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430 重返仙界

左丘鴻是一位半步仙王存在,其在仙界中更是赫赫有名的道皇學院外院副院長,而能夠和他一起結伴降臨人間界的枯瘦男子,其身份和修為必然也和左丘鴻大致相當了。
  可就是這樣兩位仙界大人物,卻在一擊之間就被抹殺,干脆利落,毫無回旋余地,令得陳汐心中也不免震撼。
  有此也可以知道,季禺所擁有的實力該有何等之恐怖。
  但下一刻,陳汐就不敢再多想,因為他突然感受到一股令他心悸無比的氣息,正從這宙宇星空中彌漫而開!
  那是天道的力量!
  和維系古庭小世界的天道法則不同,這等天道之力極為恐怖、是真真正正的三界天道之力,無上無量、充斥無盡威嚴。
  “我該離開了……”
  季禺仰,衣衫獵獵,清癯的臉頰上驀地涌上一抹睥睨之色,似在對那天道之力出不屑的嘲笑。
  突然之間,陳汐就明白了,季禺之前那一擊雖說殺死了左丘鴻和其同伴,可這樣一來,也將季禺的氣息暴露,被三界天道之力感知到了。
  轟隆!
  遠處宙宇中,涌現出一縷縷恐怖的天道之雷,化作晦澀的灰色電弧,瘋狂在宙宇中流竄,所過之處,萬星崩碎、虛空斷裂、時空逆轉、令得一切都處于一種大崩滅的狀態中。
  遠遠望去,整個宙宇星空仿似都要崩潰一般。
  “琳丫頭,還愣著做什么,快快行動!”
  季禺驀地一聲暴喝,縱身而起,清瘦的身軀傲然佇足星空之間,雙臂一展,渾身爆綻出億萬神性氣息,猶如一輪璀璨烈日驟然大放光明,映照九天十地。
  僅僅剎那間,竟逼得那不斷流竄而至的天道之雷再無法前進!
  這已經和正面對抗三界天道之力沒有什么區別!
  陳汐心生震撼,睜大了眼睛,根本就來不及去阻止,只能眼睜睜看著這樣一幕,他很清楚,其實季禺早已決定離開,之所以滅殺左丘鴻二人,只不過是順手為之而已。
  可即便如此,當看見季禺和那三界天道之力對抗時,陳汐心中依舊不可抑制震動,猶如目睹了一場逆天而戰的神跡,由內而外感受到一股無與倫比的沖擊力。
  這……才是季禺真正的實力!
  一想到這樣一位縱橫三界,叱咤通天般的太古大人物,之前竟一直伴隨在自己左右,陳汐心中就禁不住恍惚。
  這些年來,季禺前輩他只怕也不甘就此蟄伏吧?
  而他是否一直在為今天的離開做準備?
  在陳汐神色恍惚的時候,小鼎早已是控制著禹皇九州鼎,一舉將那古庭小世界收取,而后化作一抹流光,鉆入到了陳汐身軀中。
  此次下界,陳汐身上氣息被“星羅萬象棋盤”封印了九成力量,從而避免了被天道之力抹殺的可能。
  但小鼎可沒這等能耐,也不可能像季禺那般正面和天道之力抗衡,只能躲在陳汐身上,借助河圖碎片氣息的遮掩,方才能躲開天道之力的查探。
  轟隆!
  驀地,星空中的季禺回,深深望了陳汐一眼,就袖袍一揮,神性光輝轟鳴,硬生生在那虛空中開辟出了一條通道。
  “小子,多加保重!”
  宏大浩瀚的聲音中,季禺的身影驀地一閃,就一步跨入到那一條通道中,眨眼消失不見。
  嘩啦~~
  而就在季禺的身影剛消失不見,那宙宇中狂暴肆虐的天道電弧倏然一滯,最終轟然消弭不見。
  自始至終,都根本未曾“搭理”陳汐一下。
  當然,這也從側面證明,封印了九成力量的陳汐還沒有資格被這等三界天道之力視作威脅般的異端了。
  走了?
  一切歸于沉寂,陳汐不禁有些悵然,神衍山之主伏羲已消失這么多年,季禺前輩他又會去哪里追尋其步伐?
  “我們接下來去哪里?”
  小鼎忽然開口,“我可不像再呆在人間界了,太危險。”
  陳汐深吸一口氣,摒棄掉腦海雜念,道:“現在還不能回去,我要趁此機會前往玄寰域一趟。”
  “呵,該不會又要去玄寰域收納幾位紅顏知己一起返回仙界吧?”小鼎冷笑,聲音中帶著一絲諷刺的味道。
  陳汐神色一滯,有些訕訕道:“這次是去辦正事,九華劍派還有我一個弟子以及諸多師兄弟,我可不忍心丟下他們不管,更何況……”
  小鼎直接打斷:“不必解釋給我聽,我又不是那些癡纏著你的女人。”
  癡纏……
  這簡直就是**裸的挖苦了。
  陳汐摸了摸鼻子,一陣無語,小鼎今天可有些不正常啊,這是要鬧哪樣啊?
  ……
  自古至今,人間界便有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的稱號。
  歸根究底,無論大世界,小世界,實則都是一種零碎的世界位面而已,就像支離破碎又藕斷絲連的琉璃般,大小世界之間皆都存在著想通之路。
  像當年陳汐離開大楚王朝進入玄寰域時所經過的太古戰場,便是連通大世界和小世界之間的一條通徑。
  不過對于如今的陳汐而言,想要抵達玄寰域實則太簡單了,他心中已知道玄寰域的具體位置,只需施展空間挪移,跨過一重重空間壁障,就可以順利抵達,根本不必再借助于那些固有的通道路徑。
  唰!
  陳汐的身影在虛空間連連閃爍,也不知道橫跨了多少個空間壁障,歷經了多少的世界位面,在一炷香之后,終于安然抵達玄寰域。
  這是一片低矮的山嶺地帶,不足三千里之外,就是一座城池。
  嗯?
  陳汐甫一抵達,頓時就感覺到,自己那被封印的力量竟松動許多,起碼恢復了四成左右!
  這也就意味著現如今的他,完全可以揮出出玄仙境的威能,距離大羅境界僅僅稍差一絲!
  這種變化令得他仙識和力量猛地提升,周身氣勢也是為之一變,懾人無比。
  “玄寰域是最接近仙界的大世界,自古至今誕生過諸多古老道統和通天般的巨擘人物,而這里的天道法則也最接近于仙界,一般而言,除非大羅金仙降臨,否則是無法對這片大世界產生任何威脅的。”
  小鼎似看出陳汐疑惑,飛快解釋了一句,“像那羽化圣土和不可知之地,之所以能夠擁有小仙界之稱,便是因為這個緣故。當然,大羅金仙的力量已出玄寰域天道之力的范疇,故而斷無法降臨于玄寰域。”
  得知這一切,陳汐這才明白過來,想起了當年和梁冰一起從符界返回玄寰域的事情,當時的梁冰,可已擁有了玄仙境修為,而她抵達玄寰域之后,周身力量并未遭受到玄寰域天道法則的限制。
  而當年的冰釋天手持仙界符詔降臨玄寰域時,由于只是一具分身,所以才只能擁有天仙境的力量。
  “冰釋天?”
  一想到這這個名字,陳汐心中突然涌出一絲厭憎的情緒波動,如鯁在喉,“也不知道這家伙如今去了哪里,在仙界中這么多年,竟是沒有聽到過一絲有關他的消息……”
  ……
  九華山脈。
  這里是玄寰域十大仙門之一九華劍派的盤踞之地。
  這數百年來,隨著域外異族大軍不斷侵略進入玄寰域,也是在修行界掀起了無盡血雨腥風,兵荒馬亂,整個修行界都陷入一場持續不斷的浩大戰火中。
  面對這等大規模戰爭,那些小門小派小勢力幾乎是毫無自保之力,要么被連根拔除,道統被毀,要么直接丟棄山門,依附在了頂尖大勢力之下尋求庇佑。
  在這等情況下,九華劍派身為十大仙門之一,自然招納到了諸多小勢力依附,直至如今,九華劍派的規模已是擴大了不止一倍。
  不僅僅是九華劍派,其他頂尖仙道大門派也皆都如此,為了對抗域外異族大軍入侵,玄寰域各大勢力不得不抱守在一起,一起與之抗衡。
  這一天,一個面容清秀、眼眸虛幻如星輝的青年憑空浮現在九華劍派前,他雙手負背,面如冠玉,氣勢如巍峨青山,自有一股巋然不動的氣勢。
  此人,赫然就是冰釋天!
  他目光遙遙望著山脈極深處,神色間一片冰冷,輕聲喃喃道:“連太上教排名第二的真傳弟子燧人廷大人都盯上了陳汐,你九華劍派活該遭受連累……”
  不經意地,冰釋天又想起了上次降臨人間界時,在天衍道宗和陳汐的那一場對決,當時他被陳汐一舉抹殺了一具分身,恨得他直欲狂。
  而如今,他再次降臨玄寰域,心態已和上次不同,除了心中那刻骨銘心的仇恨,更多的則是一種渴望報復宣泄的暴戾情緒。
  他已經忍耐太久了!
  摯愛的師姐卿秀衣被奪、而當年那個被他極為看不起的陳汐如今又揚名天下,成為道皇學院內院弟子第一人,而他至今依舊只是太上教一個侍道門徒……
  這一切都猶如一根毒刺,深深扎在他心中,刺激得他幾乎快要瘋掉,他需要報復,需要宣泄!
  否則,他懷疑自己再如此下去真的會瘋掉!
  “陳汐啊陳汐,現如今連太上教都欲要將你斬而后快,這天上地下又有誰能救得了你?”冰釋天深吸一口氣,渾身血液沸騰,內心復仇的野望猶如猙獰的野獸在咆哮。
  ——
  ps:今晚沒了,累,大家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