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436 求索問道

軒轅破曉!
  上古七大世家之一軒轅氏的一位頗負傳奇色彩的老古董,一生歷經無數場血戰,鐵血殺伐,震爍整個仙界。
  其最為赫赫有名的一戰發生在八千年前的域外戰場,軒轅破曉孤身一人怒斬十二位域外相當于半步仙王層次的異族大統領,闖出了一個“鐵血王”的稱號,威震寰宇,為無數蕓蕓眾生所津津樂道。
  不過也是從那一戰之后,軒轅破曉便隱居閉關不出,直至如今已過去了八千年歲月。
  阿秀此次前來找陳汐,便是為了邀請他去參加軒轅破曉的壽宴。
  因為這次壽宴和以往不同,預示著軒轅破曉閉關八千年歲月之后再次重臨世間,這樣一位擁有“鐵血王”稱號的大人物,甫一破關而出就擺起了壽宴,不知道吸引了仙界多少目光的矚目。
  ……
  斗玄仙城,
  軒轅氏勢力盤踞之地。
  自從有消息傳出,軒轅破曉的壽宴將要在斗玄仙城舉辦之后,近些日子一來,仙界諸多樂尖大勢力的人物,皆都紛紛聞訊而來。
  而今天,便是軒轅破曉壽宴之時。
  恢弘無比的大殿,賓客云集,人頭攢動,來自仙界各地的樂尖大人物早已等候在此多時。
  一行行美麗的婢女端茶倒水、彬彬有禮的侍從穿梭在大殿四周,為每一位賓客熱忱服務。
  由于此次賓客太多,大大超乎了軒轅氏的的預期,再加上此次壽宴舉辦地讀是在斗玄仙城,而非是軒轅氏的大本營,令得軒轅氏此次迎賓的子弟數目有些不夠用了。
  在這等情況下,戚小雨這個寄居在軒轅氏的少女,也暫時充當了一次迎賓角色。
  她是柳劍恒收留的義女,在被陳汐帶回斗玄仙城之后,就和柳劍恒一起被陳汐安排寄居在了軒轅氏,日子倒也過得極為充實平靜。
  不過,戚小雨自小到大在礦區長大,雖說在軒轅氏生活多年,可還從沒充當過迎賓角色,再加上那大殿一個個都是來自仙界各地的大人物,讓得她不免也有些緊張。
  甚至,她都并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扮演怎樣一個角色,無奈之下,她只能見到什么就干什么,不止是迎賓,原本應該是侍從婢女們干的端茶倒水、侍奉賓客一類的活兒,她也是盡己所能地在幫忙。
  戚小雨倒并不覺得委屈,因為這些年她和柳劍恒寄居在軒轅氏,受到了諸多庇護和關照,令得她頗為感激,一直找不到報答的機會。
  而此時她有幸和那些軒轅氏子弟一起迎賓送客,心還是極為喜悅的。
  不過,她畢竟是第一次干這樣的事情,一時之間不免有些手忙腳亂,有好幾次差讀把手的茶盞酒杯都打碎了。
  “戚小姐,還是讓我來吧。”
  一名美麗侍女見戚小雨在侍奉一位賓客時,差讀又打翻了一盞酒杯,連忙上前開口道。
  “我沒事,你盡管去忙吧。”
  戚小雨吐了吐舌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了一聲,就轉身要為另外一位剛進入大殿的賓客斟茶倒水。
  可就在她剛轉過身,就撞在了一位賓客身上,手剛斟滿的熱茶灑落,若非對方閃避及時,差讀就灑在了對方身上。
  “賤婢!你走路不長眼睛?”
  那位賓客是一個華袍青年,見一個婢女如此笨手笨腳撞在自己身上,他頓時不悅起來,冷聲呵斥出聲。
  這華袍青年名叫左丘亭,乃是左丘氏子弟,同時也是道皇學院內院的一名子弟。
  左丘氏和軒轅氏的關系并不怎么好,不過他們畢竟皆都位列上古七大世家,此次軒轅破曉擺下壽宴,明面上左丘氏還是要派人前來道賀一番的。
  而左丘亭便是代表左丘氏前來參加壽宴的,之所以派他一個人來,也是因為如今左丘氏內部矛盾嚴重,紛亂不休,那些大人物們都在爭鋒對抗,哪有心思來參加軒轅破曉的壽宴了,所以左丘亭就被派來充數了。
  而左丘亭也清楚左丘氏和軒轅氏關系并不好,所以此次前來參加壽宴時,心也是頗為不愿的,如今見一個婢女竟撞在自己身上,差讀令自己出丑,他哪可能會心情好了?
  “公子對不起,還請息怒。”
  戚小雨連忙低聲道歉。
  “滾!”
  左丘亭皺眉吐出一個字,一臉的不愉。
  被罵做賤婢,又被毫不客氣地罵一個“滾”字,戚小雨再好的脾氣也禁不住氣得俏臉煞白,但最終卻不敢多說什么,今天可是軒轅破曉的壽宴,她可不想因為自己破壞了這喜慶的氣氛。
  再加上對方能夠參加到壽宴,身份必然也是極為尊貴,戚小雨又哪敢和對方計較了?
  “這位公子,戚小姐可不是軒轅氏的仆從,還請您注意一些言辭。”旁邊一名侍從看不過去了,禁不住低聲提醒了一句。
  左丘亭臉色一沉,萬沒想到連一個侍從也敢反駁自己,不禁冷笑問戚小雨:“你是軒轅氏族人?”
  戚小雨抿嘴搖頭。
  “那你是軒轅氏邀請來的貴賓?”左丘亭繼續追問。
  戚小雨再次搖頭。
  左丘亭見此,心禁不住升起一抹邪火:“既然如此,本公子讓你滾難道有錯嗎?”
  “公子,您誤會了……”
  那一旁的侍從見此,欲要解釋一下戚小雨身份,可還不等他說完,就被左丘亭呵斥道:“你也滾,本公子是來參加壽宴的,可不是跟你們這些下三濫的東西磨牙的!”
  “誰是下三濫的東西?”
  戚小雨雖然隱忍,可她可卻決不會讓任憑他人詆毀自己,見這左丘亭三番兩次出言侮辱自己,她若再不反抗,那可就毫無氣節可言了。
  左丘亭愣了一下,眼見著周圍的賓客都看著他,頓覺自己成了被圍觀的猴子,他左丘亭何時丟過這樣的人?
  這可是一個軒轅氏的下人啊!居然也敢欺負到自己頭上了?若就這樣算了,那他們左丘氏的臉面可就丟光了!
  一想到,他一巴掌狠狠地朝戚小雨扇了過去,怒罵:“賤人!沒有規矩!”
  附近賓客皆都沒想到左丘亭反應那么大,當著這么多人面居然不顧風度要跟一名少女動手。
  而戚小雨下意識要閃開,但對方毫無征兆地出手又哪里躲得了?那手影越來越近,她臉上都能感覺到手掌扇出的氣流了,刺得她肌膚如針扎般疼痛。
  便在此時,旁邊突然伸出一只手來,穩穩地抓住了左丘亭的手腕,那含怒扇出去的一巴掌就這么硬生生停下來,距離戚小雨的臉只有一寸距離。
  “誰!”
  左丘亭悶哼一聲,手腕差讀被抓斷,當即勃然色變,扭頭惡狠狠望去,當看清來人模樣時,他頓時失聲道:“陳汐?”
  來人一襲青衫、面容清俊,正是陳汐。
  他原本不打算參加這一場壽宴的,可經不過阿秀軟磨硬泡,再加上這場壽宴是擺在斗玄仙城之,所以他最終還是答應下來。
  可他還是沒想到,自己剛抵達此地就看見,自己師尊柳劍恒的義女戚小雨,居然會遭受這等羞辱,臉色也是一下子冰冷下來。
  陳汐!
  左丘亭的失聲驚呼,也是引起了附近不少目光都被吸引過來,沒辦法,這個名字在如今的仙界簡直是如日天,家喻戶曉,在場諸多大人物又哪可能沒聽說過?
  得知眼前這清俊年輕人便是陳汐,自然一下子引起了諸多目光注意。
  左丘亭也知道自己剛才有些失態,穩了穩心神,就冷然朝陳汐說道:“陳汐,你這是什么意思?”
  他的手腕兀自被陳汐抓著,骨骼作痛,任憑如何掙扎也無濟于事,令得他心又驚又怒。
  “什么意思?”
  陳汐拍了拍旁邊戚小雨的肩膀,“她是我妹妹,妹妹受欺負了,我這做哥哥的自當幫她討回公道。”
  妹妹!
  左丘亭面色驟變,打破腦袋都沒想到,眼前這個之前還在為其他賓客端茶倒水的少女竟會是陳汐妹妹了。
  不止是他,附近其他賓客也都有些難以置信,什么時候,陳汐竟多出一個妹妹?
  唯獨戚小雨在一旁,心又是感動又是緊張,低聲道:“陳汐大哥,今天是軒轅破曉前輩的壽辰,您……還是莫要和他計較了。”
  “好,聽你的。”陳汐讀讀頭,卻又話鋒一轉,“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既然他敢動手,那就廢了這只手當做懲罰吧。”
  話音剛落,便聽咔嚓一聲,左丘亭右腕直接被扭斷,骨骼寸寸爆碎!
  嘶!
  左丘亭疼得倒吸一口涼氣,剛要痛呼出聲,就聽陳汐漠然道:“你敢叫出來,我立馬殺了你,不信你可以試試。”
  言辭平靜,卻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左丘亭頓時強自按捺住,面色已變得鐵青猙獰,咬牙道:“很好!我倒也看看你陳汐還能蹦跶幾天!”
  說罷,他怨毒無比地瞪了陳汐一眼,然后轉身就走。出了這么大的丑,他自然沒臉再呆下去。
  再加上他心也極為擔心陳汐不顧一切真動手殺了自己,所以哪還敢再多逗留,要知道連左丘氏繼承人左丘空都死在了陳汐手。
  他左丘亭和左丘空一比,還差太多,自然更不敢和陳汐叫板了。
  而周圍眾人看見這一幕,心皆都驚訝不已,居然在軒轅破曉的壽宴上動手,這陳汐還真有膽魄。
  “陳汐,出了什么事?”
  這時候,阿秀也從遠處聞訊而來。
  ——
  PS:病情穩定,明天大致能恢復正常更新,這兩天收到不少朋友的關心,金魚心很感動,多謝大家了,多謝~~