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411 重返人間

上一章章節數目出錯了,已經修改。
  ——
  這種論道足足持續七天,方才結束。
  辰盟一眾成員意猶未盡,紛紛請陳汐再多呆些時間,雖只寥寥七天,卻令他們一個個大有斬獲,常常有醍醐灌樂之感,比孤身一人求索要強太多了。
  但陳汐卻拒絕了,沒辦法,他早在從道皇古地返回時就答應過左丘泰武,要抽空去拜訪他一趟,可卻因為諸多事情耽擱到現在,他哪還敢再耽擱下去了。
  再怎么說,對方也是學院一位隱世不出的老古董,輩分極高,且在當年域外戰場時,曾救過陳汐一次,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可不敢怠慢了此事。
  不過臨離開前令陳汐輕松的是,通過這七天的論道,辰盟內部的一場危機已是被他無聲無息化解。
  他相信經歷了這一場差讀變故之后,辰盟以后必然會變得愈發牢不可破,哪怕再有像汪子佩那樣的人來挑撥,也決不會出現上次的情況了。
  這才是陳汐之所以在辰盟論道七天所欲要達到的目的。
  而如今,目的顯然已經達到,那么就是該他拜訪左丘泰武的時候了。
  ……
  唰!
  蒼穹下,陳汐的身影憑空閃爍。
  他還記得王道廬曾跟他言,若要去拜訪左丘泰武,務必提前通知他一聲,其實當時陳汐就明白,王道廬此舉無疑是對自己的一種回護。
  眾所周知,那位左丘氏繼承人左丘空是死在自己手,現如今的仙界眾生都清楚自己早已和左丘氏勢同水火,徹底撕破了臉皮。
  甚至他都敢確定,左丘氏只怕也早清楚,那位實力達到仙王層次的左丘靈泓也是因為自己而隕落。
  在這等情況下,左丘泰武這位左丘氏影響力頗大的老古董突然要召見自己,就不得不讓陳汐心有所防范了。
  “也不知道那左丘泰武是何等修為了,可惜蚩蒼生院長閉關不出,否則請他和自己一起去見左丘泰武,無疑是最安全的……”
  一邊飛馳,陳汐心默默思忖。
  嗡!
  就在此時,虛空驀地產生一股波動,剎那之間,陳汐只感覺自己所在的這片天地都陷入到了一種“絕對靜止”狀態!
  時間、空間、氣流……萬事萬物在這一刻都被凍結!
  仙王境!
  能夠做到這一步的,絕對是仙王境至高存在無疑。
  剎那之間,陳汐眼瞳一縮,這可是道皇學院內部,誰這么大膽子居然敢以這種“方式”困住自己?
  “小家伙,不要驚慌,跟我走一趟吧。”
  一道蒼老的聲音在耳畔響徹,令得陳汐心咯噔一聲,頓時判斷出了對方的身份!不過還不得他掙扎,只覺身影不受控制地被一股巨力挪移而去。
  僅僅眨眼功夫,他整個人已出現在一座空寂、莊肅、恢弘的大殿。
  大殿央,只有一位容顏蒼老到極致的老者端坐座椅上,眼眸渾濁,似睡非睡,渾身透著一股安詳、平靜、如淵如獄的氣勢。
  此人,赫然就是左丘泰武!
  看見對方,陳汐心又是一沉,萬沒想到自己還沒尋求王道廬幫助呢,就硬生生被左丘泰武“強自”帶了過來。
  這種做法令陳汐心的警惕一下子提到到了極致。
  在他的認知,左丘泰武絕對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存在,在他眼只有左丘氏,而沒有派系之爭。
  可也正因為如此,才會讓陳汐感到棘手,因為他可是正籌謀著要向左丘氏復仇的,在這等情況下,左丘泰武又怎可能眼睜睜看著不管?
  這些念頭在陳汐腦海一閃即逝,他就躬身行禮道:“晚輩陳汐,拜見前輩。”
  “不必多禮,隨便坐吧。”
  左丘泰武開口,蒼老無比的容顏上一片平靜,看不出任何情緒,可越是這樣,越讓陳汐感到一股難言的無形壓迫。
  他暗自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一邊坐在一側的座椅上。
  “你這小家伙,這些天為何要躲著老夫?”左丘泰武睜開渾濁的眼眸,聲音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不滿。
  正是這一絲不滿,讓陳汐那緊繃的神經緩和了不少,因為這表明對方態度并不那么堅定和純粹。
  他連忙苦笑開口,把這些天的事情一一解釋了一遍。
  左丘泰武哦了一聲,看不出喜怒,好半響才嘆息道:“看來是誤會你了,別怪我強自把你帶來這大殿,有些事情,我已無法再等待下去。”
  陳汐心一凜,知道對方要說正事了。
  果然,左丘泰武佝僂的身影突然一挺,渾濁的眼眸突然變得清亮明凈無比,猶如夜幕之突然撕裂出兩道冷電,攝魂奪魄,駭人之極。
  這一刻的他,猶如一尊遠古神祗蘇醒,舉手投足無不流溢出一股威懾天下,睥睨眾生的氣魄。
  “你和左丘氏的恩怨,老夫都清楚,此次找你前來只為一件事情,希望你能高抬貴手,化干戈為玉帛。”
  左丘泰武沒有遮掩什么,直來直往,如電般懾人的眸子緊緊鎖定陳汐,“只要你答應,老夫保證你的母親平安無事,令你們母子想見。”
  不等陳汐開口,他繼續道:“現在的左丘氏,不能亂!原因只有一個,三界動蕩即將來臨,左丘氏一旦亂,族人必將遭劫,根基不保!無論承認與否,你身上終究流淌著一半左丘氏血脈,老夫決不允許發生這樣的事情。”
  說罷,他靜靜看著陳汐,等待答復。
  大殿一時寂靜無比,唯有他那蒼老的聲音在裊裊回蕩著,一字一句,莫不帶著一股直指人心的壓力。
  在這等壓力之下,陳汐陷入了沉默,神色陰晴不定。
  左丘泰武并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他只需要一個答案,所以很有耐心地給陳汐留下了足夠的思考時間。
  不過令他意外的是,陳汐的沉默僅僅持續了不足片刻時間,他的神色已重新變得堅定、變得平靜,令得左丘泰武也再無法感知對方的真實情緒。
  這種感覺,莫名其妙地讓左丘泰武心一絲不好的預感。
  所以沒等陳汐開口,他已皺眉直言道:“你可知道,因為空兒和靈泓老祖的隕落,已經給左丘氏帶來了極為嚴重的打擊,現如今的左丘氏內部,更是產生了諸多分歧和內斗,一旦徹底爆發,誰也無法幸免,包括……你的母親!”
  可惜,讓他失望的是,他在陳汐的神情上,再尋覓不到一絲情緒波動,有的只剩下一種如死水般的平靜。
  “前輩,您一心一意為左丘氏考慮,晚輩也極為佩服,但這一切都和晚輩無關。”
  陳汐開口,聲音和神色一樣的平靜,“因為您是站在左丘氏的立場上,從未考慮過晚輩的感受。”
  左丘泰武眉頭一皺,蒼老的容顏上浮現一抹陰影,令得這空寂的大殿氣氛愈發死寂和壓抑,連空氣都要凍結。
  但陳汐卻像恍若不覺,他平靜說道:“早在我出生那天,我的族人近乎全部被殘忍害死,僅剩下了我和爺爺、父母和弟弟。”
  “沒過幾年,我的父母也失蹤了,只剩下我和祖父、弟弟相依為命,沒日沒夜地遭受著數不來的羞辱、嘲諷、譏笑。”
  “您大概不知道,這樣的生活我整整忍受了十多年,他們叫我面癱陳,掃把星,認為一切禍害都是因我而起,甚至……就連爺爺也懷疑是不是我太倒霉了……”
  平靜的話音,波瀾不驚的語調,訴說著過往的一切,在陳汐臉頰上看不到悲憤、看不到痛苦,有的只是一種極致的平靜。
  “后來,爺爺也遭難去世,弟弟的手臂被廢,當時我感覺天都要塌了,連我自己都懷疑,自己是個災星,給家族帶來了無以復加的劫難……那種痛苦,我至今想來都感到悸動,無法抹去。”
  “再后來,我才終于看到了一絲希望,我知道父母還沒有死,我也知道那毀掉我陳氏一族的幕后兇手究竟是誰,所以……我拼命的修煉,不計一切代價的努力變強,我不敢自滿,不敢懈怠,不敢浪費任何能夠變強的機會和時間,不敢……”
  說到這,陳汐突然輕輕一笑,眸子涌出一抹明亮之極的光芒,靜靜凝視著左丘泰武,“您也看到了,如今的我已經具備了威懾左丘氏的力量,馬上就要達成所愿,您……認為晚輩會在這時候放棄么?”
  “不會!”
  突然,陳汐聲音變得鏗鏘、擲地有聲,殺伐果斷,自有一股睥睨諸天的氣勢,“無論是誰,都無法讓我放棄,否則,我對不起那些逝去的族人,對不起我爺爺,對不起……我自己!”
  說到這,他抿嘴不言,神色重新歸于平靜。
  而左丘泰武的神色則已陰沉無比,雙眸涌動著各種異樣情緒,唯獨那空寂大殿兀自響徹著陳汐那一番平靜的話語。
  沉默許久,左丘泰武突然深深嘆了一口氣,神色復雜到了極致,是在感慨陳汐多舛的命運?還是在為這一場早已埋下的仇怨、因果而悲哀?
  最終他望著陳汐,眸已是冰冷、漠然一片:“無論如何,為了左丘氏,老夫終究會不顧一切,老夫再問一句,你……是否改變主意?”
  ——
  PS:今晚暫時還一更,后期大致思路已經和編輯探討過,具體細節需要完善,另外問了很多書友,差不多都很擔心后期爛尾的問題,大家放心,金魚花費了很大精力在后期設計上,不會草草收尾,圓滿落幕是可以保證的。最后,明天會保證3章以上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