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431 壽宴邀請

沓!沓!沓!
  冰釋天終于動身,步伐不疾不徐,每一步踏出,虛空爆碎,產生一股可怖的力量波動擴散而開。
  那聲音如驚雷般響徹。
  那波動如颶風般肆虐。
  肉眼能夠看見,伴隨著冰釋天一步步踏出,那一座座高山峻嶺猶如紙糊般被震碎、齏粉、樹木化屑、大地龜裂。
  所過之處,堪稱是萬物崩滅!
  這里是玄寰域十大仙門之一的九華劍派盤踞之地,當冰釋天剛開始行動時,頓時就引起了九華劍派的反應。
  “誰?”
  “竟敢擅闖我九華劍派?諸位護山弟子聽令,啟動九劫微光護山大陣!”
  “快!速速稟報掌教,有大敵來犯!”
  九華劍派山門前,當看見遠處那一座座山岳傾塌崩潰、看著那一位宛如神祗般一步步憑空走來的男子,一眾九華弟子皆都勃然色變,有人驚呼,有人飛快去通知門中高層,也有人毫不遲疑就啟動了護山大陣。
  這一幕太恐怖,那氣勢可怖的男子明顯來者不善!
  嗡!
  大陣啟動,禁制神輝沖霄,映照九天十地,將九華劍派山門悉數籠罩,彌漫出一股股可怖的禁制力量,就如同一頭遠古兇獸從沉睡中蘇醒了一般。
  “哼!”
  遠遠地看見這一幕,冰釋天神色不動,鼻腔中卻是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他舉手投足之間仙罡流竄,熾烈如驕陽,彰顯出一股掌天控地的可怖氣勢。
  在他眼中,那九華劍派護山大陣也不過稀松平常而已,毫無威懾力可言。
  “爾乃何人!速速報上名來,否則定殺不赦!”
  護山大陣中,一名九華弟子厲聲大喝。
  冰釋天眸光如電,唇角的不屑之色愈發濃郁,一只螻蟻般的東西,也敢跟自己叫囂?
  恍惚之間,他又想起了當年在天衍道宗的時候,當時他廣邀天下同道來參加他和卿秀衣締結道侶的儀式。
  可就在當時,這一切卻被突兀殺來的陳汐破壞掉。
  那時候,陳汐是孤身一人,獨闖天衍道宗,一步步踏入山門,一路所過不知殺了多少天衍道宗弟子,血流成河,給他們天衍道宗的威名帶來了嚴重無比的打擊。
  尤為重要的是,雖說陳汐孤身一人,可竟無一人能夠阻攔于他,令得他徹底破壞了冰釋天和卿秀衣締結道侶的儀式!
  這簡直就是上門打臉,且這一巴掌抽得天衍道宗威嚴掃地,抽得他冰釋天身敗名裂,連降臨人間界的那具分身都被斬殺!
  這等奇恥大辱,冰釋天又怎可能忘卻了?
  不能!
  此次第二次降臨人間界,冰釋天已和往昔不同,無論戰力、修為都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今天,他也要把陳汐當年帶給天衍道宗的恥辱,帶給他冰釋天的恥辱,統統宣泄報復在九華劍派頭上!
  “殺!”
  驀地,遠處一聲驚天吶喊響徹,驚醒了正沉溺于無盡仇恨中的冰釋天。
  他凝眸望去,就看見九華劍派護山大陣徹底激發,神輝沖霄,化作一股股恐怖的禁制力量,如同潮水般朝這邊擴散而來,聲勢倒也極為可怖。
  可在冰釋天眼中,依舊不值一曬!
  他探出修長白皙的右手,在虛空輕輕一拍。
  轟!
  一道遮天蔽日的黑色手印,倏然出現于九華劍派大陣之上,狠狠鎮殺而下,掌力之間噴吐災厄之力,僅僅一擊,就將那護山大陣震得劇烈波動,幾欲崩潰。
  躲在大陣后方的護山弟子,更是不少遭受反噬,紛紛咳血,臉色剎那間變得蒼白,更有那實力稍弱的,直接就被震暈了過去。
  一擊之威,竟恐怖如斯!
  “不好!來敵太強!快快去請門派諸位長老!”
  “老天,那家伙究竟是誰,實力怎會如此變態,難道是那域外異族大軍中的圣皇級存在嗎?”
  九華劍派山門中徹底亂了,諸多弟子惶恐,他們實力雖不俗,可和冰釋天一比,卻是根本不夠看。
  轟!
  冰釋天見自己一擊之力,竟未毀掉那護山大陣,臉色一沉,又是一掌拍出,這一剎那,日月無光,虛空爆碎,覆蓋九華劍派山門前的大陣轟然化作無數流光,徹底崩塌爆碎,就連那山門,都被毀掉!
  諸多護山弟子根本來不及逃,就被當場抹殺!
  冰釋天這才微微一笑,冰冷如電似的眸子中閃爍著暴戾的復仇之火,猛地仰天長嘯:“你們這些九華劍派的孽障聽著!速速投降,本座可以饒你們一命,否則,可別怪本座毀掉你們宗門,滅了九華道統!”
  音如炸雷,響徹方圓十萬里之地。
  這一剎那,萬山歸寂,群獸顫粟,天地間都被一股滔天殺機所充斥,顯得駭人無比。
  “放肆!”
  驀地,遠處九華劍派中,虛空一陣波動,浮現出一道道氣勢滔天的身影,當先的赫然是掌教溫華庭。
  在他后邊,還跟著九華劍派一眾長老,足足有上百個之多。
  就連那隱世不出的“九華三圣”飛靈、鄧塵、風霆三位老古董也都跟隨現身,這三位可是九華劍派如同頂天脊梁般的存在,在他們面前,就是掌教溫華庭、一擊那些高層長老都得畢恭畢敬,以晚輩自居。
  能夠令得他們這些高層大人物一起出動,顯然是因為冰釋天鬧出的動靜太大,讓他們皆都嗅到了一股危險氣息。
  “冰釋天!”
  不過當看見來犯之敵居然是冰釋天后,溫華庭等一眾高層大人物皆都眼眸一縮,有些不敢置信。
  怎會是這家伙!?
  難道他從仙界返回,欲要為當年之事復仇而來?
  眾人齊齊心中一沉,數百年前,陳汐踏碎天衍道宗山門,滅殺冰釋天一具分身的事情,他們又哪會不知道。
  只是他們萬沒想到,時隔數百年歲月之后,冰釋天竟再次降臨人間界,直接來九華劍派尋仇來了!
  “有些不妙!這家伙實力深不可測,令老夫也感到一絲心悸,所掌控的力量只怕在玄仙之上!”
  一側,“九華三圣”中的鄧塵老祖面色驟變,飛快傳音給眾人。
  什么!
  此話一出,令得溫華庭等人心中又是一沉,連鄧塵老祖都如此說,豈不是證明冰釋天的力量已嚴重威脅到了九華劍派的存在?
  “烈鵬長老,你去通知門中子弟,全部躲入血魂劍洞之下,沒有命令,任何弟子不得現身!”
  “莫林長老,你去藏經樓把門中傳承道典悉數收納,一起潛入血魂劍洞,要快!”
  “其他諸位長老,一起做好準備共抗大敵!”
  溫華庭不愧是一派掌教,剎那之間,就已做出了最壞打算。
  他很清楚,冰釋天此來必不會善罷甘休了,而為了九華劍派道統的延續,他只能做出這等抉擇!
  其他諸位高層大人物也知道事態嚴重,對此沒有任何質疑,因為現如今的冰釋天,的確已具備了足以威脅九華劍派的力量!
  “看情況,你們是打算釜底抽薪,跟我拼命來換取道統的延存了?”
  遠處的冰釋天忽然開口,聲音中帶著一絲濃濃的不屑和譏諷,“果然好氣魄,連我都快要被你們感動,可惜,任憑你們如何掙扎,也注定挽回不了九華劍派被滅的下場,我勸你們還是乖乖投降,跟隨我前往仙界走一遭,或許還能多活幾日,否則……”
  言而未盡,其中意味卻已表露無遺。
  溫華庭眾人齊齊臉色一沉,顯然,冰釋天已看破了他們的打算。
  “哼!冰釋天,你身為仙界之輩,卻來人間界橫行無忌,難道不怕遭受天譴?”鄧塵老祖冷哼,須發皆張,神色威猛無匹。
  “天譴?”
  冰釋天像聽到一個天大笑話,仰天大笑,“本座手持中央仙庭符詔而來,本身就代表著天意,倒是爾等違逆于本座,可就等若是違逆天意了!”
  此話簡直是霸道囂張到了極致,仿佛在說他冰釋天就是天道,正在替天行事,而將溫華庭等人視作了違逆天道的賊子。
  “哼,老子倒要看看誰給你這么大膽子!”
  驀地,一名玄衣老者憑空一閃,手持一柄黃金戰戟橫掃,金光呼嘯,朝冰釋天暴殺而去。
  動手的赫然是風霆老祖!
  這位“九華三圣”之一脾氣最為剛烈,一經出手,黃金戰戟撕空,裹挾滔天偉力,狠狠暴殺而去。
  “米粒之珠,也敢與日月爭輝?”
  冰釋天發出一聲冷哼,隨手一彈,一道災厄之力席卷,嘭的一聲,竟是將那黃金戰戟瞬間震碎齏粉!
  幾乎是同時,噗的一聲,風霆老祖咳血,身影踉蹌倒退,臉色煞白一片,竟在這一擊之間就被重創!
  眾人眼瞳擴張,心中劇震,太強了!冰釋天所展露出的力量,甚至超出了他們所預期的太多,讓人絕望。
  “爾等也看見了,在本座面前,爾等也不過土雞瓦狗般的存在,本座再說一遍,要么投降、要么……死!”
  冰釋天冷哼,挾一擊之威開口,盛氣凌人。
  “放肆!”
  “那就拼一拼試試!”
  他話音剛落下,就聽兩道大喝幾乎同時響徹,旋即,鄧塵、飛靈兩位老祖齊齊動手,憑空朝冰釋天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