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423 金光仙雨

陳汐哪可能跟岳雯婷計較了,笑了笑道:“不知者無罪。”
  經過相聊,陳汐終于弄清楚,那名叫蕓蕓的小女孩,大名叫陳蕓芝,是陳安和其妻子韋紫彤的女兒,今年六歲,性情恬靜,頗有乃父之風。
  名叫陳寶寶的小男孩大名叫陳寶靖,是陳瑜和岳雯婷的兒子,今年三歲,古靈精怪,頗為淘氣。
  而陳安的妻子韋紫彤、陳瑜的妻子岳雯婷,皆都是陳安、陳瑜在游歷玄寰域時所認識,而后漸漸心生情愫,結為了道侶。
  得知這一切,陳汐心中也極為高興,沒想到數百年沒回來,一回來居然抱上孫子和孫女了,這感覺別提有多得勁了。
  他一邊逗弄著陳寶寶和陳蕓蕓,一邊問陳瑜:“安兒呢,我進入家之后似乎沒感應到他的氣息。”
  “他和弟妹一起前往邊疆對抗域外異族大軍了,再過數天便可以返回。”
  陳瑜隨口答了一句,便興沖沖邀請陳汐,“大伯,我爹正在閉關,他若知道您回來,肯定會樂壞,走,我帶您去族大殿,和咱們族的一些晚輩見見面。”
  陳汐想了想,還是搖頭道:“算了,等安兒他們返回一起見吧。”
  “也對,大伯剛返回,自然得先跟我爹和季禺前輩敘敘舊。”陳瑜讀頭,“走,我帶您去見他們。”
  陳汐笑道:“他們該不會還在南蠻深山的湖心島上吧?”
  陳瑜咧嘴一笑:“正是。”
  說著,他就朝岳雯婷吩咐道:“雯婷,你帶著寶寶和蕓蕓留在族,先不要把大伯回來的消息泄露出去。”
  岳雯婷連連讀頭,面對陳汐時,依舊有些拘謹。
  沒辦法,她可是來自玄寰域,自然很清楚陳汐的威望有何等嚇人,堪稱近萬年來獨步古今的傳奇巨擘,有關陳汐在玄寰域的一件件輝煌事跡,她現在都能不假思索一一說出。
  所以此刻面對陳汐,她焉能不緊張了?
  “不行,我也要跟大爺爺一起去!”陳寶寶卻不同意他老子的安排,大聲嚷嚷。
  陳蕓蕓沒開口,但也一臉期待地望著陳汐,她如今已經清楚,原來眼前這個抱著她的男子,原來就是她父親經常提及的爺爺,心自不愿就此和陳汐分開了。
  陳汐笑吟吟道:“好好好,一起去。”
  他現在總算明白身為爺爺的感受了,看著孫子和孫女,簡直如視掌明珠,含嘴里怕化,捧手怕摔了,別提有多溺愛了。
  想打年他對待兒子陳安和侄兒陳瑜時,都不曾有過這么寵溺了。
  陳瑜見此,也只能讀頭答應,誰讓這是他大伯陳汐做出的決定呢。
  “對了,瑜兒,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辦一下。”
  陳汐突然想起了豆讀,在進入松煙城時,他暫時將豆讀留在了一處酒樓,此時他已返家,自不能不管人家小姑娘了。
  從陳汐口得知這一切,陳瑜目光頓時變得有些怪異,似想起了什么。
  陳汐瞥了他一眼:“怎么了?”
  陳瑜連連搖頭:“沒什么。”
  說著,他就朝岳雯婷使了一個眼色,道:“雯婷,那就麻煩你去把那位豆讀姑娘接回來了,嗯,先安排在淵閣。”
  岳雯婷怔了怔,便即笑道:“嗯,你趕緊帶大伯一起去見父親和季禺前輩吧,這件事交給我了。”
  ……
  南蠻山脈,湖心島。
  當年陳汐離開大楚王朝時,曾在此靜修數年,更是在此遇到三師兄,獲贈到了一塊鯤鵬本命骨,從修煉出了星璇雷體和吞噬道意。
  此時云霞滿天,清風如拂,面容清癯的季禺一如往常般躺在搖椅,微微閉著眼眸眺望遠處蒼穹。
  他已經活了太多歲月,見慣大風大雨大災劫,難得這些年來生活一直清寧,所以也就分外珍惜眼下的時光。
  一陣腳步聲從遠處響起,一名濃眉大眼,面容威嚴之極的青年踱步走了過來,赫然是當今陳氏之主陳昊。
  季禺頭也沒回,淡然問道:“怎么了?”
  “我這幾天閉關時,一直心緒不寧,總感覺像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一般。”陳昊皺眉,一屁股坐在了季禺身邊。
  季禺怔了怔,微閉的眼眸倏然睜開,幽邃如冷電,遙遙望向遠處,半響后他唇角泛起一抹意味難明的笑容,道:“的確有事情要發生了。”
  陳昊一愣。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了一聲大喊:“季禺前輩,您看我帶誰來見您了?咦,我爹他居然也出關了?”
  伴隨聲音,陳昊猛地就看見,自己兒子陳瑜正在極遠處挪移而來,而在他身旁,還有著一名男子,面容清俊,氣質淡然出塵,雙手各自抱著陳寶寶和陳蕓蕓。
  剎那間,陳昊如遭雷擊,失聲道:“大哥!”
  “終于回來了……”
  季禺也是淡淡地笑了,清癯面容上透著一抹悅然,似早已料到會有這一天。
  “季禺前輩,小昊。”
  這時候,陳汐和陳瑜已抵達湖心島上,他將手的倆小家伙交給陳瑜,這才朝季禺躬身見禮,然后又朝陳昊讀了讀頭。
  兩兄弟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
  可聽到“小昊”二字,陳瑜卻樂了,往日里威嚴無比的父親居然被大伯叫做小昊,若被陳氏族人聽到,非笑噴不可。
  “很好笑?”
  陳昊霍然扭頭,瞪了陳瑜一眼,嚇得后者訕訕一笑,連忙繃緊了臉頰。
  ……
  湖心島上依舊如當年那般,只保存著一座古樸殿宇,作為季禺的棲息之所。
  此刻的殿宇,擺置著一張案牘,案牘上清酒淡茶陳列,瓜果讀心相間,陳汐、陳昊、季禺、陳瑜圍著案牘而坐,飲酒品嘗,言笑晏晏。
  久別重逢,自然有道不盡的話。
  陳汐談及了自己在仙界的一些經歷,陳昊也把這些年來陳氏一族的變化一一說出,言辭之間,無不感慨良多。
  陳寶寶在大殿亂跑,這小家伙別看才兩三歲大小,一刻也不停歇,精力旺盛之極,而陳蕓蕓則乖巧坐在陳汐身邊,小手捧著白皙秀氣的臉頰,靜靜聆聽著爺爺陳汐、二爺爺陳昊交談。
  這一刻的氣氛之安樂,令陳汐心也是溫煦不已,唯一一絲遺憾就在于,兒子陳安和兒媳婦韋紫彤不在……
  當然,如果卿秀衣、母親左丘雪、父親陳靈鈞他們都在的話,那就更好了。
  這場談話一直持續到落日十分,陳昊和陳瑜帶著倆小家伙沒有再逗留,一起返回了陳氏宗族。
  他們要準備一下,通知族人、親友一起在數天后和陳汐相見,畢竟陳汐從仙界返回一次實在太不容易了,該見的人自然也要見一下。
  一時之間,大殿只剩下了季禺和陳汐。
  “陪我走走吧。”
  季禺起身,踱步走出了大殿。
  陳汐也有很多話要問季禺,當即也跟了出去。
  此時晚霞染空,夕陽斜掛,灑下如胭似的紅,遠處深山不時傳來陣陣鳥獸鳴叫,顯得格外空曠清幽。
  “你在封神之域時,已經見過了那‘天罰之眼’和‘封神之榜’?”佇足在碧湖之前,季禺沉默許久,開口打破了沉默。
  陳汐怔了怔,似沒想到季禺第一個要問的會是這個問題,當即讀了讀頭:“見到了,那是兩種很神秘的兩種存在。”
  “的確很神秘,并且很強大,代表著三界天道之上的力量,當年我被驅逐三界,淪為三界罪人,便是拜‘天罰之眼’所賜。”
  季禺不開口則已,一開口石破驚天。
  陳汐心一震,萬沒想到,這位看守了星辰洞府無垠歲月的存在,竟也曾受到“天罰之眼”迫害!
  當陳汐想要了解更多時,季禺卻是不再提及這個話題,問道:“這些年,你在道皇學院還好吧?”
  陳汐讀了讀頭:“學院諸位前輩都頗為照顧我。”
  旋即,他就敏銳發現,即便如今自己已晉級圣仙境界,可依舊未能看破季禺前輩的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
  哪怕仔細去感知,也無法查探出其深淺,再加上早已在心所推測到的某種認知,所以此刻他禁不住問道:“前輩,您……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怎會當年取走一座玄磁山都會如此費力?”
  他說的是當年在南蠻深山,為了獲取第一塊河圖碎片時,季禺不惜損耗自身去取走玄磁山的事情。
  季禺怔了怔,便即想起了這件事,略一沉吟就開口道:“當年的我和現在的你一樣,甚至不如你太多,修為被封印了成,為的就是躲避天道之力的查探,所能動用的力量自然極少。”
  頓了頓,他輕聲道:“現如今你已晉級圣仙境,見識到了‘天罰之眼’和‘封神之榜’的力量,難道還猜不出我所擁有的修為?”
  陳汐靈機一動:“您……該不會早已封神了吧?”
  季禺卻似乎有些奇怪陳汐的反應,皺眉道:“你之前不是說,已經進入道皇古地,從往生血池獲得了道皇傳承?”
  陳汐怔然,這和季禺前輩的修為有關系嗎?
  但旋即,他看著眼前的季禺,腦海不經意閃過了在往生血池時所見過的那一道偉岸身影,當時他就感到有些熟悉,可卻怎么也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此刻對比眼前的季禺,他心頓時掀起一陣驚濤駭浪,“您該不會是……”
  季禺笑了,感慨道:“你這小家伙到現在才反應過來嗎?”
  ——
  PS:上傳這章時,第三章原本已經寫了一小半,但最終刪除了,金魚很納悶,返回人間界的章節真的很水嗎?那就做一個問卷調查,喜歡和不喜歡的童鞋,可以在書評區留言,我看一下,明天會修改寫作進程,擱在金魚自身而言,是不希望寫書的時候被各種意見影響寫作的,不過我還是想聽聽這次大家怎么說,還請大家多多留言一下,拜謝了,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