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434 天大驚喜

煙塵彌漫,全場寂靜。
  冰釋天死了,再沒有復生的可能,目睹剛才那一場驚世對決,眾人皆都震撼,久久不曾言語。
  不止是因為冰釋天的死,而是因為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直至此時想起,依舊感覺像一場噩夢。
  先是冰釋天踏破山門,挾睥睨之姿而來,橫掃全場,無一人是其對手,令華劍派上下皆都陷入絕境,心生絕望。
  再然后,陳汐憑空而現,鄧塵、飛靈兩位老祖自爆,冰釋天伏誅……
  這一切都顯得如此驚心動魄,令眾人心境遭受了大悲大喜,故而久久無法平靜。
  原本而言,今日若沒有冰釋天攪局,陳汐的回歸自會引起整個華劍派的轟動、歡迎、慶賀。
  可現在,因為宗門之地被毀了七七八八,因為鄧塵、飛靈兩位老祖的隕落,卻令人再沒有心思去慶賀。
  ……
  暮色沉沉,寒風蕭瑟。
  在一處僻靜無人的廢墟上,陳汐和掌教溫華庭商議了許久,最終敲定了一件事,當陳汐返回仙界時,華劍派上下會一起搬遷進入禹皇州鼎所構建的世界。
  原因也同樣簡單,現如今的玄寰域大亂,處處烽火狼煙,異族大軍出沒,再加上如今華劍派宗門盤踞之地被冰釋天糟蹋得滿目廢墟、處處狼藉,可謂是元氣大傷。
  在這等情況下,跟隨陳汐一起返回仙界無疑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敲定了這件事后,陳汐馬不停蹄,進入到了血魂劍洞。
  ……
  血魂劍洞之下第十層。
  沸騰灼熱的熔漿火海蒸騰起滾滾白色熱浪,燃燒得虛空都變得扭曲,一如當年那般充斥可怖的氣息。
  而在那火海央,盛開著一朵碩大蓮花,通體赤紅,妖艷無比。
  陳汐當年和邪蓮第一次見面,便是在這里。
  可如今,卻是景物依舊,人已不在。
  邪蓮死了,他為了復仇,踏平了縹緲仙山,可卻在半途上遭遇太上教一位仙王存在伏擊,隕落當場。
  這次前來劍洞第十層,陳汐便是要把這個噩耗告之道蓮。
  “陳汐,你終于來了。”
  當陳汐甫一抵達,便有一道如鐘磬般清越的聲音響起,給人一種如聆聽大道妙諦的清寧感覺。
  抬頭望去,就見那火海之,一道身影盤膝坐在那一朵妖異如血的蓮花,他一襲青袍,長發垂腰,容顏俊美,眉宇間一片疏闊安寧之意。
  他就像一位謙謙君子,溫潤如玉,有一種潔凈無瑕,淡泊曠達的氣度,令人一望就禁不住升起一抹寧靜平和之意。
  他的氣質和邪蓮迥然不同,但容貌和邪蓮如出一轍。
  他,正是道蓮!
  只不過和以往不同,此刻道蓮的氣息變得孱弱無比,身影也變得模糊之極,仿似只要輕輕一碰,他整個人就會支離破碎般。
  原本陳汐見到對方時,心激動不已,可當注意到道蓮氣息就衰敗成這般模樣時,頓時大吃一驚,連忙問道,“前輩,您這是怎么了?”
  道蓮笑道:“難道你忘了,我和邪蓮相伴而生,他離開了,我又焉能獨存?”
  他笑的云淡風輕、聲音也是清越恬靜,波瀾不驚,似早已看穿了生死、不喜不悲。
  陳汐怔然:“您已經知道了?”
  道蓮讀頭:“從邪蓮隕落那一剎那,我就知道了,怨不得誰,怪只怪他報仇心切,操之過急了。”
  陳汐一時無言,不知該怎么接話。
  “當年主人被算計隕落時,我就知道,那些敵人太過強大,非我和邪蓮能夠對抗,可惜,邪蓮他從來都不肯聽我的。”
  道蓮輕嘆,溫潤俊美的容顏上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枯澀。
  但旋即,他就灑然一笑,目光明凈地望著陳汐,道,“幸好,我華劍派有你陳汐在,終究還是有一線希望所在的。”
  陳汐抿了抿嘴,道:“前輩放心,這一場恩怨即便您不提,晚輩也會親自去了斷的。”
  道蓮讀讀頭,忽然道:“陳汐,你可曾聽聞過上古神域?”
  陳汐一怔,道:“晚輩聽說過,似乎只有那些有資格躋身封神之榜的神明,方才有機會進入到那等神域。”
  “封神之榜……”
  道蓮喃喃自語一聲,神色恍惚,似想起了一些往事,好半響才說道,“上古神域自古至今便被稱作‘永恒之地’,號稱諸神國度,可……”
  說到這,道蓮神色變得有些陰晴不定,竟久久不言。
  “前輩。”陳汐忍不住開口呼喚了一聲。
  “罷了,等你觸摸到封神之秘的門檻自會明白,這三界只不過是一牢籠而已,想要跳出牢籠,抵達永恒之地……實在太難了。”
  道蓮從沉思清醒,輕嘆出聲,“若有可能,我并不建議你去追尋封神之秘。”旋即他又是一陣苦笑,“不過,你只怕是不會就此止步的。”
  陳汐怔了怔,心疑惑重重,可看道蓮的神色,顯然并不打算多說什么,他也只能把這種疑惑壓在心。
  不過,通過在封神之域的見識、再結合道蓮所說,他隱約還是能夠感覺到,想要抵達那上古神域,似乎并非想象那樣簡單了。
  當然,這一切距離他還有些遙遠,或許也正如道蓮所言,當他真正開始求索封神之法時,就會明白這一切。
  “陳汐,這大道之數,詭譎波折,像我主人窮盡一生,也只落得身隕道消的下場,如今三界動蕩已不可阻擋,我只希望你能為華劍派留下一縷火種,不至于令華道統就此泯滅了。”
  忽然,道蓮起身,眸光湛湛,音如鐘磬,散發出一股豁達氣度。
  他雙手負背,扭頭朝陳汐一笑,“我之一生,茍且而活,終究比不得邪蓮灑脫,如今終得解脫,也是時候離開了……陳汐,保重!”
  再然后,他已化作一縷青煙,消弭不見。
  聲音還在飄蕩,道蓮的身影卻已再也尋覓不到。
  陳汐怔怔佇足,悵然若失。
  季禺前輩走了,道一聲保重,去尋覓神衍山之主伏羲之步伐,不過,只要活著,終究有相見之日。
  如今,道蓮也走了,道一聲保重,可自今以后,怕再無法相見了……
  正如道蓮之前所言,他和邪蓮相伴而生,邪蓮隕落之時,也早已注定道蓮無法獨存。
  ……
  一天后。
  陳汐佇足在早已化作廢墟的華劍派宗門許久。
  現如今的華劍派上下,皆都被陳汐送入到了禹皇州鼎,原本他還打算前往紫荊白家一趟,可后來卻從掌教溫華庭口打聽到,現如今的紫荊白家,早在百多年前便離開了玄寰域,至于去了哪里,卻是無人得知。
  這讓陳汐自難免遺憾,不過按照他揣測,依照紫荊白家之主白驚辰的能耐,定然是察覺到了什么,方才做出了如此決定和行動。
  至于他們究竟去了哪里,陳汐也大致能夠猜到,八不離十便是仙界,當然,究竟是否如此,陳汐也不敢確定了。
  最終,他深吸一口氣,不再遲疑。
  嗡!
  他袖袍一揮,一縷縷密集晦澀的仙力噴薄而出,在虛空縱橫交錯,衍化作了一道道神秘符,最終凝聚成了一張奇異的陣圖。
  陣圖發光,猶如宙宇銀河在閃爍,異常瑰麗絢爛。
  陳汐抬腳踏上陣圖,回首再次看了一眼這天、這地、這乾坤萬物,最終拂袖而去。
  轟!
  一道光柱沖霄,激蕩八方風云,似撕裂了宙宇之外的虛空,當這一切趨于平靜時,陳汐已經消失不見。
  與之一起消失的,還有華劍派!
  ……
  “魏先生!我需要一個解釋!”
  仙界,鳶尾仙洲,左丘氏宗族核心大殿,當今家主左丘峰神色陰沉,啪的一聲,把一塊玉簡砸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大殿空蕩蕩的,除了左丘峰之外,還有一位須發灰白、氣質儒雅的紫袍年。
  他慢條斯理地瞥了左丘峰一眼,道,“人有失手,馬有失蹄,這次計劃雖來自我的籌謀,可誰也想不到,你們宗族的左丘鴻和左丘博云居然會死在一個小世界。”
  頓了頓,他繼續道:“那可是兩位半步仙王,別說攝取一個小世界了,就是毀掉一方大世界也綽綽有余,可如今卻折戟隕落,這只能說明敵人藏有什么殺手锏,而不怪我的計劃有紕漏。”
  左丘峰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可卻是沒辦法接受這一切,兩位半步仙王啊!哪怕他們左丘氏身為上古七大世家之一,可像這等層次的存在也是損失一個少一個,短時間內根本沒辦法再培養出來!
  “哼!魏先生,這就是你們太上教的態度?”
  左丘峰陰沉著臉咬牙說道。
  被稱作魏先生的紫袍年皺了皺眉,剛要說什么,卻突然眼眸一凝,探手一招,唰的一聲,一枚玉簡憑空浮現,被他牢牢抓在手。
  “冰釋天的行動也失敗了……”
  當看過玉簡的內容,魏先生臉色也是一沉,“看來,那個名叫陳汐的小家伙的確不好對付啊!”
  冰釋天?
  左丘峰一怔,他對這個名字可并不熟悉。
  “左丘家主稍安勿躁,這一次我們之間擁有共同的敵人,我太上教自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待我返回教一趟,等再次相見時,自會給你一個滿意答復。”
  魏先生長身而起,匆匆撂下一句話,便即憑空而去。
  “滿意的答復?哼!該死的太上教,我倒要看看,我左丘氏付出這么多代價,又能換回你怎樣的答復!”
  目睹這位魏先生離開,左丘峰心依舊憤怒難平,臉色陰沉的可怕!
  ——
  PS:這幾天沒怎么加更,是因為金魚生病了,感冒發燒,今天徹底堅持不住,任性不起來了,大家理解一下,能堅持不斷更,金魚已拼盡全力了,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