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419 真相大白

斷壁殘垣,橫尸遍野。
  偌大一個城,如今化作了一片廢墟,滿目瘡痍,處處可見殘肢、碎臂、血泊、爛尸……空氣中兀自彌漫著一股濃烈血腥和煞氣。
  殘陽晚照,暮色如血,平添一股悲壯蒼涼意。
  這就是南云城!
  可如今,已面目全非,生機死絕!
  當看見這樣一幕,豆點整個人都呆在那里,眼瞳擴張,雙手緊緊攥在一起,神魂都仿似出竅。
  “怎么會這樣……我才剛離開不到一天時間啊……怎么會……”
  豆點渾身顫粟,聲音嗚咽,帶著一股莫大悲愴,兩行熱淚不受控制地滑落,凄婉欲絕,直至后來,她整個人似失去了所有力氣,蹲坐在地,呆滯無語。
  陳汐目光冰冷注視著這一切,心中卻突然有些后悔,不該帶她來目睹這樣一幕的。
  “嗯?居然還有土著未死!”
  “來人!去殺了那兩個小土著!”
  “快!”
  “別搶!老子今天就差兩個首級就完成任務了!”
  就在此時,一陣噪雜的大喝聲從遠處化作廢墟的南云城中響徹,而后一道道身影破空而來。
  這些身影無不奇形怪狀,有的生著許多觸手,有的身披一層層鱗甲,有的生著四只眼瞳,有的更是呈現出獸類體魄,顯然,這些都是來自域外異族的成員。
  這些域外異族約莫有數十個,當發現陳汐和豆點后,皆都一臉肅殺猙獰嗜血之色,朝這邊爭先恐后殺來。
  豆點的哭聲戛然而止,猛地起身,那悲傷的神色已經被一抹驚恐取代,她連忙抓住陳汐衣袖,顫聲道:“前輩前輩,我們趕緊逃!”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
  “想逃?晚了!哈哈哈哈,這土著小妞模樣長的不錯,等本尊好好蹂躪玩弄一番,才殺也不遲!”
  一名身高足足有九丈,渾身生滿雪白尖刺的異族強者破空而至。
  他手中拎著一柄血色巨錘,人未到,那巨錘已破空鎮殺而來,勁風呼嘯,裹挾著一道濃濃的血色煞光,甚是駭人。
  可在陳汐眼中,這家伙就跟一個螻蟻般,再張牙舞爪都毫無威勢之力。
  他動也未動,只是抬起頭,看了對方一眼,然后——
  那域外異族暴沖而來的身影突然停滯在半空,一動不動。遠遠一望,他就像一只被凍僵在冰層中的臭蟲似的,臉頰上兀自保持著猙獰的笑容,顯得說不出的怪異。
  豆點原本正自驚恐,可當看見這樣一幕,不禁一呆,這是怎么回事?
  “老九你個白癡!你怎么不動手?”
  一名從后邊趕來的域外異族見此,不禁氣惱推了對方一把,嘩啦一聲,伴隨著他這個動作,那被叫做“老九”的域外異族身軀突然炸開,化作無數血肉碎片,撲簌簌墜落掉地。
  就連他手中那一柄血色大錘,都化作碎末灑落彌散!
  這一切,僅僅在剎那間發生,當其他域外異族成員趕來時,恰好看見了這樣觸目驚心的一幕,皆都眼瞳一縮,心中巨震。
  怎么會這樣?
  這一幕太詭異,令他們也感到一種莫名驚恐,行動也變得遲緩,最終把目光鎖定在了陳汐身上,驚疑不定,難道是這個土著造成的?
  “該死的土著,老九是被你殺的?”
  一名生著四只眼瞳的異族壯著膽子,厲聲大喝。
  可惜,陳汐此刻根本就懶得和對方廢話,袖袍一揮,就朝豆點道:“走吧。”
  走?
  豆點惘然,旋即她眼瞳就是一縮。
  因為她看見陳汐僅僅揮動了一下袖袍,對面那數十個域外異族就像紙糊的一般,身軀齊齊支離破碎,化作粉末,被風吹走,徹底彌散無蹤!
  這一幕,甚至驚得豆點頭皮都一陣發麻,那可是數十個域外異族,居然一眨眼間就化作粉末消失無蹤了?
  這豈不是意味著,身邊這位前輩的修為早已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高度,這些域外異族在他面前也跟螻蟻也沒什么區別?
  豆點心中又是一陣震撼,這位前輩究竟是誰?他怎會如此厲害?像他這等高人,又為何會對修行界如今的狀況也不了解?
  這一刻在豆點眼中,陳汐儼然已經成為了神秘的存在,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深不可測的味道。
  鏘!
  對于此,陳汐卻并未覺得有什么不妥,他想了想,最終還是探手從一處廢墟中抓住一柄劍器,抬手將劍器插入地面。
  然后,他就帶著豆點轉身離開。
  ……
  “嗯?人呢?”
  “老九他們呢?”
  就在陳汐他們離開沒多久,一隊域外異族呼嘯而來,神色間皆都帶著一絲疑惑,大白天的,他們的一隊同伴居然消失不見了,這未免太古怪。
  “嗯?這柄劍似乎有些不尋常……”
  一名異族發現了陳汐留下的那柄劍,當即走上前,略一大量,抬手就將其拔出。
  鏘!
  一聲清越劍吟,直沖九天十地,崩碎八方風云!
  一眾域外異族齊齊色變,驚恐不安。
  轟隆隆!
  不等他們反應,一股恐怖的劍氣轟然擴散而開,猶如橫掃颶風,那些域外異族都來不及慘嚎,整個人就被抹殺一空,徹底蒸發!
  然后,那一股恐怖劍氣以一種驚人無比的速度擴散,瞬息掠過了整個早已化作廢墟的南云城。
  這南云城原本駐扎著上萬域外異族軍隊,可在這一剎那,他們就像并溶于水般,皆都被那一抹劍氣抹殺,片甲不留,尸骨無存!
  當那一抹劍氣徹底彌散時,整個南云城徹底寂靜,只有嗚嗚咽咽的風聲在呼嘯,似在驚恐剛才發生的驚世一幕。
  ……
  唰!
  天地間,一道流光在虛空中閃爍,憑空挪移。
  “可惜,這人間界的空間太過脆弱,極大限制了我的瞬移速度,一旦用力過猛,只怕會留下一片片空間裂縫,這對其生存于此的生靈而言無疑是一場災難……”
  一邊瞬移,陳汐心中一邊輕嘆。
  若是擱在仙界,以他如今的力量,橫跨數百萬里之地也不過短短片刻時間而已,可如今在這人間界中,他卻需要耗費盞茶功夫。
  這并非是他的極限,而是這個世界之力的極限,一旦超越,陳汐倒是沒事,這天地間則會發生劇變,產生諸多空間裂縫,禍害到其他世人。
  “你沒事吧?”
  陳汐不經意扭頭,卻看見豆點一臉怔怔,一副傻乎乎的模樣。
  “沒……沒……”
  豆點連忙搖頭,恢復了清醒,旋即精致白皙的小臉上涌上一抹敬畏崇慕之色,道:“這是瞬移啊,前輩您……您是一位地仙老祖?”
  不等陳汐回答,她就自顧自繼續道:“怪不得您會如此厲害,對了,您有徒兒么?您看我資質怎么樣?我人雖然笨一些,可在修行上卻是很刻苦的。”
  說著,她一臉希冀地望著陳汐。
  陳汐愕然,好半響才說道:“我事情太多,只怕沒辦法收你為徒了。”
  這就等于是拒絕了,豆點眼眸中的希冀之色逐漸暗淡,好半響才笑說道:“前輩抱歉,剛才是我有些唐突了。”
  說罷,她就陷入到了沉默。
  她自幼父母雙亡,顛沛流離,之所以能夠孤零零一個人成長至今,靠的無非是堅強和樂觀的態度。
  因為她堅信,老天既然讓她活著,那么肯定不會丟下她不管的,所以她一直認為自己運氣還不錯。
  雖然……有時候難免會遇到一些挫折。
  “等抵達大楚王朝,我會給你介紹一位名師的,保證不比你知道的陳瑜和陳安差勁了。”
  耳畔傳來陳汐的聲音,透著一股撫慰人心的溫煦力量,令得豆點渾身一僵,心中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暖流,她吸了一口氣,脆聲笑道:“嗯,多謝前輩。”
  看著少女那明媚、堅強、樂觀的笑容,陳汐也笑了,自己剛降臨人間界,就碰上了這小丫頭,何嘗不是一種緣分?
  他已打定主意,在離開人間界之前,起碼要幫這小丫頭安置好了。
  交談之際,遠處驀地傳來一陣陣滔天喊殺聲。
  陳汐倏然佇足,眸光如電,冷冷掃視而去。
  這是一片廣袤平原,地面線遠處矗立著一座雄渾城池,此時在那城池前的平原上,正在發生著一場規模浩大的戰斗。
  密密麻麻猶如潮水般的域外異族大軍,鋪天蓋地似的朝那一座雄渾城池沖殺,煞光沖霄,血光激射,聲勢駭人無比。
  而那些域外異族大軍的對手,則是一行行修者,他們駐守在城池之上,竭力和那域外異族大軍拼殺,直殺得日月無光,天天昏地暗,戰況顯得極為激烈。
  陳汐仔細看去,發現那城池內外皆都密布著大型陣法,再加上那些修者實力也一個個皆都不俗,不出意外,這一場戰爭并不會被那域外異族得逞了。
  “原來,這里就是位于大楚王朝北方邊境的曙光城……終于到了……”
  陳汐的仙識倏然擴散,覆蓋方圓十萬里之地,從那些噪雜無比的各種聲音中搜集到了一些對自己有用的信息。
  下一刻,他身影一閃,就帶著豆點朝遠處的戰場飛馳而去。
  “前輩您……您要殺入異族大軍中?”豆點睜大眼睛,吃驚道。
  “害怕了?害怕就閉上眼睛,放心,很快就結束了……”陳汐唇角泛起一抹笑意,望向遠處戰場的眸子中卻已是一片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