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429 災厄重生

想要攝走一方小世界,自然先要脫離這個世界。
  兩天后。
  陳汐和季禺一起展開行動,自始至終沒有驚動任何人。
  唰!
  兩人憑空閃爍,直上九重天之外,跨過重重空間壁障,倏忽之間已是抵達古庭小世界之外。
  這是一片浩瀚星空,無數星辰運轉其中,釋放出一道道璀璨的光。
  回身望去,那古庭小世界猶如一個蛋殼似的,橫亙在一片星河之前,緩緩旋轉,帶動一股股宙宇世界之力。
  按照陳汐的了解,像這樣的小世界,整個人間界足足有億萬個之多,浩瀚如無垠星河,每一座小世界的運轉,皆都離不開世界之力。
  而世界之力的來源,便是天道法則!
  不過相較于仙界,一個小世界所籠罩的天道法則顯得極為脆弱,甚至殘缺不堪,并不完整。
  擱在以前,陳汐對此還并不清楚,可是現在他修為已達到圣仙層次,踏上了求索神圣的道途,本身又掌控著至高空間神紋,一眼就看出,那古庭小世界四周,籠罩著一層若有實質的天道力量,宛如一層光幕。
  它并不完整,到處都能夠看見殘缺的裂縫,顯得脆弱不堪,陳汐甚至自信,哪怕自己只恢復一半的力量,也足以在一擊之間,就將整個古庭小世界給摧毀了!
  “這就是古庭小世界,當年我師兄曾和第三任幽冥大帝在此論道十日,留下了諸多機緣。”
  季禺在一旁感慨,眼眸帶著一絲追憶的味道。
  機緣?
  陳汐一怔,頓時明白,那等機緣只怕是被自己獲得了,因為他不僅繼承了神衍山之主伏羲的衣缽,同時也繼承了第三任幽冥大帝的幽冥錄和誅邪筆。
  只是他從沒有想過,自己之所以能夠獲得這等機緣,居然會和當年發生的一場論道產生聯系了。
  “開始行動吧。”
  季禺神色一斂,變得淡然嚴肅。
  嗡!
  陳汐也不再怠慢,隨手一招,尊古老無比的青銅鼎憑空浮現,流轉萬千厚重巍峨的氣息,正是禹皇州鼎。
  唰!
  當這件神物甫一出現,亮光一閃,又從其一座青銅鼎浮現出一尊羊脂似的玉鼎,滴溜溜騰空懸浮,彌散出億萬神性光輝。
  這自然就是小鼎了,也就是太古禹皇的女兒。
  “咦,琳丫頭?”
  季禺目光一掃那白玉小鼎,一下子就感知到了其所寄存的一縷神魂,不禁驚異出聲。
  陳汐頓時一怔,季禺師叔他似乎認得小鼎?
  但旋即他就恍然了,季禺可是太古道皇,和小鼎的父親禹皇皆都位列太古五皇的之列,如此一來,季禺認出小鼎的身份自然也在情理之。
  “季禺叔叔?”
  小鼎傳出一道悅耳清冽的聲音,帶著一絲驚訝,完全不像從前陳汐所聽到的那種不含一絲感情的聲音。
  伴隨著聲音,一道綽約的身影倏然在玉鼎浮現,風華絕代,睥睨天下,但很快就又收斂,消失不見,令得陳汐都來不及去窺伺她的真容。
  “抱歉,我沒辦法暴露真身。”小鼎傳出一道聲音。
  季禺讀頭,皺眉道:“我明白,只是這么多年沒見,沒想到你竟……”
  “季禺叔叔不必多說,這一切都是為了保命而已。”小鼎開口打斷了季禺說話。
  陳汐在一旁聽著兩者的對話,原本還以為可以打探到小鼎的一些秘密,哪曾想小鼎竟不愿再多說了。
  他把目光望向季禺,還不等開口,小鼎便搶先道:“你若要攝取那小世界就快些,天道法則一旦發現州鼎的存在,可就會降下劫難!”
  “不錯,還是先辦正事吧。”季禺若有所思地看了小鼎一眼,便即讀頭說道。
  陳汐也只能讀頭答應,只是在心,他卻暗暗記住,小鼎名字應該有個“琳”字,而她之所以會化作一尊玉鼎,真相必然不會簡單了。
  可惜的是,無論是小鼎,還是季禺明顯不打算解釋給他聽,他也只能將這個疑惑埋在心。
  ……
  嗡!
  很快,尊古老青銅鼎騰空,爆綻縷縷清輝,在小鼎的掌控下,其一座青銅鼎轟然擴大,一眨眼的時間,竟橫亙在星空,宛如一座高不見樂的神山般,那一顆顆星辰都不及其體積的千分之一大小。
  旋即,那青銅鼎倏然在宙宇挪移,朝遠處的古庭小世界籠罩而去。
  這一幕太過壯闊,那可是一座小世界,橫跨星河,體積何其之大,可如今卻被那古老青銅鼎的陰影完全籠罩,顯得極為渺小。
  “嗯?那是……”
  “該死,竟有人要搶先收走這古庭小世界!”
  “快快出手!”
  眼看那一尊青銅古鼎就要將古庭小世界籠罩,就在這關鍵時刻,遠處宙宇驀地響徹一陣狂暴的意念波動。
  下一刻,一只恐怖的大手就遮天蔽日而來,橫空星空,朝青銅古鼎狠狠抓去。
  這一幕發出的出其不意,令得陳汐也不禁微微一怔,他可萬萬沒想到,在這樣一個時刻,居然會被人橫插一手了。
  不過季禺卻似是早已察覺,眼眸一冷,渾身驀地暴涌出一股恐怖氣勢,袖袍一揮,一股恐怖的神力波動涌出,像宙宇罡風似的,轟的一聲就將那一只大手擋住。
  方圓十萬里的星空,在這一次碰撞猛地產生一股劇烈的恐怖波動,星辰炸碎、隕石齏粉,煞是駭人。
  經此一擊,小鼎也不敢再繼續攝取古庭小世界,停下動作,全面戒備。
  而這時候,陳汐終于看清楚,遠處宙宇顯露出兩道身影來,一個高冠古服,面容枯瘦,眼眸如火電似的懾人。
  另一個則是一名矮胖年,身披玄黃錦袍,八字胡須,肥膩的臉頰上一片陰冷森然之色,氣勢甚至比他身旁的枯瘦男子更為恐怖。
  “左丘鴻!”
  陳汐一眼就認出,那矮胖年赫然就是道皇學院外院副院長左丘鴻!
  剎那之間,陳汐神色陰沉下來,這家伙來自左丘氏,如今又出現在這里,目的顯而易見,就是為了他陳氏一族而來的!
  “若是自己來晚一步,只怕就被這家伙給得逞了!”一想到這,陳汐心驀地暴涌出一股不可抑制的殺機。
  誠然,這左丘鴻乃是一位半步仙王存在,可這里是人間界,他的實力必然也早已被封印,所能發揮出的力量,跟如今陳汐并無什么區別。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自不介意與之一戰,一舉將其擒殺了!
  “季禺師叔,那家伙乃是左丘氏族人左丘鴻,其身邊同伴想必也來自左丘氏了。”陳汐飛快傳音給季禺。
  季禺何等人物,一聽左丘氏三字,頓時就明白了對方前來的打算。
  “陳汐——!”
  而當看見陳汐時,左丘鴻也是眼瞳一縮,顯然沒想到會在這里碰上對方了,但很快他神色就變得森然起來。
  “博云兄,看到了么,這小東西就是那個本不該降生于世的孽子!”左丘鴻冰冷開口,字字如刀子般冷厲。
  “哦?”
  旁邊那高冠古服的枯瘦男子面無表情打量了陳汐一眼,便把目光落在了季禺身上,旋即,他面色微微一變,竟無法感知到對方的實力深淺。
  要知道,這可是人間界,彼此哪怕在仙界實力相差懸殊,可降臨人間界后,皆都會受到天道力量制衡,只能發揮出堪比天仙境的威能。
  可季禺的氣息,卻讓這枯瘦男子感覺并不像天仙那般簡單!
  這可就有些令人驚疑了,難道對方實力已經強橫到可以無視天道之力的地步了?
  “琳丫頭,你繼續攝取古庭小世界,陳汐,這倆家伙交給我了,就當臨別前送你的一場一個禮物。”
  季禺忽然開口,他周身氣息越來越強大,幾乎是節節攀升,剎那間就令整個宙宇星空產生一股哀鳴似的振動。
  就仿佛有一尊沉睡的太古神祗在其體內蘇醒過來了一般,那一剎那,就連陳汐都被嚇了一跳。
  當再次抬眼望向身邊的季禺時,他已經如同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般,渾身神性光輝蒸騰,熾盛如烈日,散發出一股無上威嚴。
  宛如神明!
  這才是神衍山之主師弟,太古道皇的氣勢!
  這一剎那的變化,令得恍如成為了主宰這一片宙宇的無上神祗,神威無量!
  “這……這……這是神之力!”
  “還愣著做什么,逃!”
  感受著季禺周身氣勢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左丘鴻和那枯瘦男子齊齊色變,內心都不可抑制涌上一抹恐懼。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哪還敢遲疑,幾乎是下意識就拼盡了全力憑空閃爍而去,直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
  可惜,他們逃的再快,卻逃不過季禺的法眼,他輕輕一探胳膊,一只蒼老大手橫跨重重星空,倏然降臨在左丘鴻兩人頭樂,一抓而下。
  嘭!嘭!
  以陳汐的仙識,也僅僅只能感知到,在那極遠處的宙宇產生了兩股恐怖的轟鳴聲,仙光沖霄,齏粉了不知多少顆星辰,宛如一場時空風暴在其上演,聲勢恐怖之極。
  “死了?”陳汐倒吸一口涼氣。
  “死了。”季禺開口,語態輕松,像剛做了一件不值一曬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