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41 進軍四象境


  第二更!拜求收藏!另外感謝書友“瘋狂行動”的捧場支持!
  ——
  浮屠試煉塔外。
  氣氛已是變得鴉雀無聲,掉針可聞。
  寂靜。
  無邊的寂靜,沒有人說話,每個人的心神都處于一種震驚惘然的狀態。
  從陳汐與蘇嬌等百多名蘇家子弟開戰,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這處戰場。
  一方是蘇家百多名紫府修士,他們代表著蘇家年輕一代全部的精銳力量,換句話說,他們代表著蘇家的未來,每一個都有可能成長為超凡脫俗的大人物。
  另一方,則是陳汐兄弟二人,以及流云劍宗的七個年輕弟子。
  陳汐自不用說,如今在龍淵城的名聲已是如日中天,風頭無雙。
  其弟弟名不見傳,但十五歲便已修至紫府七星,掌握浩然劍意,明顯也是個驚艷絕倫的天才。
  而那七個流云弟子中,翡冷翠更是流云劍宗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是龍淵城眾所周知的天才少女。
  如此豪華的陣容,在場之人又有誰能不去關注?
  不出所料,這場戰斗之曲折、慘烈,絕對稱得上是潛龍榜大比以來最精彩的一場戰斗,一場注定將記載在龍淵城史冊中的經典戰役。
  在這場戰斗中,有巍峨浩瀚,堂堂正正的浩然劍道,有兇煞無雙、冰封萬里的紫青雙刃,有足以滅殺兩儀金丹境修士的三水棋籠陣……但若論最光彩奪目,也最吸引所有人眼球的,必定是陳汐無疑。
  他的戰斗技巧、謀略,以及所施展出的實力,無不出人意料的強大,無不如同神來之筆,令人驚嘆連連,回味無窮。
  當看到他被囚禁在萬千鎖鏈中,所有人都以為他必死無疑,然而當他掙破枷鎖,立起身子時,眾人才明白,陳汐從一開始就一直在隱藏實力,就像一匹隱忍之極的孤狼,在最危急的一刻,亮出了自己的獠牙!
  神魔煉體流!
  巫力!
  百丈范圍的神通大手印!
  看到蘇家子弟一個個慘死在那可怖的大手印下,看到宛如遠古魔神一般大殺四方的陳汐,看著他以一己之力扭轉乾坤……這一切都是如此震撼,如此不可思議,令在場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們直至此刻才明白,原本陳汐不僅僅只是個領悟出道意的煉氣流天才,他還兼修神魔煉體流,更是已達到紫府境界,掌握了一門恐怖之極的神通法門!
  直至蘇嬌含恨離開浮屠試練塔,這場戰斗最終落下帷幕。
  但對在場眾人而言,這場戰斗的每一個畫面,每一個細節,兀自在腦海中回蕩著,久久無言。
  “十七歲,神魔煉體流紫府境界,煉氣流紫府境界,武道修為道意境界……這家伙簡直就是妖孽級別的天才啊!”
  “心機狠辣,謀略縝密,算無遺策,這樣一個精通文韜武略的怪胎,若是成長起來那還了得?”
  “也不知他還有什么底牌沒有揭開,以這家伙的秉性,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底牌都暴露出來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寂靜的人群如同炸開了鍋,各種聲浪轟然響起,各種話題無不圍繞著陳汐,顯得喧鬧之極。
  而在玉臺上,蘇家家主蘇震天臉色已是陰沉到了駭人的地步,神色猙獰之極,身上散發出的濃郁殺氣根本就無法掩飾。
  這一刻的蘇震天,就像一座將要爆發的火山,旁邊的各家家主沒有誰去招惹他,至于心中如何作想,那就不得而知了。
  畢竟誰都看出來,那一百三十二個蘇家子弟,幾乎已是蘇家年輕一代中全部的精銳力量,一下子損失將近一百人,可謂是元氣大傷,傷筋動骨,甚至蘇家有可能出現后繼無人的窘迫局面,若真如此,蘇家距離沒落滅亡也就不遠了。
  ——
  ——
  “可惜,只殺死九十七人,還有三十五個捏爆傳送玉符逃走了……”
  陳汐暗自嘆了口氣,目光一掃地上一灘灘肉泥,袖袍一揮,撿起地上遺落的儲物法寶,數了數,儲物戒指、手鐲、腰帶……竟然有七十三個之多!
  “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古人誠不我欺啊。這些家伙都是蘇家的紫府修士,儲物法寶內的財物應該極為豐厚,倒是便宜了我。”陳汐并沒有查探其內的東西,而是統統收了起來。
  蘇家子弟雖然死的死了,逃的逃了,但剛才的一場大戰,卻引來無數雙眼睛觀看,以陳汐的神念之力,起碼發現不下上千人躲藏在四周,此刻可不是清查戰利品的時候。
  尤為重要的是,他可以輕易逃走,但弟弟和其他幾個流云劍宗的弟子,真元已經處于枯竭的狀態,此時此刻,若被人趁火打劫,那可就麻煩了。
  “走吧,先離開這里再說。”陳汐一掃四周,袖袍一揮,一艘寶船橫空而起,載著弟弟等人,破云而起,朝極遠處飛遁而去。
  這艘寶船乃是玄睛老黿王相贈,本身就是一件法寶,速度奇快不說,還能抗下紫府圓滿境修士的全力一擊,在這寶塔第一層內,已經足夠用了。
  “這家伙的力量好恐怖,竟然是煉體煉氣雙修,看來下次遇到他,一定得小心點,不過我的虛無劍意已經大成,自然也不懼怕他。”
  就在陳汐離開不久,附近的一座小山丘上,一個頭戴文士巾的青年顯現出身形,他雙眉濃黑如墨,眼眸明亮如鷹隼,背上斜插三柄長劍,渾身充斥著一股凌厲睥睨的氣息,此刻,他正望向遠處消失在天邊的寶船,皺眉沉思不語。
  若是有人在此,一定能夠認出此人的身份,正是被稱作“虛無劍”的邱冷,一個來自八大宗門之一青陽門的耀眼天才人物。
  “走!此子實力之強,遠非我等能夠戰勝,若是不幸與之相見,還是不要招惹此人為好,能逃就逃。”
  “幸好咱們沒有出手,否則肯定和蘇家的子弟一個下場。”
  “記住,在這浮屠試煉塔內,萬萬不可與此人為敵。”
  在附近觀戰的不止有“虛無劍”邱冷,還有著來自其他各大勢力的子弟,目睹了陳汐以一己之力扭轉戰局,心中早已是升起驚濤駭浪,哪里還敢有趁火打劫的心思?當下紛紛扭頭就走,根本就不敢去追載著陳汐的那艘寶船。
  在一處隱蔽的山谷中。
  一艘寶船倏然降落,陳汐和弟弟陳昊等人走了下來,走進旁邊一條隱秘的巖縫中,巖縫后邊赫然是一個天然的石洞。
  陳汐目光在四周打量一番,緩緩點頭,若非他的神念之力強大無比,還真難發現這里存在一個石洞,用來調養生息,再合適不過了。
  “弟弟,你和翡姑娘等人一起抓緊時間恢復體力,若我所料不錯,待會有可能就會被傳送進寶塔第二層四象境了。”陳汐吩咐道。
  “嗯。”陳昊點頭道,他也知道,能夠進入第二層四象境的兩千修士,都是經過重重殺伐脫穎而出的佼佼者,想要與他們一爭雌雄,最終進入第三層兩儀境,恢復體力乃是當務之急。
  翡冷翠等人也知道事態緊急,不再多說,他們此刻對陳汐的修為已是佩服之極,對陳汐的話可謂是言聽計從,當即盤膝坐地,拿出靈液開始運功調息。
  “靈白,守護好洞口,我也需要恢復一番。”陳汐傳音道。
  “交給我了,保證來一個殺一個。”小靈白呆在儲物戒指中,早已悶壞了,聞言殺氣騰騰地飛至洞口,小身板挺得筆直如槍。
  靈白一身修為足以媲美黃庭境修士,自身又傳承著其主人的無上寂滅劍道,在這最高修為也才紫府境界的寶塔內,簡直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有他守護在洞口處,陳汐自是放心之極。
  沒有再耽誤時間,陳汐找了一處地方,盤膝坐地,拿出一瓶靈液,運轉《冰鶴訣》,閉目調息。
  三個時辰后。
  陳昊和翡冷翠等人相繼從運功中醒來,神采奕奕,眸光湛然,自身實力竟是又有所精進,很顯然,經歷之前的一場驚心動魄的惡戰,對他們的修為起到了極大的補益作用。這便是實戰的魅力,歷經戰火的重重洗禮,實力不變強才叫怪事。
  “你哥哥修煉的是何種功法?竟是比我等修煉的《流云混洞訣》還要玄妙。”
  翡冷翠抬眼一看,見盤膝坐地的陳汐身體四周,彌散著一層冰晶似的玄冰氣息,一呼一吸之間,綿延悠長,勁道十足,宛如吞吐著一條玄冰螭龍,呼嘯游走,氣象萬千。
  陳昊搖了搖頭,說道:“我和我哥已經兩年沒見面了,他兩年前還是先天三重境界呢,修煉的是我家祖傳的《紫霄功》,至于現在修煉的是何種功法,我也不知道。”
  兩年前才只是先天三重境界?
  聞言,不只是翡冷翠,連其他六個流云宗弟子皆心中一震,臉上浮起一抹震驚之色。
  “看來你哥哥應該是有一番大際遇,兩年的時間,達到紫府六星境界,煉體修為也有紫府境的修為,此等資質,連我都比不過他。”翡冷翠搖頭自嘲道。
  “師姐,誰不知道你如今才只十七歲,便已將要踏入紫府九重,更是快要凝聚出屬于自己的冰雪道域,在咱們流云劍宗內,誰能比得過你?”名叫青洛的弟子開口說道,聲音中帶著由衷的敬服。
  “我可比不過陳昊,他進入宗門才兩年,便從先天境界修煉到紫府七重,更是領悟出天地間一等一的浩然劍意,恐怕再過幾年,陳昊就成了咱們流云劍宗三十六真傳弟子的第一名嘍。”翡冷翠看著陳昊,淺淺笑道。
  “是啊,陳昊師弟的資質的確稱得上是超凡脫俗,令人艷羨之極。”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超凡脫俗?只要勤修苦練,一心向道,誰都可以做到,所謂天才,除了資質,勤奮努力才是最重要的。”陳汐從打坐中醒來,含笑說道。
  他此刻已恢復全部真元,并且隱隱有快要突破的感覺,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定將踏入紫府七星之境。并且,在汲取了兩塊星魄石內的星辰之力后,他血肉皮膜之間的巫力也愈發渾厚起來,不過距離進階還有著一段不小的距離。
  “推算起來,進入八宮境已經過去幾個時辰了,經過一番廝殺,此時還在八宮境內的修士,只怕已距離兩千之數不遠了,咱們就在這里等著吧,也好養精蓄銳。”陳汐緩緩說道。
  嗡!
  然而就在他的話音剛落,在每個人的頭頂虛空上,驀地出現一個虛空漩渦,一股磅礴吸力席卷而出,下一刻,陳汐等人皆消失在原地。
  很顯然,上萬名進入八宮境的紫府修士,如今已淘汰掉八千多人,剩下的這兩千人,皆被傳送進了寶塔第二層——四象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