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410 古庭小世界

陳汐憑空出現,令辰盟大殿原本躁動的氣氛為之一變,再無人喧嘩議論,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人的名,樹的影,這就是威懾力!
  以陳汐如今的名頭和實力,就是外院教習見到他,也不敢以長輩自居,又更何況是在場這些弟子了。
  而看到陳汐出現,汪子佩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
  這一次,他和他那些同伴的確是被人收買,要趁亂挑撥離間,從而達到分裂辰盟的目的。
  他們也很清楚,這種行動一定要快,否則一旦陳汐出現,一切努力都將付之東流,所以這一次行動前,他們早早就打聽清楚,陳汐自打躋身斗天圣榜后,就開始了閉關,這對他們而言無疑是一個絕佳機會。
  于是他們便展開行動,使動三寸不亂之舌,紛紛鼓動和慫恿辰盟其他成員匯聚于此,上演了一出“逼宮”戲碼。
  因為準備充足,且蓄謀已久,他們的行動進展極其順利,可眼見馬上就要成功了,可偏偏地,陳汐出現了,一下子就將他們的計劃徹底破壞!
  原因很簡單,他們此次行動所打出的旗號就是陳汐,欲要借此向軒轅秀逼宮,證明如今的辰盟并非是陳汐的,而是軒轅氏的,從而達到他們離間其他成員退出辰盟的目的。
  哪怕事后那些退出辰盟的成員知道辰盟依舊是陳汐的,可到得那時一切都難以挽回了。
  這種算計不可謂不毒辣,可惜,隨著陳汐出現,注定已徹底失敗。
  不過汪子佩也并非是尋常之輩,神色微微變化之后,就已朗笑拱手道:“看到陳汐師兄出現于此,在下就放心了,如此看來近段時間學院中的那一個傳言果然是子虛烏有,憑空捏造,當不得真啊。”
  什么傳聞?
  自然是說辰盟是軒轅氏打著陳汐的幌子所建立,并非陳汐所擁有,也正是因為這個傳聞給了汪子佩他們借口,這次“逼宮”才會如此興師動眾,大張旗鼓。
  “是啊,我等之前唐突了,不過也是為辰盟考慮,為陳汐師兄分憂。”
  汪子佩那些同伴也紛紛開口,只不過聲音卻是變得不像之前那般氣勢凌人。
  “呵呵,轉變可真快啊,我倒是想問一問,為了確認此事,需要如此興師動眾嗎?需要以退出辰盟為要挾手段?”
  見此,阿秀禁不住嘲諷出聲,“如果不是陳汐出現,現如今你們只怕早已鼓動著其他成員一起退出辰盟了吧?我是否該懷疑,你們這次原本就是為禍害我辰盟而來?”
  說到最后,聲音已是帶上一抹嚴厲質問之色。
  不少辰盟成員神色一變,之前他們也感到有些蹊蹺,不過受汪子佩等人蠱惑,一直不敢確認,如今隨著陳汐出現,他們冷靜一想,愈發感覺阿秀所言不錯。
  一時之間,他們望向汪子佩等人的目光也都變了。
  “軒轅師姐,在下知道剛才的所作所為有些冒犯,可在下也是出于一腔正義,絕無任何私心。”
  感受到周圍掃視而來的異樣目光,汪子佩心中咯噔一聲,嘴上卻是大義凜然說道,“并且,若非陳汐師兄久久不曾現身辰盟,今日之事根本就不會發生。”
  這最后一句話,儼然把矛頭又指向了陳汐。
  不過這句話說的卻是一點不假,若非陳汐久久不現身,其他辰盟成員也不會如此輕易被蠱惑和挑撥了。
  陳汐一直似笑非笑看著這一切,當聽到汪子佩把矛頭指向自己后,他神色逐漸變得嚴肅起來,突然開口道:“這一點,的確是我做的不對,我在這里向大家道歉,愧對大家信任了。”
  說著,他朝四周微微躬身,神色誠懇認真。
  眾人見此,皆都震驚。
  誰也沒想到,以陳汐如今的威望和身份,竟會主動向他們道歉了,一時之間皆都有些手足無措。
  即便是那些心中對陳汐頗有微詞的辰盟成員見此,也是頗受觸動,心中那一絲的芥蒂一掃而空。
  “陳汐師兄言重了,誰不知道你這些年來一直奔波歷練,若非如此,又怎可能取得今日之聲望?”
  “是啊,陳汐師兄是做大事的人,不可能把時間都花費在辰盟上,大家都理解的。”
  “哼,我早看不慣那些別有心的人了,也不想想自打進入辰盟之后,你在此獲得了多少益處,如今卻包藏禍心,試圖挑撥我等,其心可誅!”
  “現如今咱們辰盟成員走到哪里,無不受人尊重和厚待,原因何在?還不是因為咱們辰盟有陳汐師兄坐鎮?有些人啊,就是見不得別人好!”
  一眾辰盟成員紛紛開口支持陳汐,令得那汪子佩等人的臉色又是微微一變,倒是沒想到陳汐僅僅一次道歉,就能達到這等效果了。
  “承蒙諸位厚愛,我決定今日起,會在咱們辰盟大殿講道七天,把自身所學所悟,一一與諸位切磋交流,諸位若在修行道途上有什么疑惑,咱們皆都可以探討一番。不怕諸位笑話,我也唯有如此來表達心中歉意了。”
  見此,陳汐笑了笑,目光一掃四周,再次開口,舉手投足之間,自有一股領袖群倫的大氣勢。
  講道七天!
  聽到這一番話后,在場所有辰盟成員心中一振,喜形于色,若非礙于場合,只怕早已歡呼出聲了。
  現如今誰不知道陳汐之威名?誰能忘了他這些年在道皇學院中創造的一個個矚目奇跡?甚至就在前幾天,陳汐他還剛剛獲得了道皇傳承認可,躋身在了斗天圣榜第一名!
  可以這樣說,在現如今的道皇學院,以陳汐所具備的實力足夠去擔任一名教習了!
  而此時他竟然答應,會在辰盟大殿和大家一起講道交流七天,面對這等罕見機會,誰又能不振奮了?
  陳汐為何能修煉這么快?
  又為何能創造這么多奇跡?
  他又是如何修煉的?
  他對大道又有怎樣獨到的認知?
  這一切,都讓一眾辰盟成員充滿了無限期待,他們很清楚,若能從中得到一些點撥,絕對收益無窮。
  就連汪子佩等人聽得這些,也禁不住心動不已,可一想到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心中的火熱頓時冷卻,消散無蹤。
  他們同樣也清楚,這種講道自己只怕是沒有資格去聆聽和交流了……
  見辰盟成員被陳汐三言兩語之間撫平了心中芥蒂,牢牢掌控局面,一旁的阿秀心中也是高興不已,斜睨著清眸盯著陳汐的側臉,心中暗道:“這家伙還說他沒有領袖才能,明顯是騙人的!”
  至于一旁的梁仁、古月銘、軒轅允,心中則感慨唏噓之極,果然,人比人氣死人,什么時候自己也能夠擁有像陳汐那般的威望和號召力?
  “你們幾位,還請離開吧,從今以后,我辰盟再無爾等幾人!”
  就在這一片振奮中,陳汐目光倏然落在了汪子佩等人身上,聲音平靜,并無任何感情波動,但卻讓大殿氣氛為之一肅。
  唰!
  所有目光都齊刷刷落在汪子佩等人身上,目光中有不屑和鄙夷,也有不忍和同情。
  汪子佩臉色急劇變化不定,半響后,他突然慘然大笑出聲:“陳汐師兄這是打算秋后算賬了?哈哈哈,我本將心照明月,如今卻換來這等下場,怪只怪我當初太意氣用事啊!”
  陳汐眉頭一挑,這家伙還真是賊心不死,直到現在還打算挑唆一番,他平靜道:“面子都是自己爭取的,若再不知進退,等我揪出那些幕后指使你們的人,可別怪我真的找你們算賬了!”
  此話一出,汪子佩那慘然的笑聲戛然而止,目光有些驚疑不定,旋即憤然甩袖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走吧。”
  說著,他便帶其他幾人大步離開了大殿中。
  “就這樣放了他們?你可不知道他們剛才多可惡。”目送他們離開,阿秀有些不甘心地傳音給陳汐。
  “跳梁小丑而已,我倒也看一看離開了辰盟之后,他們會加入哪個學生勢力了。”陳汐飛快傳音回答。
  阿秀這才恍然,原來陳汐這是打算順藤摸瓜,揪出幕后指使者,她當即說道:“這些事交給我來辦吧,否則我可咽不下這口氣。”
  陳汐怔了怔,笑著答應了對方。
  接下來,陳汐不得不改變計劃,留在了辰盟大殿,開始和一眾辰盟成員坐而論道,切磋交流。
  眾人紛紛席地而坐,聆聽陳汐闡述對大道的見知,偌大的大殿中,唯有陳汐那清朗如晨鐘暮鼓般的聲音在響徹。
  圣仙之境,已踏上了求索神圣的道途,一言一行莫不充盈大道妙諦,足可以布道天下,教化眾生了。
  剛開始,或許還有人對陳汐的講道有些質疑,但隨著時間流逝,所有人都逐漸沉浸在了陳汐所闡述的“道”諦之中。
  或皺眉思忖。
  或若有所得。
  或眉梢帶笑。
  正是道乃一家言,所悟各不同。
  直至一炷香后,陳汐這才止語,開始一一與在座一眾辰盟成員交流,解疑釋惑,那原本安靜的氣氛也是隨之變得熱烈起來。
  不少弟子皆都紛紛把自己在修行路上的疑惑提出,而陳汐也是不負眾望,一一指點于對方,令得對方常有當頭棒喝,茅塞頓開之感。
  倒并非是陳汐道法通天,而是他早已遠遠走在了在座眾人前邊,所謂學無前后,達者為師,便是如此道理。
  ——
  ps:今晚只有1更,原因,瓶頸,關于復仇左丘氏、三界亂的篇幅磕磕絆絆寫了兩天細綱,寫不通順,全盤否定了,我比大家更捉急,大家擔待一下,給我點時間,一切努力都是為了不爛尾,力求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