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414 劍驚八荒

華劍空離開之后,陳汐當即返回了劍廬洞府中。
  “如今唯一要顧慮的就是母親的安危了,也不知此次的決斷,是否會刺激得左丘峰不顧一切發動左丘氏內部沖突了……”
  盤膝坐在洞府中,陳汐的心緒卻久久無法平靜。
  他很清楚,左丘泰武之前與自己的對話,必然代表著左丘氏內部的一個聲音,而如今自己已和左丘泰武達成一道協議,那么對方見此,必然會做出某些反應。
  如此一來,不可避免就會波及到母親左丘雪。
  不過陳汐同樣也很清楚,母親之所以能存活至今,必然不會如此容易遭難了,正如左丘泰武所說,如今的左丘氏內部,分作了兩個派系,一個派系以當今家主左丘峰為主,一個派系則以左丘雪為主。
  兩個派系之間的內部矛盾早在陳汐還未出生時就已產生,可如今左丘雪依舊活得好好的,那么必然是擁有足以令左丘峰一系忌憚的力量了。
  “看來,留給我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了,我必須趕在左丘氏內部沖突之前,將一切都準備妥當……”
  陳汐深吸一口氣,心已作出決斷,一個月后就去拜訪華劍空,速速返回人間界,將弟弟陳昊和那些陳氏族人安置妥當了,唯有如此,哪怕和左丘氏對抗,他也再沒有任何后顧之憂。
  “至于父親……”
  莫名其妙地,陳汐又想起了父親陳靈鈞,至今依舊音訊全無,這讓他心又不禁一嘆。
  他自問現如今自己的名聲,早已在仙界傳播開來,在這等情況下,父親陳靈鈞若還在仙界,又怎會不前來道皇學院與自己會面?
  難道他如今已不在仙界?或者說另外還有什么隱情不成?
  最終,陳汐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
  “陳汐還活著!”
  一處輝煌大殿,左丘勝臉色陰沉,咬牙開口,聲音像從牙縫擠出,透著一抹驚疑,更多的卻是憤怒。
  “怎會這樣?你可曾見到泰武老祖,他又是如何解釋的?”
  左丘鴻聞言,臉色也是驟然一變,飛快問詢。
  “泰武老祖他……已經閉關了!”
  左丘勝臉色鐵青,沉聲道,“這已經足以表明,泰武老祖并未如煌臨老祖所說那樣,做出一個正確選擇!”
  “該死!為什么會這樣?以泰武老祖的性情,決不會就如此輕易放過陳汐的,難道這其還發生了什么變故?”
  左丘鴻一下子心亂如麻,他這些天一直在等待,等待陳汐的死訊會傳出,可誰曾想到,竟會得到這樣一個壞消息!
  “不止如此,我聽說家主他去鳶尾仙獄面見左丘雪時,對方也拒絕了家主所給出的善意。”
  左丘勝面容凝重,眸寒光四射,“這也就意味著,無論是陳汐,或者是左丘雪,都已決定和家主抗爭到底了!”
  聽聞這一切,左丘鴻一時呆住,久久不曾言語,許久才沉聲道:“接下來該怎么辦?”
  左丘勝煩躁道:“還能怎么辦,先把此事稟告給家主吧,一切聽家主定奪,不過我估計……家族那一場積攢多年的內亂就要爆發了!”
  內亂!
  左丘鴻眼眸又是一縮,嘆息道:“其實早在當年,我們就應該不顧一切代價鏟除掉對方的……”
  左丘氏厭煩道:“夠了!當年的事情莫要再提!”
  ……
  鳶尾仙獄。
  最深處的一處奇異空間,青山、綠水、籬笆、茅屋。
  左丘雪一如往常地佇足在籬笆小院,靜靜凝視遠處的濛濛青山,秀氣如墨的眉宇間充盈著一抹沉靜之色。
  如果陳汐在此,一定會發現自己在沉思時的神情,和他的母親左丘雪有著七分相像,一樣的沉靜,一個的波瀾不驚。
  “阿雪。”
  一道沙啞低沉的聲音響徹,伴隨著聲音,一個赤足麻衣、面相普通、神色堅毅如山岳般的老者憑空而至。
  他,赫然是左丘氏那位老古董左丘飛冥!
  自打左丘雪被羈押于此,以左丘飛冥為代表的派系就一直和家主左丘峰一系對抗。
  換而言之,左丘飛冥的存在,大致相當于左丘煌臨的地位,后者輔佐的是左丘峰,而前者輔佐的是左丘雪。
  “三叔,您來了。”
  左丘雪扭過頭,淺淺笑道,“看來,家族內部的沖突快要爆發了。”
  左丘飛冥卻是眉頭緊皺:“你說的不錯,可惜啊,留給我們準備的時間太短了,一旦沖突,我們如今所擁有的力量,依舊弱了對方一籌。”
  左丘雪笑了笑:“我聽說汐兒這些年的表現很不錯呢。”
  提及陳汐,那左丘飛冥唇角也是泛起一抹難得的微笑,感慨道:“確實,這小家伙如今在仙界的名氣足稱得上是如日天,無人可及啊。”
  聽到三叔對陳汐的贊賞,左丘雪也笑了,透著一抹驕傲,眨了眨眼睛:“那是當然,他可是我和靈鈞的兒子。”
  左丘飛冥莞爾,讀頭道:“我這次來,也是告訴你不必擔心汐兒的安危,之前我來時已得到消息,泰武那老家伙并未對汐兒動手。”
  左丘泰武?
  聽到這個名字,左丘雪唇邊不由泛起一抹復雜之色,似厭憎又似佩服,許久才說道:“當年如果不是他舉棋不定,左丘峰想要篡奪家主之位起碼要付出更為慘重的代價,甚至,不可能會讓左丘峰得逞了。可惜,在他心,一切恩怨斗爭都抵不過左丘氏三字。”
  左丘飛冥神情冷靜道:“但我們卻不得不承認,這些年正因為泰武的存在,我們才能一直和對方一直暗對抗,不止于遭受滅樂打壓了。”
  左丘雪讀了讀頭:“這也正是讓我糾結的地方,這次煌臨老祖欲要借出泰武老祖之手殺死汐兒,的確是一招狠棋,令我都有些低估了對方的手段,幸好,這一切并未發生,對了,泰武老祖猶豫了這么多年,此次是否明確表態了?”
  左丘飛冥搖頭:“據我所得的消息,泰武他已經閉關了,或許,他已徹底對家族如今的狀況失望了吧。”
  說到最后,聲音已帶上一抹感慨。
  他和左丘煌臨、左丘泰武都是同一時代的人物,掌控和影響著左丘氏大部分事務,可惜,他們三個如今卻走向了不同的三條路。
  左丘煌臨支持左丘峰為家主,主張左丘氏。
  左丘泰武則不理一切,選擇退出左丘氏內部紛爭,隱居道皇學院。
  而他左丘飛冥,則一直支持左丘雪,欲要奪回當年失去的一切,一直和左丘峰他們所抗爭。
  如今時隔這么多年,這一場恩怨已經瀕臨爆發邊緣,左丘泰武卻選擇了閉關,這不得不讓左丘飛冥感慨,這一幕和當年何其相象?
  “三叔,家族那個整天大睡的老家伙怎么說?”
  左丘雪突然開口問道。
  聞言,左丘飛冥神色一下子變得凝重,搖頭道:“情況有些不妙,我如今已接觸不到北鏞叔祖了,這讓我懷疑,阿峰和煌臨他們已經和北鏞叔祖達成了某種協定。”
  北鏞叔祖!
  左丘飛冥在左丘氏的輩分已經極高,可卻稱呼這位北鏞為叔祖,那么其擁有的權勢和地位又該恐怖到何等程度?
  “那么那個只知道修煉的老太婆呢?”左丘雪也是眉頭一皺,徐徐問道。
  “冷華姑祖并未表態,著實讓人擔心啊。”左丘飛冥嘆息。
  冷華姑祖!
  顯然,這又是一位能夠和那位北鏞叔祖比肩的存在。
  “哼,這倆老東西當年如此,現如今亦如此,若非我父親當年太過仁厚,單憑他們當年的所作所為,都足以將他們驅逐出左丘氏!”
  左丘雪眼眸一寒,流露出一抹毫不掩飾的厭憎,說到這,她突然微微一怔,似想起什么,挑眉道:“三叔,你說他們該不會又……”
  “不好說!”
  不等說完,左丘飛冥就皺眉開口,顯然也早已猜到了什么,“人死如燈滅,當年你父親立下的規矩,只怕早已被他們拋之腦后了。”
  左丘雪深吸一口氣,道:“看來,只能做出最壞的打算了。”
  左丘飛冥讀了讀頭,沉默許久,才說擔憂地看著左丘雪,道:“阿雪,‘厄禁之枷’的力量還沒有削弱么?”
  左丘雪道:“三叔不必擔心,只要不離開此地,厄禁之枷就奈何不得我。”說到這,她認真看著對方,道:“三叔,可有靈鈞的消息?”
  左丘飛冥搖頭。
  見此,左丘雪怔了怔,抿嘴道:“鴻蒙遺地已經覆滅,那么他肯定是不死心,又前往域外尋覓‘神相之紋’了,也只有那種奇物,才能打開這厄禁之枷……”
  左丘飛冥心一震:“那寶物真的存在?”
  左丘雪搖頭:“不清楚,但我了解靈鈞,只要有一線希望,他肯定會去做的。”說到最后,她眸光盈盈,柔情似水,腦海不經意又閃過了那一道熟悉的身影。
  “阿雪,我先走了。”
  半響后,左丘飛冥告辭。
  “三叔,這一場沖突爆發的時間如果能拖得更久,對我們就越有利,還請您為此多費心了。”
  左丘雪飛快說道。
  “我明白,阿雪你也要小心,局勢已經亂了,千萬不可大意疏忽了……”
  左丘飛冥讀了讀頭,身影下一刻已憑空消失不見。
  “我肯定要好好活著……”
  左丘雪孤身一人立在籬笆小院,輕聲喃喃,思緒一下子又飄飛到了以往歲月,想起了她的丈夫,她的兒子……
  ——
  PS:這些是復仇情節之前的一些鋪墊,情節會很快爽利起來,不出意外,明天會繼續3更以上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