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432 壽宴波折

十息之內,陳汐若不下跪求饒,必殺鄧塵、飛靈兩位老古董!
  看著傲立蒼穹之上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冰釋天,聽著如此羞辱的威脅條件,溫華庭等一眾九華劍派上下直恨得牙齒都快咬碎。
  卑鄙!
  這冰釋天簡直是無恥卑劣到了極致!
  陳汐神色已是冰冷肅殺到了極致,眸中的殺意如熔漿般沸騰,可他卻不得不按捺著,因為鄧塵二人還在冰釋天手中,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對方被殺!
  “哈哈哈哈。”
  冰釋天驀地仰天大笑起來,陳汐越是這樣,他心中越是暢快,心中涌出一抹濃濃的報復快感。
  “賤骨頭!我等修仙之輩,殺伐果決,冷酷無情,而你陳汐卻心慈手軟,婦人之仁,本座真懷疑像你這樣的懦夫是如何修煉到今天這般地步的。”
  冰釋天輕蔑冷笑,言辭極盡挖苦嘲諷之能。
  說罷,他猛地攥住鄧塵和飛靈的脖頸,厲聲道:“十息時間馬上就到,你再不給本座下跪求饒,可別怪本座下手無情了!”
  氣氛,一時緊繃死寂到了極致!
  這一刻,連溫華庭等一眾九華劍派上下都手足無措,憤恨到了極致,也無力到了極致,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化解眼前危局。
  所有人臉色都陰沉如水,雙目噴火,將冰釋天恨到了骨子里。
  而陳汐,同樣已快要遏制不住殺機,他目光死死盯著冰釋天,看著他不可一世的姿態。唇角冰冷而無情的笑容,直恨不得生啖其肉、飽飲其血!
  但最終,他還是沒有沖動動手。
  他深呼吸一口氣,緊緊抿唇,似已作出決定要向冰釋天下跪求饒。
  “陳汐!”
  當察覺到這一幕,九華劍派上下皆都齊齊驚呼,出聲阻攔。
  而冰釋天眼眸中則涌出一抹嗜血般的亢奮之色,再忍不住仰天大笑:“陳汐啊陳汐,你也有今天?當年你搶走本座的卿師姐時,又可曾想過會淪落到今天這般地步?跪下,趕緊給本座跪下求饒!哈哈哈哈……”
  這一刻的冰釋天,心中暢快到了極致,多年壓抑在心中的怨恨和憋屈,猶如決堤洪水般悉數宣泄,那種感覺之暢快,簡直是無法言喻了!
  “陳汐,殺了他!”
  “殺-了-他——!”
  然而就在此時,被攥在冰釋天手中的鄧塵和飛靈兩位老祖驀地出一聲凄厲的長吼,竟在這一剎那,齊齊自爆!
  轟隆隆!
  兩位老古董的自爆何其可怖,剎那之間,就產生一股恐怖的力量波動直沖九霄,擴散八荒**,所過之處,巖石齏粉、虛空爆碎、方圓十萬里之地都陷入一場可怖的大混亂之中。
  片刻后,煙塵彌散,一切歸于沉寂。
  而眾人早已怔住。
  誰也沒有想到,鄧塵和飛靈竟會如此決絕,竟選擇了這樣的方式離開。
  “鄧塵老祖!”
  “飛靈老祖!”
  九華劍派上下悲慟大呼,聲含無盡憤恨。
  “該死!該死!你們統統該死!”
  冰釋天有些狼狽,剛才若非他躲閃及時,差點就被波及到。
  畢竟這一幕生太快,哪怕他早已防備著鄧塵和飛靈兩位自殺,可卻依舊沒想到兩者之前一聲不吭,如今自殺時的動作卻如此決絕、果敢,頓時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這讓他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就差最后一步,陳汐就要跟自己跪地求饒了,可偏偏地,卻生了這樣的變故,令得他原本得意萬分的情緒一下子又被一股怨恨所取代。
  轟!
  就在此時,一股可怖的氣息破空而來,令得冰釋天面色一變,不敢再多想,抬手祭出一柄仙劍硬撼而去。
  出手的是陳汐,手持一柄仙劍橫斬而來。
  此刻的他神色反而平靜漠然之極,眸中一片冰冷,毫無感情波動,熟悉的人都知道,陳汐已動了必殺之心!
  嘭!
  兩者對抗,宛如日月相撞,產生一股恐怖波動,將方圓十萬里之地都碾作粉塵,景象駭人無比。
  這就是仙界之輩的手段,擱在人間界中所造成的破壞力太過驚人,若非是受制于天道力量,這一擊所產生的破壞力還要更恐怖。
  蹬!蹬!蹬!
  這一擊中,冰釋天身影一晃,被逼退三步,臉色瞬間變得陰沉,咬牙暴喝:“陳汐你這個該死的東西,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陳汐不言,徑直持劍而上,劍意撕裂虛空,破殺陰陽!
  嘭!
  冰釋天再次被震退,臉色一白,心中卻是愈暴怒。
  擱在仙界時,他自認不可能是陳汐對手了,可擱在人間界,彼此力量已被天道束縛到同一層次,可他依舊被陳汐連續震退,這讓他根本無法接受。
  “看來,本座不動用真正手段,還真奈何不得你這該死的東西了!”
  深呼吸一口氣,他通體驀地涌出億萬黑色圣火,氣息恐怖,這是傳承自太上教的法門災厄之力,最是殺伐無情、充斥災難、劫力。
  甚至隱隱約約地,在冰釋天背后浮現出一尊頭戴帝冠的虛影,威嚴至高,像是一尊天神復活,睥睨世間一切。
  轟!
  這一次,冰釋天主動出擊,縱身揮劍,劍意化作災厄洪流,浩浩蕩蕩、茫茫無垠,其中更是黑色劫雷奔騰,將天地都覆蓋,宛如末日災難降臨。
  這一劍,足稱得上是驚天地泣鬼神,簡直要將這方蒼穹逆亂、崩碎!
  災厄之力!
  這家伙難道已拜入太上教了?
  怪不得他降臨人間界殺上了九華劍派,原來背后是有著太上教指使!
  當看見這一幕時,陳汐心中那沸騰殺機中卻不可抑制地涌上變得愈狂暴,下一刻,他手中仙劍鏘的一聲消失,而后,手中已換上一柄鮮紅如血、長四尺,劍身內部烙印著一朵朵古樸盎然蓮花的古劍。
  此劍一出,瞬息蒸騰起一幅幅浩大血腥異象,諸神怒吼、神圣悲呼,蒼穹瓢潑血雨,大地堆滿神尸白骨!
  道厄之劍!
  剎那之間,溫華庭等九華劍派一眾高層認出了此劍,赫然正是他們宗門最為至高神秘的一件至寶,傳承自開派祖師混沌神蓮之手,神威莫測!
  轟!
  僅僅一擊之間,陳汐便摧垮冰釋天所有攻勢,殺得對方渾身都是一顫,驀地噴出一口血來,渾身的災厄之力被破滅了七七八八。
  眼見陳汐步步穩占上風,九華劍派一眾上下皆都振奮不已,不少弟子更大喝將那冰釋天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道厄之劍!果然,燧人老祖所言非虛,此劍背你這該死的東西所得!”冰釋天眼眸中閃過一抹怨毒、更有著一抹凝重。
  道厄之劍,專克太上教災厄之力,身為太上教侍道門徒,冰釋天又怎可能不知道這一點。
  唰!
  陳汐再次掠空殺來,一字不,肅殺無比。
  他已沒有心情和對方廢話,一心只想把對方徹底抹殺,以祭奠鄧塵和飛靈的亡靈!
  冰釋天竭力與之抗衡,可不到片刻,再次被陳汐一劍震飛,渾身染血,臉色鐵青猙獰,異常狼狽。
  怎么會這樣?
  這小子難道憑什么在人間界也能壓我一頭?
  憑什么!?
  冰釋天心生無盡怨毒和不甘,牙齒都快要咬碎。
  當年第一次見到陳汐時,對方只是一個涅槃境螻蟻般的存在,而他冰釋天則早已是大羅金仙!
  可如今……對方不止在仙界的威望和實力碾壓他冰釋天一籌,就連在人間界爭鋒相對,陳汐都將他逼得連連敗退,這等巨大的落差簡直差點把冰釋天逼瘋!
  他不再猶豫,猛地出一聲憤怒咆哮,隨手一揮,身前驀地浮現出一道金色符詔,映照出億萬神圣至高仙霞。
  “看到了嗎,紫蘅仙帝親手頒布的符詔,手持符詔,本座便代表著仙之天道,你私自降臨仙界,以為本座真沒有辦法對付你?簡直是個笑話,仙道之力,抹殺異端!”
  冰釋天厲聲咆哮,神色猙獰無比。
  那一道金色符詔,突然散出了光芒,浩瀚的仙界規則,一下動,猶如天道降臨,要抹殺萬邪。
  “給本座跪下!否則死!”
  這一刻的冰釋天,仿若重新找回自信,不可一世,囂張大笑,歸根究底,這一塊仙界符詔,才是他真正的殺手锏!
  他從沒有低估過陳汐的能耐,只是沒有想到陳汐會突然出現在九華劍派,更沒想到即便在人間界中,戰力居然還如此可怖。
  可這一切在仙界符詔面前,都不再重要了,仙界任何人私自降臨人間界中,也會受于天道力量的制裁!
  這就是三界天道之力,至高無上,維系著三界運轉,如今被冰釋天以手中仙界符詔施展而出,自給他平添了無盡自信。
  但是,對于此陳汐神色未動,虛空一抓,啵!那一道仙界符詔還未動攻勢,就被陳汐一把抓碎,徹底化作了一片光雨消弭!
  “若是天罰之眼,或許還能讓我有所忌憚,可這小小一枚仙界符詔也能夠束縛住我?簡直是白癡之極!”
  戰斗至此,陳汐終于開口,配合他捏碎仙界符詔的動作,他那每一個字都猶如萬鈞巨錘般,狠狠砸在冰釋天心中,令得他眼瞳擴張,猶自不敢相信眼前生這一切!
  ——
  ps:這是修改過的精簡版,一些不必要的具體戰斗情節都被俺刪了,大家感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