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427 再次相遇

陳汐回來了!
  這則消息猶如風暴一般,轟然傳遍了整個陳氏一族,而后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擴散向四面八方。
  松煙城、南疆、大楚王朝……
  僅僅不到一天的時間,整個大楚王朝修行界都知道,當年那位年輕一代第一人,那位以太古戰場第一名成績進入玄寰域,更在百年之內舉霞飛升仙界的陳汐——回來了!
  一時之間,整個天下掀起軒然大波,街頭巷尾、茶樓酒肆……幾乎是每個角落都在議論著陳汐的名字。
  誠然,陳汐已經離開了大楚王朝數百年歲月,可他當年在修行界創造的一個個奇跡,卻至今未曾有人打破過。
  對大楚王朝修行界而言,陳汐儼然就是一個只能仰慕的傳奇,這數百年來他人雖然已經離開,可有關他的事跡卻依然被人們所津津樂道,口口相傳。
  而今,這樣一位震爍古今的傳奇人物重臨大楚王朝,其所造成的轟動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甚至那在邊境戰場上正在和域外異族對抗的修者大軍在聽聞到這個消息時,士氣頓時大振,如有神助般,硬生生擊潰了對手!
  總之,如今重臨人間界的陳汐,已經在不足一天的時間中,成為了整個大楚王朝萬眾矚目的焦點,沸騰一片。
  無數修士聞訊,不遠萬里從四面八方趕來,齊齊涌入松煙城,為的就是能夠瞻仰一下這位傳奇人物的風采。
  甚至就連那大楚王朝之外的其他王朝修行界,也都得知了這個消息,于是皆都大喜過望,紛紛朝大楚王朝逃難而來。
  為什么是逃難呢?
  因為現如今的古庭小世界中,到處兵荒馬亂,域外異族大軍出沒,不少王朝都已毀于戰火之中,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返回大楚王朝的消息,頓時就讓那些修行者看到了希望,知道只要進入大楚王朝,必然能得到這位傳奇人物的庇佑了。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焉可能會無動于衷?
  ……
  相較于外界的熱鬧非凡,此時的陳氏內部同樣也是熱鬧一片。
  那些仆從、婢女、族人、護衛……一個個喜形于色,振奮激動無比,若非礙于規矩,他們早一窩蜂去拜見自家那位宛如傳奇般的傳奇老祖了!
  “這么多年過去了,陳汐老祖可總算回來了!”
  “聽聞陳汐老祖這次是從仙界降臨,這可了不得的很,我還從沒聽說過有哪個羽化飛升仙界的大人物,有重返人間的呢,有此便可以看出,陳汐老祖即便是在仙界中,也定然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哼,你們這些無知的家伙,我爺爺當年可是曾有幸伺候過陳汐老祖,聽我爺爺他老人家說,咱們松煙陳氏能夠成為大楚王朝一等一的大家族,陳汐老祖功不可沒。”
  “是啊,你們可不知道,現如今大楚王朝修行界一等一的大人物們都已聚集在咱們宗族大殿了,聽說連楚皇陛下也都來了,為的就是和咱們陳汐老祖見一面。”
  即便是作為陳家的下人,那些仆從也都極為驕傲,如今的陳氏一族鼎盛輝煌,如日中天,放眼四海,無憂能與之比肩者,在這等情況下,他們哪怕是陳氏一族的下人,也都是與有榮焉,走到哪里都受人尊重。
  此時的宗族大殿中,黑壓壓坐著一個個大楚王朝修行界中的大人物,偌大的空間竟呈現出擁擠的狀態。
  在這些大人物中,玄睛老黿王、青丘狐王、流云劍宗太上長老北衡,掌門凌空子……等等皆都是和陳氏一族有著極為深厚關系的存在。
  除了這些大人物之外,其他還有來自北蠻、東海、中原等等疆域的大門派之主,無不擁有著地仙境以上的修為。
  而在其中最為顯赫的,則當屬當今楚皇皇甫仲陵了!
  可以說,眼下的宗族大殿中,儼然匯聚著整個大楚王朝修行界最頂尖的大人物,身份稍次一些的,根本就沒有資格參與到其中。
  “陳汐老祖到——”
  就在大殿諸位大人物議論紛紛的時候,一道聲音倏然在大殿外響徹,令得大殿中的喧嘩頓時消失,變得鴉雀無聲。
  這些大楚王朝的大人物們,皆都不約而同地起身,目光皆都是齊刷刷望向了大殿外,神色間或多或少都帶著一抹激動和敬畏。
  的確是敬畏,哪怕他們可以在大楚王朝修行界內稱王稱霸,呼風喚雨,佇足在最頂尖的行列中,可面對陳汐這等來自仙界的存在,他們只能保持尊重和敬畏,只能像晚輩一般起身恭迎。
  這一切歸根究底無非四個字——強者為尊!
  再加上場中不少大人物之前還都和陳汐并無交集,而陳汐也已經離開大楚王朝數百年時間,對于陳汐的返回,他們甚至要比其他人表現的更為敬重。
  至于青丘狐王,玄睛老黿王、北衡老祖、凌空子他們,也因為多年未曾和陳汐沒見,心中自認如今已和陳汐的身份相差太遠,自不敢怠慢了對方。
  所以當陳汐抱著孫女蕓蕓和陳昊一起進入宗族大殿時,就看見所有人都起身恭迎在那里,氣氛寂靜,蔚為壯觀。
  這不禁讓陳汐微微一怔,心中有些埋怨弟弟陳昊怎么把一次聚會搞得如此隆重。
  “哥,這可不是我安排的。”
  似乎看出了陳汐心意,陳昊在一旁苦笑傳音,“還不是因為你名頭太大,他們誰還敢坐著等你進來?那樣的話,即便你不在乎,可其他人在乎啊!”
  陳汐想了想,也的確是這樣一個道理,只能在心中輕嘆了一聲,感覺有些無趣了,他很不喜歡這種莊重敬畏的氛圍。
  在陳汐進來的同時,大殿中那些大楚王朝的大人物也在打量陳汐,對方還是一襲青衫,還是那樣的清俊出塵,唯一變化的是身上的氣質,變得更為內斂、沉穩,有一種大海無量,涵括天下般的獨特氣息。
  雖說陳汐早已收斂了周身氣勢,可當眾人遠遠望向他時,依舊不由自主就心生一股渺小如螻蟻般的感覺,就好像面見一位無上圣王,由內而外感受到一股敬畏。
  原本還有不少以往和陳汐關系比較密切的大人物想要打一聲招呼,可當真正看見陳汐時,他們卻發現自己心中猛地多出一股敬畏壓力,竟說不出話來!
  這也令得氣氛變得愈發沉寂、莊肅,鴉雀無聲。
  感知到這樣一幕,陳汐心中又是一陣嘆息,但嘴上卻是泛起一抹笑意,主動打招呼道:“楚皇陛下、玄睛老哥、青丘老哥、北衡老哥……你們都在啊。”
  聲音清越,帶著一絲令人如沐春風的溫煦味道,甫一響徹,就將大殿中那一股莊肅敬畏的氣息一掃而空。
  尤其是皇甫仲陵、玄睛老黿王等被陳汐喊道名字的大人物,一個個心中頓時一陣輕松,喜笑顏開,察覺到數百年不見,陳汐除了氣息變得更為深不可測之外,其他地方并未發生什么變化,依舊如當年那般平靜、謙遜、真誠。
  “這些同道想必都是大楚王朝各個區域中的前輩了。”陳汐目光一掃大殿中那些不認識的陌生面孔,也是含笑問候了一聲。
  一聲前輩,頓時嚇了那些大人物一跳,誠惶誠恐,連忙開口。
  “不敢不敢,陳汐老祖可折煞在下了。”
  “學無先后,達者為師,陳汐老祖你可莫要再稱呼我等前輩了,否則我等可承受不起啊。”
  “是啊,是啊。”
  陳汐笑了笑,并未多說什么,只是吩咐陳昊準備宴席,然后當仁不讓地坐在了中央主座上,沒辦法,他就是謙讓一下,別人只怕也不會答應,甚至還會為此糾纏不清。
  當酒席呈上來,陳汐也沒端什么仙界大人物的架子,含笑開口,和在座諸位大楚王朝的大人物飲酒聊天,回憶過往。
  其他大人物也都人老成精,很快就調整好心態,開始大笑著和陳汐觥杯交錯,高談闊論,氣氛倒是很快就熱鬧了起來。
  不過陳汐還是敏銳察覺到,無論是當今楚皇,還是玄睛老黿王、青丘狐王等人,在跟自己聊天時,或多或少都帶上了一絲小心翼翼的味道。
  而在和弟弟陳昊聊天時,他們卻并無這種“小心翼翼”的舉動,這讓陳汐心中總感覺頗不是滋味,有些意興闌珊。
  但陳汐也清楚,這就是歲月的力量,自己已經離開了數百年,身份、修為、實力都早已和以往不同,哪怕自己認為當年情誼沒變,可在他們心中,自己終究已經成為了仙界中人,不自覺地就會對自己產生敬畏。
  什么叫高處不勝寒?
  眼前這一幕就是對這句話的最佳詮釋。
  當彼此身份、地位相差太過懸殊時,有些事情,注定是無法以自己意志為轉移的。
  這一場聚會整整持續了三天,陳汐迎來送往,接待了不知多少的大楚王朝的大人物,心中卻是愈發寥落,突然有些迫切想返回仙界了。
  直至三天后,陳汐決定不再見客,而是讓弟弟陳昊準備一下,選擇一個場合,讓自己和自家陳氏宗族的所有族人見面。
  再然后,就著手為返回仙界的行動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