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416 一路唏噓

神焰淌山,火光舞蒼穹。
  燧人廷霍然起身,眉宇間已帶上一抹殺伐之氣。
  “此子在封神之域連連破壞我等行動,讓我們不止與道果之靈失之交臂,更是差一點便命喪其中,著實該殺!”
  冷漠而肅殺的聲音猶如驚雷般在天地之間激蕩,攝人心魄。
  聞聽此言,一旁江靈笑那婉柔如水的眸子中也是泛起一抹痛恨之色,想起了在封神之域中的一幕幕。
  “幸好,還不晚。”
  沉默片刻,燧人廷深吸一口氣,眸子中閃過一抹冷厲光澤,“江師妹,你剛才建議我從左丘氏入手對付此子,這其中莫非有什么說法?”
  江靈笑點頭:“此子殺了左丘氏當今家主的長子,已經徹底和左丘氏決裂,師兄你是否還記得,左丘氏上一任家主隕落那件事,我們太上教也曾插手其中?”
  燧人廷一怔,沉吟道:“你是說那個左丘北鏞?”
  “不錯,正是他,這老家伙當年本欲投靠我太上教,卻被上一任左丘氏家主阻攔,后來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作為懲罰,左丘氏上一任家主伏誅,其繼承人左丘雪被篡位,后來被‘厄禁之枷’關押在了鳶尾仙獄。”
  江靈笑開口,說出一段驚人秘辛,“如果沒有我們左丘氏支持,現如今左丘氏家主左丘峰,斷無法掌控左丘氏了。”
  說到這,她輕輕一笑,諱莫如深道,“這可是當年教主親自埋下的一枚棋子,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將左丘氏掌握為己用,畢竟,左丘氏好歹也算是上古七大世家之一。”
  遂人撫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仙界七大學院,上古七大世家,皆都是我太上教一直努力拉攏的對象,如今七大學院中有三個已投靠我太上教,而這上古七大世家中卻似乎只有姜氏完全投靠于我們,其他六大世家的態度皆都有所保留,如今聽你這么說,這左丘氏似乎也早已被教主他老人家盯上了?”
  江靈笑眉宇間泛起一抹由衷推崇之色:“不錯,教主他老人家推演之力舉世無雙,運籌布局之手段更是冠蓋天下,這么多年過去,憑借他老人家的能耐,只怕早已將力量滲入仙界的每一個角落了,只不過是我等不知道罷了。”
  燧人廷點了點頭,深以為然,對于太上教主的能耐,他同樣推崇之極,甚至不敢有任何的褻瀆違逆之心。
  在他心中,太上教主儼然就如同無所不能,諸天萬界的事情似乎沒有什么能夠難得了他的。
  “既然如此,江師妹你便去聯系左丘氏,伺機對陳汐此子動手,必要時候,還可以為對方提供一些幫助。”
  燧人廷沉吟許久,這才囑咐道。“不過師妹你要記住,這時候還不是我太上教全面復出的時刻,所以如果不是必要的事情,就交給那些教徒去辦理,以免給自己惹來什么麻煩。”
  “師兄放心。”
  江靈笑點了點頭,她當然清楚,現如今的仙界可是視太上教為公敵,一旦自己行蹤泄露,不可避免會產生太多危險。
  “去吧。”
  燧人廷揮了揮手,目送江靈笑離開之后,他重新陷入到了沉思中。
  “道厄之劍、河圖碎片、神衍山……此子實力普普通通,怎會擁有這么多無上機緣,莫非他乃是那混沌神蓮的親傳弟子,亦或者是神衍山的親傳弟子?”
  沉思許久,燧人廷突然沉聲開口,“傳旨侍道門徒冰釋天,讓他速來見本座!”
  聲音轟隆隆傳達擴散,涌入到了九天十地之中。
  半響后。
  一道遁光憑空浮現,映現出一道俊秀身影,躬身朝那山峰之巔的燧人廷行禮:“侍道門徒冰釋天,拜見燧人師伯。”
  此人面容清秀,眼眸縈繞虛幻神輝,正是冰釋天!
  “本座還記得,你進入教中時,曾談及和九華劍派弟子素有舊怨,不知你是否知道陳汐此子?”
  燧人廷直接開口問道。
  陳汐!
  聞聽這個名字,冰釋天心中一震,心底封存的一抹仇怨不可抑制地涌現,令得他臉色都變得有些陰沉。
  旋即,他深吸一口氣,躬身道:“回稟燧人師伯,弟子的仇人正是陳汐!”
  “哦?”燧人廷眸中閃過一抹訝異之色,饒有興趣道:“你且說說其中具體緣由。”
  當下,冰釋天也不隱瞞,一五一十把和陳汐之間的恩怨和盤托出,根本就毫無保留,連他愛慕卿秀衣的事情,也都一一細說。
  說罷,他心中這才暗暗想到,該不會陳汐惹到燧人師伯了吧?若真如此,那可就再好不過了!
  聞聽這一切往事,燧人廷沉吟許久,道:“這么說,他乃是從玄寰域九華劍派中飛升仙界的?”
  冰釋天連忙點頭:“正是如此。”
  “本座有一件事要托你去辦,若能完成,等你返回教中之時,本座答應讓你脫離侍道門徒的行列,你可愿意?”
  突然,燧人廷將目光鎖定冰釋天,沉聲問道。
  冰釋天心中又是狠狠一震,喜悅之色溢于言表,毫不猶豫道:“弟子愿意!”
  自打他進入太上教,一直充當最頂層的侍道門徒,令得他早已生厭,如今面對這等天大機會,他又怎可能拒絕了。
  遂人廷點了點頭,丟出一枚玉牌:“拿著它,前往中央仙庭去拜見紫蘅仙帝,讓他幫你取得一塊仙界符詔,然后你便下界返回玄寰域。”
  說著,他又拿出一塊玉簡,遞給冰釋天:“我要你辦的事情便在其中。”
  下界?
  難道是要我對付那九華劍派?
  冰釋天心中閃過一個個疑惑,行動卻不慢,連忙接過那一枚令牌和玉簡,躬身行禮道:“燧人師伯放心,弟子保證完成任務!”
  燧人廷揮手道:“去吧,小心一些,莫要泄露身份。”
  ……
  道皇學院深處的那一座秘境中。
  一方古樸輪盤懸浮半空,映照出億萬光點,猶如閃爍在無垠星空中的星光般,熠熠生輝,燦然奪目。
  “從星羅萬象棋盤中返回人間界,你的實力會被封印九成左右,屆時你可要小心一些,不要祭用一些太過強橫的仙寶和法門,否則只會引起天道之力的殺伐。”
  華劍空飛快跟陳汐解釋著返回人間界的一些限制,“另外,若要返回仙界,只需布下此陣,便可以打開通往星羅萬象棋的門戶。”
  說著,他將一枚玉簡遞給陳汐。
  陳汐連忙接過,然后好奇打量著那星羅萬象棋,問道:“前輩,如果我要帶一些人間界修士返回仙界,是否可行?”
  華劍空瞥了陳汐一眼,似早已猜到他會這么問一樣:“人間界修者進入仙界,同樣會被仙界天道視作異端無情抹殺,不過對你而言,這一切似乎并不是什么問題。”
  陳汐一怔,有些不明白。
  “我如果沒記錯,在域外戰場時,九州禹皇鼎不是落入你手中了么?”華劍空提醒了他一句。
  陳汐頓時恍然,點頭道:“多謝前輩指點。”
  華劍空笑了笑,駢指一劃,凝結出一道晦澀指印,輕輕點在了那星羅萬象棋盤中的一個光點上。
  嗡!
  一股亮光閃現,化作一條通道,從虛空中鋪展而出。
  “早去早回。”
  華劍空囑咐了一句。
  陳汐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當即不再遲疑,踏步走上了那一條通道,剎那間,斗轉星移,光影流竄,陳汐整個人消失不見。
  旋即,那一條通道也是寸寸消弭無蹤。
  見此,華劍空沉思許久,最終盤膝坐地,靜靜在那星羅萬象棋盤前打坐起來。
  ……
  嗚嗚嗚~~嗚嗚嗚~~~
  陳汐感覺自己像飛馳在歲月長河中,什么也看不見,什么也感知不到,可在這個過程中,他卻能感知到自己的力量,在一點點被封印。
  他嘗試過去抵抗,卻根本無法阻止那種封印的力量,這讓他安心不少,起碼證明他正在從仙界通往人間界的路途上。
  大楚王朝!
  南疆!
  松煙城!
  一幅幅熟悉的畫卷不可抑制地涌現腦海,令陳汐心中也不可抑制地涌出一抹期待,弟弟他們還好嗎?
  瑜兒和安兒這倆小家伙,如今又修煉到什么境界了?
  季禺前輩呢?
  杜清溪、宋霖、端木澤、玄睛老黿王、青丘狐王、北衡老哥、沐瑤姐弟、閻嫣……他們是否還在?
  一個個熟悉的面龐,猶如走馬觀花似的呈現心中,過往那一點一滴的記憶猶如泉水般汩汩流淌而過,讓陳汐心中百感交集,恍惚不已。
  時光荏苒,匆匆已過去那么多年。
  當年的少年,如今已成長為仙界最為耀眼的一顆星,而當年那些人,是否還曾記起他?
  嗡!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只覺渾身一震,裹挾自己的那一股力量突兀消失,而自己的身軀則噗通一聲,似墜入到了河水中。
  “啊——!”
  一聲尖叫在耳畔傳來,透著一股驚怒之色,徹底驚醒了陳汐,他剛睜開眼睛,就看見一道明晃晃的劍光劈頭朝自己斬來。
  不過,這一道劍光可真夠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