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43 異變


  第一更!拜求收藏!收藏1650了,求助攻突破2000!
  ——
  這株小樹苗才只巴掌大小,纖瘦幼小,才只生長著三片葉子,每片葉子都像青翠欲滴的翡翠,飄灑出濃郁如同實質的乙木氣息。在三片葉子上,更漂浮著三片碧綠的云朵,活潑可愛,涌散出醇厚精純的生機。
  陳汐已經可以確定,那光禿禿的大樹只是一層起著保護作用的殼,這株小樹苗的才是散發出乙木之氣的本源所在。
  “這株小樹苗如此幼小就能溢散出如此濃郁的乙木之氣,若是它成長起來,那還了得?寶貝,這小樹苗絕對是世間罕見的珍寶!”陳汐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激動,他的目光落在小樹苗的根部。
  這一查看,又令他發現一個震驚的東西,混沌息壤!
  混沌息壤乃是不在五行中的珍稀之物,傳說在太初混沌時期,諸多混沌神魔便是在息壤中孕育出生,直至天地大開,三界分立,息壤隨之湮滅在無盡歲月,再不曾在世間出現過。
  在南蠻冥域劍仙洞府中的時候,陳汐便曾在其內的珍寶殿大門上發現了一絲混沌息壤的氣息,遺憾的是,那只是一縷氣息,根本無法搜集得到。
  眼前這株小樹苗的根系,有著一塊巴掌大小顏色晦澀黑灰的土壤,其上逸散出一絲古老滄桑之極的氣息,雖然微弱,但卻令人心生震撼,思緒仿似也隨著這絲氣息回到了亙古以前,那混沌未開的太初時期。
  “傳說中,混沌未開的時候許多神魔就是在混沌息壤中孕育而生,這小樹苗如汲取的竟然是混沌息壤的力量,怪不得會如此神異。”陳汐哪怕心性再淡定,也不禁感到一種無法遏制的激動涌遍全身。
  一株涌散乙木之氣的小樹苗,一塊巴掌大小的混沌息壤,兩件天地間的罕見寶貝就在眼前,唾手可得,誰能不激動?
  “趁現在,先把息壤連同小樹苗挖走再說。”陳汐深吸一口氣,猛地警覺起來,這里可是浮屠試練塔內,有著無數道目光注視著這里,萬一有人察覺到氣息,過來趁火打劫,那可就麻煩了。
  陳汐摸出一個玉盒,然后蹲下身子,伸手小心翼翼地朝混沌息壤挖去,小樹苗的根須細弱如發,極易斷掉,不得不小心。
  然而令陳汐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就在他的手剛接觸混沌息壤,他體內的巫力想嗅到血腥的鯊魚群似的,驀地透體而出,包裹住混沌息壤,連同小樹苗都卷入了體內,消失不見!
  陳汐心中一驚,隨即便察覺到,而自己背脊上,那神秘玄奧的戍土巫紋中央,悄然浮現一抹晦澀黑灰的影子,若隱若現,隱約能夠看到,赫然有著一塊巴掌大小的土壤在其內懸,而在另一側,乙木巫紋中也隨之浮現一株小樹苗的影子。
  “混沌息壤和小樹苗竟然進入了我的巫紋中?”陳汐又是驚詫又是疑惑。
  他注意到,隨著混沌息壤和小樹苗的出現,自己的戍土巫紋和乙木巫紋之間,隱隱多出了一股聯系,就像在兩者之間貫通了一座橋梁,混沌息壤中汩汩流淌出晦澀古老的氣息,涌入乙木巫紋,被小樹苗吸收后,又化作精純之極的乙木之氣,涌入自己的血肉皮膜之內。
  只一瞬間,陳汐就感覺全身血肉、皮膜、筋骨、甚至是五臟六腑、周身大大小小的經脈穴竅內,都煥發出一股沛然強大的生命氣息,生機勃勃,氣機旺盛到了極致,恍惚間,陳汐甚至有種錯覺,自己的身軀正在無限地變得強大,變得茁壯,終有一天能夠腳踏大地,手撐蒼穹,頂天立地!
  轟!
  只一瞬間,陳汐就感到血肉皮膜內的乙木巫力達到了圓滿之地,背脊上,再次多出一個繁密玄奧的巫紋!
  這個巫紋,紋路并不像戍土巫紋敦厚古樸,也不像乙木巫紋柔順輕靈,反而透出鋒銳冷厲的感覺,像堅硬的刀劍,鏗鏘森然,正是庚金巫紋!
  煉體紫府第三重——庚金之境!
  陳汐震驚無語,竟然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自己的煉體修為再次暴漲一個境界!
  《周天星戮鍛體之術》紫府九重分作戍土之境、乙木之境、庚金之境、丙火之境、壬水之境……陳汐在洞府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閉關一年半,才修煉出了乙木巫紋,進階第二重乙木之境,距今也才過去近一個月,陳汐原本以為還需要花上一年半載,才能把乙木之境修煉圓滿,卻完全沒想到,就在此刻,就在這幾個呼吸的時間里,竟然進階了!
  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巫力中,除了星煞、戍土、乙木的屬性,又多出了一絲鋒銳冷厲的庚金氣息。
  嘩啦啦!
  體內巫力如長江大河一般滾滾涌蕩,發出雷鳴般的轟鳴聲,竟是比以前足足強大了不止一倍,周身上下的每個毛孔中都逸散出一絲蒼涼、神秘、浩瀚的氣息,震得四周空氣都嗡嗡作響,潰散退避。
  并且,乙木巫紋內的小樹苗無時無刻不在噴涌出一股股的乙木之氣,不斷涌入體內,源源補充巫力,提升著全身血肉、筋骨、皮膜、臟腑的生機。可以說,有了這棵小樹苗,陳汐與人戰斗的時候,根本不必擔心巫力枯竭的問題!
  不過,當混沌息壤內的力量被小樹苗汲取干凈,這種功效便會失去,這種近似逆天的功效也會隨之消失。并且按照陳汐推測,自己若竭盡全力施展星斗大手印,小樹苗補充巫力的速度,就會遠遠根不上消耗的速度,當然,在戰斗中只要能獲得喘息的機會,他也完全能在瞬間恢復巫力。
  然而令陳汐遺憾的是,小樹苗只能補充巫力,而不能提升修為,想要進階更高境界,還必須拿星魄石來修煉,轉化為庚金巫力,方才能把紫府第三重庚金之境修煉圓滿。
  “若是能擁有一株像小樹苗這樣,能夠源源不斷溢散出庚金之氣、丙火之氣、壬水之氣的寶貝,那該多好啊。”
  陳汐感慨一聲,旋即身子一僵,如遭雷擊,因為他猛地意識到一個問題,這里是四象境內的青龍之地,擁有著一株散發乙木之氣的小樹苗,那在其他的白虎之地、朱雀之地、玄武之地,會不會也有這等寶貝的存在?
  陳汐的心臟不爭氣地砰砰直跳起來,暗道:“也罷,在這四象境中,就讓那兩千名修士相互廝殺吧,趁此機會,我就去搜集寶貝得了。”
  想到這,陳汐再不停留,辨認了一下方向,身子一掠,朝白虎之地的巨大金色山脈處飛掠而去。
  一路上,這片青碧森林中處處發生著廝殺戰斗,能夠進入寶塔第二層四象境的兩千名修士,都是同階修士中的佼佼者,或許有些人是靠宗門師兄弟之間的幫助來到這里的,但是一旦到了這里,靠的就必須得是自己了。
  畢竟能夠進入寶塔第三層的只有一百人,這一百人便是潛龍榜大比的前一百名,可以獲得大量的丹藥、功法、法寶,名聲也會隨之響徹整個南疆修行界,要名有名,要利有利,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是同一個宗門的師兄弟,為了搶一個名額也會進行戰斗廝殺,只有實力最強的才能進入寶塔更高層。
  “嗯?那邊好像很熱鬧啊……”眼見就要飛掠出這片青碧森林,陳汐似是察覺到什么,頓時停頓腳步,龐大的神念之力覆蓋而出。
  在約莫五十里外的位置,一男一女正在半空中戰斗,少女眉目如畫,膚如凝脂,手持一對紫青雙刃,雙刃飛舞之間,萬千雪花似的鋒利刃芒席卷天地,兇煞凌厲,殺伐果斷,赫然便是流云劍宗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翡冷翠。
  而她的對手則是一個頭戴文士巾的英武青年,雙眉濃黑如墨,眼眸明亮如鷹隼,背上斜插三柄長劍,渾身充斥著一股凌厲睥睨的氣息,正是被譽為“虛無劍”的青陽門杰出弟子邱冷。
  此刻,邱冷背上的三把劍已出鞘兩劍,一黑、一白、黑劍漆黑幽邃,白劍耀眼刺目,在他手中宛如兩條騰飛的蛟龍,與翡冷翠殺得難解難分。
  兩人皆是領悟出道意的天才人物,在參加潛龍榜大比之前,名頭便已徹響整個龍淵城,進入浮屠試練塔之前,更是被認作可以沖擊潛龍榜前十的狠角色,甫一戰斗起來,那恐怖的足以撕碎一切的氣流便充斥在方圓十里內,慘烈無比。
  如此驚天動地的一戰,自然吸引了大多數目光的注意,在兩人四周,此刻已有著諸多的修士在觀戰,實力弱的就藏在隱蔽的地方,實力強的干脆就立在視野好的位置,目光皆是一眨不眨地盯著兩人的戰斗,神色或震驚、或亢奮、或若有所悟,或皺眉苦思,不一而足。
  陳汐默默駐足凝望片刻,便即轉身離開,兩人的實力大抵旗鼓相當,并且都皆有所保留,沒有拿出全力,這樣的戰斗也不知要持續到什么時候,相較而言,還是尋找令自己心動的寶貝更為重要。
  就在陳汐離開沒多久,三道身影倏然出現在戰場附近的隱蔽處。
  “這次多虧了蒼木兄的妙計,挑起了翡冷翠和邱冷的戰斗,經此一戰,兩人只怕元氣大傷,再無望進入前十了。”一名臉頰瘦削,有著一頭醒目白發的青年笑吟吟說道。
  “陸平兄過獎了,一些小伎倆罷了,不值一曬。”名叫鐘木的銀袍青年搖頭笑道。
  “兩位,趁此機會,咱們是不是該行動了?我傳授你們影魔遁法可不是讓你們說笑用的。”最后一個樣貌普通平凡的黑衣青年皺眉說道。
  “展空兄所言極是。”名叫陸平的白發青年和名叫鐘木的銀袍青年神色齊齊一凜,似是極為忌憚這個名叫展空的黑衣青年,神色恭敬道。
  “那好,現在就行動!”展空漠然點頭道。
  嗖嗖嗖!
  三人腳尖一點地面,頓時分頭朝四周掠去,氣息飄渺,宛如游走在暗夜深淵中的幽靈一般,尋常人根本難以察覺得到。
  咔嚓!
  一名觀戰的修士猝不及防之下,被掐斷脖子,當場斃命,臨死都沒有看清楚敵人究竟是什么模樣。
  噗!
  又有一名修士被一劍洞穿心臟,正要發出慘呼,卻被一只大手死死捂住,最終悄無聲息地死去。
  這樣的情景在四周快速的上演著,那些正在觀看翡冷翠和邱冷戰斗的修士,渾然沒有注意到,在他們背后,正有三個宛如幽靈般的家伙正在悄無聲息地收割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