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425 幾欲瘋掉

季禺并未否認,一直在沉默。
  陳汐心中的震驚卻漸漸平復,從季禺剛才的話中隱約明白,或許正是因為三界動蕩勢不可擋,才會讓季禺生出了離開的念頭。
  不過他很疑惑,季禺是要返回神衍山,還是返回道皇學院?
  若是后者,那自然會和他一起返回仙界,因為道皇學院就在仙界中,可若是前者,那季禺完全沒必要說要離開,大可直接說返回神衍山。
  季禺此時忽然開口:“不必妄加猜測了,當年師兄為救我,不得不只身離開,而我現在便是要去追尋他的步伐。”
  追尋伏羲的步伐!
  陳汐剎那間就想起,小師姐離央一直說,神衍山之主伏羲早在很久以前就飄然離開神衍山,至今未歸,他又究竟去了哪里?
  如今季禺也要離開,要追尋伏羲的步伐,莫非他早已知道伏羲前往了何地?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了陳瑜的聲音:“大伯,我爹他……讓您先回家族一趟。”
  伴隨聲音,陳瑜的身影倏然憑空而現,來到了陳汐身前,不過他此刻神色卻有些微微的怪異,一副欲言又止,哭笑不得的模樣。
  陳汐微微一怔:“什么事?”
  陳瑜猶豫了半響,這才嘿嘿笑道:“哎,怎么說呢,等您回去就明白了。”
  “你這小子,有什么事情需要遮遮掩掩的?”陳汐沒好氣瞪了陳瑜一眼,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季禺師叔,那改天我再來拜訪您。”說到這,陳汐又補了一句,“您可千萬別不辭而別了。”
  季禺啞然,揮手道:“你快去把,不差一時。”
  陳汐點了點頭,當即和陳瑜一起離開了湖心島,朝松煙城中的陳氏宗族飛馳而去。
  ……
  陳氏宗族。
  夜色深沉,陳氏府邸深處的一座院落中卻是燈光如火,明亮如晝。
  陳昊和妻子翡冷翠佇足在院落之外,似在等人。
  “唉,都怪寶寶這小家伙,竟把大哥回來的消息泄露了出去。”陳昊嘆了口氣,一副無奈的模樣。
  翡冷翠卻是抿嘴一笑:“也不怪寶寶,反正大哥回來的消息遲早會被人知道的,只是……”
  說到這,她那雍容淡雅的容顏上也是露出一抹哭笑不得的神情,好半響才道,“只是大哥只怕要遭罪了。”
  陳昊抬眼朝院落內望了一眼,這才小聲道:“其實,這事兒也怪大哥,誰讓他當年惹下這么多風流債。”
  說到最后,他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唇角不禁泛起一抹幸災樂禍之色,以及一絲若有若無的艷羨。
  很不巧,他這一絲艷羨神色恰被一旁的妻子捕捉到眼里,翡冷翠當即一哼,“怎么了,是不是怪我這些年管你太嚴了?也想嘗嘗腥?”
  陳昊連忙干咳一聲,正色道:“冷翠,我是那種人嗎?這事兒也只有大哥干得出來,我可沒那種命消受了。”
  翡冷翠這才滿意笑了笑:“算你識趣。”
  “哼,什么事兒只有我能干得出來?”
  就在此時,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令得陳昊頓時閉嘴,抬眼望去時,就見陳汐的身影一步步從深夜虛空中走了過來。
  “大伯。”翡冷翠連忙上前見禮。
  陳汐揮了揮手,便即似笑非笑地看著陳昊:“沒想到,這么多年不見,你居然敢在背后說起我壞話了。”
  陳昊苦笑:“我哪敢。”
  “大伯,咱們還是趕緊辦正事吧。”一旁緊隨而來的陳瑜連忙給他老子解圍。
  “對對,先辦正事。”陳昊朝兒子丟了一個感激的眼神,就連忙引著陳汐就朝院落中行去,邊走邊飛快傳音道,“咳咳,大哥,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那啥,待會我就不進去了。”
  陳汐一怔:“不是你找我有事?”
  陳昊臉色有些怪異,撓了撓頭,“哎,怎么說呢,你進去就知道了。”
  這一處院落不大,只矗立著一座精致華美的樓閣,樓閣前是一條溪流環繞而過,一道白玉拱橋搭建其上,旁邊花木葳蕤,芳草汀汀,環境頗為清幽。
  說話時,陳汐已來到了那樓閣前,他正打算用仙識查探一下樓閣中究竟是何方神圣,竟令得弟弟一副欲言又止的無奈模樣。
  就在這時,身后的陳昊噌地一步上前,打開了樓閣大門,大殿中的景象一下子映現在了視野中。
  當看清楚大殿中的一切,陳汐眼瞳驟然一縮,如遭雷擊般整個人都怔在那里,身體僵硬,像個木偶似的。
  大殿中燈火通明,陳設簡雅,地面鋪陳著一條猩紅地毯,大殿兩側各自羅列著一排紫檀木座椅。
  而此刻,正有一道道綽約身影坐在其中,那是五個容顏嬌美的女子,鶯鶯燕燕,氣質迥然不同,恰似百花綻放,各有各的神采,各有各的絕美之處。
  冷若冰霜。
  嬌憨可愛。
  淡雅嫻靜。
  嬌媚似火。
  清麗似畫。
  五個傾國傾城的美麗女子,五種各擅勝場的獨特氣質,在那燈火映照下,散出各種不同的魅力,令人心醉神迷。
  杜清溪、沐瑤、雅晴、云娜、閻嫣!
  陳汐一眼就認出了五位美人,也正是因為看見她們居然齊齊出現,才會讓陳汐心中如此震撼,僵硬立在大殿外,再邁不動步伐,都快要窒息。
  哪怕他見慣了大風大浪,哪怕道心修為早已臻至心嬰地步,可當看見這五位當年曾和他有過各種糾葛的紅顏美人時,又怎可能保持淡定?
  這一刻,他總算明白為何陳昊會是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怪異模樣了,也明白為何陳瑜會匆匆把自己從湖心島叫回來了……
  可明白歸明白,他心中依舊恍惚不已,這數百年歲月過去了,她們怎么都還齊齊出現在了自己家族,難道……是為了自己?
  陳汐心中猛地一顫,涌上諸般滋味,不經意又想起了過往種種。
  想起了年少時在清溪酒樓充當靈廚師時,偶然結識杜清溪的一幕幕。
  想起了初次踏入龍淵城前,結識沐瑤姐弟的那一場營救行動。
  想起了抵達楓葉城天寶樓拍賣會時,和雅晴結識的過程。
  想起了……
  ……
  想起了太多,每一段經歷中,都有著一個紅顏美人的影子,縈繞心頭,至今想來,依舊是歷歷在目,恍如昨日。
  甚至,他還想起了卿秀衣、梵云嵐、皇甫清影、蘇輕煙……
  誠然,修行這些年來,他邂逅了太多風華絕代的女子,可一心求索道途的他卻因為諸多緣故,無法給任何一個女子一個確切的允諾或者答復。
  所以,他只能將各種情感上的波動埋在心底,不去想,也不敢想,因為他要做的事情太多,因為他擔心辜負太多人……
  可陳汐還是沒想到,歷經數百年歲月的洗禮,于今返回故鄉之時,竟會再次重逢往昔紅顏,且一下子都到齊了,這等震撼就猶如一柄劍,在他心底撕開了一道口子,讓那擠壓許多年的情感洪流悉數涌了出來。
  所以,他怔住了,神色恍惚。
  “哥,你趕緊進去啊!”陳昊在一旁不著痕跡推了陳汐一把。
  陳汐頓時從各種紛飛思緒中驚醒,張了張嘴,想要打個招呼,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哼!”
  大殿中,傳出一聲齊齊的哼聲,那是五位美人所出。
  在大門開啟的那一剎那,在看見陳汐那熟悉的身影出現的那一時,她們的眼眸齊齊一亮,閃過一抹抹激動驚喜之色,心中,同樣是百感交集,涌上諸多回憶。
  可很快,她們就像商量好了似的,齊齊把眼眸挪開,不再看陳汐一眼,神色間或多或少都帶著一絲幽怨。
  然而,當注意到陳汐就像個呆子似的立在大殿外,久久不進來,她們心中頓時又是一陣氣惱,所以齊齊出了一聲哼唧,以此表達不滿。
  落入陳汐耳中,頓時讓他心中一顫,最終還是硬著頭皮走進了大殿,像行尸走肉似的,渾身肌肉都變得僵硬。
  而看見陳汐進來,五位美人皆都抿嘴不言,左顧右看,就是不看陳汐,神色間的幽怨味道卻是越來越濃郁。
  這讓陳汐頭皮一陣麻,心驚膽戰,比面對一尊仙王的壓力都大,他也說不出為什么會這樣,似因為內心虧欠太多?
  亦或者是面對當年那些情感糾葛的問題,有些措手不及?
  大殿外的陳昊看見這一幕,心中值樂,若非場合不適宜,他差點就禁不住笑出聲來,誰曾見過當年大楚王朝年輕一代第一人會表現出這般尷尬僵硬的模樣?
  “好了,別笑了,被大哥現非收拾你不可!”
  一旁的翡冷翠狠狠剜了陳昊一眼,旋即就柔聲朝大殿中喊道:“大哥,要不我幫你們準備一些酒席?”
  這算是給陳汐解圍了。
  陳汐心中頓時松了一口氣,干咳了一聲,道:“這樣再好不過了,嗯,今日酒席一定得隆重一些,還是由我親手操辦了,這么多年不見,也讓大家嘗嘗我的手藝。”
  說著,他就匆匆要往外走,沒辦法,他腦子里亂成一片麻,想要冷靜思考一下該如何面對這樣一幕。
  但還沒等他走出大殿,杜清溪、沐瑤、雅晴、云娜、閻嫣五位美人頓時急了,若讓他逃掉,難道還要再等數百年上千年?
  所以她們幾乎是心照不宣地,齊齊嬌叱出聲:“你敢!”
  陳汐身軀頓時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