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428 節節取勝

旭日高升,金輝萬丈。
  陳氏宗族一處廣袤空闊的廣場上,人頭攢動,摩肩接踵。
  今天,陳氏宗族的所有子弟全部匯聚而來,為的就是目睹他們心中的傳奇人物陳汐的風采!
  廣場上人群洶涌,密匝匝一片,人雖多,卻極為安靜,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在翹首以盼。
  這些陳氏子弟,大多都是改姓為陳,真正談得上嫡系子弟的卻是寥寥無幾,掰著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
  不過,他們畢竟已經都已姓陳,在宗族中所受到的待遇自然完全不同,所以對于陳氏天然有一種歸屬感。
  日上三竿,陳汐的身影憑空而現,飄然出現在了廣場最前方的一塊平臺上,身影峻拔,氣質出塵,甫一出現,頓時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目光。
  剎那間,所有的陳氏子弟心中皆都涌出一抹難掩激動、亢奮、崇慕之色,就如同目睹一位神祗降臨一般。
  而陳汐立足在平臺之上,望著那廣場上成千上萬的族人,心中也是禁不住涌上一抹感慨,這些,可都是陳氏一族未來的希望啊!
  他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靜靜地望著那些陳氏子弟,目光清澈平靜,似要將每一個陳氏子弟的模樣都烙印在心中。
  而那些被他目光掃中的陳氏族人,也都一個個挺起胸膛,仿似在接受將軍閱兵的戰士一般,一臉的狂熱和崇慕。
  “報出你們的名字,等下次再見,我定然不會忘記你們每一個人。”許久之后,陳汐淡然開口。
  眾人一怔,誰也沒想到陳汐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會是這樣一個要求。
  不少子弟心中皆都是一暖,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陳汐老祖根本不會忽略他們每一個人!
  “回稟老祖,我叫陳云聰!”
  “我叫陳牧林!”
  “陳月華!”
  “陳北斗!”
  “……”
  也不知誰起得頭,廣場上頓時響起一陣又一陣的自報名號聲,此起彼伏,久久方才平復下去。
  而在這個過程中,陳汐也將他們一個個名字與模樣記在心中,以他如今的修為,想要記住一些東西,簡直是易如反掌,比喝水都輕松。
  “不錯,我已經記住你們了,你是陳云聰,第一個報出名字的,勇氣可嘉,你是陳雪婷,報名字的時候,比別人的聲音都響亮,你是……”
  陳汐含笑,似為了驗證他的話,開始一一說出那些弟子的名字。
  許久之后,才深吸一口氣,說道:“我之所以這么做,只是想告訴大家,身為陳氏一族的子弟,你們每個人都肩負著家族的重擔,你們每個人都是陳氏的一份子,咱們陳氏宗族自不會忽略了你們任何一人!”
  頓了頓,他繼續道:“同樣,我陳汐也不會忽略了你們每一個的存在,原因只有一個,你們,才是整個宗族的希望!”
  聲音清越,若晨鐘暮鼓,叩響在每個陳氏子弟心頭,令得他們心中皆都油然升起一抹激動、振奮、以及一種被認可和被認同的強烈歸屬感。
  “謹記陳汐老祖教誨!”
  一名陳氏子弟憋紅著臉大喝出聲。
  “謹記陳汐老祖教誨!”
  其他陳氏子弟也都整齊劃一開口,聲震九重霄。
  遠處的陳昊、翡冷翠見此,心中皆都欣慰無比,一個家族的強盛,的確不能單靠兄長一個人,而是要靠每一個陳氏子弟去為之奮斗和捍衛!
  嘩啦~~嘩啦~~~
  平臺上,陳汐袖袍一揮,一股恐怖的仙力波動直沖九霄,而后化作金燦燦的仙力光雨,飄灑而下。
  那光雨細密、綿延、飛灑天地,將整座廣場籠罩。
  那是最澄凈的仙靈之氣、來自陳汐體內,來自蒼梧幼苗,同樣,這也是陳汐對宗族子弟的一種饋贈。
  “老天!這等何等力量,如此之崇高?”
  “仙力!定然是仙力!”
  金色仙雨飄灑,籠罩在每一名陳氏子弟身上,令得他們瞬間就感受到一股溫純至高的力量在身軀中涌動,一個個震驚得失聲叫出來。
  “還不趕緊盤膝坐地,靜心煉化!”
  遠處的陳昊看見這一幕,禁不住大喝提醒出聲。
  一眾陳氏子弟頓時如夢初醒,紛紛盤膝坐地,開始吐納打坐。
  而此時,陳汐也已飄然離開了平臺上。
  “我要前往湖心島一趟,安兒若回來,就讓他去那里見我吧。”陳汐朝弟弟陳昊囑咐道。
  “哥,季禺前輩他……真的要離開了么?”陳昊點了點頭,旋即又忍不住問道。
  這些年來,他一直跟隨季禺修行,獲益良多,早已在心中把季禺視作授業恩師,如今從陳汐口中得知季禺即將離開,他心中自是有些不舍。
  陳汐拍了拍弟弟肩膀:“不用擔心,以后自還有相見的機會,還有,莫要把我要收走古庭小世界的事情告訴其他人,以免引起恐慌了。”
  陳昊深吸一口氣,就點頭答應下來。
  陳汐笑了笑,就雙手負背,憑空而去。
  ……
  南蠻深山,湖心島。
  “你這么做,古庭小世界中的修者可就再無法感受到天道氣息,如此一來,也就無法再渡劫進入仙界了。”
  當得知陳汐欲要在三天后動手,一舉將古庭小世界納入禹皇九州鼎中時,季禺禁不住提醒了他一句。
  “這個我明白,不過三界動蕩已經將要瀕臨,我只是打算等三界動蕩結束之后,再把古庭小世界取出,這樣一來,就可以幫助他們避開諸多災難了。”
  陳汐沉吟答道,“并且對于修者而言,也不差這點時間,等三界動蕩過后,他們盡可以去沖擊天仙大道。”
  季禺點頭道:“這倒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季禺師叔,你真不打算和我一起返回仙界么?”陳汐忍不住再次相詢。
  季禺沒有多說,只是搖了搖頭。
  陳汐心中禁不住有些失落,一時間怔然無言。
  “你返回仙界后,就抓緊時間修煉吧,現如今的圣仙修為,在三界動蕩面前可有些不夠看。”
  季禺笑著瞥了陳汐一眼。
  陳汐摸了摸鼻子,也不禁笑了,他突然想起,當年跟隨在季禺身邊修煉的時候,無論自己取得怎樣的成就,季禺總會搖頭說一句類似如此的話。
  ……
  一天后。
  湖心島上空的虛空一陣扭曲波動,旋即露出兩道身影來,一男一女,男的身影頎長挺秀,他劍眉星目,唇紅齒白,面容俊秀恬靜,舉手投足之間,帶著一絲從容不迫的味道。
  女子相貌端麗、氣質溫婉,一襲淡紫色長裙將其窈窕修長的身影映襯得曼妙無比,她一頭柔順烏發盤髻,星眸如幻,黛眉如墨,紅菱似的唇角緊抿,似有些緊張拘謹。
  “莫緊張,我父親又不是大魔頭。”
  男子瞥了一眼身邊的妻子,不禁微微一笑,露出一抹溫煦笑容。
  “我……我只是第一次見父親,心中……心中難免有些忐忑。”
  女子羞赧低頭,聲如蚊蚋。
  這一男一女自然就是陳安和他的妻子韋紫彤。
  韋紫彤是玄寰域九華劍派弟子,對陳汐的了解自然要比其他人更清楚,也更明白陳汐所擁有的威望有多恐怖。
  在九華劍派弟子心目中,陳汐儼然如同一個神話,風頭之盛,甚至蓋過了當今掌教溫華庭以及諸多門中宿老。
  韋紫彤身為九華劍派弟子中的一員,如今要面見這位神話般的“公公”了,心中自難免忐忑。
  陳安心中暗道:“若讓你見到我母親,那才叫懾人呢。”
  “安兒!”
  就在此時,一道清越的聲音響起,陳汐飄然而至,目光含笑望向了陳安和韋紫彤。
  “父親!”
  陳安看似從容,實則心中也頗為激動,只不過一直強自按捺著,而當這一刻終于看見父親陳汐出現時,這種情緒再無法遏制,頓時激動叫出聲來。
  陳汐走上前,給陳安一個擁抱,心中感慨萬千,這小子如今也終于長大成人了。
  旋即,他就將目光望向了一側的韋紫彤,笑道:“這位就是紫彤吧。”
  早在看到陳汐的第一眼,韋紫彤就腦袋一懵,心里忐忑緊張到了極致,怔在了那里,以至于陳汐問話時,她竟是沒反應過來。
  看見妻子這般忸怩樣子,陳安心中不由好笑,連忙道:“紫彤,還不趕緊給父親見禮?”
  “紫彤見過父親,剛才有所失禮,還望父親見諒。”
  韋紫彤如夢初醒,連忙躬身行禮。
  陳汐也看出了這小姑娘頗為緊張,倒也沒感覺有什么失禮的,揮手道:“你是安兒妻子,便是我陳汐的兒媳,不必緊張。”
  說著,他便將陳安和韋紫彤迎進了湖心島大殿中。
  父與子的見面,自不會有什么隔閡了,一家三口在大殿中飲茶聊天,相敘這些年各自身上的事情,倒也其樂融融。
  一旁的韋紫彤也漸漸平靜下來,不再緊張。
  臨近夜晚的時候,陳汐又把弟弟陳昊、弟妹翡冷翠、侄兒陳瑜,侄媳婦岳雯婷、孫女蕓蕓和孫兒寶寶一起叫來,一大家子陪著季禺一起吃了個團圓飯。
  席間自然熱鬧無比,只是臨到宴席結束,陳汐不經意又想起了父母,想起了卿秀衣……心中不免升起一絲遺憾。
  “或許下次再相見,自己一家老小一定可以團聚在一起吧?”陳汐心中喃喃,仰頭飲盡杯中酒。
  ——
  ps:明天去醫院陪護老人,不在家,今晚會熬夜存稿,明天第一章放在上午10點,第二更等我晚上回來再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