接而來的就是一片亂糟糟的競價聲。
  “哼,既然如此,我就再加五十萬星值!我看誰還跟我爭!”
  “嘿嘿,此寶必然是老夫囊中之物了!”
  “你們……簡直太狠了,我才剛要加價啊,你們就一下子加了這么多……”
  競價臺前頓時陷入一種空前喧囂中,不少人都在嚷嚷,無非是在表達自己的必得之心,讓其他人知難而退,但很多的人卻在暗暗力,雖一語不,可加起價來卻比那些嚷嚷的家伙還狠。
  在這等氛圍的刺激下,蕭平的心一下子懸到了嗓子眼,眼瞳睜大,十指緊緊攥在了一起,渾身都因為緊張而僵硬起來。
  叮叮叮……
  一陣清脆悅耳的波動響徹,那競價臺上,原本靜靜懸浮的五百件寶貝,突然一陣顫抖,下一刻就化作一道道神虹,消失不見。
  這也就意味著,競價結束了,而那五百件寶物已經名花有主,接下來就會派送到最終競價成功的人們手中。
  轟!
  看見這一幕,全場沸騰起來。
  “老子果然成功了,哈哈哈!”
  有人狂喜大笑。
  “該死!就差一千星值,就差這么一點點啊!”
  有人捶胸頓足。
  “唉,可惜,可惜啊。”
  有人唉聲嘆氣。
  “居然成功了?我……我怎么有一些難以置信?”
  有人呆滯在那里。
  而就在這一片被喜怒哀樂充斥的氛圍中,驀地響起了一聲大哭聲,頓時震撼住了所有聲音。
  目光齊刷刷望過去,卻見是外院教習蕭平,只不過此刻的他又是哭又是笑,神色似喜似狂,宛如瘋癲了一般。
  眾人都詫異,蕭平教習往日如此嚴峻古板的人,怎么會鬧出這樣子?
  唯獨蕭平自己清楚,他成功了!他馬上就可以修復神魂傷勢,晉級半步仙王層次,走上內院席教習之路,踏足人生又一個巔峰了!
  他為此已苦苦等候數千年歲月,遭受了不知多少坎坷和艱辛,如今終于即將實現,焉能不高興,不癲狂了?
  是的,他就是高興得快要癲狂了!
  對于一位一心求索大道的修仙者而言,還有什么比此更高興的事情?
  “唉,陳汐這家伙還真是會折騰,無論什么事情只要和他沾上關系,總會鬧出各種各樣的動靜來。”
  有人見此,禁不住如此感慨。
  其他人聞言,也都一副心有戚戚然的模樣。
  一場一個月前被陳汐隨手搞出的競價,就在這一片感慨中落下帷幕。
  而此時,在劍廬洞府中,陳汐的神色則也有些恍惚。
  “我原本還在頭疼該如何賺取星值呢,誰曾想一下子居然多出了一億四千多萬星值……加上原本的兩千九百多萬星值,如今,居然擁有了一億七千余萬星值!也就是說,再差不足九百萬星值,我就可以去兌換河圖碎片了?這這……這不是在做夢吧?”
  這一刻,陳汐感覺的腦袋都有些不好使了……
  ——
  ps:第三更凌晨12點以后了,求一下月票鼓勵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