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42 無名神木


  第三更!拜求收藏!這周若能沖破2000大關,下周依舊萬字更新!另外,感謝“19道”兄弟的捧場支持!
  ——
  萬丈高空之上,陳汐俯瞰大地,整片萬里范圍的大地上,宛如被縱橫切割成了一個巨大的“田”字。
  中央是一片千里范圍的巍峨高臺,層層往上,通體漆黑,宛如以黑色的玉石堆砌而成,遠遠一望,這座高臺就像遠古荒人用來祭祀所用的祭臺,散發著一股蒼涼、神秘、肅穆的氣息。
  而在東南西北四角上,分別被青碧森林、金色山脈、火海熔漿、冰雪天地四種景象所填充。
  這里,便是浮屠試煉塔第二層——四象境!
  嗖!嗖!嗖!……
  極遠處,一道道遁光從蒼穹下下劃過,而后落入四象之地,轉眼消失不見。
  在寶塔四象境內,兩千人必須淘汰掉一千九百人,只有一百人才能進入第三層兩儀境,而這一百人,就是此次潛龍榜大比的前百名了。
  “看來競爭越來越殘酷了,幸好蘇家的人幾乎全軍覆滅,對我和弟弟已經造不成威脅,并且我已經用從蘇家子弟身上搜刮來的傳送玉符,給弟弟換了一塊新的,倒是不用再擔心他的安危了。”
  陳汐默默思索片刻,當即身形一晃,朝那青碧森林中落去,相較于其他地方,那青碧森林無疑是最安全的落腳地。
  然而令陳汐想不到的是,進入四象境的兩千名修士似乎有著默契一樣,皆選擇了這片青碧森林作為落腳地,看來這些人跟陳汐一樣,也認為此地會很安全。
  想想也是,其他的三處地方,要么是熔漿翻滾的火海,要么是冰霜漫天肆虐的冰地,環境太過惡劣,一不小心甚至有性命危險。
  “陳汐!竟然是陳汐!”
  “走!咱們可不是他的對手!”
  “該死,怎么會是這個煞星!”
  ……
  陳汐甫一落入青碧森林的一塊空地上,那早早到來的七八個修士,頓時像看到恐怖的怪物一樣,大呼大喊著,逃也似地朝四面八方飛掠而去。
  “想不到我已經這么有名了……”陳汐摸了摸鼻子,自嘲不已,不過如此一來,倒是令他輕松許多。
  兇名赫赫也有一個好處,實力稍差的修士根本不敢與自己為敵,實力強橫的修士想要與自己動手,也得掂量掂量將要付出的代價。如此一來,進可攻,退可守,完全不用擔心出現四面受敵,疲于應對的局面。
  就在這時,他猛地感受到一股若有若無的乙木氣息,這縷氣息雖輕淡飄渺,但卻精純之極,甚至引得他全身的巫力都是一陣鼓動。
  “這里莫非還存在著充盈著乙木之氣的寶貝?”陳汐心中一動,當即身子一掠,朝這縷氣息的源頭尋去。
  他的《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如今已修煉到紫府二重乙木之境,全身巫力中不僅充盈著星煞之氣,還有著戍土之氣、乙木之氣。
  畢竟他的巫力乃是由戍土巫紋和乙木巫紋汲取的星煞之力轉化而來,自然兼具了三種力量的屬性。
  而想要把突破紫府二重,進階三重境界,則有兩種方法可循,一種是不斷以星煞之力轉化為乙木巫力,另一種自然就是直接找一些蘊含乙木精華的寶貝拿來修煉。此刻,得知這片青碧森林中有可能存在充盈著乙木精華的寶貝,自然令陳汐心動不已。
  盞茶功法后。
  陳汐在這片青碧森林核心處停下腳步,目光瞬間落在一棵大樹上,這株大樹高有百丈,枝干似刀似劍,鐵骨錚錚,蒼虬有力,它自上而下光禿禿的,沒有一片葉子,毫無生機,跟四周蓊郁翠綠的古老大樹格格不入。
  甫一來到這里,陳汐就嗅到一股濃郁到極致的乙木之氣,精純之極,而這股氣息的源頭,赫然是眼前這株光禿禿的大樹!
  “也不知此樹究竟是何物,明明光禿禿一片,卻散發出如此濃郁的乙木之氣……”陳汐默默思索片刻,卻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既然如此,我就把它連根拔起,然后徹底煉化其中的乙木精華,為我突破煉體紫府三重做準備。”
  陳汐眼中閃過一絲狠色,說著,他袖袍一揮,噴出一股磅礴真元,化作一只十幾丈大的巨手,緊緊攥著大樹莖干,猛地用力朝外拔去。
  然而令陳汐吃驚的是,此樹竟是紋絲不動,要知道他這一抓之下,甚至能拎起十萬斤重的巨石,卻奈何不得一棵樹,怎能不領他吃驚?
  “星斗大手印,給我抓!”陳汐一咬牙,一只散發著蒼涼、古老、浩瀚氣息的大手橫空出現,抓住此樹,狠狠朝外拔去。
  這個光禿禿的大樹依舊紋絲不動!
  陳汐徹底被驚住了,星斗大手印可是他最強的殺手锏,一捏之下,抓爆黃階法寶也不是問題,然而卻依舊是奈何不得此樹。
  這棵樹難道是傳說中的神木?
  陳汐也聽說過,在荒古時期,有著諸多的神木,像直插入云的扶桑巨木,像懸掛著一顆顆太陽果實的太陽樹……但是像眼前這樣光禿禿,卻散發著濃郁乙木之氣的大樹,他卻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陳汐不死心,拿出飛劍砍、在地上刨根、甚至想要折斷這棵大樹的枝節,都是無功而返。
  怎辦辦?
  難道要我在這里修煉乙木巫力?
  陳汐皺眉苦思不已,這片青碧森林中,有著上千的修士縱橫其中,若在這里修煉,跟找死沒什么區別。
  ——
  ——
  “那小子不殺敵,卻在跟一棵樹較真,還真是古怪啊。”
  “他竟然想要打無名神木的注意,真是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力。”
  “是啊,那無名神木矗立在浮屠試煉塔中不知多少年來,更是不知有多少人想要煉化它,可最終還不都是鎩羽而歸?”
  “說起這棵無名神木,這么多年來,竟然沒人知道其來歷,你說古怪不古怪?”
  “豈止是這顆無名神木,那朱雀境的無名火晶,玄武境的無名水珠,白虎境的無名金巖不都是如此嗎?來歷無從查證,卻皆逸散出濃郁的乙木、丙火、壬水、庚金之精氣,可惜啊,如此寶物,千百年來卻是無人能夠取出,不得不說是一種遺憾。”
  浮屠試煉塔外,眾人疑惑地看著繞著大樹來回奔走的陳汐,皆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想起關于四象境的一些碎屑事情。
  “快看!流云劍宗的翡冷翠和青陽門的“虛無劍”邱冷戰斗起來了,這兩人皆是門派中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如此戰斗,豈容錯過?”
  人群中,驀地響起一聲驚呼,旋即,在場眾人的目光皆從陳汐身上挪移開,投向翡冷翠和邱冷的戰斗中。
  連玉臺上的各家宗主也都按捺不住好奇,目光齊刷刷投入到這場戰場上,這一刻,竟是沒人再關注陳汐了。
  ——
  ——
  有了這顆大樹內的乙木之氣,何愁進階不了煉體第三重?
  真恨不得把它一口吞進肚里啊!
  陳汐腦海靈光一閃,吞進肚內?我怎么忘了這小家伙!
  “白魁,去,把這棵大樹的根給我咬斷!”陳汐隨手把白魁招出來,這小家伙可是吞吃天下奇珍的貔貅幼崽,連它都奈何不得這棵大樹的話,那可就真得放棄了。
  “嗚嗚~~”
  聽到陳汐讓自己啃樹根,白魁幽怨地瞪了陳汐一眼,然而下一刻,它的目光卻陳汐身前的這棵大樹吸引了,就像看到了天下一等一的珍饈美味,小家伙嗷嗚一聲,就撲了上去。
  咔嚓!咔嚓!
  白魁的牙齒鋒利的簡直令人發指,一嘴吞下去,就在這棵大樹的根上撕掉一大塊,沒多久,那盤虬錯節的根莖,竟然一根根被白魁吞進了肚子,那拳頭大小的小肚子,簡直就像一個無底洞似的,游刃有余地消化著一切。
  陳汐這下總算松了口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白魁,只等它把大樹根部全部咬斷,就揮手收了這棵神異的大樹。
  咔嚓!轟!
  白魁不負所望,這棵百丈高的光禿禿大樹被它連根咬斷,轟然倒下。
  然而令陳汐震驚的是,失去了根莖,這棵大樹的主干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作的木屑粉末,洋洋灑灑飄落墜地,哪里還有一絲的乙木之氣?
  怎么會這樣?陳汐惘然不已,辛辛苦苦努力到現在,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真是讓人郁悶啊。
  “嗚嗚~~”
  便在這時,白魁不同尋常的嗚咽聲引起了陳汐的注意,他低頭一看,一抹嫩綠的幼小樹苗映入眼中,葉子青翠欲滴,濃郁的幾乎化不開的乙木之氣從中淵源流出,竟如同實質一般,形成了一片青碧色的小云朵!
  而白魁,已眼冒綠光,惡狠狠朝這棵小樹苗撲去……
  “給我回來!”
  陳汐心中猛地一揪,純粹下意識地大手一撈,在小家伙的嘴巴距離小樹苗只有一寸之際,被他有驚無險地抓了回來。
  “嗚嗚~~”白魁幽怨地瞪著陳汐,小模樣異常可憐。
  “這東西可不能給你糟蹋了,回去吃法寶玩去吧。”陳汐隨手一丟,就把滿腹幽怨的白魁送進了儲物戒指,至于小家伙會如何糟蹋儲物戒指內的法寶,他已經完全不在乎了,小家伙功勞很大,吃一些法寶做補償也是應該的,不是么?
  再說,這些法寶早已被陳汐精挑細選過,都是他用不上的黃階上品以下的存在,吃了就吃了,本來就是給白魁和靈白準備的食物。
  下一刻,陳汐便被這棵小樹苗吸引住所有心神,直覺告訴他,這小樹苗一定是一件絕世罕見的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