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422 高處不勝寒

見陳汐發笑,才兩三歲的陳寶寶感覺自己自尊心受到了挑釁,抬起小拳頭就朝陳汐臉頰砸去。
  呼!
  這一拳竟帶著一縷勁風。
  陳汐依舊笑瞇瞇的,一把抓住陳寶寶的小拳頭,把小家伙抱進了懷,啪地一下輕輕打在他小屁股一下,笑罵:“好小子,有氣魄!”
  “放過我!你居然敢打我屁股,我娘知道非剁了你的手!”陳寶寶哇哇大叫,在陳汐懷亂蹬腿。
  “你娘很厲害么?”陳汐笑嘻嘻問道。
  “哼,那是當然,我爹爹每次要打我,只要我娘一瞪眼,他就嚇得一個勁跟我娘道歉。”提及他的娘親,陳寶寶小臉上一臉自得,眼睛都笑彎了,像一對月牙。
  旋即,小家伙臉色一變:“不好,蕓蕓姐來了!”
  陳汐一怔,扭頭望去,就看見一個約莫五歲大,穿著一件淡黃色碎花黃裙裳的小女孩從遠處走了過來。
  小女孩一對眼睛明凈剔透,櫻唇瓊鼻,柳眉如墨,肌膚瑩潤勝雪,眉眼間充盈著一抹逼人的靈秀之氣,煞是漂亮,宛如從畫走出的小仙子似的。
  “陳寶寶,你怎么又亂跑。”
  小女孩看見陳汐,神色竟是恬靜從容,波瀾不驚,旋即她就把一對星辰般明凈的眸子望向了陳寶寶,聲音清脆悅耳,也如同其神情般恬靜。
  遠遠望去,這小女孩舉止嫻靜,若一抹空谷幽蘭似的,那恬靜從容的氣質,令得陳汐心也暗暗訝然,隱約感到有些熟悉的味道。
  “誰……誰亂跑!”
  看見這小女孩,陳寶寶就像老鼠見到貓,撇嘴嘀咕道,底氣都有些不足,說著,他猛地掙扎起來,要脫離陳汐的懷抱。
  “快放開我!否則我娘來了,真會剁了你的手!”陳寶寶見無法掙脫,俊秀之極的小臉憋得通紅,大聲嚷嚷起來。
  “那你先告訴我你爹是誰。”陳汐笑吟吟開口。
  “我寧死不屈!”
  陳寶寶氣的大叫,也顧不得什么尊嚴不尊嚴,向小女孩求救,“蕓蕓姐,趕緊救我,我剛才看見這壞蛋進入了咱家祖祠!”
  小女孩眼眸倏然變冷,這才感覺到,這抱著弟弟的家伙并不是陳氏族人,沒辦法,現如今的陳氏族人實在太多,單單是仆從護衛都不下上萬之數,她一個小女孩又如何能記得住那么多人。
  原本她還以為陳汐是陳寶寶身邊新添的一名護衛,可當聽聞這家伙居然敢進入自家祖祠,登時令她心生一抹警惕,盯著陳汐道:“你是誰?”
  鏘!
  說著,她已抽出一柄短劍,這個拔劍式動作利落,圓潤嫻熟,明顯經過千錘百煉。
  “我是……”
  陳汐剛張開嘴,視野驀地閃現一抹刺眼劍芒。
  并非是小女孩出手,這一抹劍芒憑空而現,耀眼無匹,充斥著一股肅殺凌厲到極致的道意力量。
  “不錯不錯,只差一步就能臻至劍心通明的地步了。”陳汐暗暗一贊,心如此想著,他身影輕輕一閃,就避開了這一擊。
  嘭!
  地面被這一抹劍氣切割出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如切豆腐般,頗為驚人。
  這時候,陳汐也總算看清楚來人,那是一名窈窕女子,青絲盤髻,露出一張明麗素凈的面容,黛眉似墨,櫻唇如絳,一襲火紅裙裳將其映襯得美麗多姿。
  “娘!”
  看見這明麗女子出現,陳寶寶登時大聲叫出聲來。
  “原來這女人就是小家伙的娘親啊。”陳汐恍然。
  “你是誰!竟敢擅闖我陳氏一族,快快放下我兒,否則你今日注定葬神此地!”明麗女子面若寒霜,冷冷盯著陳汐,眉宇間帶著一抹凝重。
  這清俊年輕人肯定不是陳氏族人,而他居然能夠悄無聲息地避開族重重禁制,抵達這祖祠之前,實力必然不容小覷了。
  尤為令她心亂如麻的是,她的孩兒如今還落入了對方之手!令得她也是投鼠忌器,不敢擅自亂來,唯恐對方一惱,傷到她孩兒了。
  “伯母,是我不好,沒看管住寶寶,以至于……”那宛如小仙子似的小女孩低著頭,有些歉然。
  “蕓蕓莫要多說,趕緊躲伯母后邊來。”
  那明麗女子連忙抬手,把小女孩擋在了自己身后,然后一臉警惕地望著陳汐。
  陳汐苦笑,自己居然被誤會了!旋即他就嘶地一聲倒吸涼氣,卻原來是陳寶寶一口咬在了他手上。
  由于怕傷到小家伙,他早已收斂了自身仙力,被小家伙一口雪白小牙齒狠狠咬住,也禁不住感到一絲微疼。
  當然,這種疼痛對陳汐而言根本就跟撓癢也沒什么區別,他只是有些詫異,這小家伙還真是有膽魄啊。
  “你不要亂來!”
  見陳汐被自己兒子咬得眉頭一皺,登時嚇得那明麗女子心一跳,連忙出聲,“只要你放過我兒,你要什么,我統統答應。”
  陳汐嘆了一口氣,無奈道:“能不能先聽我說一句?”說著,他先把陳寶寶放地上,以表示自己并無惡意。
  陳寶寶倒也機靈,人一落地就一溜煙跑到了那明麗女子身邊,扭頭朝陳汐道:“娘,這是個大壞蛋,剛才他還打我屁股,趕緊收拾他!對了,他剛才還闖入了咱家祖祠,肯定沒干好事!”
  明麗女子見對方放過兒子,早已松了一口氣,神色也變得緩和,可當聽到陳寶寶最后一句話時,她臉色驟然變得冰冷無比。
  闖入祖祠?
  這可是陳氏一族最核心的禁地!
  無論對方為了什么,都是絕對無法容忍的!
  唰!
  在這等情況下,明麗女子完全沒有任何遲疑,手持仙劍,憑空再次暴殺而來。
  陳汐又嘆了一口氣,聽自己解釋一下身份就這么困難嗎?
  他剛要閃避,就聽遠處一聲大喝:“雯婷,給我住手!”
  聲如驚雷,震蕩天地,伴隨聲音,一道雄峻身影憑空而現,竟是搶在之前,將那明麗女子的攻擊攔住。
  這是一名極為劍眉剛毅,威勢凜然的青年,早在之前,陳汐的仙識就感知到了對方,并且認出了對方身份,可當親眼看見對方出現在自己面前時,心依舊不禁一陣感慨,這小子越來越像他爹了……
  這青年,自然就是弟弟陳昊的兒子陳瑜,也就是他陳汐的侄兒。
  “瑜哥,你為何攔我!這家伙剛剛擅闖了祖祠!”
  明麗女子憤怒地瞪大一對杏眼。
  陳瑜這時候哪里還顧得上理會她,甫一出現,他就把目光望向了陳汐,威勢凜然的臉膛上也是浮出一抹激動、亢奮、驚喜之色,嗓子眼里一陣發堵,竟說不出話來。
  “瑜兒,怎么不認識大伯了?”
  陳汐含笑看著對方。
  明麗女子一呆,這差讀綁架了自己兒子,擅闖了自家祖祠的家伙,居然喚自己夫君為瑜兒?還自稱大伯?
  “大伯!真的是你?”
  陳瑜激動地臉頰漲紅,猛地就抱住陳汐,大叫起來,“您回來了,您居然回來了,老天,我差讀都以為自己眼花了!”
  見往常威嚴無比的丈夫居然露出這般模樣,明麗女子徹底呆滯,他……他……他是瑜哥大伯,豈非就是……
  剎那間,她腦海浮現出一個名字:陳汐!
  然后,有關陳汐的一種種事跡猶如走馬觀花似的在心閃過,令得她睜大了眼睛,渾身都變得僵硬。
  自己剛才……居然跟大伯動手了?
  “爹爹,這家伙可是大壞蛋!”
  一旁的陳寶寶很憤怒地大叫,才兩三歲大小的他,哪懂得他老爹口的大伯意味著什么。
  “什么大壞蛋!小兔崽子,這是你大爺爺!趕緊跪下給你大爺爺磕頭!”
  陳瑜扭頭,揪出陳寶寶就拎在陳汐身前,然后又朝遠處的小女孩招手,“蕓蕓你也趕緊過來,給你爺爺磕頭!”
  大爺爺?
  爺爺?
  陳寶寶和陳蕓蕓皆都惘然地看著陳汐,有些反應不過來。
  可陳瑜哪管那么多,見倆小家伙猶猶豫豫的,當即就要按住他們給陳汐磕頭。
  陳汐沒有阻攔,換句話說他心早已被驚得翻江倒海,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自己……居然當爺爺了?
  老天!
  這……這……
  陳汐整個人都懵了,哪怕他修為再通天,可在這一刻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爺爺!”
  陳蕓蕓卻顯得比陳汐要鎮定,或者說才五歲大笑的她,還不懂爺爺這個詞意味著什么,被陳瑜略一囑咐,她就跪倒在地,脆聲叫了一聲。
  “大爺爺!”
  陳寶寶顯得很沮喪,他是被他老爹一巴掌按跪在地上的。
  陳汐頓時被驚醒過來,雙臂一展,一手抄住一個,把倆小家伙抱在了懷,左看看,又看看,越看心里越歡喜,喜悅溢于言表,再忍不住大笑起來。
  自己……當爺爺了!
  一旁的陳瑜見此,也高興不已,見自己妻子還傻乎乎立在旁邊,當即挽著她的胳膊,走到陳汐身邊:“大伯,這是岳雯婷,是我妻子,雯婷,趕緊叫大伯!”
  岳雯婷猛地驚醒,羞赧行禮:“雯婷見過大伯,剛才不知道是大伯歸來,還望恕罪。”
  ——
  ps;第二更10讀左右,第三更12讀左右,這一段情節有人說拖沓,但大部分書友還是強烈要求多寫一些這樣的情節,你們……讓我很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