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426 步步緊逼

站住!
  然后陳汐果斷站住了,一步也不敢動。
  大殿外的翡冷翠見此,卻是掩嘴一笑,帶著一旁幸災樂禍的陳昊就轉身而去。
  再然后,大殿氣氛又陷入到了沉寂。
  五位嬌艷動人的美人皆都抿嘴不言,眸含幽怨,那眼神直看得陳汐心直冒涼氣,最終訕訕一笑,退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可即便坐在那里,依舊如坐針氈,渾身不自在,簡直就像一個受審判的囚徒似的。
  “這么多年了,你也舍得回來呀?”
  最終,還是雅晴開口,她明眸皓齒,青絲如瀑,清麗秀美的玉容上恬靜一片,波瀾不驚。
  陳汐暗松了一口氣,有人開口就好,起碼比沉默更讓人心安。
  可還沒等他稍稍心安,唰的一下,其他四女的目光就凝視在了他身上,一道道幽怨的如刀子似的,刮得陳汐又是一陣心驚膽顫。
  好半響他才苦笑摸著鼻子,張了張嘴巴想說些什么,卻又閉上了,雅晴的問題讓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唉,你就不能給我們一個解釋,哪怕是假的,也起碼是一種態度吧?”雅晴幽幽一嘆。
  一石激起千層浪,其他四女也紛紛開口。
  “我看他是心虛了。”
  杜清溪撇嘴,冷若冰霜的容顏上盡是失落。
  “陳汐大哥,我記得你以前很會哄女孩子的,你現在卻不言不語,是不是數百年時間過去了,你也把我們視作了陌生人?”
  沐瑤可憐兮兮開口,月牙似的星眸淚光婆娑,泫然欲滴。
  “我就知道,咱們空浪費了數百年時光,瞧瞧,啞口無言了吧。”
  閻嫣哼唧道,一副似幽怨似不滿似憤怒似失望的模樣。
  “剎那芳華逝,彈指紅顏老,唉,我看我們就是等白了頭發,也等不來他一個回心轉意了。”
  云娜傷感嘆息。
  一下子,陳汐頭大如牛,連連苦笑,這些女人都怎么成這樣子了,還能不能像以前那樣聊天了?
  當然,他也只能腹誹一下,原因就在于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辜負了太多情誼,一直未曾給她們一個明確答復。
  如今數百年歲月過去,她們竟一直惦念著自己,令得他心也是愈發愧疚,在這等情況下,他自知理虧,又怎敢去辯解什么。
  幸好,沒過片刻,翡冷翠就帶著一行仆從走進大殿,頓時令五位幽怨美人閉嘴,令得陳汐暗松了一口氣。
  翡冷翠指揮著仆從布置了一桌豐盛的菜肴和酒水之后,便即淺淺一笑,轉身離開。
  有了這個小插曲,陳汐趁機開口道:“咱們邊吃邊聊吧,用不了多久,說不定我就又要離開了,相聚一次著實不易。”
  離開?
  眾女一怔,心皆都一緊,臉色都微微一變,自從陳汐離開大楚王朝,她們可一直逗留在陳氏宗族,所思所想,無非是要和陳汐再次相見。
  就這樣一直等待了數百年時間,終于把陳汐這個“負心漢”盼回來了,又哪能眼睜睜看著他再消失了?
  她們登時也顧不得幽怨了,紛紛起身來到餐桌前坐下,端茶倒水,分派杯盞,似乎不打算再跟陳汐計較了。
  這讓陳汐心又放松許多,又感覺自己有些卑鄙,拿離開來當借口真的好么?
  但很快,他就再不能胡思亂想,因為——
  “陳汐,你嘗嘗這個,知道你回來,我特意為你準備的,記得你在清溪酒樓作靈廚學徒時,學的第一道菜就是這個干炸墨鱗蝦。”
  冷若冰霜的杜清溪此刻卻是笑容絢爛,幫陳汐夾了一筷子散發著誘人香味的瑩白蝦肉。
  “陳汐大哥,你還記得這道菜么,當年是你為我準備的,我這些年閑來無事就學會了烹飪這一道菜,你嘗嘗看看合不合口。”
  沐瑤漲紅了白嫩如凝脂似的臉蛋,羞赧低頭給陳汐夾菜,不敢跟陳汐對視,和之前的表現判若兩人。
  “陳汐,這是咱們第一次相見時所飲用的酒釀,你還記得其味道么?趕緊嘗嘗,看是否變了味道。”
  雅晴大大方方給陳汐斟滿一杯酒,伸出青蔥似的纖纖玉手遞了過去,明眸含笑,涌動絲絲情愫。
  “陳汐……”
  “陳汐……”
  閻嫣和云娜也加入進來,給陳汐夾菜斟酒,眉目含情,態度溫婉,態度轉變之快,令陳汐都有些受寵若驚。
  有句話叫最難消受美人恩,恰如其分地形容出了陳汐此刻的心情,五位嬌滴滴的美人含羞帶怯,殷勤服侍,換做其他人,只怕艷羨得垂涎三尺不可。
  但陳汐卻有些不安,這反差太大,讓他反而有些提心吊膽,于是只能充當個啞巴,拎著筷子,來什么吃什么,把臉都埋在了飯碗……
  至于酒水,更是來者不拒,甚至收斂了周身仙力,唯求個大醉方休,好從這一場充滿旖旎且又帶著三分詭異的氛圍解脫。
  大殿外,偷偷摸摸看見這一幕的陳昊睜大了眼睛,心暗暗欽佩艷羨,老哥御女手段了得啊!
  但很快,他就被神色冰冷的翡冷翠給拎著耳朵拽走了……
  ……
  翌日一早。
  陳汐從大醉醒來,腦袋還有些發懵。
  昨夜他的確醉了,爛醉如泥,雖說以他的修為根本不可能醉,但他是故意的……
  不醉不行啊!
  不醉還能從心懷幽怨的美人窩脫身嗎?
  顯然不能。
  陳汐運轉仙力,剎那間就將周身殘余的酒力化解,周身一片清爽舒適,忍不住長吐了一口濁氣。
  坐在床上,想起昨夜的一幕幕,陳汐依舊忍不住苦笑,情之一字,果然害人啊!
  “爺爺您醒了,毛巾。”
  一個身穿碎花小裙子的小女孩走了過來,黑眸清澈,肌膚白嫩,精致恬靜的小臉上掛著一絲淺淺的笑意。
  正是陳蕓蕓,她雙手捧著一條擰干的濕毛巾,俏生生遞給陳汐,乖巧懂事。
  看見這小丫頭,陳汐不禁笑了,翻身從床上坐起,然后把蕓蕓抱在懷,親昵地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道:“還是乖蕓蕓對爺爺好。”
  “爺爺,我幫您擦臉吧。”
  陳蕓蕓脆聲道,明亮如星辰般的大眼睛帶著一絲期待。
  陳汐當然不會拒絕了,當即笑呵呵伸著臉,享受著孫女對自己的關照,心暖洋洋一片,那種感覺的確非言語能夠描述。
  怎么說呢,那就是身為一位爺爺的感受!
  蕓蕓擦的很仔細,很小心,擦拭完陳汐的臉頰,她還探出白嫩小手撫摸了一下陳汐額頭,親昵的不得了。
  可陳汐卻感覺有些微微的怪異,忍不住問道:“蕓蕓,你經常這樣給你父母擦臉嗎?”
  蕓蕓搖頭:“我只給小灰擦過。”
  陳汐一怔:“小灰是誰?”
  蕓蕓忽然用雙手捂住紅菱小嘴,把頭埋在陳汐懷,訥訥道:“小灰是爹爹送我的寵物,是一只紫瞳白貂,可愛的很。”
  陳汐額頭一黑,自己居然享受到了寵物的待遇!
  一時之間,陳汐不禁苦笑不得,抱著蕓蕓就朝外邊走去:“走,爺爺帶蕓蕓去吃早讀。”
  “爺爺,清溪姐姐、沐瑤姐姐、雅晴姐姐、閻嫣姐姐、云娜姐姐她們讓我在您醒來的時候問您幾個問題。”
  蕓蕓趴在陳汐肩膀上,對著他耳朵脆聲說道。
  姐姐?
  陳汐臉色一沉:“蕓蕓,那些都是你……”
  說到這,他突然發現不知道該怎么讓蕓蕓稱呼杜清溪她們了,阿姨?不行,還低了一個輩分,奶奶?也不行,她們可還不是自己道侶。
  如此一想,陳汐頓時無語了,心道,算了,蕓蕓還小,隨她胡亂叫吧……
  “她們有什么問題?”陳汐隨口問道。
  蕓蕓歪著腦袋想了想,就飛快道:“那些姐姐其實只一個問題,就是蘇輕煙、夏薇、貝靈、崔青凝、梁冰、阿秀、讀讀……”
  連續報出了一大串名字之后,蕓蕓喘了口氣,又連續問出了一大串問題:“她們讓我問您,這些女人是誰,來自哪里,和您究竟什么關系,長得有卿秀衣、甄流晴和梵云嵐好看嗎……”
  陳汐唇角都禁不住狠狠抽搐起來,徹底無語。
  許久之后,他才長嘆道:“蕓蕓,你還小,不懂的。”
  蕓蕓睜大清澈而純凈的眼睛,道:“爺爺,您是不是不開心?那我不問了。”
  陳汐寵溺地掐了掐她小鼻子,道:“就知道蕓蕓對爺爺最好了。”
  蕓蕓嘻嘻一笑:“反正爺爺只要對奶奶好就行了。”
  奶奶?
  自然就是卿秀衣。
  否則就不可能有陳安,自然也就不可能有蕓蕓。
  只不過想起卿秀衣時,陳汐心不禁又是一嘆,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惹了太多的情債,可偏偏自己好像一直從未正面過這些問題……
  “哥,已經準備妥當了,待會您便跟著我一起去見一見咱們的族人和朋友吧。”就在此時,陳昊從遠處走來。
  陳汐頓時從紛亂思緒清醒,讀了讀頭。
  這一刻,他已打定主意,等見過族人之后,就會展開行動,等把一切安置妥當,便直接返回仙界。
  過往的事情,終究已是過往,而他注定還有更長的路要走,或許當有朝一日踏足大道之極的時候,他才會選擇像現在這般無憂無慮地生活吧。
  ——
  PS:明天就會加快進度,一些陳汐之前所結交的的人和物,會在符皇完本之后,挑出一些寫成番外篇,否則占據的篇幅會多很多,不可避免會影響以后的劇情。這也是金魚冥思苦想之后,想出來的能夠兩全其美的辦法了,對了,別忘了投月票吖童鞋們,讓俺糾結這么久,給俺一些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