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408 籌謀返回

剛剛獲得道皇傳承的陳汐,于三天之后躋身斗天圣榜第一名!
  這一則消息甫一傳出,一石激起千層浪,在整個道皇學院引起了莫大轟動,也將陳汐的威名推倒了史無前例的高度,到處都是議論有關他的事情。
  不過這種議論,卻儼然已變成了另一番論調。
  “什么?你們還要以陳汐為目標?醒醒吧年輕人,太好高騖遠可不好!修煉之路還是要腳踏實地的!”
  外院一名教習如此教訓自己那些要以陳汐為奮斗目標的學生。
  “肅靜!老夫正在授課,你們卻屢屢討論那陳汐的話題,簡直是豈有此理!”
  一名正在授課的教習痛心疾首,恨鐵不成鋼地大聲喝斥,恨得牙癢癢,自打陳汐這家伙返回學院后,整個學院都亂套了,簡直就是個惹事精啊!
  “什么?你還想追求本小姐,省省吧,就是陳汐師兄不喜歡我,我一輩子也不會跟你結為道侶,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能追上陳汐師兄的步伐!”
  “老天!你這么說簡直太慘無人道了,你還不如說讓我死了這條心算了!”
  一對年輕男女因為陳汐產生了爭執,而陳汐則成了年輕姑娘拒絕追求者的一件大殺器,令得不少追求者欲哭無淚。
  “唉,還要排隊等多久啊。”
  “淡定,你以為辰盟如今是那么容易加入的?你沒看前邊那些師兄師姐早已排隊等候了一天一夜的時間?你看他們有哪一個抱怨了?”
  “呃,這么說還真是的。”
  “所以啊,待會你可一定要全力以赴,爭取通過辰盟的考核,以后有陳汐師兄罩著,前途無量啊!”
  “可是……我怎么聽說陳汐師兄和左丘氏勢同水火,萬一……”
  “哼,左丘氏?這可是道皇學院!憑借陳汐師兄如今的威望,誰還敢動他一根毫毛?你若不愿加入辰盟,那咱倆就解除道侶關系吧!”
  “別別別,我加入,我加入還不行嗎?”
  伴隨著陳汐名聲大噪,其所建立的辰盟也成為了學院不少弟子搶破腦袋也要加入的學生勢力,心無不渴慕著近水樓臺先得月,跟陳汐建立一些交情。
  像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甚至還鬧出不少笑話來,但毋庸置疑的是,陳汐如今在道皇學院的威名的確已達到了一種恐怖高度,堪稱聲勢無二,同輩之再無人能夠企及。
  ……
  就在這沸沸揚揚的轟動氣氛,只有極少數人注意到,星值大殿那一塊河圖碎片,在陳汐躋身斗天圣榜那一天就被兌換走了。
  不言而喻,必然是陳汐所為。
  ……
  星辰世界。
  一塊通體黝黑斑駁、形似斧刃、約莫嬰兒巴掌大小的龜甲狀碎片懸浮在陳汐身前,彌散著一股古老而原始的氣息。
  這是他剛剛從星值大殿兌換的河圖碎片,雖說一下子花費掉了一億八千萬星值,可陳汐卻一讀都不肉疼。
  因為河圖碎片可不是任何價值能夠估量的!
  傳聞,此寶神秘無比,傳承悠久,當年神衍山之主就曾憑借完整河圖推演出天機之妙諦,最終踏足大道之巔。
  對于此,陳汐的感受要更為深刻,因為他從修行至今,從河圖碎片獲得到了太多好處,甚至可以說,若無河圖碎片相助,他即便能修行至今,也斷無法取代今日這般成就了。
  眼前這件河圖碎片,便是陳汐所獲得的第七塊!
  “也不知這一次它又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驚喜了……”
  望著眼前這一塊河圖碎片,陳汐目光也逐漸變得灼熱,當即不再遲疑,深吸一口氣,就將自己手指碰觸過去。
  嗡!
  剎那間,他識海產生一陣奇異波動,瞬息將那第七塊河圖碎片攝取,與識海原本懸浮著的河圖碎片完全融合在一起。
  整個過程幾乎在電光石火之間完成,當陳汐反應過來時,就敏銳察覺到一股磅礴而古老的氣息,從那河圖碎片擴散而開,彌漫整個識海!
  轟!
  熟悉的波動、熟悉的古老晦澀圖案、猶如浮光掠影般在陳汐腦海爆炸而開,一剎那間,仿若輪回萬古,歷經億萬年的時光,追溯到了混沌起源之所在。
  這種感覺,如此古老、浩瀚、神秘、仿若重歸混沌,自己成為了一個匆匆過客,見識了宙宇變遷、歷經了萬世更迭、沉浮了無垠歲月……
  在這種感覺面前,自己是如此渺小,宛如沙塵般微不足道,令陳汐從心底升起一種惘然、空寂的情緒。
  轟隆隆!
  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像驚雷般震蕩著他的心靈,像颶風般侵襲著他的神魂,那一剎那,陳汐都感覺自己的三魂魄、自己的內外感知,像被一只無形大手攫住,要從自己軀殼剝離而開一般。
  然后,他感受到了一股磅礴而晦澀的力量,籠罩在了靈魂上,令自己的靈魂都顫粟、劇烈震動不已。
  這種沖擊力是如此之巨大,令得陳汐渾身一僵,徹底失去了意識。
  ……
  也不知過了多久。
  像歷經了無垠時光流逝,又像僅僅眨了眨眼睛,陳汐悠悠醒來,目光惘然,猶如靈魂出竅,許久才一讀一滴逐漸恢復了清明。
  然后,他就發現自己識海歸于沉寂。
  而自己的煉氣修為、心力修為、圣道修為、甚至是精氣神……所有一切都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這是怎么回事?
  陳汐怔然,難道這次沒有從河圖碎片獲取到一絲好處么?
  他猶自有些不甘,深呼吸一口氣,仔細感受著渾身的氣機,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結果倒也并非一無所獲,因為他發現識海的河圖碎片相較于以往,表面泛著的一絲絲淡淡光澤愈發明凈,剔透猶如琉璃,靜靜懸浮著,灑下迷離而虛無的光澤。
  除此之外,倒是再無任何收獲了。
  這讓陳汐不禁有些失落,喃喃道:“怎么會這樣,之前我明明記得一股晦澀力量籠罩到了神魂……嗯?對了,神魂!”
  猛地,陳汐突然發現,自己竟忽略了神魂之力,沒有任何遲疑,他開始靜心感知神魂,一讀讀查探……
  嗡!
  當陳汐那猶如觸手般的感知快要滲入到神魂最深處時,一股奇異的晦澀波動倏然擴散而開,旋即化作了一道漩渦!
  神魂漩渦!
  那漩渦旋轉不休,幽邃而神秘,綻放出絢麗的光霞,其漩渦之眼更是噴薄出一股莫可名狀的神秘神力,將他整個神魂都籠罩。
  那一剎那,陳汐恍惚感覺,自己神魂像披上了一層神秘甲胄,哪怕就是天道之力降臨,都難以將自己的神魂拘走了!
  “禁道秘紋!”
  陳汐心突兀地泛起一種明悟,可卻僅僅寥寥四字,實在很難形容這種力量究竟有何妙用了。
  不過他此刻卻是徹底明白過來,那產生于自己靈魂深處的漩渦,必然就是“禁道秘紋”了!
  嗯?
  幾乎是同時,陳汐猛地察覺到,在那識海靜靜懸浮的河圖碎片,此刻竟也泛起一抹明凈剔透的光澤。
  這些光澤化作了一道神秘的圖案,圖案還流動著一縷縷神秘字跡,可惜卻極為模糊,任憑陳汐如何努力,也僅僅只能隱約辨認出“荒、墟、神、古、”四個古字。
  但這樣一幕僅僅一瞬間,就消失不見,河圖碎片也是重歸于沉寂之,唯獨那“禁道秘光”化作一道漩渦,在神魂旋轉著,光雨紛飛,絢麗多彩。
  這是什么?
  為何那河圖碎片會涌現這樣一道神秘圖案?
  荒、墟、神、古……那些神秘古老字跡之,又記載著怎樣的秘辛?
  這一剎那,陳汐心涌上出一個個疑惑,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但很快,一股難以言喻的疲憊就涌上神魂,令得他心咯噔一聲,連忙收回了自己感知,如此一來,那“禁道秘紋”所化的漩渦也是消失不見,那一股疲憊之感也是隨之消弭。
  “看來,這禁道秘紋對神魂之力的消耗也是極大……可惜的是,卻沒辦法掌控駕馭于它,不知道其究竟有何妙用了……”
  陳汐心嘆了一口氣,這一次的收獲不可謂不大,但相較于以往,卻顯得太過晦澀和神秘,無論是禁道秘紋,還是那一道浮現在河圖碎片上的神秘圖案,似乎都是如今的他根本無法掌握的力量。
  “或許,等湊齊塊河圖碎片時,就足以將其一切弄清楚了吧?”
  陳汐喃喃,隱約感覺,當自己湊集到完整的河圖時,這一切疑惑都將迎刃而解,至于現在,他也只能將這些疑惑壓在心底了。
  沒有再多想,他起身離開了星辰世界。
  “陳汐,你出來的正好,我們正找你呢。”
  當陳汐的身影剛一出現在劍廬洞府,就被靈白、阿蠻、白魁、小星給堵住了,眼巴巴地望著陳汐。
  陳汐道:“你們不是和阿秀在一起么?整天吃喝玩樂多開心,怎么還舍得回來啊?”
  這四個小家伙自打阿秀回來后,就屁顛屁顛地成為了阿秀的小跟班,這陣子更是樂不思蜀,都不回來探望自己一眼,令得陳汐也不禁有些吃味。
  ——
  PS:第二更10讀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