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413 異族蹤影

感謝“騰霄”兄弟打賞捧場,一舉晉級盟主!撒花~~
  ——
  蒼穹之上,那一道無上傲岸身影佇足,宛如主宰。
  陳汐三人皆都心生震撼,以至于根本未曾注意到,那中央血池之中,倏然涌出三道晦澀波動,倏然朝他們籠罩而去。
  下一剎那,他們只覺眼前渾身一顫,腦海中齊齊涌入了一道神秘的傳承烙印。
  “妙諦神觀,破道之刃!”
  凌輕舞腦海中轟鳴起一道蒼老的聲音,伴隨聲音,那一股涌入腦海中的傳承烙印化作一抹鋒刃,徹底在其識海中定格。
  顯然,這一抹鋒刃般的烙印,就是一種無上傳承!
  “神元凝魄,斬道之魂!”
  幾乎是同時,葉唐腦海中也是響起了一道蒼老聲音,其所獲得的傳承烙印化作了一縷神焰,在其識海中洶洶燃燒。
  同樣,這一縷神焰,也代表著一種傳承。
  唯獨陳汐,當那一股傳承烙印涌入他的識海之后,卻化作了一道神秘的玉簡烙印,彌漫出一縷縷晦澀波動。
  不過還不等這一縷縷晦澀波動擴散而開,就被河圖碎片猛地鎮壓,那神秘玉簡烙印頓時又歸于沉寂之中。
  這時候,陳汐這才感知到那神秘玉簡烙印上,赫然寫著“萬道葬滅,仙冥之棺”八個神秘古老字跡。
  可當他想要查探那神秘玉簡中的內容時,卻被一股無形力量阻隔,任憑如何嘗試,就是辦不到。
  這是怎么回事?
  不是道皇傳承嗎?
  為何我無法去參悟?
  仙冥之棺,莫非這傳承和那仙冥之棺還有些關系?
  一剎那間,陳汐心中升起了無數個疑惑。
  可惜,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只覺眼前一黑,就被一股無形力量裹挾住身軀,不受控制地挪移而去,再也感知不到一切。
  不止是他,凌輕舞和葉唐也同樣如此。
  ……
  道皇古地外。
  華劍空霍然起身,神色凝重,眺望遠處。
  那里,憑空開辟出一個無形門戶,正是通往道皇古地的入口。
  “不出片刻,道皇古地就要關閉了……”
  華劍空喃喃,眉頭擰在了一起。
  “難道……陳汐他們三人失敗了不成?”
  王道廬和左丘泰武也一臉凝重,直至此時,陳汐他們也未曾返回,這不得不讓人擔心,尤其是這道皇古地一旦關閉,連他們都無法將陳汐等人帶出來,除非……等下一次道皇古地開啟!
  氣氛一時有些凝重,連那些一直關注此地的老古董意念也都沉默無言。
  嗡~
  遠處虛空中,通往道皇古地的入口突然一陣顫抖,開始寸寸崩塌起來。
  見到這一幕,華劍空等一眾老古董的臉色齊齊一變,道皇古地要關閉了,可陳汐那三個小家伙居然還沒出來,這可怎么辦?
  轟隆隆!
  虛空崩塌,那一道入口眼見就要消失在虛空中,就在這一剎那,驀地一道神輝虹橋從入口內部噴薄而出。
  而在那虹橋之上,赫然有著三道身影被裹挾著帶了出來。
  唰!
  華劍空眼疾手快,袖袍一揮,漫天清輝彌漫,頓時將那三道身影給牢牢接住。
  “陳汐!”
  “這三個小混賬,簡直就是該打,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這時候出現,害得老子一陣提心吊膽。”
  “哈哈哈,幸好人出來了,若是他們三個被困在道皇古地內,那等后果可是太嚴重了。”
  當看清楚那三道身影是陳汐、凌輕舞、葉唐三人時,包括華劍鋒在內的所有老古董皆都長松了一口氣。
  而陳汐他們三人微微一怔之后,終于意識到自己已經離開了道皇古地,一時之間,心中皆都有些恍惚不已。
  “怎么樣?獲得道皇傳承了沒有?”
  “小家伙,往生獸戰斗力如何?”
  “你們究竟在往生血池中遭遇到了什么?”
  還不等陳汐他們恢復清醒,耳畔就響起了一眾老古董的問話,各種問題都有,令得陳汐他們都不知道該回答哪一個才好。
  華劍空見此,當即制止眾人相詢,而后把目光望向陳汐,問道:“可曾獲得道皇傳承?”
  陳汐想了想,然后點了點頭,并未開口,因為他也不敢確定,自己獲得的那一道神秘玉簡傳承,究竟是否算作是道皇傳承了。
  不過即便如此,當看見他點頭確認后,還是引起了一眾老古董的驚嘆聲,一時之間看向陳汐他們的目光都變了,或多或少都帶著贊賞欣慰之意。
  “多少年了,終于又有弟子獲得道皇傳承了……”有老古董感慨,唏噓不已,仿似想起了過往歲月中的一些事跡。
  “我可是記得很清楚,自打當今院長獲得道皇傳承之后,起碼有百萬年再未曾有弟子獲得道皇傳承認可了。”
  “了不得,了不得啊!”
  一種老古董感慨,陳汐他們不清楚道皇傳承意味著什么,但他們這些老古董又豈能不知道了?
  當今院長之所以當年能夠登臨院長之位,便是因為獲得了道皇傳承的認可!
  換而言之,獲得道皇傳承認可,便等于擁有了競爭道皇學院院長之位的資格,其意義怎可能會小了?
  道皇學院可是仙界第一學院,其內老古董不知多少,可能夠登臨院長之位的則僅僅只有一個,而能夠競爭院長之位的條件便是獲得道皇傳承認可!
  有此便可想而知,陳汐、凌輕舞、葉唐他們三個如今能獲得道皇傳承認可,給這些老古董們帶來了多大震撼。
  “你們之中,是誰殺了那往生獸?該不會是輕舞你這個女娃娃吧,也對,你們三人之中就屬你開辟出了圣道法則,哈哈,如此一來,豈不是以后我們道皇學院要出一位女院長了?”
  王道廬大笑出聲。
  其他老古董也紛紛含笑不已。
  被這么多老古董的目光“慈祥”地關注著,凌輕舞渾身一陣不自在,連忙開口道:“不是我,是陳汐殺了那往生戰偶。”
  “不錯,是陳汐。”
  葉唐也在一旁附和,他和凌輕舞一樣不清楚獲得道皇傳承背后的意義,但他們二人卻很清楚,這一次若沒有陳汐,別說獲得道皇傳承,就是想殺死那往生戰偶都困難了。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自然不會跟陳汐搶風頭了。
  “呃,居然是陳汐!”
  一眾老古董一怔,皆都驚詫,萬沒想到這小家伙非但符道造詣非凡,還居然能夠在未開辟出圣道法則的情況下,一舉擊殺了那往生獸……不對!等等!
  那小丫頭好像說的是往生戰偶?!
  意識到這一點,眾多老古董皆都暗吸一口涼氣。
  他們可是清楚,往生獸每一次復活,實力雖會提升,可極限也就是圣仙境層次,可那往生戰偶則不同,其實力不止比往生獸更強大,且其實力提升的極限更能達到仙王境層次!
  而如今,陳汐居然徹底擊殺了一具往生戰偶,這絕對超乎了在場老古董們的想象,令得他們看向陳汐的目光都變得怪異起來。
  如果他們沒記錯,陳汐才剛晉級圣仙境而已,甚至還未開辟出自己的圣道法則,可偏偏地,他卻能做到這一步,簡直就是個小怪物啊!
  “你們真的遇到了往生戰偶?”
  華劍空眸光中泛起一抹異色,凝視著陳汐。
  陳汐再次點了點頭,心中卻有些疑惑,這往生戰偶的出現難道還藏有什么玄機不成?
  可惜,當華劍空確認了這個消息后,便再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望向陳汐的目光中,若有若無地帶上了一抹復雜之色。
  “好了,你們先回去靜修一番吧,趁此機會若能把在道皇古地中所領悟到的一切完全掌握,方才不負此行。”
  見那些老古董還要問一些什么,華劍空當即開口,幫陳汐他們化解了一個難題。
  是的,如果不是華劍空,陳汐他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拒絕這些老古董們的詢問,誰讓他們的輩分太低了呢。
  不過華劍空說的倒也是實情,陳汐他們剛剛獲得機緣,這時候要做的就是第一時間將其參悟掌握,否則時間一久,有些感悟就會消散許多。
  一眾老古董也明白這些,相繼收回了自己的意念。
  “道廬兄,我還要去稟告師尊此次道皇古地的一切情況,就麻煩你將他們送回潛修之地了。”
  接下來,華劍空朝王道廬拱了拱手,沒有再逗留,憑空而去。
  這一次道皇傳承被陳汐他們三人獲得,絕對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令得華劍空也不敢耽擱,打算第一時間通報給其師尊,也就是當今院長。
  華劍空一離開,場中就只剩下了王道廬、左丘泰武兩位老古董。
  自從陳汐他們從道皇古地返回之后,左丘泰武一直陷入沉默,未曾言語,不過在此刻,他卻是突然把目光望向了陳汐,道:“陳汐,如果有時間的話,就來找我一趟吧,有些事情想必你早已很想知道,到時候我會一一告之于你。”
  陳汐一怔,有些琢磨不透左丘泰武的態度,最終還是笑著拱手:“前輩有請,恭敬不如從命。”
  得到陳汐的答復,似是令得左丘泰武心中暗松一口氣,蒼老的面容也緩和許多,朝陳汐點了點頭之后,便轉身而去。
  “陳汐,你若是去拜訪左丘泰武……嗯,最好能提前通知我一聲,其中緣由,想必你自己也很清楚,我就不多說了。”
  目送左丘泰武離開之后,陳汐耳畔突然傳來了王道廬的傳音,他微微一怔,瞬間就就明白了對方的心意,當即道:“多謝前輩回護!”
  ——
  Ps:不好意思大家,自小玩到大的表弟今天當兵回來,金魚一家老少今晚為他接風洗塵~第二更沒醉就有,醉了就明天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