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412 豆點姑娘

話音落下,大殿一片肅殺!
  空氣中的壓迫之力猶如十萬大山,壓迫得人直喘不過起來。
  是否改變主意?
  一句話,無疑是左丘泰武出的最后通牒!
  這一剎那,陳汐呼吸為之一窒,感受到一股毫不掩飾的殺機和危機感,渾身毛孔都一根根倒豎起來。
  可在他心中,卻憑生一抹悲哀,這就是左丘泰武,在他心中只有左丘氏,為了左丘氏,他可以不計一切恩怨,不顧一切是非曲直,甚至……他絕對敢在這一刻和自己玉石俱焚!
  是的,就是玉石俱焚!
  聽起來可笑,一個仙王境存在要殺死一個圣仙境,猶如碾死螞蟻般輕松,怎可能會是玉石俱焚?
  但要清楚,如今的陳汐,已非往常可比,他是神衍山傳人,和女媧道宮有不菲交情,更獲得了道皇傳承、被道皇學院一眾老古董寄予厚望。
  左丘泰武若殺了他,也等于給自己挖了一個墳墓,到得那時,沒有人會眼睜睜看著左丘泰武還繼續存活下去。
  這就是玉石俱焚!
  很顯然,左丘泰武早已明白這一切,但依舊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這般“殺身成仁”一樣的舉動,方才是陳汐心中感到悲哀的地方。
  站在對方的立場上,陳汐自會佩服不已。
  但站在自己的立場上,對方的舉動無疑是一種悲哀。
  “我聽說,現如今左丘氏內部的矛盾,并不在我身上,而在我母親和當今家主左丘峰身上。”
  沉默許久,陳汐這才壓制下心中各種情緒,緩緩開口,“同樣,無論前輩你是否承認,這種矛盾憑借你的力量,根本無法徹底根除。”
  左丘泰武眼眸一瞇,蒼老而漠然的容顏上并未產多多少情緒波動,可在他心中,卻是長長一嘆。
  因為陳汐說的并不錯,若非因為這種矛盾他無法抹除,又何至于常年隱居在道皇學院中,不再理會左丘氏內部的一切?
  歸根究底,這就是一種逃避的心態!
  他很清楚這一點,但卻只能如此,這就是他的悲哀,一心只想著左丘氏,可左丘氏內部矛盾的碰撞,卻不可能會以他的意志為轉移。
  “這種矛盾,可以掩蓋,但遲早還是要爆的。”
  陳汐并未注意左丘泰武神色是否變化,自顧自說道,“但晚輩卻可以保證,只要前輩支持我,支持我母親,左丘氏決不會因此而走向滅亡,相反,破而后立之后的左丘氏,注定要比以往更強大!”
  聽見陳汐如此說,左丘泰武臉色一沉:“這就是你的選擇?”
  大殿中的肅殺氣息愈濃烈了!
  以左丘泰武的閱歷,又怎會聽不出陳汐那一段話中依舊執意要復仇左丘氏,要鏟除當今家主左丘峰一系,這是他絕不愿看到的。
  別人或許不了解,他左丘泰武又怎會不知道,左丘峰所代表的勢力掌控著左丘氏近六成的力量,一旦被鏟除,左丘氏必然元氣大傷,到得那時,左丘氏還有什么資格位列上古七大世家的行列中?
  說不定遭受這等沉重打擊后,不僅無法復興,甚至會就此徹底沒落、甚至是滅亡!
  因為左丘氏的沒落,注定就像一塊卸掉所有獠牙的肥肉,其他勢力只會趁機狠狠咬上一口!
  危險的氣息越來越盛,刺骨的壓迫也越來越讓人窒息,但此刻的陳汐,神色依舊平靜,像渾然不覺危險已迫在眉睫。
  “前輩難道不想知道,為何我會說左丘氏不僅不會滅亡,反而會變得比以往更強大?”陳汐反問。
  左丘泰武漠然道:“我承認,如果有你和你母親掌控左丘氏,憑借你如今所掌握的各種力量,或許能維系左丘氏短時間的安全,可左丘氏要想變得比以往更強大,單憑這些外力可絕對無法做到。”
  頓了頓,他繼續道:“一個家族的興替,歸根究底還要靠自身的強大,更何況,三界大亂即將瀕臨,左丘氏已再折騰不起了!”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換做尋常,或許我會被你說服,但在三界動蕩的時刻,他是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生的。
  陳汐直接問道:“敢問前輩,現如今的左丘氏中可有封神境存在?”
  封神境!
  左丘泰武眼瞳一縮,目光如鋒利刀芒般冷冷鎖定陳汐,并不言語,但卻給后者帶來的極大的威懾和警告。
  似乎在說,這等家族至高秘辛,老夫又怎可能會告訴你?
  “看來,左丘氏內應該存在著封神境大能者,但數目……或許只有那么寥寥幾個了。”陳汐卻是從左丘泰武的沉默中品出了一絲端倪,輕聲開口。
  左丘泰武皺眉:“小家伙,我的耐心已所剩無幾了。”
  陳汐點頭:“晚輩明白,在做出決斷之前,我卻想告訴前輩一件事,如果您支持我和母親,我保證左丘氏會多出不少于三個封神境存在,包括……您。”
  此話一出,不亞于平地起驚雷,令得左丘泰武心中也是震動不已,但旋即他唇角又禁不住流露出一抹嘲諷,漠然看向陳汐:“哦?”
  多出不少于三個封神境!?
  荒唐!
  他一個圣仙境小家伙,憑什么敢說出如此荒謬不堪的話!
  難道他以為封神境是爛白菜不成?
  若換做是其他人敢這么說,左丘泰武都懶得聽對方廢話,直接一巴掌就將對方拍死了!
  即便如此,陳汐此刻的荒謬表現也讓左丘泰武動了一絲真怒,為了執意報復左丘氏,這小家伙居然如此不擇手段,簡直是有些喪心病狂了!
  正是出于這種心理,他才會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以及……不信任!
  對于此,陳汐的做法很簡單,拿出了一塊玉盒。
  在這個過程中,左丘泰武眼眸倏然冰冷,渾身氣機轟鳴,肅殺之氣將整座大殿每一寸空間都籠罩。
  他以為陳汐打算動用某種秘寶尋求脫身了,所以已做好了一擊必殺的準備!
  仙王一怒,乾坤易變!
  單單是此刻左丘泰武所顯露出的毫不掩飾的殺機,都令陳汐如墜冰窟,渾身氣血都仿似凍結,臉色蒼白起來。
  但最終,他還是打開了那一塊玉盒。
  這一剎那,左丘泰武殺機徹底爆,憑空消失原地,下一刻,他那一只蒼老大手就出現在陳汐的天靈蓋之上三寸之地,掌間所充斥的仙王法則,猶如恐怖的天劫雷霆,一旦鎮殺而下,別說是陳汐,就是仙王境存在只怕也難以閃避。
  可就在這一剎那,左丘泰武那一只蒼老大手再無法挪動一絲!
  因為他的目光,徹底被那玉盒中的物品所吸引。
  那是一個通體渾圓密布青色神輝,約莫嬰兒拳頭大小的寶貝,猶如一顆燦然的青色小太陽般靜靜擱在玉盒中,釋放出一縷縷精純的神性氣息。
  隨著那些神性氣息不斷彌漫衍化,附近虛空中產生出一幅幅神秘而玄奧的異象圖案,有諸神吟唱、有天花亂墜、有祥瑞鳥獸奔騰,有古老道音天籟飄蕩……
  如此神圣,仿若來自傳說中的神國。
  道果之靈!
  也只有如此神圣無上的瑰寶,方才能衍化出如此宏大而神秘的異象。
  也正是因為認出了道果之靈,左丘泰武那暴殺一擊才會在萬分之一剎那間停止,再無法下手。
  他眼瞳一點點擴張,雙眉逐漸挑起,那漠然而肅殺決然的神情中,已不可抑制地帶上一抹震驚、惘然、不敢置信之色,整個人都怔在那里。
  道果之靈!
  居然真的是道果之靈!
  他終于明白,原來……剛才陳汐所說一切并非是荒謬不堪,并非是喪心病狂……
  他也終于明白,為何陳汐敢說出那樣一番大話,為何敢揚言讓左丘氏多出不少于三個的封神境存在!
  一切都因為眼前這件瑰寶——道果之靈!
  身為一名仙王境存在,左丘泰武又怎可能不明白道果之靈的重要性?自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仙王境為此付出了性命,最終也無緣獲得此寶!
  原因就在于,道果之靈太難得、太珍貴、也太罕見了,對任何一位求索封神之境的仙王境而言,此物都如同可遇不可求的瑰寶!
  而左丘泰武則萬萬沒想到,這等瑰寶居然就這么出現在自己眼前了……
  這一刻,大殿中一片寂靜。
  而陳汐,則暗自長長松了一口氣,蒼白的神情間依舊殘留著一抹悸動,猶如剛從生死之間走了一遭。
  一盞茶時間后。
  陳汐從那一座空寂、冰冷的大殿中走出。
  此時正值晌午,天光刺眼,絢爛一片,正如此刻陳汐的心情,明凈、從容、再無一絲陰霾。
  之前,他已經和左丘泰武做出了約定,最終改變主意的自然是左丘泰武,他不再插手陳汐和左丘氏的恩怨。
  而陳汐付出的代價,自然是道果之靈。
  “為了左丘氏,居然差一點點就殺了我……這樣的事情,只怕落在誰身上也都無法釋懷吧?”
  怔怔望著蒼穹天光,陳汐不自禁又想起了之前生在大殿中的那一幕,他知道,哪怕已經和左丘泰武做出約定,但自己……已經再無法原諒對方了……
  ——
  ps:第二更1o點,第三更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