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433 軒轅破曉

剎那之間,被自己寄托無盡希望的仙界符詔被抓碎了!
  這怎么可能?
  那可是代表著仙之天道,陳汐再強又如何能與天道對抗?
  冰釋天整個人如遭雷擊,徹底懵了,猶自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這可是他最大的依仗,但偏偏卻沒起到半點作用,就被抓毀,在這等始料不及的沉重打擊下,換做誰,只怕也無法相信了。
  他并不知道,身懷河圖碎片的陳汐,連天罰之眼都敢硬撼,又更何況是區區一塊仙界符詔了。
  可惡!
  實在是可惡!
  冰釋天臉色扭曲,徹底瘋狂,猛地一躍而起,雙手交織著復雜的手印,一股股震撼天地的力量,在他手中沸騰孕育:“本座就不信殺不了你這雜碎!”
  怒吼聲中,無數狂暴力量在他周身旋轉,那些氣流化作了諸般災厄異象、有日墜月落、有天毀地滅、有滅世洪流……可怖無比。
  這一切,悉數融入了他手中仙劍之中,產生無窮破殺之氣,令得他整個人猶如一尊掌握懲罰和審判的魔神般,釋放無窮威壓,令天地都哀鳴顫粟、寸寸崩碎爆炸,產歲一片又一片的虛無裂縫黑洞。
  轟隆隆!
  這片天地都驟變,降臨莫大災難異象,似要將天經地緯都破滅。
  這就是太上教傳承,災厄的力量,殺伐無情、宛如災劫,足可以擊穿萬古,震碎乾坤日月!
  并且這一刻的冰釋天明顯拼盡全力,欲要不惜一切和陳汐拼命。
  “不知死活,我便讓你明白你我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對于此,陳汐根本無所畏懼,身影巋然不動,而在他手中,道厄之劍清吟,驀地衍化出億萬滔滔劍意血光。
  五行劍傳承。
  風雷劍傳承。
  陰陽劍傳承。
  星湮劍傳承。
  ……各種來自無極神箓中的至高傳承之力,在陳汐那劍神圓滿境的劍道修為御用下,于一剎那間悉數爆發!
  嗤!嗤!嗤!……
  一道道劍氣猶如滂沱暴雨,將天地每一寸空間籠罩,那些劍氣氣勢萬千,各有無上妙諦,轟鳴天地之間,那等煌煌宏大景象,看得九華劍派上下眾人皆都目瞪口呆,不敢想象這世間竟擁有這等無上劍道了。
  而這一切輔助以道厄之劍,其所產生的威懾力量有何等恐怖?
  此時此刻,沒有人能夠形容,陳汐這一擊造成的破壞。
  冰釋天的拼命一擊,剛剛施展而出,就被寸寸碾壓爆碎,力量轟然倒流,化作了一團團的混亂波動。
  陳汐的億萬劍氣并沒有轟殺到他的身軀,但力量卻把對方仙劍崩碎、衣衫焚化蒸發。
  “這不可能!不可能……”
  冰釋天這位太上教侍道門徒,在這一刻終于感受到一種莫大恐懼,他的身體被那億萬劍氣所傷,撕裂出一道道血痕,連皮膚上的大道紋理,都產生崩潰,七竅流血,不成模樣。
  他的頭發、眉毛也全部被削盡,化作了光頭,渾身鮮血淋淋,整個人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種不可一世睥睨霸道的氣質。
  “斬!”
  而這一刻,陳汐才真正施展出了這一擊!
  沒有任何言語能夠形容,也沒有任何殺手锏能夠抵擋住這一擊,冰釋天整個人在瞬息之間,就被斬碎成一團爛肉!
  僅僅一擊!
  冰釋天這一位手持仙界符詔,進入太上教修行的蓋世天才就被斬殺!
  這等摧枯拉朽般的滅敵手段,就算是對上真正的大羅金仙,恐怕都難以抵御了,當然,這是陳汐在人間界中所施展出的力量,若擱在仙界,就是圣仙來了也必然要飲恨當場。
  溫華庭等一眾高層大人物以及那些九華弟子看見這一幕時,皆都瞠目結舌,心中愈發震撼。
  之前陳汐還未出現時,他們已深深知道了冰釋天的恐怖,連鄧塵、風霆、飛靈三位老古董都非他一擊之敵,更是憑借一人之力,差點將他們整個九華劍派毀掉。
  可現在,這等人物卻被陳汐三下五除二給滅了!
  兩相一對比,令得他們自然清楚認識到,陳汐現如今所擁有的戰斗力,已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恐怖高度。
  可不等眾人從震撼中清醒,驀地一聲凄厲無比的叫聲響徹——“陳汐,你以為你贏了?別癡心妄想!輪回不存、誰能奈何得了本座?災厄重生丹,塑本歸元!”
  那被斬碎成爛肉的冰釋天,此刻竟重新化作一道耀眼無匹的黑光,重新凝練,居然又復活了過來!
  這等一幕,簡直比神魔煉體流的手段都還要震撼人心!
  要知道,陳汐那一擊可是將冰釋天斬碎成爛肉,明顯已稱得上肉身隕滅、神魂潰散了,可就在這眨眼間,他又復活了過來,并且看其氣勢,居然比之前還要強大了一籌。
  “該死!他又非神魔煉體者,怎可能復活?”
  “即便是神魔煉體流,在陳汐長老那一擊之下,也必死無疑,這一切一定是來自那災厄重生丹中。”
  “怎么辦,若如此循序下去,根本就殺不死他的!”
  目睹冰釋天復活這一幕,九華劍派上下眾人皆都驚疑不定。
  “災厄重生丹?這是什么丹藥,難道沒有輪回之力,太上教眾人便可以憑借此丹瞬間重生,根本就無法徹底抹殺?”
  陳汐心中也是一凜,皺眉不已,依據他的認知,這等丹藥若真如他所猜測那般,那可就太逆天了。
  轟!
  重新凝聚復生,令得冰釋天氣勢愈發懾人,渾身災厄之氣沖天,宛如一尊睥睨蒼天的蓋世霸主。
  而他望向陳汐的眸子里,則盡是瘋狂、殘忍、嗜血、怨毒的光澤。
  “災厄升天,無情禁法、混混冥冥、萬道俯首!”他猛地一聲長嘯,再次一劍劈殺而來,劍勢恐怖,似乎蒼天萬道真的在他面前俯首稱臣。
  這一劍,的確厲害之極,令天地間的大道紛紛退散,具備蓋世之威。
  對于此,陳汐眸光冰冷,道:“看來為了這次下界,太上教為你準備了不少保命手段,不過你若以為我沒辦法抹殺你,可就太天真了!”
  在說話之間,陳汐持劍而上,和冰釋天生生硬撼了一擊。
  轟隆!
  陳汐整個人如若一尊劍中神祗,劍意沸騰,風云在體外旋轉,魚龍漫衍,全身大放劍光,浩瀚無量。
  而冰釋天哪怕氣勢變強,可片刻之后則再次被壓迫下去,整個人好像一頭困獸,無力與陳汐抗衡。
  “有多少災厄重生丹你盡可以吞服,但死亡才是你最終歸宿。”
  陳汐大步上前,呈現出鎮壓之勢,腳踏罡斗玄機,彌漫著一股劍如恒沙,亙古長存的意蘊,無數的劍意,在他周身縈繞,閃現暝滅,隨手又是一劍斬殺在了冰釋天身上。
  嘭!
  冰釋天躲之不及,整個身軀再次被劈成一團血肉,只剩下一個頭顱在血肉中沉浮,一雙仇恨的眼睛死死盯著陳汐,充滿無窮恨意火焰。
  看見這一幕,溫華庭他們皆都再次松了口氣,這一戰堪稱一波三折,驚險絕倫,戰斗雙方所御用的手段,更是超出了人間界范疇,也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因為這是仙家法門,來自仙界,根本不是人間界修者能夠揣度!
  而很顯然,在這等對決中陳汐明顯穩占上風,技高一籌。
  探手一抓,陳汐就把冰釋天的腦袋抓住,仔細感知,果然就發現,他頭顱雖斷、神魂崩碎,但卻有一股奇異的力量正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修復和凝聚他的血魄和神魂,想來那就是“災厄重生丹”的力量了。
  可惜,陳汐卻沒辦法探知到其中藥力究竟為何物,因為那一股奇異力量極為晦澀,超出了他的認知,似非三界所能擁有。
  “陳汐,你殺不死我的!不止如此,即便你今日活著,也終究會被太上教所滅殺,任何和你有關的人,也統統得死!”冰釋天僅剩的頭顱猙獰大吼。
  “太上教?”
  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冰冷弧度,“死到臨頭還要威脅于我,不過你放心,終有一天我會踏平此教,鏟除其道統!”
  說著,他手中發力,嘭的一聲,就把冰釋天腦袋捏碎,隨后雙手打出一串晦澀封印,將冰釋天所遺留的意念、法門、精血、神魄、法則……統統封印起來,化為了一個碩大的金色圓球。
  即便如此,冰釋天的聲音依舊從中傳達而出,怨毒無比:“陳汐,你等著!等著——!”
  “我等的只會是踏平太上教那一天,而不是你的威脅。你我之間的恩怨,今天注定要結束了!”
  陳汐掌間驀地涌出一縷不易察覺的終結道意,鉆入到了那一個金色圓球中,轟的一聲,金色圓球猛地爆碎、湮滅、徹底化作了虛無,一切生機都被終結!
  冰釋天!
  這位叱咤風云諸多歲月,曾被譽為玄寰域一代天驕的蓋世英才,這位為了復仇而毅然進入太上教的侍道門徒,至此徹底被陳汐抹殺!
  過往歲月中陳汐和他、卿秀衣三者之間的恩怨、仇恨、因果……也是在這一刻做出了結,從今以后,世上再無冰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